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2021年03月26日

转载 2021-03-26 03:28:13

越过“情”的情诗

                  ——陈小曼近作阅读笔记

 

                                  

                                                       刘荒田

对陈小曼(映霞)的诗作的喜爱,自读她的诗集《缤纷的风》始,那是三年前。书中,对爱的期待,追索,或闪耀朝露般鲜亮的少女纯情,或蕴藏橄榄一般的中年感慨。且随手举一首短章:“你的眼睛老了/把我沧桑的脸/看成世上最美的花//巴掌大的地方/你浏览了一世”.

后来我知道,她不但是本色的诗人,而且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儿子最近从大学毕业),日理万机的企业家。她的人生总是这样:白天为企业“活下去”而忙,为了对付人在江湖难以身免的烦难、纠纷、欺骗而苦熬,到了静谧的夜晚,杀出世俗的包围圈,坐对电脑。如果说,屏幕是她的星空,那么,诗,是穷一生之力去摘的星辰。

2020年伊始,她在公众号发表了两组新作。我激赏之余,思考她的写作路向,感到她有一个重大的突破,那就是:把驾轻就熟的情诗写出另外的境界。

首先,必须是真正的情诗

且看《爱的孤岛》:“你走之后,我安静/如一座孤岛/我不是刻意守着 /海一样的寂寞/我舍不得把自己/分给别人/你沉淀在我身上的/爱,不能让别人拿走 //风送来远航的船帆/却没有你的消息/我在渡口瞭望/绵长的海岸,瞭望/苍凉的别离/我的目光如塔灯/你的船帆似浮云// 

血肉丰盈的爱意静成一座孤岛,被大海般的寂寞包围。诗人为自己辩护:不是刻意抗拒寂寞以外的诱惑,只为维护爱的完整,为了它是“你沉淀在我身上的”。孤岛看尽千帆,你不来。爱只好化为渡口上的瞭望塔,而你的船帆如浮云飘忽。

痴心的思念,被多少诗人写过,欲翻新意,嘎嘎乎难,这首诗以静制动,意象新颖。命意并不直白,但爱的近于洁癖的忠贞呼之欲出。说它是情真意切的情诗,谅无人反对。这就是基石,没有这样“硬核”的质地,“灵感”的飞机就缺乏跑道;而超越云云,便成拔着自己的头发升天。

其次,是对超越的渴望

且看《布谷》:“布谷比平时喊得更勤了/穿越城市的高楼/———我听到布谷在催促//催促我赶快耕种/没有一寸土地/还能去哪里耕种呢/任凭布谷喊着,嘶哑地喊着/———在你沉默不语的日子/所有种子都错过了春天//

诗人聆听穿越城市水泥森林的“布谷鸟”频频催耕时,无奈地叹息:没有一寸土地,耕种从何谈起?诗中的“你”,如果是“她”所倾心的情人,那么,他对爱的接受,是春水浸漫的田野;就此,爱有了用武之地。但是,何必拘泥于两情相悦以及爱之田的春种秋收?这里的“你”难道不可以是比“爱一个人”广阔、高远的对象?诗人要在灵性的土地上撒下种子。可惜,这块土地未被发现,害得所有蕴藏无限生机的种子都和春天失之交臂。

三,超越的第一层次——取得自由

红尘中人,遭受多处压迫。也许,“禁锢得比罐头还严密”是普遍的困境。因此,从“命运”的魔爪中抢回自由,乃是当务之急。看诗人如何展开这一题旨:

“向你解释了无数次/而你总不明白/请不要用精致的玻璃瓶子/禁锢我的形状//既然你爱上了我/你只能是自由自在的远方/要么是大海/要么是天空,是沙漠也行//你不能是围墙/哪怕是黄金铸成的围墙//请你明白/我是风/你看见我的时候/我远在天边/你看不见我的时候/我萦绕着/你的发梢//——《我是风》     没有问题,如果把它看作与爱人“讨价还价”时的自白。请不要以玻璃瓶子囚禁我,不要为我设置围墙,哪怕是黄金造的。对爱的限制必须撤掉,让风自自在在地吹。为了容纳自由的爱,你要变为无限大的大海、天空或沙漠。

但是,诗人的胸次另有寄托,那就是:变为人世间无迹可求的玄虚之物,无形相,可感知;远在天边,近在发梢。

四,那么,“超越”何所指?

诗人没有点出,也不需要添蛇足;若然,便成说教而不是诗。先说它“不是”什么——不是利润、税金、订货单、贷款、欠账、劳务合同、交货期限,不是房子车子、柴米油盐酱醋茶、旅游路线、丈夫的手机、孩子的成绩单、学区房,连花前月下也不一定是。只要让灵魂把从现实吸纳的窝囊气尽情排出,把全部生存压力与义务彻底放下,让缪斯引领着,去一个纯净的形而上天地逍遥。

欲求简单,把这“超越”命名为哲学、宗教、乃至神秘的命运,都是可行的。这样的高蹈,岂可一蹴而就。一路上,会遭遇不测、失望,绝望:

霜雪重了/柿子就软下来/挂在枝头/像一轮绯红的月亮//等疼惜它的人/藏进怀里/可是它多半等来/啄食掠夺的乌鸦//——《命运》    而追求超越的旅途,注定是孤单的:“秋末,喝完那杯咖啡就分手了/山盟海誓,落叶一般/经不起风的考验// 整个冬天,我不敢再进咖啡屋/咖啡的味道/会把埋在秋天的你,揪出来示众/我绕道而行/可是,我怎么绕过季节呢/看吧,春天/踮起小脚儿,淘气而来//阳光,洒满了咖啡屋/春天让所有的帘子高高卷起 //来一杯香草拿铁吧,加糖/糖块似冰雪,满怀仁慈/溶解了一个人的咖啡所有的苦涩 //——《一個人的咖啡》 

关于情诗背后的“另有所指”,唐朱庆馀《近试上张水部》这一绝句是典范:“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表面是夫妇的闺中情趣,实际上是拜谒诗——自比新妇,而以夫婿、舅姑比主考官张籍。表达的是考前的担虑,怕写得不合主考的心意,请求指点。但是,诗无达诂,你尽可循别的途径发挥。较之旧体诗,现代诗在“多解性”上更占优势,因为它是以多棱面、立体为特征的。这些情诗就是证明。

 

            2020.1.15于佛山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鏃呬腑浣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21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