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苑飞雪的牧场
梅苑飞雪的牧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700
  • 关注人气:2,0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梅苑飞雪诗歌的情感美学特质

(2012-07-08 09:12:06)
标签:

转载

存谢!

                               梅苑飞雪诗歌的情感美学特质

                                       

                                           杨 

 

    情感,在心理学上通常指的是人面临当前事物与自己形成的思想意识(包括:需要、态度、观念、信念、习惯等)之间发生关系,碰撞,对这种关系和碰撞的切身体验或反映。引起这种切身体验的心理过程是情感过程。而情感不仅作为心理学范畴,也同时作为美学范畴,文学艺术恰好作为情感的标本,作为情感通往美学的桥梁,载体,符号形象,物态化形式,把一种心理现象,上升为美学体验,美的享受,也显现其美学意义。中国古代在欣赏评论文学作品时,常用“风骨”说,其中的“风”即情感抒发所达到的自然流动、无所阻碍的表现境界。刘勰在《文心雕龙.风骨》中就言及了情感与文学的关系,“是以怊怅述情,必始乎风”“情与气偕,辞共体并,文明以健”,“情之含风,犹形之包气”,这也说明情感与文学相生相依,互为关照。文学,源于生活,表现人的存在,而人,除了我们能够看见的水面冰山,更多则是埋在水面以下的看不见的流,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情感体验,喜怒哀乐,与自然,与社会,与他人,与有形,与无形,无不时时处处上演联系,发生心理反映。试想,一篇没有情感的文章或者诗歌,那还叫文学吗?好的文学作品,包括诗歌,无不是激情充沛,饱含深情,只有当你的文本触及了人最柔软的神经,那才会引起共鸣。伊塞尔说:“作品的意义只有在阅读过程中才能产生,它是作品和读者相互作用的产物。”袁枚也说:,“作诗者以诗传,说诗者以说传。传者传其说之是,而不必尽合于作者也”(袁枚《成绵庄诗说序》)。写作者写作,必须要考虑阅读者的心理感受,心理学上叫接受心理,美学上叫接受美学,唯有如此,才能让阅读者享受阅读带来的欢乐、悲情的冲击、抚慰、愉悦,感同身受,从而达到心理的满足。

    几个月前,刚开博不久,一个偶然机会,品读了梅苑飞雪诗歌《想念》,短短九行诗,让我感受到了诗人雪崩似的情感动能,有限的的空间,有限的文字,有限的诗句,其间情感却被无限放大,夸张,因而蕴含巨大当量,我当时即兴对这首诗歌做了点评,这是一首短诗,仅仅九行。

    

『想念』

  

黎明射进来的一丝亮光 

打开沉睡的双眼

眼角残留的露水

成为思念的源泉

我一眨眼

浸湿了故乡的天

 

母亲用衣袖

从早上擦到晚上

也未曾吸干一滴水

  

  想念,想念什么?这其实就人类情感一个原始、寻常而又永恒的主题,思念故乡,思念母亲。短短九行诗句,本应有限的表达,却被作者发挥到极致,黎明射进来的一丝亮光/打开沉睡的双眼,不是睁开睡眼看见亮光,而是射来的亮光打开睡眼,颠倒感,错位感,带来的则是新颖和撞击。眼角残留的露水/成为思念的源泉/我一眨眼/浸湿了故乡的天,醒来眼角的一滴泪水,诗中把它喻作露水,成为思念的源泉,说明了即便梦中也被故乡填满,因而,醒来一眨眼,泪便湿透故乡的天。而这滴泪,母亲用衣袖/从早上擦到晚上/也未曾吸干一滴水如此飞扬的想象、夸张,震撼,岂止因为眼泪”。

    这大概也是诗者与评者之缘,因为第一次的触动与震撼,使我不得不时不时关照她的诗歌。以后又点评了她的诗歌《今生,做不了你的情人》,《清明》。特别是前一首,是我迄今读梅苑飞雪诗歌,感受最深,也最为欣赏的一首诗歌,也是我多年作评少有的放纵自我情感,慨叹前世今生,抒发人生顿悟,为数不多的印象深刻的评论写作状态。我把这首诗歌和评论也一并放到这儿,或许,为后面分析梅苑飞雪诗歌的情感特征及美学价值作铺垫,也作为参照佐证。

 

『今生,做不了你的情人』

 

哥哥 请容许我这么称呼
冬天的夜晚

我不说思念
  不说牵挂
只看星星

我要用一万只蚂蚁淹灭光亮

就不会为湿了的枕巾飘浮在夜色

找一个借口

 
更不说爱情

只把文字浸在血液中
提炼
是否铅的含量
超标
为何
我会中毒
以至无药可解

  
亲爱
每一次呼唤
都会有咳血的疼

是谁把影子烙在我的胸口

让这绝世的枷锁

压着夜色和我一起
喘息
只能把缘分深藏

让出逃的词语原路反回
今生
做不了你的情人

来生  要等

 

   为评者往往忌讳过度感动,从而丧失理性的客观的分析综合,很遗憾,读这首诗我没做到。从开始直到结束,我眼眶里都是泪水,不是哀伤,是感动。哥哥请容许我这么称呼,摄人心魄的起句让你身不由己心生暖意,迫不及待被沉入。冬天的夜晚/我不说思念不说牵挂......找一个借口,不说的思念,不说的牵挂并不意味不思念,不牵挂,用一万只的蚂蚁湮灭光亮,只为飘在夜色湿透的枕巾找一个借口,这是何等的思念和牵挂?那是心尖都在颤动疼痛的情感,就是石头也会落泪。更不说爱情......,以至无药可解,同上节一样,诗歌在矛盾与两难,在抑制与张扬,在否定与肯定中运行,不说爱情,只为把文字浸在血液中;不说爱情,却中毒至深,无药可解,你还能说这不是爱情吗?最后一节,长久被压制的情感终于泻堤,亲爱每一次/呼唤/都会有咳血的疼/是谁把影子烙在我胸口/让这绝世的枷锁/压着夜色和我一起喘息,这是奔涌的流水,这是咆哮的雪崩,这是感天动地爱情的咳血、呻吟、哭泣,因为,只能把缘分深藏/让出逃的词语原路返回/今生做不了你的情人/来生要等。我们曾经为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化蝶唏嘘不已;我们曾经也为白娘子与许仙的人蛇分离,天各一方扼腕流泪,同样,当我们面对今生做不了你的情人,来生要等,这样生不能相拥,死也要等的爱情绝唱,除了落泪,除了感动,就是羡慕,羡慕那位哥哥,风已魂牵,心复何求。享受这份刻骨铭心,享受爱的永恒”

    梅苑飞雪的诗歌,也许不是写诗人甚至不是女性写诗人中最好的,但它一定是具有人气,也具有被喜爱所有特质的诗歌之一。动念写这篇评论之前,我就想过这问题,后来渐渐明晰,自认为抓住了她诗歌的核心,那就是情,情感,于是动笔,试着分析一下她诗歌情感的美学价值。

    毫无疑问,梅苑飞雪诗歌的大部分就是情感诗歌,这部分也是她所有诗作里最好的诗歌。如果把这些情感诗歌再细分,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爱情诗歌;第二类是亲情诗歌;第三类是友情诗歌,我这儿重点分析一下最具价值的前两类诗歌。

    爱情诗歌,包括《今生,做不了你的情人》,《给我以诗歌的吻》,《我把心泅渡给你》,《别让思念的潮淹没月色》,《风的影子》,《你是渗进我血液的毒》,《只想把相约变成永恒》,《为你》,《你是我半生的月亮》等。爱情诗,在梅苑飞雪诗歌中的比重最大,也是女诗人倾注了全部思想、情感、领悟、体验,展现其才情的精妙之作。或许是诗人对爱情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深刻认识,她的爱情诗撼天动地,充满泣血的疼痛与震颤,叫你不由自主要沉入,要跟随。我曾经把梅苑飞雪的爱情诗与另一位也以爱情诗见长的女诗人的诗歌做过比较,那位女诗人的爱情诗犹一条涓涓溪流,款款而来,如泣如诉,给人的感受是慢慢浸入,丝丝疼痛;梅苑飞雪的情诗则如滔滔江海,压迫式的涌入,步步为营,让你喘不过气来,而这种感受淋漓尽致,撕心裂肺,无论欢乐或悲情,都是那么蚀骨铭心,让人读而不忘,让人去而复还,一遍遍悄吟诗句,沉醉在诗歌营造的巨大的情感气场里。
    亲情诗歌,是梅苑飞雪另一类价值尽显的情感精致诗歌,包括《想念》,《想念或者其它》,《父亲,你是黄土地的孩子》,《六月,摘下一片雨》,《五月  阳光正暖》,《五月的风应该是暖的》,《桃花情》,《四月追思》,《如果  我是麦子》,《妈妈》,《我只是个孩子》等。亲情诗歌,诗人把情感的笔触伸向故土,伸向家乡,伸向父亲母亲,伸向亲人。也许是因为对那片藏有童年、少年、青春岁月的黄土地的无限眷恋;也许是因为当前生活的不如意,而不由自主总是怀想那些远去的,无忧无虑,有父亲母亲作为依靠的如歌华年;也许因为也成为人母,更能领会“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父子情,母女情。这类诗歌,始终引领我们游弋在至善至爱的亲情世界里,这里有浸湿了的故乡的天,有高高的秦岭山一样的深情,有守望麦田,浆洗我童年欢笑的母亲,有播种勤奋、愿望、向往,把一生给予儿女,再把自己贴近黄土地的父亲。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无不成为诗人述说思念,寄托情感的载体,而所有移情的本体,就是父亲母亲天一样大,海一般深的养育恩情。

    纵观梅苑飞雪的情感诗歌,无论是爱情诗,还是亲情诗,无一不是诗人情感的自然流露,也无一不是情感串连并支撑起来的诗意,而这种层层递进,不断撩动人柔软神经的情感表达,构成了梅苑飞雪情感诗歌的主要特征,那就是汪洋恣意,深情缠绵,透及骨髓,爱并疼痛着。一种原始情感,当成为艺术的情感,那么,当我们重新审视,情感,成为了审美情感,其价值就上升为美学价值。梅苑飞雪诗歌的情感美学价值,按照美的特性,大致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切入把握。

    一、生动传神的诗歌情感形象

    美的事物和形象总是形象的、具体的,总是可以通过欣赏者直接感受,或者通过内心情感主观感受的。梅苑飞雪情感诗歌,十分重视情感形象的塑造,“哥哥 请容许我这么称呼/冬天的夜晚......”这是诗歌《今生  做不了你的情人》的起句,哥哥,本应是主体,此处却是客体,隐藏在诗歌背后,作为倾述对象,始终只是诗歌结构后面的引子,诗歌真正的形象是情感,是由始至终无时不在的情感,虽然表面看,倾述者比对象更隐秘,更扁平,其实,通过倾述者,我们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形象,只不过,这形象不是一个完整的能用五官感觉的表面形象,而是一个用心才能看见的情感形象。在《父亲  你是黄土地的孩子》,父亲的人物形象相对丰满完整,毕竟正面对父亲进行了描述,“父亲常常望着天空/目光呆滞 嘴里念念有词......而是大颗大颗的泪珠子......”,但无论怎样,父亲形象塑造只是因为诗歌情感形象塑造的需要,,父亲,是对象,而诗歌主要表达的是情感,是“我”对父亲的爱和感激,那是山一样厚实,水一样流长情感。还有其它许多诗歌,不管爱情亲情,梅苑飞雪始终掌控着自己的表达,以情为轴心,以静制动,描写、叙述、议论服务于抒情,从属于抒情,而不是游离于抒情之外。

    二、极具穿透力的诗歌情感传导

    美不仅是具体的,形象的,而且还具有感染力,传导性。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美的事物在人心中所唤起的感觉,是类似我们当着亲爱的人面前时洋溢于我们心中的那种愉悦”,无论正剧,悲剧,喜剧,都会在阅读者心中荡起涟漪,或欢乐,或感动,或悲情。衡量一部文学作品或者一首诗歌优劣,情感传导,也就是感染力,至少也是标准之一。梅苑飞雪情感诗歌毫无疑问具备了这一特点及优势,由于题材主要集中在爱情、亲情,而“爱”与“情”,是文学永恒的主题,也是每个人心中最容易引起共鸣,激发情感碰撞,产生情感跟随的主题。所以,梅苑飞雪诗歌着力于情感,这就首先占得先机,而她的诗歌表现又是那么情感充沛,充满想象和诱惑。“我要用一万只蚂蚁淹灭光亮/就不会为湿了的枕巾飘浮在夜色”(《今生  做不了你的情人》),“我要/一千遍  一万遍的/吻  划破寂静的夜空/哦  爱人  我举世绝伦的/美月哟”(《你是我半生的月亮》)。前者语言大胆飘逸,用一万只蚂蚁淹没光亮,只为掩盖飘浮在夜色中湿了的毛巾,而个中的原因,虽然没有交代,但留给了我们巨大的想象空间,而那种对哥哥的思念之情,爱恋之情却早已经溢于言表,此间情感传导,不仅穿透夜色,也早已穿透所有阅读者的心。后者更是深情毕现,一千遍一万遍的吻,划破寂静的夜空,让我们慨叹不已,羡慕不已。最后的美月,作为意象,不仅具有月的清辉,更是蕴含人的情感,这其实也是象征,爱人的象征。月亮是美的化身,冰清玉洁,君子坦荡,把爱人比作月亮,那种一往情深,那种爱恋缠绵,令人唏嘘,也令人感慨。再来看看这首《六月  摘下一片雨》中的几句:“父亲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拿出了半块玉米馍/小心翼翼揭开一层层包裹/分给我和弟弟  而他蹲着/目光望远  嘴角苍茫”。这是一段行为描写,就这样简单的一个细节,让我们读到这儿心都会发疼,半块玉米饼,却显得那么沉重,因为,那是父亲黄土地般厚重的爱,那是人间最珍贵的大爱。至情至性,让梅苑飞雪的许多情感诗歌能够穿越年龄,地域,性别,民族,被接受,被共鸣,从而具有和传导出美学价值与意义。

    三、独特新颖的诗歌情感表达

    美来源于人类自由自觉的实践活动,是人的本质力量的感性显现,由于人类自由自觉的活动总带有一定的创造性,因而,美是流动的,充满生气和新颖性的。梅苑飞雪诗歌对情感的表达,也充满独特和新颖,除了前面内容上的选择创新,更体现在形式的追求,意象的变异,尤其是诗歌的语言运用。我在评论《想念》时说过:飞扬的想象、夸张,让人心生敬意。“他似乎也开始喜欢掉泪/和我们交流早已不用词语/而是大颗大颗的泪珠子/那一颗颗泪珠落入土地/会发出吱吱的响声”(《父亲  你是黄土地的孩子》)这本来是表现父亲年老多病,甚至失语,说话困难。诗歌的表现却显得那么深刻而富于创意,一颗颗泪珠落入土地,竟会发出吱吱的响声,这是多么夸张而又具有表现力?读这样的诗句,你只有惊叹诗人超常的语言天赋和想象力。“亲爱 那奔涌的气血之流/已接近燃烧的边缘/一定要屏住呼吸/只要轻轻抬起月亮的脸/用目光对视   亲爱”(《只想把相约变成永恒》),气血之流,可以接近燃烧边缘;抬起月亮的脸,用目光对视。这样的语言表达,如此的异化张扬,让人激情奔放,也更彰显诗歌形象的情深意长。在梅苑飞雪情感诗歌里,像这样独特新颖,富于想象,赋予创意的语言表现可以说比比皆是,随处可见,几乎已经成为她诗歌重要的语言特征。“从眼里取走湖水/我知道夜是深刻的/倚窗翘望背影也是深刻的/月华如水谁又能制止/思念摸黑行走”(《别让思念的潮淹没月色》),从眼里取走湖水,夜深刻,背影深刻,思念摸黑行走。不管是有生命的,还是没生命的;能动的,还是不能动的;看得见的,还是看不见的;客观的,还是主观的,所有一切,在诗人笔下都拥有生命,拥有人的意志,人的智慧,人的情感。拟人,也拟物;放大,也缩小。而各种通感,错位,变形,异化等修辞,以及词性等语法活用,不仅增加了语言的丰富性,也增强了情感的深入表达。

    梅苑飞雪情感诗歌是有自己独特风格的,其诗歌的情感价值也体现了一定的美学意义,当然,任何的情感表达,任何的形式创新,任何的语言运用,都无法脱离内容,无法避开思想和深刻,这大概也是梅苑飞雪部分诗歌的软肋。但我同时也坚定的认为,只有创新,唯其独特,方能造就诗歌永不衰竭的生命,因此,我祝福她,祝福诗歌,祝福锐意进取的歌者。


 

                                                                         2012.7.5.晚

   

0

前一篇:岁月的绿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岁月的绿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