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猫警长
白猫警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5,154
  • 关注人气:2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海初猎鲣(中集)

(2014-10-31 21:22:22)
标签:

体育

钓鱼战况

分类: 路亚战况


长海初猎鲣(中集)

回到宾馆平静了心情后,老白猫才觉得小腹火辣辣的疼痛。仔细查看,发现肚皮在用小腹顶竿时被竿尾戳伤红肿。晚上睡前再看,红肿已经变成了淤青。

傍晚时分,前文提到的几个天津钓友在“水钓歌头”的引领下来到了老白猫住宿的宾馆,他们竟然是要向我们借两套钓黄鲣的装备。老白猫满心不愿意,倒不是说老白猫吝啬,一来因为所带装备全部是一次没用的新竿、轮,也不知道他们钓鱼水平如何,担心装备被弄坏;二来因为来长海的时候走的匆忙,忘记带大号路亚别针,岛上也买不到,导致每次更换拟饵时都需要剪线重新绑。如果四套装备全带到船上,就可以将不同颜色、形状、大小的拟饵分别组装成四套钓组,选择使用时就方便很多,但假如借给他们两套,不但无形中会给换饵带来不少麻烦,甚至会因此失掉中鱼机会;三是老白猫钓鱼这些年很少听说有人钓鱼会不带竿子、鱼线轮而去向别人借。但碍于“水钓歌头”的面子,老白猫也只好勉为其难!

次日凌晨,二更起床,三更吃饭,天光放亮时已经赶到了钓点。

太阳还羞答答的藏在海平面下,东方的天空却早已是一片红霞。海天相接处,海浪拨弄着东方天际射出的万道霞光,宛如美女的玉手在轻抚琴弦。而早起的海鸥贴着海面展翅翱翔,给静谧的海面带来无限生机。


长海初猎鲣(中集)

今天的风比昨天大了不少,海上也出现了2米高的涌浪。老白猫看潮水正是涨半潮的时段,东北流刚起。根据流水情况结合偏南风的风向,老白猫指挥木船在一块暗礁的西南50米远下了锚。紧缆船定后,正好能借助风势将拟饵抛到暗礁南侧。而暗礁的南侧也恰好位于流头,暗礁由此将流水一分为二,一股从暗礁西侧一路向北,另一股从暗礁东侧一路向东北,两股流水在经过暗礁几十米远的地方又重新交汇。

此时暗礁还没有被上涨的潮水完全淹没,海浪拍击着暗礁发出震耳的轰鸣,并在暗礁两侧形成一片泡沫区。

按照以往路亚钓海鲈的经验,暗礁两侧泡沫同流水的交汇处应该是非常好的鲈鱼标点,但这样的标点是否适合钓黄鲣则不得而知。“水钓歌头”善为钓鱼人拍录像却很少下竿钓鱼,船东则从来不钓鱼,二人选择钓点的经验不算太丰富,全船4人只能凭着老白猫不成经验的猜测将这两个区域作为标点。考虑到西侧的泡沫区受东北流的冲击,当拟饵落水后很容易被冲到暗礁旁导致挂底,因此决定将东侧的泡沫同海流交汇区作为主要攻击点。

60克的波扒抛投了几竿后,暗礁上方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群盘旋的海鸥,这一现象难道在预示着什么?

果然,在老白猫和丛员外反复抛投了10几下放竿休息时,“水钓歌头”拿起我们的装备将15公分长的诺比波扒抛投到了暗礁东侧2米处。波扒落水后长抽了两下,随着“水钓歌头”中鱼的叫声,2.7米的诺比“无极”波扒竿弯了下去。

“水钓歌头”迅速将竿子塞给老白猫。老白猫以为中了黄鲣,接过竿子奋力上顶,接着追线摇轮,几秒钟后却发现鱼的力道并不太大,马上意识到使用这么硬的波扒竿子时,如果中钩的不是黄鲣就不该这么暴力操作。但意识到此却为时已晚,老白猫只觉竿身一轻,鱼脱钩了。

会是什么鱼呢?从力量上看肯定不是黄鲣,难道是鲈鱼?鲈鱼会咬这么大的波扒?

丛员外见有鱼,迅速抄起竿子打了过去,波扒几个短抽又中鱼了。上钩的鱼在波扒竿搭配7000型诺比轮的钓组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几下子就被拖到船边,老白猫拿起刨钩顺势一拉,一条6、7斤的鲈鱼被拖进了船舱。

看到上钩的真是鲈鱼,老白猫失去了兴趣。鲈鱼并非我们本次远征长海的对象鱼,我们威海就有不错的鲈鱼资源,用不着舍近求远。况且经昨天一战,在体会到黄鲣的超强拉力后,鲈鱼在老白猫心中已经没有了任何诱惑力。

既然暗礁周围鲈鱼连竿,老白猫判断此处不会有黄鲣,因为鲈鱼、黄鲣虽然都属凶猛的肉食性鱼类,但鲈鱼靠突袭捕食而黄鲣则靠速度攻击,况且鲈鱼并不敢同黄鲣在一起争食。于是老白猫就将注意力放在了船周围的其它位置而不屑于顾及连竿上鲈鱼的暗礁位置。

“水钓歌头”倒是对鲈鱼提起了兴趣,又一次拿过丛员外的鱼竿向着钓点抛投,几竿后一条十多斤的鲈鱼又咬上了波扒,但这次却在丛员外手下溜跑了。

这期间,天津那伙人也来到了这个暗礁钓点,并在暗礁的西侧抛锚下竿,在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全船共拉上了7条大鲈鱼。

看着他们洋洋得意的样子,老白猫依旧淡定,丝毫不为连竿中鲈的钓况所动,专注的眼睛始终扫视着海面。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船西北侧水面上出现的一个小拍子被老白猫瞬间锁定,55克长身波扒迅疾飞向“起拍子”位置。

迅速短抽波扒,波扒的后面突然荡起了一个巨大水花,一个青色的鱼背闪电般出现并转瞬下潜。一条大黄鲣在老白猫的注视下攻击了波扒却没有咬上。

又过了10几分钟,在船的正西一群小鱼突然窜出水面,紧接着水面上同时出现了几个巨大水花。情况很明显,这是一个群鱼抢食的大拍子。

眼见拍子在射程范围内,老白猫的波扒再一次飞去。快速短抽几竿,波扒后面连续窜出6、7道青色背影,最终,一条不依不饶的家伙终于一口咬住了波扒。

老白猫抓住时机奋力扬竿,一股霸道的拉力瞬间袭来。老白猫双手死死撑住鱼竿后拉,线那头如脱缰野马桀骜不驯。诺比2米7长的“无极”波扒竿弓如满月,7000型诺比轮“吱吱”嘶鸣。泄力虽然已近锁死,钓线却出线不断。

就这样僵持着,双方如两个内功高手双掌相抵各发神功互不相让。空气停止了流动,日月失去了光芒。短兵相接的第一回合,双方打了个平手。但好在中鱼的位置水深不低于40米,情势对老白猫有利。

终于,水下的家伙露了怯。老白猫觉得对方突然卸了前冲的力道斜刺里向右方窜去,钓线也由直冲正前迅速转向了船尾方向。

见有机可乘,老白猫立即快速摇轮收线。转瞬间,不但首回合被对方拉出的钓线被收回,而且抛投出的那部分钓线也被收回大半。鱼很快被拉到了距离船边20几米远的位置,并一下下地冲着水底做着无可奈何的挣扎。

老白猫自觉胜券在握,转头让丛员外找来肚顶并协助自己戴在腰上,水钓歌头也早已扛起摄像机不停变化着角度记录着这场腥风血雨的大战。此刻,也许每个人心中都觉得这条鱼已成瓮中之鳖网中之鱼,即将被拿下。

但就在老白猫将竿尾向肚顶孔里插的时候,突然,水下电流般传来一股大力,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直冲水底而去,力道之刚猛、速度之迅疾为老白猫平生未遇。此时,老白猫正忙着插肚顶,措手不及间一个趔趄被扯倒,竟然狼狈地跪在了船舱内,而手中上举的钓竿转瞬间也被扯平。

水下的家伙见老白猫跪了则更加猖狂,一扭头发力撞向右侧船尾下方。此时老白猫狼狈不堪,左手扶船帮企图站起,而右手抱住的钓竿却一下子弯向了船下,竿身搭住船帮,竿尾夹在腋窝,鱼向下发力,人向上狂拉,船帮则正好成为双方较力的一个支点,眼看竿子就要被船帮硌断。

近处的丛员外一见情势不妙,一个箭步上前抱住老白猫腰部将其拉起,而这支诺比的钓竿也终于仰仗过硬的腰力没有被折断。

老白猫在丛员外的帮助下躲过了这一劫,哪里再敢有丝毫大意?眼看鱼横向奔船尾而去,竿稍被拉进水里,钓线贴近船身,老白猫便一个纵身从船舱窜上船尾甲板,双臂发力,腰身上挺,使一招力拔千钧狠命将鱼竿上顶。

水下那物哪里肯让?立即变招使出恶狗钻裆的搏命招式一头扎向船底并横向往船的另一侧钻去。

老白猫不由得大惊失色!此刻鱼钻船底竿指天空,人向前上用力,鱼向后下冲刺,二力正好沿着竿身反方向拉动,竿稍立刻被拉成倒U字型死弯。

兔起鹘落间,老白猫双臂交错倒转竿身,本已上挑的竿稍被迅速调整为竿稍插水,接着单膝跪地俯身低头,双臂发力从船下向外猛撑鱼竿,断竿的危险堪堪被化解。

水下的家伙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扭头发力向船尾冲去。

说到此处必须要介绍一下老白猫租用的这条船:这条船的船长超过10米,船宽超过4米。这条大船虽然具有活动空间大,船身稳定的特定,但一旦大鱼冲向船底,搏鱼的难度则会成倍增加。

此刻,鱼从船底向船尾螺旋桨方向冲去。如果是在小艇上,老白猫完全可以上举鱼竿将钓线绕过船尾,再从船的另一侧展开下一回合的搏斗。但此刻这条船太宽,2米7的“无极”波扒竿根本不可能将钓线从船尾一侧绕到另一侧。

万般无奈下,老白猫冲着船长喊道:“抬起机器让螺旋桨离水。”同时双膀用力死命将鱼竿向外拉。

但是,老白猫最为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老白猫并没有能够将鱼从船下拉出来,相反随着手中冲刺力度变得呆滞,PE线挂在了船底部木板上。

完了,断线难以避免,跑鱼势成定局!

但老白猫还是没有放弃最后一线希望,转头让丛员外拿过船上的长柄大钩子捅主线试试。

或许老白猫运气太好,或许这条鱼命里该绝。谁也没料到自主线挂住船底到丛员外取来大钩子捅开主线这前后几十秒的时间里,大鱼竟然没有再发力,鱼线也没有被割断,而更令人欢欣鼓舞的是当钓线脱离船底、拉力再一次传来时,鱼也已经离开了船下跑到了船侧。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老白猫抖起精神再不敢大意,随着大鱼在船的前后左右一番挣扎,老白猫闪展腾挪机敏地随着它在船头、船尾、舱里、舱外调整着进攻位置。几分钟后,这条高傲的家伙终于屈服,巨大的身躯随着丛员外的刨钩落进了舱内。


长海初猎鲣(中集)

长海初猎鲣(中集)

一场酣战结束了,老白猫又一次虚脱了。望着船舱内因摘钩时弄破了鱼鳃而血流甲板的这个对手,老白猫激动的情绪里竟生出了淡淡的哀伤,大鱼眼神中流落出的不屈、无奈和绝望深深刺痛了老白猫的心。人可以为了一己之悦肆意剥夺一条鲜活的生命并以征服者的狂妄沾沾自喜,这是人的特权,也被人们发挥的淋漓尽致!可当世界上的生命最终被人类消灭,这个世界会是怎样?眼前的家伙是我们的对手,它们在海里是何等高傲、何等放荡不羁?它们曾经给我们带来了何等的快乐?它们是我们的对手更是我们的朋友,理应得到我们的尊重和呵护!老白猫暗暗下定决心:下一次再征长海时尽量用抄网不用刨钩,能存活的就放生,它们理应属于这片海!

钓鱼的时间过得真快,天空中不知何时布满了阴霾,海上的风浪也越发大了。风浪中,木船的颠簸越来越严重,起拍子的信号也不容易被发现了。早晨8点半,征求了大家的意见,老白猫决定返航。当船回港湾时,一场暴风雨倾泻而来。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