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猫警长
白猫警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236
  • 关注人气:2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矶战黄海之秋矶海鲋

(2011-11-18 07:18:55)
标签:

钓鱼日记

分类: 海钓战况

在我们胶东,渔民喜欢将小黑鲷称为“海鲋”,而将过斤的黑鲷叫做青鳞加吉。多数渔民还认为,海鲋同青鳞加吉不是同一种鱼,秋季钓海鲋容易,但要想钓青磷加吉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了!

白猫喜欢钓青鳞加吉,但钓不到青鳞加吉时也会对海鲋痴迷!对于南方矶钓友来说,将巴掌大的海鲋作为对象鱼并且还对整个过程洋洋得意是令人耻笑的!但白猫信奉的原则是鸡爪也有肉,况且,在北方的秋季,满海的小海鲋任你水平再高也不容易从中筛选出大黑鲷。既然如此,能够连竿拉海鲋的满足也就不是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事情了。

(一)

在经过了一个夏天的淡水鲢鳙斩首行动后,白猫已经厌烦了鲢鳙身上黏糊糊的体液和淡水鱼刺鼻的腥臭,大海上吹来的带着鲜咸气味的清新海风时不时的撩拨着白猫的神经。季节已经到了秋分节气,想来成群的海鲋也该扑岸靠边了。中秋节前的一个周末,白猫迎着初升的朝阳,驾车飞驰于蜿蜒在郁郁葱葱沿海防护林间的环海大道,奔向久违了的矶钓圣地——成山头。

成山头又名天尽头,相传始皇帝为求得不老,曾御驾东巡以求长生得道不死之仙丹。驾临成山头后,眼见远处大海茫茫、巨浪滔天,脚下悬崖峭壁、水深流急,不由感慨:“天已尽头!”天尽头由此得名。

作为山东的一处著名旅游景点,天尽头更是钓鱼人的天堂!每年秋冬,自渤海湾途径烟台、威海进入黄海外海黑潮暖水过冬的黑鲷等各种洄游鱼类必经此地,再加上此海区暗礁密布、沟壑纵横、海流通畅、生态丰富,原本就盛产大量的黑鱼、六线鱼、鲈鱼、比目鱼等本地鱼种,鱼类资源极为丰富。在适宜的季节选择合适的钓点,从来不会令钓鱼人失望。

车至卧龙湾,白猫来到了久违的“菜园子”。白猫这个菜园子钓场是一处呈“L”型的内湾,自“L”的拐角向南是山势延伸下来的一片长200多米的浅水暗礁区,最南面暗礁群的尽头是凸岬;自“L”拐角向西是一个长 150米的防波堤,防波堤背面是渔港,面向南的内湾自东侧拐角浅水暗礁区开始,向西水深逐渐增加,至最西面防波堤头上,水深深达8。整个内湾东侧以暗礁形成的礓底为主,西侧深水区以沙底为主,最西侧深水区防波堤下面由于向海里抛入了大量的巨大水泥三角桩,形成了很多的洞穴,再加上三角桩上长满了绿藻、褐藻、牡蛎、海红,为各种鱼类提供了天然藏身、觅食的条件。

(二)

早晨6点,45级的东北风在白猫菜园子的海面上温柔的拂过。接近满潮的水面波澜不惊,舒缓的海浪象熟睡中的少女呼吸般有节奏地拍打着防波堤,发出一声声娇吁。内湾平静的像湖面,只有掠过防波堤尽头翻滚着浪花奔向东南凸岬的主流才使人感受到大海的波澜壮阔。

欣赏着大海温柔壮美景色的同时,白猫已经在距离防波堤尽头的内湾一侧选准了钓位。这里是压进内湾水流的进出通道,活络平缓的水势在近岸水下不规则三角桩的阻挡下形成了许多回旋,经过防波堤尽头的主流带来的饵料在这里沉集,平缓稳定的流速使藏身于此的各种鱼类不用费力就可以找到果腹的食物,水深大概67米,便于鱼藏身也便于轻矶钓组的操作,这些理想的条件无疑使白猫的钓位有了爆箱的理由。

农历八月十三是中活汛,满潮在早晨936分,枯潮在下午324分,目前正是潮涨67分,鱼活性最强的时间段。白猫清楚这一点,刻不容缓!在迅速开好2块南极虾砖和一袋“红海哥”混合的诱饵粉后,马上向海里打了几勺诱饵。白猫一直有先打诱饵后组钓组的习惯,这样做的好处是:既可以通过诱饵的乘流下沉速度判断水流的方向和流速,以便于有针对性地组合钓组,又可以尽快将鱼诱进钓点,使白猫组装钓组的时间也成为有效的诱鱼时间。

“今天风力不大,水中浮漂就不用了;这个季节的海鲋还小,水色也比较清,岸边碰上大鲷的机会不多,主线用2号浮水线,子线用1.2号碳素线就可以,竿子就用06号鳞海。”白猫这样想着,丝毫不觉得这样细的钓组存在的断线隐患(这是后话)。取出53的竿子,安装上西玛诺BB-X Mg2500手刹轮,引线、穿半圆档、5B呈洋千又阿波、O型豆、卡拉曼棒,抽出大约2浔子线,主、子线之间不用8字环而采用直结连接,在连接处主线上夹5B咬铅;目标鱼锁定小海鲋,钩子用2号千又就合适;目前水流是每秒30多厘米,在紧贴钩子的子线上夹一颗G4小咬铅既可以起到稳定钓棚、伸展子线的作用,又可以加大钓组的配重,将钓组调整的更平水一些。

一切就绪,在钩子上夹一颗5B的大夹铅,在正前、左、右各10的范围内按照一竿、一竿半、两竿远的距离呈扇面型找底。虽然白猫比较熟悉这个菜园子,知道大概的水深,但仍然不敢忽视找底。养成反复多点找底的好习惯,一是可以找到准确的水深,并根据水深、流速设定正确的钓棚;二是可以搞清楚水下的地貌特征,并根据水下的起伏状况在某个障碍物或钩嵌处进行重点阻击。

这一次白猫测出的结果是:一竿长距离内仍然分布着不少大块水泥桩,在一竿半距离外左侧7米处有一障碍物,其他位置水底平坦,再向外两竿远就完全是沙底了。白猫想:“鱼喜欢躲在水泥桩形成的洞下面是没错,但如果直接钓一竿远,设定近底的钓棚,钓组随流漂到三角桩的上方时,高达2多的三角桩必然会造成鱼钩挂上三角桩,导致损钩断线钓地球,而如果将钓棚深度调浅到钩子悬在三角桩上方,钓组挂底问题能够得到解决,但在水色清澈的天气里,鱼敢于上浮到三角桩以上水层吃饵吗?应该不会。看来还是要通过诱饵将鱼引到三角桩外贴底钓。”白猫拿定了主意。

但是,白猫也清楚,这种躲在障碍物下面的鱼在海水清澈的日子里是不会离开障碍物太远的。“不能钓两竿以外的沙底,只能钓一竿半的距离,并且将左侧下游的障碍物作为主要钓点。”白猫确定了重点阻击的策略。

就这样,白猫放下了当天第一个挂着南极虾的钓组。

(三)

海流舒缓地带着钓组自右向左流动,橘黄色的阿波调皮地随着波浪起伏。在经过了3次收回、打诱饵、抛投、放流控带后,橘黄色的阿波试探性地沉下10几公分,白猫轻轻带了一下竿子,将水面上的滞线稍微紧了紧,阿波在重新浮出水面停顿了23秒种后,毫不犹豫地斜刺里向水下扎去。

“中!”白猫眼见阿波下沉,心中默数到三,手腕轻抖,06号矶竿纤细的竿稍立即传来“噔、突突突”地清晰感觉,这种感觉象小锤在敲打着白猫的心脏,使他通体舒坦!对于这种感觉白猫是再熟悉不过了:如果上钩的是憨头憨脑的黑鱼,这蠢家伙逃生时只是一股劲向石洞里钻,手感上就是一股蛮力向下拉去,只要挺起竿不让他钻洞,紧接着它就会“咕咚咕咚”地挣扎几下并随着鱼竿拉力浮出水面;如果上钩的是一条黄鱼,这东西虽然不怎么钻石缝,却也只会帖着水底左冲右突,手感上还算不错但却很单调;而中黑鲷的感觉是最为特殊,这种精灵在中钩的瞬间会立即向下或向外迅速逃去,在感到摆脱不掉束缚时会转身随线而来并进一步积蓄力量,紧接着再下潜发动另一次更猛烈地冲击,这种情况随鱼体大小能反复出现多次,从鱼竿传来的感觉就是“突突突、突突突”一次比一次更有力量有节奏的冲击。对于这种感觉,白猫极度痴迷,当鱼下潜时传来的鼓点般地节奏感和鱼跟线时短暂的平静结合成的跌宕起伏,使白猫就像在感受一出情节曲折的戏,能使人的神经短时间内经历惊喜、紧张、平静、紧绷、恐惧、成功等各种情绪,这也是白猫始终喜欢矶钓黑鲷的原因。

这一次,白猫非常清楚中钩的是今秋的第一条小黑鲷,虽然这只能被叫做海鲋,但其意义不在这条鱼的大小,而是说明了本年度秋矶号角自此开始吹响。

第一条海鲋的上钩,标志着标点附近的鱼在诱饵的诱惑下逐渐进入钓点,接下来的过程就变得顺理成章。随着白猫有节奏地撒下诱饵,标点中的海鲋被一条条地请出水面。标点的鱼越聚越多,有时候,白猫在抛竿入水后,红色的线结还没有接近阿波就突然加速,甚至于白猫根本不需要看阿波,只要在钓组入水的瞬间扣一下线,将钓组舒展的展开,并保持主线不留多余的滞线,疯狂的海鲋经常会在吞饵后直接扯动竿梢中钩。就这样,白猫紧张而有条不紊地干了23个小时,40多条海鲋已经入护。

(四)

随着潮水进一步上涨,水流逐渐变的缓慢,密集的鱼口也渐渐稀疏起来。当潮水接近满潮时,水流也近乎止水。看看鱼情变慢,白猫就直接将诱饵落点打在左侧障碍物附近,并采取少量多批次的打饵手段,每分钟打2次、每勺不超过45只南极虾,以形成持续、密集、少量的诱饵带,但无奈潮时不好,鱼怠口的状况并没有得到缓解。

刺眼的阳光撒在海面,虽然已经时至中秋,但是快退隐的秋老虎仍忘不了发出最后的余威。很长时间没有鱼口了,白猫有些倦怠,迷起了眼睛心不在焉地看着水面上的阿波,渐渐感到有点昏昏欲睡。

事情的戏剧性就是在最意想不到的时间和场合发生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在白猫昏昏欲睡时,戏剧性事件发生了:阿波悄悄地下沉了10几公分,白猫没有理会,准确地说是白猫可能根本没有发现,几秒钟后,阿波又浮出了水面。一会儿,阿波又试探地沉了下去,白猫这次看见了,难道是挂底?白猫这样想着,懒散地向上挑了挑竿梢,阿波被带回了水面。但几乎就在阿波浮出水面后却紧接着迅速一个箭沉冲向了水下,竿稍立即传来“噔”地一下清晰地震颤,白猫猛然一惊,下意识地上挺鱼竿,鱼竿那一头立即传来结实、沉稳、粗暴的拉扯!

“不好,是黑鲷,是大黑鲷!”凭着线那端传来的拉扯和白猫的经验,相信这家伙至少要2斤开外。白猫这一惊非同小可,只见他右手食指扣住手刹,轮座以下竿柄抵在右小臂上用力一顶,好家伙,竿稍入水,鱼却不管不顾地冲向1竿半远的障碍物左侧。

白猫这时不由地后悔起来:06号鳞海软如面条,根本没有什么腰力;1.2号子线弱不禁风,鱼只要冲到障碍物下,子线被长在上面的锋利牡蛎壳一划,断线不可避免。放一手手刹让一些线不行,硬挺同样担心鱼会直接拉断线,况且想挺也挺不起来。唉,悔不该当初不用1号的千又竞技竿而用这么条烂肚竿,悔不该当初不用1.75号碳线而用这么细的线!

白猫大脑闪电般地运转了几圈,一不做二不休,右臂加力,左手辅助向左一拉竿身,竿子倒向左侧,心中喝一声:回头!企图迫使鱼向左侧转头。

这一招果然奏效,鱼立即改变了前冲方向而向左侧岸边三角桩方向冲去。

白猫见势,立即将竿身右摆,并顺手摇轮追线。

但是,晚了,完了!鱼在白猫右倒竿追线的时候已经冲进了岸边三角桩内。刹那间,清晰地“噔”地一下,已经入水的竿稍弹出了水面——子线被划断了!

水面上橘黄色地阿波悠悠地晃动着,白猫心里一阵失落。要知道这种满潮潮水一般是不怎么上鱼的,要知道在这个满海都是海鲋的季节要中一条青鳞加吉不亚于中彩票的,要知道如果不是自己麻痹这条鱼本来是可以钓上来的!白猫肠子都悔青了。

(五)

满潮了,水下海鲋没有了像样的吃口。随着海流的停歇,水面上出现了成群的水针。北方秋季的水针一般不大,体长从10几厘米到20几厘米不等。别看这东西小,但细长的身体在水面上游速极快,且成群合作,因此无论你打下多少诱饵,只要这东西聚群,都会眨眼间将饵盗抢的精光。

看看海鲋已经停口,成群的水针不断盗饵,白猫想,不如索性堕落一下,钓水针。

要在平时,白猫是从来不屑钓水针的,一来这东西上钩后只会在水面上乱窜,拉力不大,手感不爽;二来这东西上钩后不停乱跳,身上细密的鱼鳞又非常容易脱落,一个不小心碰到衣服上就是白花花一片。但椒盐水针的味道实在是极美,白猫对于这种美味垂涎欲滴,实在是挡不住这种诱惑。

于是,白猫剪下长子线,换上40公分短子线,用顶部鲜艳的-5B水中代替夹铅,阿波仍然用5B,换上08号千又小钩,下调线结使阿波同水中之间保留20公分左右的游动距离,钓棚设定60公分,一副水针钓组组合成功。

顺手打下1勺诱饵,一群水针蜂拥而至,白猫将南极虾掐掉虾头,从尾部向上挤出一点虾肉挂在钩尖上抛入鱼群,几秒钟后,白猫见水下黄色顶部的水中浮漂一斜,立即手腕一抖,一条摇头摆尾的水针飞出了水面。

接着下竿,白猫如法炮制,一条条水针接踵出水。对于钓水针,白猫轻车熟路,钓这小东西是不能等阿波下沉的,因为水针吃饵不会下拉,而是拖着钩饵横向逃窜,因此,钓组中加上一个顶部鲜艳的水中浮漂是必须的,只要看见水面下本来垂直的水中浮漂一斜,肯定是水针吃钩。

就这样,不到1小时时间,30多条水针成了囊中之物。

(六)

钓组自左向右开始了漂流,白猫清楚,开始退潮了。也就在此时,用来对付水针钓组的阿波斜刺里沉入了水下,白猫果断扬竿,海鲋特有的“突突突”地手感传到了手上。一挺竿,一条海鲋像翩翩起舞的蝴蝶在水下翻腾了几下后划出一道银光飞出水面。

白猫很诧异:海鲋是近底鱼,虽然水温高的季节有时也上浮吃饵,但在7多的水深条件下,海鲋出现在靠近水面的水层却不常见。是偶然现象还是另有原因?

挂饵再抛,一会又接连钓上3条海鲋。不是偶然现象!

仔细想想,白猫渐渐明白了:这个季节水温接近20度,鱼的活性很足,退潮的流水已经将周围的海鲋带进了钓点,由于打入钓点的诱饵多数被游荡在水面处的水针抢食,钓点内底层的海鲋只能被迫大胆上浮进入水针群中抢食诱饵。

既然如此,立即更换钓组钓海鲋。白猫迅速换上长子线钓组,将钓棚设定为离底1米开钓。对于钓棚设定这么高,白猫有自己的道理:鱼既然能够到接近水面的位置抢饵,它们对离底才1的钩饵更不会有所顾忌,再说鱼离开水底咬到饵后,应该是立即下潜回到习惯的底层吞饵,所以离底高的钓棚反应出的信号比近底钓棚反应出的信号更干脆、漂亮。但是也不能离底太高,毕竟上浮抢饵的鱼多数是初生小鱼不怕钩,那些有点阅历的老同志还是会老老实实地呆在平日习惯的水层找食吃,大家伙不会离底太高的。

潮水继续下落,水流渐渐活跃起来。白猫重新抛下了已经调整好的长子线钓组。

阿波乘流缓缓地自左向右漂流,当阿波漂到右侧78米远距离时,白猫收回了钓组,却发现钩子上的饵已经不见了。挂饵重抛,又是这种情况。进一步挂饵抛入钓组仔细观察,白猫又发现主线上的线结经常很长时间不能下滑到位。白猫明白了:水针在捣鬼!

原来,白猫的钓组仍然是将5B的配重咬铅夹在靠近主子线连接处的主线一端,长长的子线上只有贴近钩子处夹了一个G4小咬铅。这样的钓组结构在没有上层盗饵鱼时,长子线稳定缓慢的下沉有利于刺激黑鲷抢食,但在大量盗饵水针群里,这种缓慢下沉的钓组无疑会使钩上的饵在上层已经牺牲于水针口中,况且2号千又钩挂一个南极虾,小嘴的水针能够从钩上啄掉虾肉却不能中钩,因此当钩子落到底层后实际上已经是在空钩钓鱼。

找到了原因,白猫迅速调整了策略:首先,从主线上将5B夹铅取下,将其夹到子线上离钩30公分的位置,这样就加快了钩饵下沉的速度;其次,改变打饵方法,先从饵袋里松散地舀出一勺诱饵,在眼前一竿远内将诱饵天女散花式地打散在水面,将水针引到跟前抢食分散在水面的诱饵,然后立即再满满地舀上一勺诱饵并在诱饵袋内拍实,准确地将诱饵打倒1竿半远的钓点上方,使诱饵能够尽快集中地沉到水下发挥诱集效果;最后,改变抛竿手段,先将钓组抛到两竿以外,等线结接近阿波后,估计钩饵已经下沉到接近钓棚再慢慢收线,将钓组从两竿外拖进钓点内。

这一招果然奏效!当钓组被拖进钓点后,阿波立即出现了漂亮的45度下沉,扬竿即中海鲋,再试再中。水针盗饵问题彻底解决了。

太阳西斜,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身后防波堤上站满了归港下船的渔民,一群人指指划划地欣赏着白猫的表演。白猫抖擞精神,忘乎所以,打饵、抛竿、回拖、波沉、收紧多余的滞线、轻轻抬高矶竿角度、鱼猛烈扯动竿稍、中鱼、摇轮追线、飞鱼,一条条的海鲋闪着银光飞出水面。

潮水快接近枯潮,密集的鱼口又渐渐稀疏了。白猫看看水中的鱼护,黑压压的海鲋在护中冲撞,估计也应该有百八十条了。见好就收,不可贪心!白猫从鱼护中挑出8条半斤以上的大海鲋和那些已经翻肚的水针装进水袋,然后在围观渔民赞许的目光下打开鱼护口,小心地将剩余的海鲋放归大海。看着重归大海的海鲋迟疑一下后扭身潜回幽篮的水下,一种满足感在白猫心中升腾起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