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丽娃河畔月满时
丽娃河畔月满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879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地域歧视

(2019-12-06 08:51:39)
标签:

文化

/朱成坠

小时候,曾与弄堂里的伴到苏州河以南的南京东路一带游玩,因为我们说的是一口苏北话,引起街头一些社会青年的讥讽,说我们是“江北人”,个别人还骂我们是“江北猪猡”。回家后,询问父母亲,他们告诉我,“江北人”是某些上海人对我们苏北人的一种称呼,因为,我们是长江以北的人江北猪猡是骂我们苏北人的话,不要去听它。

自此,我出外到“浜南”(苏州河以南),就十分注意缄口慎言,不轻易暴露自己的苏北口音了。读书后,一般情况下,都是说普通话。及至参加工作,我还没有学会说上海话,后来,学会的上海话也是夹生饭,带有浓厚的苏北口音。有朋友曾经用上海牌手表的全钢和半钢的谐音打趣地问我,“你是全江(读音为gang),还是半江(gang)?”开始,我并不明白全江和半江的含义,后来听了朋友的解释,我终于知道了。所谓全江(gang),就是父母都是苏北人,所谓半江(gang),就是父母一方是苏北人。待我搞清楚这些词语的意思,我就老老实实地告诉他,“我是全江(gang)。”

听父亲说,解放前,上海这个地方就存在着极大的地域歧视,某些“上海人”特别看不起苏北人,他们认为苏北地方经济落后,苏北人素质低下。确实如此,就是靠近长江边上属于苏北地区的扬州人,大多从事的也是“三把刀”的营生,“三把刀”就是切菜刀、扦脚刀、剃头刀。说白了,就是在厨房、混堂、剃头摊或理发店里讨生活,社会地位很低,被人瞧不大起。而盐城、淮阴及其以北的地方,出来谋生的人,大都干的是体力活,拉黄包车、拖榻车、扛大包,当搬运工。甚至,有的人家纯粹依靠沿街挨家挨户乞讨为生。那些个年头,只要苏北一发大水,就会造成里下河地区的严重内涝,农业几乎颗粒无收,农民只能到城市逃荒要饭,以度灾年。我的老家,时属海州沭阳县,也往往会因为淮河洪泽湖发水灾,家乡人流离失所,四处乞讨。这样的经济地位,绝对不能让人昂首挺胸,理直气壮地生活在上海这个大都市的。为此,解放前,一些高贵的“上海人”从不正眼看待苏北人,根本就在于这些经济的原因。

其实,人无分南北,民无分东西,不应该以地域区分人的高低贵贱。所有人,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这种局面,直到解放后,才得以解决,苏北人与全中国的穷苦百姓得到了翻身,对于苏北人的地域歧视,逐渐减少了。1985年芮 杏文、江 泽民同志到上海分别担任市委书记和市长,他们一到上海,就去探望清洁工人马秀英,还去上海淮剧院看了淮剧,一时引起上海部分市民的纷纷议论。占上海人口近60%的苏北人拍手叫好,还有其他籍贯的少数市民颇不以为然,说出了“江北人来当领导,上海总归搭僵了”,这是我亲耳听到过的非议。然而,来自苏北涟水县的芮杏文和来自扬州市的江 泽民,在上海工作得有板有眼,有声有色,为上海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在上海新客站工程上,多次看到江 泽民同志,他亲临施工现场,慰问建筑工人和指导工程建设,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这两位领导在上海改革开放的关键时刻,大蓝图大规划地为上海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19871227日下午2时,在新客站南广场,江 泽民同志为工程竣工举行的典礼上,说的一段话,至今,仍然在我心中回荡,那段话就是:“困难与希望同在,挑战与机遇并存。”此后,我在各种不同的场合,会用这段话,激励职工和我自己奋发拼搏,勇往直前,去战胜工程施工中的各种艰难困苦,争取全面地完成各项工程建设的任务。在新客站工程的最后关口,前墙纷纷坍方,后墙必须不倒,压力山大啊。工程节点和目标眼看就要完不成了,再不采取得力有效的措施,势必拖延工期了。工期是绝对不能拖延,这是斩钉截铁的死命令。我们工程队的所有干部职工,全力以赴地投入工程的最后冲刺。为了抓住工程建设的关键路线,作为工程队大队长的我亲自抓住敷设电缆的牛鼻子。每天早上,我身穿工作衣,头戴安全帽,手拿电喇叭,对前来支援敷设电缆的空军政治学院的将军和学员们进行动员,讲明工程的重要意义,讲清敷设电缆的注意事项。然后,请他们钻进天花板顶棚里,在3839度的高温之下,帮助我们敷设电缆。最粗的电缆约二三寸粗,重量十多吨,全靠解放军将士的奋力拼搏,在极短的时间里铺设成功。当我把锦旗和纪念汗衫送到空军政治学院时,正副院长王直、张集合少将,与我们合影留念,我真诚地表达了对解放军将士的感激之情,上海电视台为此做了全面报道。这段往事几乎泯灭于历史长河里了,今次,利用这篇文章,重新回顾它,不是有着极大的启示吗?那就是军民团结一家亲,水乳交融建设情。

现在,上海地方对苏北人的地域歧视,偶尔有之,已经不太多见了。绝大数的上海本地人或南方人,丢弃了地域歧视的有色眼镜了,给与苏北人以准确和正面的认识和对待了。我们这些苏北籍贯的人,也无须为苏北人的身份而苦恼或彷徨。

其实,在苏北人之中,也存在着某种地域歧视。如靠近长江边的扬州泰州南通人,有时不太瞧得起盐城、淮安、宿迁及其以北的徐州、连云港人,认为盐城人是“冒子”,淮安、宿迁及其以北的徐州、连云港人是“侉子”,也就是说我父母的家乡属于“侉子”的范围。江苏省这个地方由于一条大江,隔开了江南和江北,一条淮河隔开了淮南和淮北,出现了某种程度的省内地域歧视,这不是正常的现象,必须予以纠正。

不知怎么搞的,解放后,不少地方的人对上海人居然产生了莫大的误会与歧视。认为上海人精明、傲气、排外、吃不起苦、优越感太强等等,对上海人抱有一定的成见。就是近在咫尺的杭州人也会对上海人刨黄瓜儿,很不客气地对待上海人,上海人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地方歧视。有的外地人夸赞某个上海人,会说:“你不像上海人!”这种称赞真的是莫名其妙,叫人啼笑皆非。易中天先生曾经为上海人正名,说了不少上海人的好话,我是极为感激易中天先生的。在我的大学同学郏宗培的葬礼上,遇到易中天先生,我和几个同学上前与他合影,并表达了对易先生的钦佩和感谢。

改革开放以来,国门洞开,外商台商港商纷纷进入大陆市场,大陆人惊诧和欣羡不已,一时,崇洋媚外,金钱膜拜的现象,比比皆是,铜臭熏天。不久,上海滩出现了贬低台湾人香港人的言词,“台巴子、港巴子”,这种称谓实际上也是一种地域歧视。只不过,主角变成了台湾人和香港人。说到底,这种带有地域歧视的称呼也是不对的,不应该有着它们存在的理由。

河南省是中国人口第一大省,外出打工谋生的人为数不少,存在某些不够注意的生活细节和工作习惯,造成了不少地方人对河南人的某些偏见。其实,河南人的大部分还是好的和比较好的,只不过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形成了对于河南人偏差的思维定势,河南人受到了不小的地域歧视。

随着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我相信,留有浓厚的前朝的地域歧视,应该彻底全面干净地清除了,不能让其再有着生存和蔓延的土壤,全国各地的人们,都能够生活在祥和平等富裕的环境之中。处在建设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期,我们要齐心协力,同频共振,撸起袖子加油干,甩开膀子拼搏干,加快建设没有地方歧视的复兴中华民族的伟大时代。

2019126日凌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