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辣妈陈希
辣妈陈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11,639
  • 关注人气:6,9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性爱短章

(2011-11-30 00:38:08)
标签:

星座

张爱玲

圣保罗

红杏出墙

饱汉不知饿汉饥

杂谈

性爱短章


    ●女人是一盏彩色的明灯,夜晚,你她照耀着男人,给男人以光明和温暖---------因女人的存在,夜不再漆黑,男人的心田不再荒芜---------女人说,干涸饥渴的土地期盼雨露的来临,男人更要感激地说,在一方沃土中温暖着自己,何尝不是一株嫩苗的向往?!

 

    ●幸福有终极么?当男女之间那种刻骨铭心的活动结束后,女人问男人,又像问自己。其实,幸福是一种感觉,是当事者对自我体验的主观评价。口干舌燥时,遇有尚能滴水的小小泉眼,就仿佛抵达了天堂。何况女人是欢快的小溪,是永不干涸的幸福源!是男人驻足一生的福地,他们将永远匍匐于此!

 

    ●见异思迁的人搅浑了一池春水,却远走他乡。明亮的水面是明镜,它照出了负心人的狰狞,也会唤来钟情者的青睐。

 

    ●男人能理解孤苦女人的凄苦,懂得封冻的溪流何以呜咽!男人从不把女人的爱护视做引诱,他们自愿匍匐于向往的殿堂!倘若某一日他跪拜的女神,离他而去,他绝不会怨恨女神。因为,在祀奉女神的日子里,男人得到了满足!

 

性爱短章

    ● 男人不厌倦频繁的“磨合”,他们在磨合时的“痛苦”表情,是极端愉悦的另一种发泄,犹如女人婴儿般的低吟。男人倒祈求原谅他们的放肆:人在忘乎所以的时候,天塌下来都不会理会。高潮中的男人,几次仿佛要撕裂做爱对象,那是一种爱的歇斯底里,“干死你”,不过是疯人的伪口号。

 

    ● 男人不妨多看些女人写的东西。譬如,怎样触动女人的灵魂?著名作家张爱玲曾说“男人通往女人灵魂的路是阴道。”我佩服张爱玲敢说真话,面对她的肺腑之言,男士是瞠目还是另有所悟?!

 

    ● 正常的女人不比男人性欲低下。只不过是男人乐于张扬,而女人则相对含蓄。大多数传统的中国女人,在男人面前张开双腿时,打开的是灵与肉。而不操守的男人,面对女人拉开裤门,就像在野外的“随地小便”。

 

    ● 女人的温柔,是男人房间里软性的小摆设。当他疲惫时,他会用你来擦一把脸;烦躁时,或许会一脚踢开。被踢开的女人,就是遗落在墙角里带着男人汗臭的抹布。

 

    女人的体贴,是男人的空调器和按摩椅。你要不断地调换自己的温度,以适应他的需要;在他想需要抚慰的时刻按准穴位。总之,他要“爽”!

 

    ●人们把交媾称做"做爱",足见对她的喜爱程度.好的词汇赋予壮丽,这是亘古不变的铁律。

 

    从事着,却在人前表示他(她)的不屑,这才是十足的“婊子"! 没有性欲,对于女人,是不受欢迎的“万花桶";而男人,则是"废物"的太监。

 

    ●物欲横流会造成文化的沙漠:

 

    当满眼都是赤条条的肉体在随时做爱,那绝不是人类崇尚的最高境界。

 

    那些荷尔蒙比墨水挥发还淋漓尽致的人,搞了不少噱头,以获得廉价的青睐。

 

    他们的“网名”名像裸露的性器官,一览无余,让人看着恍若是傻子在手yin。 

 

    ● 在性爱中,女人要主动当驭手,驾驭奔腾的野马,使之按自己需要的速度、方向奔驰。

 

    不到终点就离鞍,绝大部分是指挥者的责任。

 

    ● 中国人,在爱的表现上,比较含蓄。传统教育在这方面设置了过多的羁绊,它阻碍了情人间畅快的情感表达。因此,我们多了些《梁祝》那样凄婉的哀怨,少了些圣保罗那样沸腾的爱之狂欢。

 

性爱短章
    ●  爱,有时是撕心裂肺,是狂吼,是抑制不住的颤抖,是开闸的洪水。处在热恋漩涡中的人们要学会等待狂潮的平复,在波浪轻柔拍打时,体验包容与被包容的快乐。


    爱,有时又是望眼欲穿,是期待,是在祷告中守候,是缠绕中的蚕茧,用心血吐丝的人期盼网住心爱者,像工蜂筑巢、吐蜜,以期永远厮守,哪怕化蝶,也要雄飞雌从。

 

    ●  如果把女人比喻成花儿的话,我认为,二十三四岁以下的,是花骨朵,生涩,无香,没味道;三十多岁到四十出头,是开得最闹的时候,她们用成熟吸引着我,又用成熟满足着我。

 

    而今,我也开始走向成熟了,但我依然对她们心存感激,只有她们还需要我,我仍会效犬马之劳。

 

    ● 网易新闻载,一女人为丈夫不能满足自己的性要求,竟然逼他吸毒,后不果,夫妻间居然“动刀”。

 

    性是美妙的,它是参与者通力合作的结果。任何一方的敷衍或强求,都难以获得最佳效果。与其勉强,不如寻它途:我劝新闻中的女同胞立足于“调剂”,暂时不能奏效,可先行自慰。

 

   ● 女人为什么“红杏出墙”,原因比较复杂,其中既有社会的、经济的、心理方面的因素,也有生理层面的原因。

 

    有性能力的人,不能缺失性生活,男人是这样,女人也是这样,而且女人绝不会比男人弱。三十多岁的女人,离开男人,缺失性生活,我估计,不消一两个月,大多有“红杏出墙”的可能。所以,我认为“两地分居”,人为造成有条件的夫妻性生活中断,就是不人道。

 

    我不谴责因各种各样原因缺失性生活,而“红杏出墙”的女人。人饿了,要吃;渴了,要喝。自己有了伙伴,却劝饥饿者“忍着”的,是假道学,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性爱短章

    ● 两人共乘一辆自行车是挺浪漫的事儿,是环境所致的身体近距离接触,是比跳舞更容易接的肢体调情。


    春风吹拂嫩叶嚓嚓嚓-----------车儿驮着我们驰过夜色沙沙沙-------------

 

我吹起口哨,是黄圣依的“那罐啤酒”的曲调,没想,许巍竟和得那样默契:

爱神叫醒我

揉揉眼不寂寞

打开睡了好久的心

一罐啤酒一份洒脱和你大声唱歌         

我们骑着,唱着,她知道我在用身体突前的那部分顶她,但她仍然一晃一晃地哼着----------

到家了。她打开房门,我打开了裤门。

 

    ●  男欢女爱之所以受阻障,很大程度上在于羞涩心里,只要一方勇敢地用各种方式逐渐明了地表示出来,下面的事儿便顺理成章地自然进行。

 

     那天,她就满有把握地把我当成了猎物。她的话,让我知晓了成熟女人的厉害:

 

     她立即带上门,倚在门框上,注视着我那正在翘成锐角的鸡鸡:“在我意料之中!”

 

    “你怎么知道我能和你-------”

 

    “你有信号告诉我!”

 

    男人呀,真无法掩藏自己,高耸的避雷针,不能避雷,却暴露了自己的目标。

 

    ●男人和女人的对话:

 

    男:做爱,不是沉沦,因为我看到也感受到了她们的舒坦,每个人都对我心存感念,她们总说你那么年轻,委屈你了。做爱,是互悦,是在肉体碰撞的同时,两颗心的融合。不存在谁占谁的便宜。

 

    女:在那刻能用心去爱就够了!

 

    那就好,永远祝你快乐!

 

    男:我是在忏悔:我以往的性生活经历,是一本厚重的流水账——年纪不大,性交次数不少。我对成熟女人的迷恋,或许也包括她们的利用成分在其中-------。但对于她们给我的快乐,我永记心间,即便她们在这过程中有自私的目的,我也能理解。她们作为真实的人,有真实的需要,我们在交融中互相得到了快乐,她们给我的不是伤害,是愉悦。

 

    女:你是一个性早熟的男人,看你发来个人性爱的经历,你真的好享受性爱,而且是好小小年龄就对性爱沉迷得不能自拨的男孩。无论男人女人有性的冲动,有性的需要,那是人类自我性本能的反应,这是正常的。但在你性爱的同时,是否也同样的享受到男女爱情的淋浴?爱情的陶醉?当你和每个女人做爱的时候,你是否也用心爱过她们?如果是的话,那你的一生真没有遗憾了,真的没有白活过了!在这,我真的衷心祝福你!对于性,我是这样看的:性爱的时候,男女彼此相爱相融,有彼此的交流,彼此的配合,不是为了做爱而做,才能说得上是真正享受性爱的过程,没有爱情感觉的性爱,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驱壳!没有灵魂的人是没有什么快乐可言!有的只是沉沦------!

 

性爱短章

    ● 爱,是一首颂歌。从古唱到今。甜蜜的固然有,然被人记得更牢的,是“梁祝化蝶”的凄婉,是“生不同床,死同穴”的哀鸣,是杜十娘以死殉情的青楼故事-------


    ● 一个女友在别人博文中的留言数则:

 

    你是“书生”,而且是古时候的书生。

 

    古代好像画兰花的赵所南(我不是搞专业的,记忆中的名字可能有误),因国土沦丧(对了,写到这句,好像忆起,赵是南宋人),花兰无土,气节?秉性?

 

    穷其一生,甚至舍身求义为艺术精神固然可嘉,然目标、途径、做法一定要选准。甲骨大师于省吾先生说:他一生爱此道,用功甚多,收效甚微。大师尚且如此说,可见选项的重要。

 

    我认为范曾名利双顾,好像不错。阁下认为如何?

 

    书生也免不了入尘世。

 

    逃出五界,很难。看阁下“论男人”,居然条条是到,顿感“不食人间烟火”,一定不是人。鲁老夫子说: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温饱之后需求性交,天经地义。

 

    一面读您的文章,一面听你为读者选的歌曲,我从中读出了你的“秘密”:为了苍白的爱情的逝去-----

  苦闷,自己解脱!我被好几个成熟女性拉去做“小三”,从我还“毛没长全”的时候直到现在,我没去搅合她们,我和相中我的人在合作“爱的二重奏”,那是行为艺术,尽管限于条件,不可能留下传世“作品”,但她们和我愉悦多于遗憾——我们在画着爱的射线。我想,当射线变成抛物线,游戏就该结束了。

 

    沙发,我喜欢二人的。但现在长沙发亦多见呀。一旦遇有“白马”,何不跃身上去?!谁规定的,白马只能唐僧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