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过了冬夜,又是花开

(2017-11-19 20:36:21)
标签:

桂白

桂白随笔

文化

鸦栖枝头,仿似冬日里开放的一树黑花,鸦过天空,仿似飞起的满心的石头,伫立空旷的野外,一种极其冷静的凄凉袭来,一种极其冷静的焦虑袭来,清醒地知道自己所思所想,却无法把内心的繁杂融入这寂静的天空。
不想多言,野外的空气寒冷而鲜活,静中冥思,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无力而憔悴,只留下心的不甘,只留下不甘的向往和不甘的誓言。
伫立野外,冬日的风凌冽温柔,一边狠狠地袭进身体,一边与心呼应,它刮疼我的脸颊却又让泪温暖流下,想起断桥和曾经的夕阳,想起学生时代爱慕的姑娘,想起对梦想无畏的追求,想起规划出的美丽的人生,想起这些年一幕幕酸甜苦辣的片段,想起此刻,风依旧是风,冬日的风依旧寒冷,远方依然是远方,黎明还很漫长。只有似坚强而无力的自己,似勇敢却胆怯的自己,似骄傲而悲伤的自己,孤单迷茫。
活成这样细思极恐,无关情怀,反倒觉得自己做作和不堪。那一点点都不想经历的挫折和困难和一点点揉碎磨灭的生命和激情,想退缩想放弃想轻松,想平庸一生,但所有的想都说服不了骨子里仅存的生命气息,因为无论怎样,我从来都觉得生命应是一树繁花,应该盛开,绽放,傲人。
鸦栖枝头,仿似冬日里开放的一树黑花,纵然突兀,纵然凄清,纵然难堪,但依然可以点缀枯凌凌的等待绽放的秃枝。
 
黑夜来时,渐渐逝去的光像被黑鸦遮住了眼睛,
冷风在每一个脉络上跳动,
如果说忧郁是忧郁,寒冷只让人觉得寒冷,
那么鲜红的是什么!涌动的是什么!
我想它染不了血液的颜色,
倘若生命是彩色的,
那坎坷也定是生命的一抹,
幽暗中,前路不在,
但生命却愈发清晰,跳动的脉搏却愈加清晰,
闭上双眼,假如来个幻想,
想必也能触手可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立秋之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立秋之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