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乙竹临风
乙竹临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040
  • 关注人气:5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凳、方桌、大嘴巴系列之五十二(巨豪车马下山坡(下))

(2017-08-21 18:22:48)
标签:

历史故事

历史

巨豪车马下山坡(下)

 

唐宪宗原名李淳,当了皇上以后自个给自个又起了个同音不同意的名叫了李纯。宪宗上位应该是沾了俱文珍的光。俱文珍是唐顺宗宫里宦官的头儿。顺宗带病即位以后,身残志却坚,他大胆启用王叔文、王伾以及包括柳宗元、刘禹锡在内的八大重臣开展了永贞革新,没想到却因此触动了以俱文珍为首的宦官集团和以节度使为首的藩镇的利益。双方一较劲,以文人为首的革新派就怂了,最终顺宗被迫禅位宪宗,二王被处死,八大重臣被贬为司马,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二王八司马”事件。柳宗元就是在这时候被贬去永州作的司马,唐诗的千古绝唱《江雪》和世界级名文《捕蛇者说》就是在这时候写的。

宪宗当了皇上以后,那些为皇帝更替出过力的宦官和藩镇的节度使们就都找他来了,干嘛?邀功呀。邀功又是为啥?这才是重点,要权!但是当时的宪宗已不是小孩儿,他已有了个人的理想和主见。他真的不想成为一个被他人操控的傀儡,他想中兴大唐。于是接下来他就做了两件事儿,一件是改革时弊,另一件是剥离宦官与节度使的联系。

唐宪宗改革,用的大多是忠直的文人,宰相有杜黄裳、裴度、李绛、李吉甫,众大臣中有名的大文人有白居易、韩愈、柳宗元、刘禹锡、元稹等等。都是良相忠臣,都是名震后世的文宗巨擘,都是想一想都能令后人激动不已的主儿。这些人充分发扬了文人的胸怀国家、忠直敢谏、不畏强权的精神,几经贬谪沉浮,仍旧不改初心,为宪宗朝的中兴立下了汗马功劳。

任何一个改革,不管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在推进过程中都会触动到一些人的地位和利益,在自己的地位和利益将要被削夺的时候没几个人能做到逆来顺受,安然处之,这时候反抗就成了他们唯一的工作。改革,如果把反抗的人压下去就成功了,压不下去就失败了。宪宗改革也不例外。成功处理罗令则事件,宪宗稳住了局面。

罗令则是个山人,也就是道士,他受某些权贵的蛊惑,假借太上皇的旨意联络几个藩镇节度使要废掉宪宗另立新君,可是他找的那些人当中却有宪宗的亲信,这人就是陇西经略使刘滽。罗令则前脚刚走,刘滽就让人向宪宗报告了。所以还没等那些人反应过来呢,宪宗就动手了。捕杀罗令则、处死亲兄弟舒王李谊、毒害太上皇,之后便开始了大举削藩。

削藩,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更何况一开始,宪宗削藩用的还是光知道窝里横的宦官吐突承璀来领军挂帅呢,所以一败再败,让大唐的中央军损失了不少人马。在失败面前,宪宗终于幡然醒悟了,打仗还得是大将呀。于是让名相裴度全权负责削藩事宜。接下来就顺风顺水了。讨刘辟、除李琦,收魏博,最后李愬雪夜入蔡州,擒杀吴元济,平定淮西,削藩大业终于大功告成。

削完藩,唐宪宗的脚丫子就不在鞋里了。外面没事了,里面消停了,接下来就是享受了,享受的事儿无外乎就是大兴土木、骄奢淫逸和祈福长生了。

有了好日子谁都总想就这么一直过下去,宪宗也不例外,于是他开始在寻求长生的道儿上策马狂奔了。宪宗祈福长生用的是佛道双修、并道而驰的法儿。迎佛骨,拜佛祖,祈福上苍保佑无病无灾;求道术、炼丹药,参修长生之术望成金钢不坏之身。可是最后唐宪宗竟把长生炼成了速死。为啥呀?他吃的那个长生丹的原材料是硫磺、汞、硝石。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呀,都是制火药的东西。这些东西到了肚子里,那小肠小胃的哪受得了,它烧得慌啊。一烧得慌,人就容易烦躁,一烦躁,就容易闹脾气。跟谁闹?跟身边的人呗。谁是皇上身边的人?宦官!最后宦官们被闹急眼了,就给皇上下了点小毒。宪宗就这么完了。

接下来大唐帝国的皇帝便成了宦官们手中的玩偶。宦官们一个不如意了,对皇上是说立就立、说废就废。穆宗、敬宗都是这么被弄上去又被弄下来的,俩人都是两年一届,完了以后是文宗。文宗任上想跟宦官较较劲,于是就唱了一出甘露之变。谁想到,以李训为首的朝臣把这出戏给唱砸了,事情败露,李训等人被宦官仇士良来了个大捕杀。这下到好,甘露之变不单没把宦官的势头压下去,反倒硬化了宦官的翅膀,至此宦官的地位算是得到了彻底的巩固。

文宗下边是武宗。武宗李炎不是文宗的儿子,是他弟弟。当时文宗忧郁而死时,诏书上写的是他儿子的名儿,但是那又怎样,宦官们拿过诏书以后转身就给改了。武宗李炎是宦官们矫诏立的。武宗即位以后就把他侄儿给杀了,省得再会出啥幺蛾子。

唐武宗在历史上是个人物,著名的三武一宗灭佛,他是其中的一武。其他三位,北魏太武帝拓拔焘、北周武帝宇文邕、还有就是后边五代时的周世宗柴荣,也都是非常强势的帝王。帝王强势了,眼里就不会揉沙子。武宗任上对不听话的藩镇进行了极力打压,同时呢,对不老实的外族回鹘也进行了狠力打击,大大加强了中央集权。武宗这么强势为啥当时不处理一下那些专权的死太监呢?这个嘛,也不是说武宗处理不了,是压根他就没想处理,理由嘛,就是那些太监们太会来事儿了,他们一看武宗这阵式,心里早有了对策,啥对策?溜、舔、奉、承、敬!这五大法宝齐上阵,唐武宗光美还美不够呢,哪还舍得去处理。宦官这颗大毒瘤在有力无心的武宗时期就这样完好地保留了下来,直到唐朝终了。

宦官之所以在大唐中后期的权力漩涡中能够久立不衰,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手底下有人,有众多朝臣依附着。象名相李吉甫、李绛、裴度、牛僧儒、李德裕,象柳宗元、元稹、韩愈等名臣,都依附着宦官。你不依附也行,除非你不想作官。而这些名相朝臣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主要分为两派,用历史上的话说就是牛党、李党。牛党的代表人物是牛僧儒、李宗闵,李党的代表人物是李德裕。这两派之争有政治上的分歧,而更多的还是出于个人恩怨。下面简单地说一下。

牛李党争开始于唐宪宗中晚期,李吉甫任宰相的时候。当时李吉甫支持宪宗对藩镇进行大力削权,而新科进士牛僧儒等人呢则主张安抚。同时呢,这两派在出身上也不一样,牛党是庶族官僚,都是通过科举上来的,而李党则是士族官僚,都是门荫,说白了都是接的班儿。政见不合,再加上互相看不上,于是就争,争的结果是宪宗支持了宰相,牛僧儒等人被贬,这下儿梁子算是结下了。接下来这两派就开始了轮流坐庄,一方上台,另一方肯定被贬。李吉甫死后,牛李之争就成了牛僧儒和李德裕之间的较量了。这儿插一句,这个李德裕是谁呢?李吉甫的儿子。就这样牛李党争从政见不合逐渐演变成了个人私怨。

牛李两党争来争去的结果是朝庭的公事儿最后争来争来争去竟成了大臣个人之间的私事儿,在这种情况下,就是一个家庭早晚也准没好,更别说是一个国家了。不团结的集体最后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完蛋。

牛李党争最后是在脾气好的宣宗时结束的,主张安抚的牛党笑到了最后。表面的伤痕修复了,唐宣宗李怡小心翼翼地托着这个表皮儿看似完好实则已烂了核儿的大柿子又走了一段儿平地,然后便把它交到了唐懿宗李漼手上。

李漼这小子是唐宣宗的长子,但是宣宗就是看不上他,想立另一个儿子李滋,但是躺在病榻上的宣宗已不能左右形势了,这时可恶的宦官又跳出来了,他们可不关心你这个人行不行,他们选人的标准是听话就行,就这样李漼即位。李漼即位后,他可不管这个那个的,上位以位就开始可劲儿地造,早早就践行了日后法国国王路易十五那句名言: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滔天的洪水在李漼死后终于来了,这洪水有个大大的名号,叫嘛呢?叫黃巢起义。

 

201782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