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旅中作家刘荒田
旅中作家刘荒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588
  • 关注人气:2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书评:关于刘荒田最新散文集《梦回荒田》(张家鸿作)

(2020-03-30 01:22:03)



书评:关于刘荒田最新散文集《梦回荒田》(张家鸿作)

生命有爱,荒田不荒

 

——读刘荒田最新散文集《梦回荒田》

 

 

张家鸿

 

旅美散文家刘荒田先生最近出版了一本散文集《梦回荒田》(广东人民出版社,2020年一月)。如果有人问我喜欢刘荒田作品的理由。我可以回答出好几点。如果非要在其中选择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因为我想要成为他那样的人。怎样的人呢?把平凡的日子过得婀娜多姿,把如记流水账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在平平淡淡的日子里,活出多一些生气与滋味,感受跌宕起伏的波澜,并非人人可以做到。读刘荒田的散文,对我来讲近似于取经。他是如何做到的?倘能得到些方法论上的启迪与情怀上的激励,则不失为一桩美好之事。

不必远途跋涉、历经千山万水前往异国他乡,就可以拥有对面谈的亲切,拥有听一个个隽永、蕴藉、深刻的故事的平易。阅读之妙妙何如。对山姆来说,陪聊是一份职业。对多数人来讲,陪聊更多的是日常沟通交流所需,其近义词是倾听。善于倾听,是社交能力强的表征之一。如何学会倾听,《作为职业的“倾听”》既给出独特的例证也给出可行的学习之道。首先要有耐心。“居高临下的教训是多余的”,“拦腰插话,提出异议,作出反驳,只教对方扫兴,并无建设性”。其次要有互动的艺术。学会倾听并不等于不言语,不可把自己当作一块木头,“适时、适当地作出反应是必要的”。老杰克参加完姐姐葬礼的第二天,向山姆讲述童年时姐姐对他的爱,不禁悲从中来,嚎啕大哭。“山姆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拥抱他,轻轻拍着他的背,直到他安静下来。”

《父亲“上埠”记》是一篇值得再三品读的妙文。从五点半父亲独自出门至回家仅几个小时,家人因之而忐忑几个小时,担心父亲走丢,毕竟他初来乍到。在初来乍到且几乎不通英文的情况下,父亲一个人去了唐人街。到了唐人街,父亲看岳父在唐人街老店铺的今日模样,遥想当年岳父在此忙碌的画面。看好友林伦的商铺,陷入一起进货、买玩具的回忆中。回想到了旧金山却不得上岸被遣返的林勤讲述的故事,以及故事中的种种细节。看金门大桥和金山湾,想象乡亲们当年从这里上岸的情景。几个小时的行走,贯穿起的是几十年的往事和一生的念想。刘勤想上岸而不可得,林伦在此发家致富,父亲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至少从此在旧金山定居二十余年,算是圆了年轻时上埠的梦想。此文读来令人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其中有年轻时选错人生之路的懊恼与悔恨,亦有年老时得偿所愿的欣慰与满足。

人活着既是向前看,也要向后看。回忆中常有一部分是潜伏着的,却在不经意间撞击心门的存在,让人常常措手不及。这正是我品读此文的真实感受。

有多少人年过而立便日趋麻木,除却寻思着如何满足自我强盛的功利心,其余一概不闻不问。不问天不问地,不管周遭一切与己无关之事,浑然忘却身处世界之多姿多彩。此之谓未老先衰。读刘荒田写于近年的这些散文,最切近之感莫过于他对生活中人与事无处不在的激情。不是热情,是激情。既声声入耳又事事关心,能不是激情?这恰恰与众人的麻木、冷漠形成鲜明的对比。

巴士上的邻座看斯蒂芬•金作品的女子闲聊,需要的不仅是好奇心。看到快递小哥与手机店年轻人身上流出的汗水而微笑,不止是长者的善意。回忆与茶楼有关的生活惬意与命运浮沉,托底的不仅是体谅这种情怀。乡村小店里有过的世态炎凉之所以被铭记,亦不全是怀旧导致。看旺角黎明时分的人群争吵,细看双方男女的动作以及各自的阵容如何,也不是当袖手的看客。如此这般的“摄入”并非茶余饭后的无聊,而是别人罕有的有意。说白了,不仅是有意,应该是激情。

何以解释刘荒田笔下荡漾出的“激情”二字?我以为,激情就是对生活深沉的爱意。长达万字的《梦回荒田》是最有力的证明。这篇文章追溯生命的来路、追踪生活的去向,以来路为起点以去向为终点连接成直径,以绵绵情意为圆心,为读者画出一个乡愁的圆。霉气冲天的青砖老屋中的一切、目击家族日常运作的祖宗和神明、老屋里读过诸多经典名著的时光、故旧星散举目无亲的悲从中来,诸如此类的刻画看似梦回,实则是为自己的乡愁建构起一个实实在在的情感空间。

刘荒田笔下的故事是富于吸引力的。引人入胜者,不在于刘荒田的时而异邦,时而故土,时而故土异邦交替呈现。而在于他细致、耐心地剥洋葱的过程。生活如一个巨大的洋葱,提笔写作便是剥洋葱的过程,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打量、审视、探究、挖掘。刘荒田知道但凡美好的物事,必有描写抒发之必要。尴尬、丑陋、不堪的,可能比前者多出更大的省视、思索的空间。其笔下风致,大概亦源于此。这些文字与流于表相的人云亦云无关。基于此,刘荒田才是刘荒田,不是别人。

1989头一次回乡逗留香港时,见到港人神情上的普遍冷漠,心中颇有抵触。二十八年之后反思,认为人家并非冷漠,“而是见惯世面的淡然”。彼一时此一时为何会出现如此大的偏差?“而我的误读,是因为乡思满得要溢,过度的期许碰上波澜不惊,遂成情感上的‘热脸凑上冷屁股’。”读他的文章,我常能收获意外的喜。他总是在别人止步之处,再进一步、更深一层。

刘荒田把自己的文章视为生命本身的精神收成,我以为是恰如其分的。荒田不荒。“漫长的异国生涯,我用这个名字,写了数百万字的作品。”不必管后人如何评说,至少在当下拥有许多读者的喜欢是不争的事实。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愿意沉浸在刘荒田的故事里,让时光可以倒回,让空间不再阻隔。他的故事既可以丰富我有限的心胸,也可以拓宽我狭隘的视线,让我渐渐对人间事世间物有独到、深刻的审视、省思之能力。简而言之,阅读丰富了我的阅历,让我多出一次不被世相嘈杂所迷惑的人生。这,非熟于世故的功利心膨胀,而是对待日常生活的耐心敲打。如此一来,仅有一次的现实人生注定不会是轻浮、单薄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