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印象红学
印象红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171
  • 关注人气:1,3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别了,金溪头12号(二)

(2020-09-21 09:46:04)
标签:

文化

杂谈

分田单干后,一年三熟,冬春小麦油菜,夏秋两季稻谷。刚开始分单干时,逢双抢季节,前两年有两姑父家表哥表姐过来帮忙抢收抢种,两姑父是同一个村的,两年后,我也从十四五岁长到十六七岁,脚踏打稻机也从抬后面换到抬前面,刚好跟父亲或母亲换了个位,真正实现了田地干活家庭承包,干农活的辛苦难以笔触。

当过农民,对“没日没夜”这个词的内涵勿需语文老师辅导,“没日没夜”地干过农活后就能懂得它的真正含义,这也是促使资质平平的我发奋读书的最大动力,最后得以成功。1990年8月某天,我记得骑自行车从航埠邮局拿回长沙工业学校入学通知书时,我许下的诺言是坚决不再拿锄头干活了。最初几年真的是双手不沾阳春水,与农活绝缘。但最后没有完全守住诺言,年纪40开外后,曾侍弄过一段时间菜园子,在现在的万达西边誉江南小区一带,从农民手中租来2分地,种了7年四季蔬菜,自给自足、情有独钟,后来新火车站那片土地全部征用开发了,锄头、塑料水桶、喷雾器、竹竿等农具又刀枪入库成了废物,那是后话。

当年干农活的苦与累,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有发言权。比如,家里就我一男孩,练的多,我很小便会推独轮车,无论是打下来的稻谷,还是晒干的稻草,基本上都是我用独轮车运回来,交皇粮也是我推独轮车陪父亲到河东粮站交粮,车子左边3尿素袋,右边3尿素袋,另在手柄前压1尿素袋。运气不好时,从上午一直排到下午,等到粮车推到验粮官跟前时,戴着草帽、虎着脸、嘴巴涎着口水的吃皇粮的验粮官,用细钢针一样的钎,往尿素袋里一插,凹槽处会带出几颗稻谷,他用右手拇指蘸蘸口水后用拇指与中指合力一捻,看凹槽处谷壳脱落轻易程度,如果他刚好昨天受过他老婆的气,那你得垂头丧气地运去的稻谷重新拉回家里,重新晒过后再去交皇粮国税。土地承包到户那几年,年年丰收,晒干后的稻谷堆到家里都堆不下,到粮站粜粮的待遇比交公粮有过之而无不及,拉去的稻谷不是嫌你没晒干就是嫌你杂质多,退回来不知多少次。粮站职工老爷们压低帽檐官气甚重,并不全凭稻谷干不干收粮,气得你吐血翻白眼,又不得不默默地用独轮车“吼吱,吼吱”地垂头丧气地又拉回来。

金溪头12号,拆了。但那里还留有妈妈的味道。妈妈虽然手脚不快,但能把每件事都做好做完美。她烧得一手好菜,听爸爸讲,在学校当老师快临近退休时,他转为公办老师,1996年浙江省委决定在当年内一次性全部解决在编民办教师转公办历史遗留问题,爸爸当年享受到浙江省委这一政策红利,2003年,爸爸退休。那几年家里一切都顺,是全家人最开心的时期,每年都会组织完小的老师来家中小聚,每年的小聚是完小老师的企盼。妈妈能烧一个俗名叫“雷公豆”的菜,是我的最爱,从小吃到大,百吃不厌,姐姐和两个妹妹是否也对“雷公豆”情有独钟?我无从知晓,“雷公豆”是妈妈自己取的菜名,我只是音译。

2010年春节前,妈妈突然全身腊黄、浑身无力不正常,我和爸爸都知道大事不好,赶紧送中医院,我整天心阴沉沉的打不起精神。妈妈虽然不识字,但她却是个视死如归的人,她多次跟我说,死就死,不愿呆在医院,妈妈表现出来的坚强,是我以前想不到的,我是她儿子,我能感受到她是真坚强。过后,妈妈曾回家住几天,我在家,妈妈把我叫到跟前,传授我做“雷公豆”方法,先把老黄豆浸水里泡半个小时,然后锅里先放菜油,等菜油冒小烟时,再把浸过的黄豆倒进锅里,用锅铲不断翻铲,等黄豆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黄豆略带焦时,再添进冷水,最起码满过所有黄豆,再用中火焖,等到水还没烧干时,提前一点把切好的辣椒和盐放进去,水焖干就起锅。妈妈烧出来的“雷公豆”,糯软可口、辣而带香,配饭配粥两相宜,在清汤面或汤粉干上洒一把“雷公豆”,同样增色增味不少,既提神又提味!我知道妈妈当时为什么传授我“雷公豆”的做法,妈妈仙逝后,我曾照妈妈教的方法烧过2次,画虎不成反类犬,离妈妈的味道相差甚远,根本烧不出妈妈的味道,原来妈妈的味道是用来怀念的。

金溪头12号,读高中时,做梦都想逃离它,丢掉锄头柄,吃上商品粮。也想跟城里人一样每天早上吃吃油条夹烧饼配稀饭,白天办公室坐坐、喝喝茶有人找,晚上牵着爱人小孩的手压压马路、看看电影。梦想着不用闻鸡粪、鸭粪的臭味就能吃上鸡肉鸭肉,生活到钢筋水泥丛里...…当一切美梦成真时,在城墙内,没了窗外蛙声的伴睡,睡不香;没了萤火虫伴舞的星夜缺少普天同庆的浑然天成;没了干农活时手脚酸软汗流浃背的痛快,饭都吃不香。宿命有轮回,等到金溪头12号圈上大红的拆字时,我真心舍不得拆我的金溪头12号,那是在挖我的根啊!无奈是国家高铁建设,必须支持。

假如没有高铁拆迁,原本我设想在退休后,逃离城市,回到起点,把老房子拾掇拾掇,人生后半程重返金溪头,准备回老家养老的,房前屋后种上四季蔬菜,为仍在城里拚搏的孩子们提供放心蔬菜。

今年七月半,我带了老婆孩子陪老父亲去给母亲和爷爷烧香上坟,一家人很自觉地又来到金溪头12号,依旧一地亲切地瓦砾碎石,没了房屋遮挡的那棵构桃树更加显得高大挺拔,英姿勃勃地迎风飘扬。西区延伸过来的高铁桥墩轮廓一个个已基本建设成型,原来房子西侧的灌溉水渠已填平成一条水泥公路,运输工具车来车往尘土飞扬,烈日下一派繁忙景象。我拿出手机搜索出费翔“故乡的云”放在耳旁静静地回听…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 ,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为我抚平创伤。

乡下人易害红眼病,见不得人家比他好,你比他好妒忌你,你比他差鄙视你。我家是外来户,爷爷逃日本鬼子逃难落户在金溪头的,在仍有强烈宗族观念的农村吃过一些亏。但农村人关系简单,谁对你好,谁对你差,一目了然,勿需防背后冷枪暗箭。不像城里套路深,八小时之外不努力,八小时之内必受气,反话也可以正过来讲,吸墨的纸会骗人,当官的玩玩文字游戏,就把你往死坑里整,还想诱你感恩戴德,拜其为佛,可笑之极。

故乡容纳不了肉身,城市安放不了灵魂。最烂的永远在城里,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农村的简单。

金溪头12号,是我命之所在,满满的都是一家七口人的喜怒哀乐,是我和她们三姐妹开枝散叶前遮风挡雨的精神家园,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金溪头12号,对世界来说,你只是一粒尘埃,或许微不足道,但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我想往后,也是最易引起我与三姐妹共鸣的话题。我的根扎在金溪头12号,现在爷爷、妈妈已先回了,它是我永远的精神图腾。

金溪头12号,我将永远铭记。

 

 

作于二二年九月八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