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乙竹临风
乙竹临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060
  • 关注人气:5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凳、方桌、大嘴巴系列之五十七(事出有因酿恶果)

(2017-10-31 19:58:33)
标签:

历史故事

事出有因酿恶果

 

石敬塘虽然决意要反,但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他知道,新帝李从珂决非等闲之辈,再加上他手下还是战将谋士如云呢。但为了活命,也为了心中那片灿烂的云朵,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怎么办呢?找外援!石敬塘想找的外援就是当时北方新兴的草原帝国契丹。

此时的契丹之主是谁呢?耶律德光,契丹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的次子。耶律德光是在他娘述律平太后的硬挺下当的皇上,当皇上时这人只有24岁。930年,耶律德光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就统一了契丹各部,把他大哥耶律图欲赶往了后唐。这个耶律图欲(也有人叫他耶律倍)本是耶律阿保机生前立的皇太子,可是由于他娘偏心眼儿,就是不喜欢他,所以他才窝窝囊囊地跑了路。别看这人在历史上没什么名气,但他的后人中却出了一个名噪千古的闻人,谁呀?耶律楚材!元朝的名相。这是后话,下边咱还接着说耶律德光。

耶律德光当时年轻气盛,为人很是生猛。这人眼光很高,他不想只待在天寒风劲的北方草原上放马,他还想到风轻气爽的大汉中土来过过平原的生活,于是他在统一完契丹各部之后便开始了南侵。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让耶律德光意想不到的是,看似温顺、从来不外侵的中原王朝在自卫反击战中却是那么的坚韧和强硬。几次战役下来,貌似彪悍的契丹人竟连吃败仗,自己的大将军还被后唐抓了俘虏。耶律德光终于明白他爹先前为啥要放弃与后唐的战争转而去攻打吐谷浑了。中原王朝真不好惹呀。就在耶律德光对侵入中原几近绝望的时候,石敬塘来了。

石敬塘头来前,契丹正与后唐谈着判。从珂老弟,咱讲和吧,你只要放了我的大将军,然后每年再给我点花销,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怎么样?李从珂一听就笑了,什么?打不过我还想让我给你钱,这是嘛道道?可是李从珂手下的两个重臣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他们说嘛呢?他们说要是从长计议的话,给他们俩钱买个平安还是不错的一条道儿,虽说他们打不过咱们,但契丹这帮子家伙天生就是群不要脸的无赖,打过打不过放一边,要是他们总这么时不时来骚扰一家伙,咬不咬人的他腻歪人不是,咱总这么提心吊胆地过日子能过舒坦吗?再说了,现在咱国内也不太平呀,石节度在河东已有了反念,要是让他占了先机,去勾结契丹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为了消除外患,我们当下不但要给契丹些钱,另外还可不可以考虑一下再嫁一个宗女给耶律,通过和亲的方式来消除边患呢?说这话的这两人都谁呢?一个叫吕琦,一个叫李崧。要说这两人,咱都没怎么听说过,但其中一位的后人却是个大大的名人。北宋朝名相吕端!大事不糊涂的那位,那就是吕琦的儿子。

吕琦、李崧这两人的意见,在当时看起来确实不够血性,多少还有点认怂、丢人的意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到了北宋年间,人们在回忆起这一切过往来,方才觉得这意见是多么的英明。可是,可是英明的人毕竟是少数。吕琦、李崧话音刚落,两厢文武大臣中忿然站出一位:妇人之见,纯粹是妇人之见!你们说的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们非要让女人来保护我们这些大男人吗?这不明显是长他契丹狗的威风,灭我大唐的锐气嘛。反对的这人叫薛文遇,后唐枢密院直学士。这人的话很有男子汉的血性,但是就是这厮的这点血性使我大中国在11世纪蒙受了任由外族欺凌的奇耻大辱。最终,同样有血性的唐末帝李从珂听从了薛文遇的意见。

就在契丹等待后唐的答复的时候,河东节度使石敬塘也派大谋士桑维翰找到了耶律德光。

在石敬塘决定结交契丹的时候,他也得到了后唐与契丹正在讲和的消息。如果一旦后唐与契丹和谈成功,那他石敬塘将必死无疑。怎么办?石敬塘找来他的谋士们商量,商量来商量去,大家伙一致同意要先下手为强,要抢在后唐之前拿下契丹,方法嘛,就是用好处打动耶律德光。这些好处一定要比后唐给契丹的要丰厚才能把耶律拉到他这边来。但后唐要给契丹什么呢,石敬塘他们一点也不知道,这个就要看谁有魄力了。要来就来大手笔,别一星子半点子,小小气气的,如果那样还不如不送。这个理儿,行过贿、受过贿的官员都知道。众人为了一个要职在争,争的过程中这些人之间是绝对不互相通气的,送什么、送多少能成,事先谁心里也没底,只能是自己估量。这时候就要看个人气魄了。最后成了的往往是胆大的那位。石敬塘的为人不小气,胆也很大。

最后石敬塘向众人说出了自己想送的三样东西。第一样,重金,这是必不可少的,是看的见摸得着的东西,没有多少人会不喜欢钱;第二样,是尊严,要是契丹能助我拿下后唐的江山,我就做你契丹的儿皇帝,你是爹,我是儿,你说了算,我什么都听你的;第三样,也是最重的一样,割地!要割就割最肥的,哪儿呢?幽云十六州。

好家伙,这三样,一样比一样让人垂涎。特别是第三样,幽云十六州,这是什么所在?这么说吧,就是如今的北京、山西、河北的大部分地方。这可是大中国北方的沃土良田、军事要塞、天然屏障啊。就这么大气魄,这些地儿都不要了,只要你契丹能助我成功,这些地儿都给你。

石敬塘说完,把他手底下的人都惊住了。他的得力干将刘知远,那个日后的后汉皇帝,都有些坐不住了。这、这合适吗?咱多给点钱还不行吗?割幽云十六州?用的着下这么大的本吗,这可是血本呀,这可是殃及后代子孙的事情呀。石敬塘苦笑一声,老刘呀,还是先顾眼前吧,如果不这样,让后唐占了先机,咱的命都保不住了,哪还有什么子孙呀。再说了,咱先这么应了,等日后咱强大了不是还可以夺回来嘛。好了就这样定了。

在桑维翰头来之前,耶律德光正大光其火呢,为嘛?契丹与后唐和谈失败,后唐末帝李从珂不同意契丹的要求,这让耶律德光很是下不来台。正这时候,桑维翰到了。一说条件,把耶律德光乐得差点没背过气去。这样的条件我再不同意,那我不成傻瓜了吗?我不是傻瓜,我同意!

有了石敬塘的佐助,耶律德光的希望之火重燃。他先是依照协约册封石敬塘做了儿皇帝,然后就一边嘴里叨咕着幽云十六州的名字一边与晋军一道合力攻城了。最后,后唐都城被攻破,走投无路的唐末帝李从珂怀揣着传国玉玺在玄武楼自焚。

石敬塘终于作了后晋的高祖。

当了皇上的石敬塘在政事上很卖力气,重才取士、发展农耕,样样都做得可以。他也真想把他的大晋王朝做大做强,然后收回幽云十六州,再去掉“儿皇帝”这个令人厌恶的称号。但是重气节、讲尊严的中国人却并不买账,特别是以安重荣为首的那些各大藩镇的大帅们,更是以跟随“儿皇帝”石敬塘为耻,纷纷起兵反叛。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儿皇帝”石敬塘,就在这一片骂声和不解中挣扎了6年,之后,也就是公元342年,病死。

2017103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