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改革粮食收储政策应充分利用市场和政府两只手


 

布谷声声,每年三夏大忙,再也看不到昔日镰刀飞舞、人头攒动、担饭送水的场景了,取而代之的是联合收割机跨地区大规模作业。农村经营主体的变化,谁种粮发生了改变,谁种粮,种什么,能种粮,会种粮,成为发展现代农业的课题,农民已经不再晾晒小麦,而是卖地头粮。粮食收储政策改革也已列入议程。

 

 

 

继今年湖北、河南、安徽相继启动小麦托市收购预案,山东省也在准备。2017年小麦托市价格政策不变,是利好消息,无论是对农民和贸易、加工企业。中国粮食经济学会副会长尚强民先生曾撰文说,托市收购为什么仍显必要,在建立起农业收益保险等有效的保护体系前,不能简单地将国家粮食托市收购的制度性安排废止。目前国内的情况是,对生产者的保护主要集中在粮食收购环节政策之上,缺乏对粮食价格波动导致的生产者收益下降的农业保险的制度安排。在国内粮食市场发育不全、无形的手失灵下,为确保生产流通,小麦、稻米托收收购就要继续。近日尚强民再次指出,托市收购本质上针对的是数量失衡问题,启动的条件是价格,正常情况下是价格反映供求平衡关系,根据市场价格表现,开展政策性托市收购活动,但是价格往往受到货币供应、收购能力、市场参与者预期等多种因素影响,价格表现“丰富多彩”。粮食托市收购初衷是保护农民利益,解决粮食数量和价格失衡的问题,结果是功到垂成。实际上粮食托市收购价格就是风向标、参考价,不但是解决粮食供求数量失衡问题,而是主导形成粮食价格了,造成国家库存小麦涨多,下游粮食加工企业稀缺,看托市说话,一定程度干扰了市场形成价格机制的发挥,这就是粮食托市收购的弊端。

 

 

 

 

 

我赞同尚强民的观点,在粮食市场不完全发育,面对国情、粮情,总结1997年面对供大于求而出台的粮食“三项政策、一项改革”失败的教训,必须用市场无形的手和国家粮食宏观调控有形的手,五指相扣,精准发力,逐步引导粮价由市场完全形成,提高粮食流通市场化、流通业态现代化水平,目前应继续坚持和完善小麦、稻米主粮托市收购政策,取消玉米临储收购政策,继而推进大豆的生产补贴改革和棉花目标价格试点改革的成功经验,并且加快现代农业发展步伐,按市场需求调整农业结构,走一条安全、高效、绿色粮食和农业发展道路。

 

 

 

 

 

小麦、稻米等口粮托市收购暂时不能取消。2017年小麦、稻谷将继续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这也是落实“有保有压”、农产品价格主要由市场形成,实行粮食品种差别化价格政策的具体举措,改革的取向是完善最低收购价政策,综合运用价格和补贴等手段,建立起既能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又能保障农民利益、促进粮食生产稳定发展的粮食价格支持政策体系。

 

 

 

粮食最低收购价对托其粮食价格和市场,保护农民利益,起到了根本性保护作用。但是由于我国粮价市场形成机制不健全、不完善,并且受计划经济政府定价的惯性思维影响,还有粮食收购主体良莠不分,缺乏良性和理性收购预期,目前最低收购价在执行过程中,就有意无意中起到了市场参考价的作用,形成了“风向标”和“标杆效应”,很多用粮企业和收购企业就是参照最低收购价收购,这无形中就形成当前市场粮价由最低收购价来左右的实际情况。

 

另外小麦、稻谷托市价格不能完全惠及农民,判定启动托市预案的价格因素,是看市场价格,实际上是粮食贸易商或者是国有粮食购销企业的收购价,而不是直接给付农民的价格,譬如目前小麦1.19——1.20/每斤,是粮库收购小麦的到库价格,其实粮食经纪人从农民手中拿货,每斤1.05元——1.10元,如果按这个价格,早就应该启动小麦托市收购了。因此说农民不是托市收购的最大受益者。

 

 

 

 

 

 

 

鉴于当前国际国内粮价倒挂,市场粮价市场形成过程的复杂性,国际国内、现货期货两个市场的共同作用,大豆、棉花目标价格试点还未有完全成功,操作的精准性出现问题,据说大豆业参考玉米收储政策改革,价补分离,补贴生产者。而小麦、稻米是主粮,其价格受国内粮食生产的制约性很大,近年全面实行粮食特别是口粮目标价格补贴政策的条件,不成熟,可操作性不强。当前应完善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国家在制定最低收购价时,要慎之又慎,综合考虑,通盘测算,力求科学合理,探索最低收购价形成机制,把农业生产成本、历年粮食市场及收购价格、近年来的最低收购价水平、国际市场粮价等诸多因素,作为形成价格的参照依据,出台既能增加农民收入,兼顾生产成本,又能有效稳控粮价,实现顺价销售,兼顾国家利益(最低收购价竞价拍卖增加了国家财政收入,是一举两得的好政策),保护低收入人群利益的最低收购价。

 

 

 

2017年的小麦最低收购价维持上年不变,以及取消去年临储玉米收购,已经对社会发出强烈信号,玉米这一关系饲料行业、与国际市场关联度大的品种应加快市场定价步伐,小麦、稻谷应以稳控为主,避免过度上涨或下降。粮食产量及价格牵动各方,政策措施事关粮食安全,事关基层种粮积极性,完善政策,不折不扣执行小麦最低收购价预案至关重要。粮食托市收购主体要全,不能只局限于中储粮,应结合粮食三项补贴改革试点,改变粮食补贴方式,综合考量托市收购和种粮补贴,一改种粮补贴方式,改为卖粮补贴,农民卖一斤粮,给一斤补贴。

 

 

 

应抓紧改善健全小麦、稻谷托市收购政策,一是打破中储粮一家独大的局面,增加地方国有粮食购销企业为托收收购主体,分贷分还,这样可以避免恶性无序竞争,损害农民利益。二是改革完善小麦、稻谷托市收购预案,以收购农民的价格为参照,作为启动托市的条件之一。三是粮食托市收购预案启动以地方粮食行政管理部门为主,综合中储粮、农业、物价部门的意见,以实际收购农民的粮食价格为启动托市的市场参照价格,而不是以粮食经纪人出售粮食的价格作为托市收购启动的市场价格参照,实际上农民一般都是卖“地头粮”,那才是真实的收购价格,粮食经纪人的售卖价格,已经是第2个收购环节了,目前的粮食流通是种粮农民——小粮食经纪人(一般是走街串巷小三轮车地头收购)——大粮食经纪人——粮食加工企业或粮食购销企业,因此粮食托市收购是否启动参照的市场价,理论上说的市场价不是农民的卖粮价格,实际是粮食经纪人的销售价格,而不是真正的种粮农民送到粮食购销企业或加工企业的到库价。

 

 

 

 

 

 同时加快粮食立法进程,用法律的形式把托市收购主体、职责范围、质量标准、价格形成机制、竞价拍卖销售的办法,以及监督检查主体和对象,予以纳入调整关系范畴,规范其运作,这也是粮食人和农民多年的期盼。

 

 

 

粮食收储政策改革理应包含粮食储备制度的变革,目前中央、省、市、县四级储备制度已自成体系,但存在市(地)以下储备数量不足问题,同时各自为政,互不说话,也存在一些弊端和问题,如轮换时间和节奏不衔接,集中轮换出库,争相销售,集中轮换入库,争购粮源,对市场和价格带来一些冲击,特别是市地以下粮食储备轮换,承储企业各自操作,盈亏自负,由于粮食行情变化,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建议一是各级粮食储备粮轮换实行政府集中采购和竞价拍卖的运作办法,同一操作,这样避免粮食市场和价格的风险,也有效规避企业不应承担的风险。二是同时应建立中央和地方储备粮轮换衔接制度,把握轮换时间和节奏,避免集中入库和出库,冲击粮食市场和价格。三是为策应小麦托市收购政策的有效实行,加大托市小麦及政策性粮食库存的抛储、竞价拍卖政策研究,构建全国及区域性粮食大市场,有效避免粮食市场和价格的大起大落。四是坚持玉米市场化改革不动摇,理顺流通渠道,形成玉米产业链条,规范市场主体,理性收购、顺价收购,坚决取缔恶意炒作、囤积居奇、逆市操作等不法行为。

 

                                     

 

 

                                                                                      (孙晓明)

 

作者单位:山东省泰安市粮食局直属分局(泰安市东岳大街221号)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