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情诗99首》序

转载 2021-03-26 03:32:01


 

                                                             刘荒田

         陈小曼把她新编的诗集发给我的电邮信箱。读到这些诗句,老泪涌出,难以自已:

        “我们还有一半没活过呢/万里征途,我们还有五千里未来/爱情多么浅薄//”“娶我吧,娶我的半世繁华/也娶我的半世苦难/”“你加我,大于一百年岁月/你和我,等于一百份幸福//我们,配得上人间的春花秋月”。

        若问缘由,应了世人讨论爱情时迹近讨巧的说法:能说清楚“为什么”的不叫爱情。说不清楚的感动才是真感动。继而感叹:谁是诗中那个教诗人歌之用之叹之永不疲倦的“他”呢?如果读的是李清照的《声声慢》,我们不难指出,冠绝千古的“寻寻觅觅”,对象是夫婿趙明诚。然而,对陈小曼的爱情诗也这般索隐,注定无功而返。这九十九首短诗所讴歌的,是涵盖各年龄层,具普遍意义的爱情,是人性中至为隐秘、幽微的部分。不变的是女性视角。我这样断定,既是着眼于文本,也顾及作者本人,陈小曼不但工诗,而且是卓有成就的小说家,虚构是她的另一长项;而且,已到饱经沧桑的中年,阅人既多,省察渐深,表现女性千姿万态的情感世界的胸襟和技巧,远非“情怀尽是诗”的少女可比。

        情诗言情,何消说得?这九十九首好在哪里?

   一曰热烈——我宁可为爱情而迷糊/我不肯为生计而清醒

    爱情是酒,如果说古人的“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灭,乃敢与君绝”,是度数太高的烈酒,沾唇即有“被放倒”之虞。诗集中的“枫叶,疯子一样/她点燃自己/烧尽万里河山(《枫叶》),就醇厚多了,让我们体味爱的壮烈与辽阔。思念,已被写滥,导致读者麻木,却依然翻出新意: 玻璃窗怎么擦,都擦不去一个黑影/他如一片倒影的云//时而飘在玻璃上/时而沉在水杯里//女子惹火了/她拿起刀子/挖掉自己一部分心脏/……他总爱在那个位置徘徊”——《起风了》

   二曰丰富——没让人提心吊胆/多么失策呢”

    现代人的爱情,无论婚前,婚后,婚外,婚内;少艾,中年,老年;单亲、独身、异性、同性,有多少独立的生命就有多少种形态,问题在于你敢不敢挖掘,能不能发现;你的表述和抒发能否击中内核,引起共鸣。集中有一首《邻桌的姑娘》,写的是餐厅一个场面:“满桌的菜都凉了/小伙子不敢举筷/阔绰的日子/合适爱情野蛮生长//姑娘去做头发,她故意让小伙子等/等到晚上九点,等到他的饥饿过了时辰//做一个女人,我错在太乖了/一辈子没让人忍饥挨饿/没让人提心吊胆/多么失策呢//”可爱的小心眼,教人发笑的自嘲,所抒发的情绪是稍纵即逝的,却让你一读难忘。

   《盗者》写一个女子对一已婚男子的爱恋:“她手里有把私人定制的钥匙/开启另一个女人漠视的门”,窃心用的办法是:“她腌萝卜。一并用粗盐掩盖的/还有男人的失意/她柔声细语,像落在瓦上的轻雨/男人爱听她说话”。

    《我们》写老夫老妻,带深情的精准,读之如何不动容:我们从不思念/你在,我也在/

用不着苦苦等待/我们从不谈论别离/别离属于痴男怨女,我们不是//”是的,过分的熟习,两口子变成“左手握着右手”。然而,爱情在冷淡中推进:“我们只是彼此的影子/你能与你的影子别离吗//我们只是彼此的梦/你能与你的梦谈论因果吗”。

        三曰超越——“是你要找的那个人/终结了漫漫长路”

       2019年,我读了陈小曼一组爱情诗以后,指出一个她的一个特质:把爱情升华为哲理。也就是说,爱情与灵魂的净化,理性的升华,生命的救赎连在一起。你领略爱的真谛,同时听到到神的呼唤。在油光水滑的青春,爱情肉和汁肉都饱满,然后,“褪去光鲜的外之后/裸露布满皱纹的核/诚然,我躲不过岁月的追杀//用眼睛去爱/终究是肤浅的/请用耳朵爱我//早已轰鸣的耳朵,聆听/轻雪走过人间的声音//亲爱的,请闭上双眼/爱我苍老的存在//——《爱之核》。爱情越老越裸露内核,不看而只靠听,才能到达爱情的核心。

    诗人在失眠的长夜,静静地反刍爱情:“在黑暗中,凸显光明的事物/正如在沉默中,解说了万语千言//对于符合常理的痛楚,我了如指掌/但是每次深爱之后的别离/重创在不同的部位,痛苦防不胜防/我用长夜疗伤/不动声色,打发油盐柴米的平淡//五谷杂粮,只能喂饱肠胃/而饥饿的灵魂/因撕裂的长夜而得到滋养//”——《把你遗忘成陌生人》。原来,算老账不是咀嚼仇恨,而是疗伤,滋养灵魂。

    爱是一生的功课,真爱是长长的路途。“开路的人,不忍心砍树/路,碎了一盘风景/有路的地方就有人间烟火//路上有一辈子送不走的人/有一辈子接不到的人/长路如愁肠,九转十八弯/每一条道路/通往一个人//是你要找的那个人/终结了漫漫长路/夜晚突袭的风雨/盗走人间许多秘密/”——《路》,诗中的“人”,如果换为“神”,换为“终极价值”,就是人生可歌可泣的精神追寻,找到了,“漫漫长路”才告终结。

          这九十九首,在中国新诗“爱情诗”条目下,应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作为普通人,读这集子肯定有所得。它的魅力,连我这“七十后”老头都给征服了,何况年轻的情种?

 

                                                   2020.10于美国旧金山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鏃呬腑浣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21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