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言
无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5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战。遗址

(2012-02-27 11:14:07)
标签:

杂谈

战。遗址

无数马车从这里飞过时,丢下安静,丢下弹片
同时丢下的,还有一堆耄耋的老人,及不能走路的婴儿
但山河大地已排好,春风也足够响亮。唯一不足的
是谁能嘶喊一声,并直达三千里的彼岸,穿破浓厚的绿叶

在此之间,我不敢发言。我看见奶奶,正把玉米粒,一点点地裹入囊中
而我的骨态荒凉。属于我的船,爷爷正在编织
他瘸了一双腿,蹒躃地把竹片推入江中,又被风浪吹了回来

他瘫痪原地,陷入叹息。把仅有的一根脊骨插在我身上。四周的狗跟着汪汪汪
一道老鹰飞过,迅速就把一只鸡啮碎
历史荒落的书页,在另一场风暴侵蚀之前,呻吟地摇头摆尾

又能说些什么,突破?颂词?
我们被抛在春天的黑洞里。绳索
由施行者扯断。他们去了另一个和平
留下一大堆溃烂的血,在清晨泛着紫光

让一名清扫工去收拾这历史的残片,让一个未读过书的儿童
奋力地,把马驱赶起来

 

一些动作的臣服

昂起头的人,并不一定是阳光
在一片废墟中,他被肠子抽打着脚裸
一千斤重的躯体,完败于一张稻壳
他低着头,像一只狗,匍匐,吃屎
他冲破黑暗,撕裂泰山,身形仍如一条链子
被机器驱赶的链子

这条链子,我在外婆的脸上见过
当时已没有了春风,她像一只,只知吸血的蜥蜴
四处乱窜,灰头鼠面

在一个新年的早晨,捧着一大堆发霉的棉花
同时捧到的,还有外公鲜红的内裤

像一个尺子格,一点一点地丈量着,那片平原的阴晴交错


马车从西北驱赶过来。一道鞭子是一步,是一块石雕——死的
是一只蝴蝶,被铁针撑起来的形体

那些激烈的叫声,至今,还在笼子里。由一个人幕后指挥、上演
脸孔发黑

 


臣服的英雄——演员


他从大地这枚鸦片里,做一些叛变的动作
比如,投敌——比如搬沙袋
甚至比如把那一堆魔鬼杀死,然后成为英雄
身上绑着,一个机械的轮子
养料不断燃烧,粮食纷纷耗去
缩紧的皮囊,狰狞,像一场阴谋
就要爆发而出的,掌控者

在一片战争的遗墟,他的头、脚各被按住
一边是未分娩的党旗,一边是榨不出汁的子宫
只有中间一段,被自然得挤成拱形
挤成幕后一名武生的道具

他被肠子及饥饿绑架
在原野上演一场狼的厮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柔软的世界
后一篇:属于今夜的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柔软的世界
    后一篇 >属于今夜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