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乙竹临风
乙竹临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040
  • 关注人气:5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肃宁的天空之五(云里雾里说钩弋)

(2018-10-06 13:11:05)
标签:

历史故事

历史

云里雾里说钩弋

 

在肃宁人眼里对外能为肃宁代言的只有俩人,一男一女。男的叫刘春霖,女的叫钩弋。刘春霖是大清末代最后的一个文状元,名副其实的文曲星,祖籍肃宁县北石堡村人,抗日时期坚拒日伪盛邀,成就了一段民族气节的佳话;钩弋呢?叫全了是钩弋夫人,大汉帝国汉武帝刘彻的宠妃,也是汉昭帝刘弗陵他娘,国母级别的人物,汉昭帝即位前被武帝幽禁至死。可以说钩弋是为大汉帝国的传嗣工程做出过突出贡献的美女。

人一出了名儿,特别是被历史学家认可的英雄或被人们崇敬的人物,那个地儿不管是其祖居地,还是其出生地,或者是在那儿做过官儿、办过事儿,只要是能粘上一点边儿的,大都会有人站出来抢。说那谁谁谁是我们这儿的人,往个人脸上贴金。这无非就是想蹭点热度,借此在世人面前高抬自己一下。钩弋死后被她即位的儿子刘弗陵追封为了皇太后。可以说一时荣光无限。这时候毫无例外的就有不少地儿的人开始出来抢了。抢钩弋的地儿都有哪儿呢?河间、献县、阜城,当然了还有肃宁。为什么呢?都因为一个叫褚少孙的人。

褚少孙,西汉汉成帝时期的一个博士。这人也很爱读史学史,是司马迁的忠实粉丝。也是该着这人出名儿。司马迁的《史记》传着传着,不知什么原因到了汉成帝时期就被传丢了一部分,这下褚少孙便有了机会,于是他决定为史记补记。最后他也因此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号。他留不留名号咱先不管,咱要说的是他与钩弋有啥关系。有关系吗?当然有关系了,要不我也不会在这提起这人,虽说他的后人中出了个大大的名人褚遂良。不说废话了,咱说咱的正事儿。

褚少孙先生在《史记》补记中留下了对钩弋的记叙,怎么说的呢?“钩弋夫人,姓赵氏,河间人也。得幸武帝,生子一人,昭帝是也。”就这几个字。但就这几个字儿,让与河间有关系的人就忙活开了。现在的河间人说,史书上都说了,钩弋是河间人,这证据还不铁吗?现在的献县人也说了,说啥呢?你们河间在汉代叫河间吗?我们这儿那时才是名副其实的河间呢,当时河间国的都城就在我们献县的乐成,钩弋是我们献县人才对。阜城人听完就笑了:当时的河间国不只单指献县这块地儿吧,也包括我们阜城的,我们这里还有纪念钩弋夫人的娘娘庙呢,钩弋是我们这儿的才对。肃宁人也不示弱:在古代河间与肃宁从来没分开过,那时我们都属武垣县管,武帝过河间其实就是过武垣,武垣的县治在哪儿?武垣城!就是现在我们肃宁窝北镇境内的汉武垣城遗址那儿,还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呢。再有,我们这儿的四月十八窝北庙会就是纪念钩弋夫人的。

说来说去,大家伙都是围绕着“河间”在说事儿。那么在历史上“河间”指哪儿呢。闹明白了河间在历史上是个什么概念,一切可能就清晰了。

河间取名儿有点会意的味道。在战国时期黄河是在大名分叉后才去入海的,分开后的南、北两河之间的区域大家顾状呼名就叫了河间。后来有些不甘寂寞的专家又提出九河之间的说法,这已是后话。在汉代初年置设的河间郡,是从赵国的钜鹿郡分划出来的,这时的河间郡很大,包含现在的肃宁和河间,后来刘邦头死时,把河间郡的西北部的一些地盘划给了涿郡,这里面就有武垣县(包括肃宁、河间),从这以后到大汉终了现在的肃宁县和河间市就与河间郡或河间国没有了关系。公元前178年汉文帝把河间郡封给了赵王刘遂的弟弟刘辟疆,从此“河间国”便进入了历史舞台。公元前164年前,由于河间王死后膝下无子,中央就把河间国的编制给撤了,分河间国为河间、广川、渤海三个郡。9年后,即公元前155年,汉景帝又恢复重置河间国,国王就是大名鼎鼎的献王刘德,其地盘儿呢,却没有完全恢复,仅把原河间国分出来的河间郡的地盘儿给了刘德,其辖地仅为原河间国的三分之一。这时候的河间国都辖哪些地儿呢?献县、东光、武强以及阜城等地。这也是汉武帝时期的河间国。

弄清了河间的概念,我们大致就可以说清汉武帝得钩弋在什么地儿了。

褚少孙在补记中提到的河间,应为河间国!其地不含现在的河间和肃宁。那汉武得钩弋到底是在献县的呢,还是在阜城呢?这个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情结,一种对名人崇拜的情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地儿都应该有一个代言人用来膜拜,用来骄傲。可以说这个代言人就是这地儿的精神之魂,没有精神之魂的人群是没有希望的人群。说到这儿我忽然想起肃宁历史上的一个名人:魏忠贤。这人是明朝天启年间的大闻人,可以说是名动全国的大闻人,可惜是个太监,被崇祯皇上弄死了,在历史上被冠以“阉人”、“大坏蛋”等名号。这人生在肃宁,官在北京,死在阜城,头悬河间。可是日后这些地儿的人对老魏都没拼命地去抢,一提魏忠贤异口同声地说,魏忠贤,肃宁人。肃宁人在为肃宁籍历史名人立碑塑像时也把老魏剔除在外,尽管老魏生前为肃宁做的好事也不少。

名声臭了,谁都想躲,名声好了,谁都往前凑。这也是人之常情。

说着说着就说远了去了。咱还接着说钩弋。既然汉武帝是在河间得的钩弋,那钩弋就跟肃宁没关系了吗?也不能说得这么绝对。因为在哪里得的并不见到说她就是哪里人。为啥这么说呢?这还得从钩弋夫人的身世说起。

钩弋夫人的父亲老赵是汉武帝朝的京官儿,由于犯了事儿,被武帝施了宫刑,完了老赵就把她女儿送给他妹妹养着去了。也就是说汉武帝得钩弋时她正跟着她姑呢。她姑应该是嫁过去的,可能是当村,也可能是外地。究竟是哪的就不好说了。也可能就是从武垣肃宁这儿嫁过去的,也未可知。我这么说不是在强拉硬拽,非要把钩弋与肃宁拉上关系。因为现在网络上提起钩弋夫人,大家已有绝大多数认可了钩弋是肃宁人。为什么呢?我想大家不会都是糊涂人。里面的原因可能就是钩弋他爹就是汉武垣城人氏。

名动冀中的武垣城不能没有名人。

201810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