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马国亮诗文集》序言

转载 2020-04-20 01:47:19

                                《马国亮诗文集》序言

 

                                                    刘荒田

       居于加拿大的马国亮先生昨天发给我的微信,是一部自选诗文集。他还嘱咐我,为这本即将出版的书写序。

      拔起萝卜带起泥,从他的作品想得很远。马国亮与我同岁,七十开外,但看起来比我年轻、英挺得多。去年11月在家乡,第一次和他见面,拍着他壮实的肩膀,连赞老得好漂亮。他说,年轻时是排球队的发烧友,校队、村队、公社队参与过。我想,如果早生五到十年,少年时便遭逢全国排球半台山,他被选入县、某省的代表队不无可能。不过,打排球从来是他的次一级爱好。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家乡,我和他,职业相同——乡村小学附中的民办教师;做同样的梦——当作家,希图凭管毫之力,开拓出一片新天地,改变人生的境遇。马国亮早已在七十年代中期已成为本县文艺创作积极分子,渐后,锋芒乍露,擦燃一个亮点:1981年的业余文艺作品的评选中,《搭桥》和《七级总理上任记》两篇习作,是当年台山县唯一在佛山地区获奖的作品。我则沉沦蓬蒿。我和他之间,不存在出道早晚的差异。 我连那种也没出过,只在后期沾了一点边。然而,上高中的六十年代,我已密切注视着家乡这一群文学青年。今天又想起他们,而马国亮是他们之中的异类,为了展现马国亮一生精神嬗变的曲线,要先说说他的来处。

      如果没有记错,从1958年前后起,文青在台山陆续涌现。他们绝大多数是农村户口,受过初中或高中教育,因经济或家庭出身等因素,既不能上大学,又没条件从事修理地球以外的任何职业。农村青年最迫切的希望是逃离困境,基本途径有二:要么参军,要么去"顶卒"。

     自以为舞文弄墨有两下子而身世卑贱的年轻人,前两条走不通,便虚拟了适用于自身的第三条出路:写作。近期目标是捞点稿费,至不济可以趁进城改稿或参加文学活动,赚误工补贴或免费食宿。远程目标是进作协,转为城市户口,当专业作家,或充当某机关的文胆,领导的秘书之类。笼统言之,写作是鲁迅昔年所指的敲门砖,慌不择路的可怜虫,务必敲开任何一道门,离开他们笔下无处不莺歌燕舞,人人高唱幸福歌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他们兴冲冲地参加各级学习班,读报,揣摩上意,最要好的几个抱团苦战,务必有一天撞上独家伯乐,进而名满天下。任何时候都必须配合中心任务,遵循这样的流程:领导出主题,群众出生活,作者出技巧。文革中更走火入魔,实践僵硬与虚伪举世无匹的三突出。没有疑问,他们所有精神产品,都是短命的,教包括作者在内的底层民众反感,哪怕红极一时。然后,改革开放来了,伤痕之后是寻根。解冻的八十年代,这群已到中年的作者,老调子唱完,无所适从。九十年代全民经商的潮水汹涌而至,生机处处,路数多多。他们或自叹才尽,或感于"路漫漫其修远兮"的艰辛,搁笔改行。进入新世纪,进入晚年,一一归于沉寂。除了极少数有心人。谁记得斗山创作组何等威风,笔名谭日超的三位诗人写了什么名篇?然后,是晚年。如今搜索旧文,这个声势不算不大的写作群,似乎什么也没有留下。我至今记得陈英博先生所作的民歌《山歌论箩莫论篇》,上小学五年级时从广播电台听熟的;然则,辞世多年的作者,生前极度贫困,身有残疾,若地下有灵,怕也为这荒谬的运动讴歌而自悔吧?

     总体而言,马国亮跻身其中的台山农民写作群已沉淀至历史底层,青年时在错误的时间喧哗,中年拘谨、委顿、养家活口的不胜重荷,远离文坛,命途大抵如斯。不是没有脱颖而出者,文革中写过新诗《颂歌献给小靳庄》的南飞雁,出国以后变为老南,回归正道,写出长诗《梅菊姐》和一批真实反映新老移民生存状态的短篇小说。陈波生以中篇小说《包捧天》、长篇小说《神的信》,从反刍现代到反思历史。

       近几年,我注意到远方一位乡亲——居住在加拿大点名顿的马国亮。最先读到他发表于网刊的散文和新旧体诗,眼睛一亮!思想开放,叙述畅达,了无顾忌,我不需看居住地,也猜出作者是脱离牢笼多年的自由人。继而间接地了解到,我们有共同的朋友——潮境船步的老南,把马国亮所知道的前半生和我熟悉的后半生合起来,便是这位从农民诗人到新移民文学作家的命运路线图。

       读了马国亮的作品,总的感觉是,他是转型成功的出色写手。首先,他直面真实。彼时的工农兵业余写作者,多屈从于上层建筑设置的种种桎梏,高于生活的违心之言满天飞,脓包写成蓓蕾、癣疹描作鲜花类的作品,俯拾皆是。一旦写了反映真实的"阴暗面",而与当时的政治意识形态悖逆,不但一律遭封杀,而且作者要为此付出从列入黑名单、进学习班、挨批斗、坐牢,乃至枪毙的不同级别的代价。而清除遗毒,剥掉面具,回归本真,其前提是免于恐惧。这一种自由,连根拔起的移民如他和我,在新的土地上,作品无论思想深度、思维方式的自由、活泼度都有质的蛻变。

       其散文《代沟》,既真实地刻画家里父母女儿之间的亲密与沟通不良的尴尬,下一代在青春期为保护隐私而作的柔情抗争;又有女儿离家后,枯守空巢的父母的无尽牵挂。看表层,作者对宝贝女儿的疼爱和惋惜参半,骨子里却是无限的骄傲。其实,两代人的身心都处于良好状态。文中道:临行时,妈妈总是千叮万嘱的要她打个电话报平安。她说不用,不打就是平安没事。如果爸爸妈妈不是健康、快乐、独立地生活着,远在伦敦为事业拼搏的女儿岂能这般潇洒?那种《代沟》日益加深的挣扎、无奈感在诠绎着"父母子女一场,就是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的自然。作品鲜活展现中西文化的碰撞下,新老移民对后嗣传统文化、观念质变的忧心。

     马国亮这位壮年连根拔起的移民,无论去国多少日子,落地生根以后家族的长势多旺盛,剪不断的总是乡愁。在他的诗文中,环绕这个主题的作品最多, 不乏饱蘸深情的上乘之句。离别家乡时"夜雨晕弦月,乡思逐晓云";还乡谒祖屋时"墙垣上盘缠的青藤,长成游子眷恋的模样";写唐人街,"它是一帖乡愁的解药";答乡友,"乍损还圆桑梓月,如离若即故国愁";写客居后园的瓜棚豆架,"支起一份恒久静默的守望";写秋叶"莫道乡愁无觅处,庭前落叶又成堆"缠绵、撩人。这种情思所指向的,是原乡的根,而不是表面的繁荣,风光。《乡愁·乡思》一文描写家乡的横田垯它是距故里半里处的一片草地,面积七八亩许,地势稍高,呈楕圆形,镶嵌在阡陌纵横的田畴中,春夏,俨如一块绿宝石。一个栖迟美国数十年的老华侨天就伯,病危在床。昏迷几天的兄长也许不再醒来了,那天早上,他突然醒来,眼晴忽闪忽闪的,大抵是人们常说的回光反照罢。亲属们赶忙问他有什么嘱咐,有什么最想了的心愿。他断断续续说了句:我......最想,让我在横田垯......打几个猪屎碌......(乡俗话,打几个滚翻)这不正也是作者的对故土的眷恋之情在滚翻么?在他的心目中,"番邦"永远视作",客居","春温不入客居城"的咏叹调,随处可见。

      其次,直面当下。马国亮定居加拿大一个马姓中国人聚居之地,别称马巢。这就是他的创作根据地,诗都出产于此。他的诗龄长达半个世纪,根底深厚,无论体裁是近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流行于国内的新体,还是已成为现代社交重要工具的旧体,都有可观的成绩。这是他笔下的第二故乡:

仅仅半公里,

短短唐人街。

在晨曦中伸展,

在晩霞里微笑。

 

中华门牌坊,

是它显赫醒神的地标。

龙的色彩,祖国的风貌:

朴实与信用、勇敢和进取,

智慧与和谐、刻苦和勤劳。

它是一帖乡愁的解药,

免费且谁都可以得到

   ——《点问顿(Edmonton)唐人街》

       一个老华侨的身世与心境,凝缩于一个独特的场景:

       异国唐人街的牌坊下/半个世纪的一个黄昏后/夕阳擦亮一扇惊喜的窗花/提孩的竹马闻出青梅的韵味/交投的眼神还有触电般的酥麻//杯沿兩片青檸檬/述说当年的酸涩/崩缺的青春点数着口中的假牙/染黑的白发编织着不老的光阴/额角上黑斑就是难言的省略号/呷几囗春山空濛的悠远/醉一回绮丽的流光晩霞。

                                                         ——《晚霞一个老华侨的故事》

     栖迟异国的老人偶遇少时的恋人,惊讶与激动难以言状,同去店里品加柠檬的清茶,闲话当年。意象准确,张力十足,一连串暗示牵出无尽的联想,意境辽远,似断还缠,是韵味醇厚的佳作。

       所谓晚节渐于诗律细,马国亮退休后,写作向旧体诗倾斜,除部分属应景外,无论唱和还是独抒胸臆,颇多情真意切的不俗之作。从初履异国时既是自许也是自嘲的牛耕新地去,识垅赖番文立命安身方块字,唯从传统写风流,均见匠心。旧瓶新酒,贵其意新,有时代感。一个现代题材,以风淡云轻的笔调,化解怨结。《寄乡友》诗中写道:“人生未免入江湖,且遣悲欢淬酒壶。郁结遗留肠肚滞;情仇释解老怀舒。难评昨日左中右;哂笑当年魏蜀吴。对错无凭成故事,光阴总不管赢输。”倘没有当年的生活沉淀,没有深厚的炼意敲句的功力,是写不出那种耐嚼的况味的。相逢一见泯恩仇,哂笑人生如烟过,是多么的怡然自得。

      读罢全本文集,唯一的遗憾是:字数太少。似此文笔,宜尽情挥洒,让同代人多一些精神美食,让后人知道一位安身立命于文学的乡贤,怎样以汉字铺设人生长途。然而,厚积薄发,原是长项。何况,作者还在路上,"情融翰墨写晚秋",期待他下一部更深厚的作品。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鏃呬腑浣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58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