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大矮个子
农大矮个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6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短篇小说】小儿子

(2019-11-03 20:37:33)
标签:

小说

短篇

故事

乡土

兄弟

分类: 短篇小说

    吃过晚饭,这一家子人又开始沿着湘江河边散步了。他们虽然日子过的平淡,却也心满意足。因为这世界上有一部分人正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有一部分人不能正常吃一日三餐,还有一部分人生活漂泊不定,像他们这般乐享天命的人还真不多哩。

    带头散步的这位男主人今年三十出头,自从高中毕业后就一直留在镇上。他的上头还有个亲哥哥,年长两岁,如今却不知在哪个城市落脚,干着什么活儿,因为他已经多年未回家了。每次电话里他都言简意赅,极少吐露生活现状,只告诉家里人自己很好,让大伙不必担心。关于这两兄弟的命运,当中还有一段故事。

    在他的哥哥念完高中以后,父母的眉间逐渐开始凝聚某种焦虑不安的情绪。眼见两个儿子快要成年,可关于他们的未来却模糊不清。因为这两兄弟都没有念书的天分,就算勉强送到大学去,毕业后工作也异常困难。

    某天夜里,这对夫妻又为此事争吵了许久。他们以普通家长的思维,想着为子女铺设更为长远的未来,可他们没有足够的钱财同时供养两个儿子。眼下他们的财产状况是这样的:他们在镇上有一栋房子,最底层用来开店,经营杂食日货。这间店铺可以转让给其中一个儿子,但必须得赶走另外一个。要是把两个儿子同时留在身边,不仅会吃垮他们,还很容易滋生矛盾,造成兄弟不和。可是把谁送出去,夫妻俩始终未能达成统一。

    手心手背都是肉,要在两个儿子之间做个抉择,真是要命。

    这对夫妻考虑了一整个夏天也没能拿定主意。妻子要是偏向小儿子,丈夫就觉得对不起老大。等到妻子改口把一切留给老大时,又轮到丈夫犹豫不决了。他们就这样反复折磨了许久,最后无论把店铺留给谁,都将造成另一个的悲剧。

    某天晚上,母亲心头一软,觉得小儿子更为可怜,于是当即决定把所有留给最小的,至于老大则全凭个人造化。

    夫妻俩做的这个决定,两个儿子全然不知。

    八月底,大儿子就被狠心赶出了家门。临走前父亲特意送给他两句箴言:

   “你要是留在镇上就一辈子别想翻身,永世做个穷人;你要是想出人头地,就埋头苦干,坚持一件事,不要跳来跳去”

    大儿子年轻气盛,就以这两句话来鞭笞自己,在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活的风风光光。做母亲的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狠心咬着嘴唇。

    等到老大离开后,他们转身对小儿子又是另一番言语:

   “外面的社会很残酷,一年到头也赚不到钱。我们也都老了,这间商铺迟早要交给你,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自此两兄弟分道扬镳。

    等到小儿子20岁时,父母正式让他接手店铺。他们在镇上经营多年,有深厚的老顾客群体,因此生意一开始便顺顺利利。到年底时,小儿子已经能独自运作整个流程了。

    第三年,这对夫妻又为小儿子精心挑选了一门亲事。那个姑娘年轻漂亮、贤惠孝顺,有她守着,便可彻底放心了。

   隔年家里就增添了一个孙子,自此两个老人家过上了悠闲无虑的生活。只是偶尔,那位母亲也会偷偷思念远在外地的大儿子,颇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要是时光再倒退回来,她宁肯把两个儿子都留在身边。

   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一家子过着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日子。他们远离城市、定居镇上,没有压力,没有负担,同样也没有期待,没有激情。生活上一层不变,从来就没有大起大落和热血澎湃。他们老早就养成了一个习惯,那便是晚饭过后总要到河边去散步一个小时,去看那多年不变、毫无新意的景色。

    可是他的哥哥呢,当初那个被赶出去的长兄,如今生活如何呢,似乎从来就没人惦记。十年里,他只回来过三次,而且每次匆匆忙忙。他看起来十分苍老,头发秃了一半,落魄不堪,脸上几乎瞧不见笑容。

   渐渐的,弟弟在心中燃起了某种骄傲,那便是父母是偏爱于他的,因为他可不是被抛弃的那个。他是被父母选中的心头肉,而不是被遗弃的孤儿。

   也许正如父母所说,外面的世界一团糟,一年到头也赚不到钱。他的那位亲哥哥,如今混的如何,在哪个地方落脚,感情生活怎样,谁关心呢?倒是弟弟心里始终有个担忧,那便是流浪的哥哥要是哪天突然回家,同他争夺这栋房子该怎么办?他早过惯了慵懒日子,这仅有的财产再容不得其他人来分割。不过他的亲哥哥多年来了无音讯,看来早放弃了镇上的家当。

   在长达十年的生活里,小儿子一直怀揣着这种胜利者的心态,高昂的在镇上生活着。当年父母选择让他留下,不让他同其它打工者一样四处漂泊、风餐露宿,这个决断是何等英明。若他是被送走的那个,至今会发生什么呢,谁也猜想不到。他会过怎样的生活,白天在哪儿上班,晚上落脚何处,生病了没有人关心,受了委屈无处宣泄,这些都是在外地漂泊的人所常碰到的。

   真是幸运,他没有被父母赶出去。

   多年后的一个冬天,日子就快到农历新年,所有人都在沉浸在新春的等候里。突然在某天下午,一辆崭新汽车开进了镇上,径直停在商店门口。他的哥哥牵着一个年轻女孩从车里下来,然后热情的同所有熟人打着招呼。

   他肯定在外面发大财了,因为车子是新的,衣服是新的,身边的女伴既年轻又漂亮,整个人看起来派头十足。之后,还有无数的烟酒和礼品从后备箱搬出,种类繁多,眼花缭乱。

   很快好奇者就围了过来,大家都想探个虚实。在一来一往的客套话后,大儿子决定把多年来的遭遇分享出来。

   “我一念完高中就离开了父母,那时候他们为我找了个厨师师傅,想着让我今后靠做饭来谋生。我先是跟着师傅去了深圳,在一家小餐馆里落脚,每天辛苦干活,通常要到晚上十一点后才能休息。两年之后,我忽然厌倦了这种日子,就一时意气去了上海,半年之后又辗转到了北京,这当中连一分钱也没赚到。

   后来有位同乡介绍我去长沙,说有个大饭店提供吃住。那三年里我总算稳定下来,也存了一笔钱,因为我既不抽烟也不喝酒,平日里交际也少,没工作的时候就成天窝在宿舍。慢慢的,我年纪大了,脑子里总有些不着边际的念头,想着总不能一直单身。等到我二十六岁时,就再也忍受不了独居生活,内心里强烈感觉是时候谈个女朋友了。

    之后有位熟人开玩笑似的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她那时在一家酒店做收银前台,样貌还过得去,但除此之外就全身都是毛病。比如她没有文化,经常满嘴的脏话,也不懂得尊重人。她还酷爱逛街,床上堆满了廉价衣服。而每到休息日时,她总会跟那些不认识的朋友出去唱歌组局,通宵达旦。

   我那时候真的是被情欲迷乱了心智,也不晓得看上了她那点好,竟对她穷追猛打。我不在乎她心智如何,过去有何经历,统统都没放在心上。

   跟她在一起就是我噩梦的开始。

   这样的关系持续了差不多半年。有一天傍晚,她突然来到饭店里找我,向我表明来意,说亲叔叔生意遇到了困难,需要一些资金周转,她开口要求我借她三万块,并承诺两个月内偿还。怎么会如此巧,那时我手里刚好就有一笔三万的存款。见我犹豫不定,她就对我又是哄又是撒娇,我一下子便心软了。

   她肯定看穿了我的软弱,用尽多种手段,骗走了我三万块。那是我辛苦多年来,一笔一笔节约的。之后舍友们经常嘲笑我,我一气之下便搬了出来。

    我只想快点离开那个伤心地。

   那是我人生最为低落的时候。身无分文,穷困潦倒,梦想破灭,恨不得流落街头,当个乞丐算了。也就在那之后不久,我时来运转,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

   我记得有一个周末,百无聊赖,不知道干什么,正好那时我没有工作,心烦意乱,就索性沿着街道漫无目的的散步。我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也不晓得坐车到了哪个偏僻之处,总之等到我回过神时,已经是远离市中心。

   我想着再走走看看,反正也不急着回去。就在我路过某条街时,突然看到新店开业急聘厨师的广告,上面写着薪资4500元每月,包吃包住。我当时已经走投无路了,现在只要有份工作,能提供住所和吃饭,我什么都不挑。

   就这样,我在那儿安定了下来。由于我安守本分、不跳来跳去,始终坚守父亲的教训,很快就获得了老板的信任。

   头半年里,我每天起早贪黑,跟上一份工作一样辛苦,幸运的是,餐馆生意很快就好了起来。等到第二年年底,老板再次扩大规模,在河西新开了一家分店,我就被顺理成章的调过去,负责整个后厨管理。差不多半年后,第三家分店开业,我被认命为店长,全盘掌控。由于过去两年的锻炼,我几乎摸熟了餐馆生意的套路,成绩完成的不错。再过了几个月,我调回总部,以集团顾问身份,协调各个分店的运营。

   我跟了老板四年,亲眼看着他从一家小店铺做到五家直营,十二家加盟,在长沙各大重要地皮都有门面。作为元老,我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从最开始的厨师到集团内部管理层,深受老板赏识。

   我始终觉得,一个人要想从底层走到中层,除了忠心、能力外,最重要的就是机遇。眼下整个社会财富滚滚向前,到处都是机会,又处处焦虑不安。只要你愿意出去,就有可能赚的盆满钵满。要是你能跟对老板,这辈子至少衣食无忧”

   在大儿子说完之后,所有人都投去了羡慕的目光,为他的这段奇遇而喝彩。

   现在大儿子成了所有人的焦点。他就像个明星一样,在舞台中心讲述自己的发迹故事,完全是高高在上,享受来自所有人的崇敬。

    当晚父母做了顿丰盛晚餐,这是十年来的头一次家庭聚会。

   做父母的为大儿子的成就感到面上争光,所有的话题都围绕着他而展开。虽然他们白天已经听过不少故事,但依旧觉得不过瘾,还想私下里再多问一些细节,以便日后街坊邻居询问起来,自己嘴里还能有些谈资。

   饭桌上,大儿子顺带说起接下来的打算。他最迟会在明年底跟女友结婚,而宴席就定在长沙红星市场最好的酒店。他还预备在长沙买房定居,因为他很快就将升任公司副总经理……

   这顿晚饭吃了好几个小时,一家人处在其乐融融的欢聚里。只是谁都没注意小儿子的情绪。对他来说,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昨天之前他还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但随着长兄回来,情况则全然变了。

   晚上,小儿子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心中积压了太多的仇怨与憎恨。他心想,要是父母当时把他们两兄弟调换过来,让大哥留在家乡,而自己外出闯荡,那么如今衣锦还乡的就该是他。他会开着名贵汽车,身边带着一位更年轻更漂亮的姑娘。而且他会编一个比兄长更离奇的故事,把自己的落魄描述的更为生动,最好让听者留下眼泪。

   开好车、事业有成、做个有钱人,这才是小儿子要过的人生,可这些全被父母当年的轻率决定给毁了。为什么父母偏偏挑中了他,简直是害了他一辈子。

   瞧他现在过着怎样的生活,每天清晨七点准时开门做生意,一直到傍晚六点关店,中途没有任何休息。这间店铺生意不好不坏,收入一年到头也不会有太大波动。他年纪轻轻早对生活没了追求,心灰意冷、无欲无求,恐怕到临死前都是如此。他这辈子大概只能这样,不会发大财,没精力外出旅游,买不起汽车,连多余的奢望都不敢有。他只能守着这死气沉沉的老房子,同街边那些老面孔打交道。看吧,那群人每天走进店铺,说什么话,用什么语气,他全都摸清了。他想要逃离这儿,对金钱燃起了强烈的,一股不可遏制的渴望欲。

   第二天清早,小儿子等在门口,气愤的跟父亲摊牌了,

   “现在大哥回来了,但我却什么都没有”

   父亲一脸茫然。

   小儿子气汹汹的质问他,

   “就是因为当初你把我留在镇上,这全是你们自作主张的想法,我恨你们,恨这个家庭。我宁愿当初被送走的是我,这样我便能赚到大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们真是目光短浅,害的我一辈子都只是个穷光蛋”

    做父亲的哑口无言,两眼含着泪珠。

   小儿子继续说,

   “我恨你们替我做的决定,我的人生要自己选择。当初你们就应该把我送走,而不是一辈子守在乡下。是你们害得我贫穷,害得我一无所有,我恨你们。是你们让我过着平庸生活,像个井底之蛙般被人嘲笑。你们真是无知、自私、目光短浅又愚蠢至极”

   说完,小儿子什么也不管了,收拾东西就准备外出闯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