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觉真法师看世界
觉真法师看世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9,104
  • 关注人气:6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佛陀精神:毫不利已,专门利人

(2012-08-27 10:56:47)
标签:

教育

 一个全国性的政府官员组成的代表团,来到著名古刹参观。我被指定去接待。走进大雄宝殿,忽然一位长者向我问道:“法师,能不能请你讲一讲,佛和菩萨区别在哪里?”

我说:“自利利他,是菩萨;毫不利已,专门利人,就是佛。”他先是睁大了眼睛望着我,接着,他会心地笑了。

是的:佛陀的精神,正是“毫不利已,专门利人”。

请让我介绍佛陀《本生经》中一个著名的“尸毗王割肉贸鸽”的故事:

释迦牟尼佛过去世为尸毗王时,帝释天为了考验尸毗王,是不是真正行布施波罗蜜,他化作了一只鹰,并派遣毗首羯摩天化作了一只鸽。鹰追鸽,鸽飞到尸毗王怀中请求救护。鹰请尸毗王还鸽,以救它的饥饿之躯。尸毗王誓愿救度一切众生,既要保护鸽,又要布施鹰,于是,同鹰达成协议,以自身的肉,秤好与鸽等量(等重),来换取鸽的生命。他自剜尽了腿肉、臂肉,仍然不足鸽的份量,就想以自己的整个身体上秤,结果昏倒在地。醒来后,他责怪自己为身所累,为了一切有情众生,布施自己,正是时候,岂可懈怠?此时,大地出现了六种震动,诸天神祗,赞叹不已。帝释天使尸毗王恢复原形后,再探询尸毗王的本心之愿。尸毗王说,我割肉流血时,既没有嗔心,没有烦恼,也没有一点点悔恨之心,我只有为来世得成正觉、度脱众生所发之大愿。

这则佛陀的故事,让我们惊心动魄。为了慈悲救鸽(生命),为了施舍救鹰(饥饿),甘愿忍受巨痛,无畏布施其身,无怨无悔,心无执着,这不正是佛教“四弘誓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的高度概括么?这不正是佛教六度(六波罗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的高度实践么?这不正是佛的精神,毫不利已,专门利人的典型体现么?

值得我们探讨的是,佛教的这种精神来源于何处?

我们的教主,人天导师释迦牟尼佛,生于公元前六世纪的古印度,他本是迦毗罗卫国的王太子,但他舍弃了王位,舍弃了人间的名闻利养一切享受,为了寻找人生和宇宙的真理,他在菩提树下静坐四十九天,终于获得证悟而成佛。佛者,觉也。觉者,觉悟到宇宙人生的真理,觉察到一切事物的真相(法性)。他不但自己觉悟了,他还要帮助我们这些迷误困惑之中的众生,因机施教,引导我们,救渡我们,让我们也得到觉悟,(弃恶趋善,破迷得悟,断惑证真),获得智慧的解脱。所以这叫自觉觉他,最终达于觉行圆满——这就是佛。可见,释迦牟尼佛住世说法四十九年,佛教在中国傅播、发展了二千多年,就是为了救渡众生。我们用一句话可以来说明,佛教的本质,就是众生关怀,关怀众生。

佛教的宗旨——救渡众生;佛教的本质——众生关怀。为了关怀众生,救渡众生,可以牺牲自己,这正是佛教“毫不利已,专门利人”的精神来源。

在这里,我不能不提到著名神学家田立克(Paul Tillich)先生,他在他的名著《信仰的动力》(Dynamics of Faith)一书中,正式提出了“终极关怀”的概念。他用“终极关怀”来诠释宗教信仰的真谛。我感谢他的是,用人类的“终极关怀”来说明佛教,那是最为确切不过的了。鸽飞到了尸毗王的怀中,尸毗王以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它的安全;鹰向尸毗王说,我受饥饿之迫,不吃鸽无以疗饥。尸毗王以自己的肉换鸽,以救鹰之饥,这正是终极关怀的最好证明。尸毗王与鹰达成“以身贸鸽”的协议,是终极承诺(Ultimate  Commitment),达于完满度脱众生之悲愿是终极目标(Ultimate goal),最终实现正等正觉,便是终极真实(Ultimate realitytruth),田立克所提出的“终极关怀”(ultimate concern)的四元素,在佛教的义理中得到了最完整的验证。我认为,哲学家傅伟勋教授生前在谈到田立克时说过一段十分中肯的话:“田立克的‘终极关怀’说,反而变成足以推动世界宗教之间相互对谈(dialogue)、相互交流(mutual exchange of ideas)甚至相互冲击(mutual challenge)的重要契机或桥梁,极有后设宗教学的学理意义。”(傅伟勋《生命的学问》P7浙江人民出版社)今天,我们聚会一堂,探讨“非以役人,乃役于人”的宗教服务精神,既是佛教关怀众生、救度众生的毫不利已、专门利人之精神,也正是所有宗教都具备的“终极关怀”精神。而这一探讨、交流、似乎又印证了傅伟勋先生所作的上述评骘。

最后,我想引用我在最近所发表的《一个法国和尚的故事》一文中所写过的一段话来作为我本文的结束语:“东西方长期的隔离,今天已被打破了。隔离的沟壑,只是缺乏交流。拒绝交流就是制造隔离。而隔离和隔膜,都是不幸的。马蒂厄——这个法国和尚说得好:“经历了许多世纪的互相无知之后,在最近的二十年里,佛教与西方思想的那些主要潮流之间的一场真正对话,已经开始建立,佛教就这样取得了它在哲学史和科学史上应有的位置。我们从早到晚,在我们生命的每个时刻,都在与我们的精神打交道,这个精神的最微小改造,也会对我们的生存过程和我们对世界的感受,产生巨大的影响”。愿我们发扬宗教的“终极关怀”精神,亦即“非以役人,乃役于人”的服务精神,关怀人、关怀一切有情众生,让人类走向善良、正义、和平、利乐有情,庄严国土。阿弥陀佛!

 

注:

    此文为200015日香港六宗教对话会上的发言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