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言
无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5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早晨的阴霾

(2012-01-30 12:45:42)

一个早晨的阴霾

它怒睁着眼睛,庞大
企图湮灭乌鸦。几根树枝
残喘着死亡过后的气息
有挣动的人,用力地翻过尸骨
凝固的一张大网,没有血色
拨动一根弦,就震断一根筋
我摸着荒落的白纸,好像触到春天
应该是好像,是爷爷
遗弃下的一道篝火
但这个早晨,军歌的嘹亮被冰冻
是内伤还是外伤
我看见落叶,正旋转
而我禁不住地回头
抚着虚弱的腹部
天空的黑色羽翼——
正在蚕食一只娇嫩的鸟

 

桔子,香水

从冰冻的岩面刺过一缕香水气息
组成万千的针针点点,又溺入沉郁的海
没有燕子,及蓝光。一只破陶罐
似乎成了家乡;天堂,面容发黑
它的神色让你值得怀疑,好像一批披着军装的教父
讫待挽留,宣读黑色圣经
而我,是个瘸了腿的军人,失血的渴望
让我推抹尊颜,甚至背井离乡
那遗留的一窝,像父老又像魔鬼
像刻骨的血脉,缺乏桔子香水
缺乏一只能动的船,在逼仄的悬崖边挥舞
而今,鸟声,又成了神圣的东西
它在苍老的面容上滚滑,消隐若影
看不到的,只在一派空山的背后

 

一种压力和骚歌

那昏黄的一片,背着族谱,似乎成拱形
向这方聚涌而来
天空,成了它们的天下。不给一丝气息
有风,也是鞭策的风,带不走什么
永远留下伤痕
留下,一滴水晶的咒语
而这个成了上帝的一部分。奇怪
我竟能想到伦理,那还在九天外不可触摸的东西
是人世的真理吗?叫我几次断骨都欲试不成
偌大的派场,叫我逼出愧疚。甚至逃亡
逃向那星星点点的罪责
充满隐隐闪现的放纵和骚歌

 

白昼

黑夜,任你骤雨都无动于衷的一群老人
今天依然肃立,保持束手向下的受状
你给我力量和武器了吗
你给了我歌声。红蓝相间的歌声
似乎不存在这个世界。你也给了鞭子
驱向另一座关隘
但今天的阳光,都发白
成了一群,威武凝视的雕像
站在敞敞大路的两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斜度之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斜度之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