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乙竹临风
乙竹临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040
  • 关注人气:5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随性说话之十八(七条鱼的故事)

(2018-11-15 17:14:20)
标签:

情感

七条鱼的故事

 

我偶然路过观赏鱼市场,买了一个扁壶形小鱼缸,同时挑了七条小鱼,五条红色“斑马”,两条黑色“孔雀”。“斑马”便宜,一块钱一条,“孔雀”贵一点,两块五一条。买回来以后,我就把鱼缸放在了我工作的桌子上。接下来这七条小鱼儿就在同一个环境同一个“家”里开始了它们的群居生活。

我养鱼其实也很简单,也没说刻意地去伺候它们,无非就是给它们换换水和喂喂食。给鱼换水,其实是有些说道的,不能从自来水中即取即换,要先取出来晾上段时间,去去氯气,吸吸氧,也是为了让水温与原来鱼缸里的水温相近一些,让鱼少受刺激。给鱼喂食,也有点讲究,不能大手大脚,抓起袋子也不管多少“胡噜”一下一倒了事。喂鱼食不宜多,少了没事儿,因为大多数养鱼养死都是撑死的多,饿死的少。我做这两样事情时也没一定的规律,特别是换水,觉得水污浊了便换了它,有时是一个星期,有时还会长一点儿。喂食儿也是,有时是一天,有时是两天。随心所欲。养鱼,我有个原则,就是不能让它成为我的负担,如果成为了负担的话,还不如不去弄这玩意儿。这七条小鱼就在我的随心所欲里开始了它们快乐或不快乐的鱼生。

一个月后,两条红“斑马”死了。也许是不适应,也许是不快乐,反正它们是死了,死得是那么绝决,一点也不给我挽救的机会。我把它俩从鱼缸里捞出来就扔进了垃圾筒。死就死了,没就没了,也许这就是它们的命,命该如此。也许上天就是这么安排的,让它们在我这儿就待这些时日,它们的期限已到,我们的缘分已尽,走就走了吧,很正常。接下来七鱼组就成了五鱼行。对待五鱼行,我也没怎么变化,仍按着我随心所欲的方式与它们共浴斗室里的寂寥和欢愉。

这五条小鱼,在我这儿生活得还是不错的,它们相处了达半年之久。它们吃了玩儿,玩儿了吃,给我在鱼缸里变换着各种泳姿供我观赏。半年之后的一个清早,我发现鱼缸里游动的鱼又少了一条。这回死掉的是一条“孔雀”。这回应该是有些征兆的,那天之前,我就发觉那条“孔雀”的身子有些消瘦,而且游动得也有些笨了。我隐约感到了它不久后的消亡,但却无能为力。但那天当看到它真的死掉时,我还是感到了一些突然,毕竟是陪了我半年的小生命,就这么说没就没了。我从水里把它捞出来。它的身子软软的,凉凉的,还有些丝滑。淡淡的伤感掠过之后,我轻轻地把它放在了花盆里,然后用倒掉的剩茶叶盖上了它。五鱼行成了四鱼帮。

后来,四鱼帮也没维持了多久,一条“斑马”又沉了底儿。四鱼帮成了一黑二红三角恋。这次处理掉“斑马”后,我没有了先前的忧伤。生死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生死从来就没分开过。任何生物,生的结局肯定是死,死与死之间唯一不同的是早晚而已。

接下来的日子我该换水换水、该喂食喂食,然后没事了就静静地看着它们毫无章法地游。

看着随性而游的三尾鱼,我不知不觉就想起死掉的那几条。像一个梦一样。这世间的一切就像一场空无的虚幻,每时每刻真实都在流转成空无,无法置留,无法更改。过去了就没有了,有的只是记忆。然而记忆又是什么呢?记忆难道不是也在时时刻刻里不可逆转的消弥吗?现在剩下的这三尾仍灵动真实的鱼肯定会在不久后的某一天或次第或同时全部消亡。生存是瞬间,消亡是永恒。这些它们知道吗?如果知道,它们恐惧吗,悲伤吗?但看它们现在这欢快的样子,似乎它们是不知道。然而,但是如果它们知道且还能如此洒脱地活在当下的话,那就真的让我敬佩了。

 

2018111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