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孟菲斯日志

(2011-09-30 15:09:02)
标签:

密西西比

赌场

钓鱼

孟菲斯

旅游

美国

杂谈

(三)西西比河中的小岛

 孟菲斯日志

到孟菲斯的第二天,小华去上班,阿木开车带我们去玩。我从车中就看到一座蓝色的金字塔,蓝莹莹、亮晶晶,十分壮观。阿姆告诉我们,这是孟菲斯的一大标志,是个大演播厅。

 

我们在金字塔下几百米处的一个停车场下车,然后,乘悬浮式电车到密西西比河中一个小岛上游玩。岛上有条小河,是人工用水泥修建的。里面有水,水在流。有许多黑白两种肤色的小朋友在追逐、嬉戏。他们时而跳进水中,时而跳上岸来,显得十分天真活泼,到处荡漾着他们的笑声。阿木告诉我们,这是一条缩小了的密西西比河,整个流域以记大河的直流全在于此。除河流是用水泥和石头构筑的外,临河中心一侧种有许多花木,树下摆有案子和凳子,以供游人小憩。在靠岸一侧,是一片片草坪,一株株白玉兰婷婷而立,白花怒放,香气袭人。草坪上还有许多小鸟,毛色黑、白、红相间,鸣声嘹亮,富于变化,声声入耳,甚为动听。

 

站在小岛上,凭栏四望:河对岸就是美国前任总统克林顿的故乡阿肯色州;上游有一座大桥横跨,其上是三个圆弧形钢支架吊着桥面,桥下跨度甚大,只一个主桥孔,桥上车辆如流,穿梭于田纳西与阿肯色之间;下游也有一座桥,比上边的桥略小一些。河面上有两艘大船在穿过大桥桥孔顺流而下;几只摩托艇在飞驰,激起一串串雪浪花;摩托艇“突、突、突”叫着,围绕大船盘旋飞驰,其中一支竟冲到小岛与河岸之间的非主流道来了。

 

据阿木介绍,小岛名叫泥岛。美国有一个警察捉小偷的电影在这里拍的,非常惊险,同乘悬浮电车,一去一来,交叉而过,警察怒吼,小偷嬉笑,一个无可奈何,一个心花怒放。

 

泥岛虽小,十分迷人,令人留恋。

 

 

(四)狄克森花园漫步

 孟菲斯日志

一天,是个星期六。小华开车带我去狄克森花园游玩。这是一家私人花园。据说狄克森夫妇一生从事棉花生意,发了财,无后人可继承,于是,便投资兴建了这座花园。

 

进花园大门是不收费的。园内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花园,二是博物馆。花园内林木参天,秀草覆地,曲径通幽,细渠逶迤,小桥横架,叶底鸟鸣。路旁草木间,散放着一条条木质长椅,上面都刻着英文字母,小华告诉我,刻得都是捐赠人的名字。

 

花园中心地带是一个大草坪,有几个人正在那里紧忙活,安装设备、跑线、试发音效果。据说晚上有个音乐会在这里举行,将有许多爱好音乐的人们自发的赶来参加,一过音乐瘾。

 

进博物馆可要花钱了,每人五美元。里面虽然很大,但说实话藏的东西实在令人不敢恭维。馆内陈列的大都是些一般油画和陶瓷产品,粗制滥造,一点没有美感,而他们却当成宝贝,真笑死人了。可反过来一想:就这些东西,人家专门设了个博物馆,还有警察日夜保卫。在中国,这些东西算个什么。随便找几样,也比他那些东西上眼。然而,中国那么多珍贵文物,博物馆有几家?有几

件是作为珍贵文物而予以收藏的?尤其是看到有些刚刚出土的文物被砸坏,有的被盗,有的被倒卖到国外,实在令人痛心。在这方面,我们确实应该学习人家。

 

(五)点金突尼卡

孟菲斯日志

1998529日,星期五,美国也是周末。这天早晨,淅淅沥沥下了一场小雨,天气清爽宜人。到公寓外面的停车场打了一趟太极拳、耍了一套53式太极剑,全身上下微微冒汗,非常舒服。白天无事,华去上班,我与万木、保民在家云天雾地的猛侃,什么金庸、梁羽生、古龙;什么五子棋、围棋、象棋、什么红楼梦、聊斋、西游记;什么美国、英国、法国,想到什么聊什么,十分舒心快意。

 

晚饭后,我们约了王文丰、陈怡(即凯西)一同驱车突尼卡,特意去赌一把。一路上,车如流水,一辆接一辆。一个个广告牌矗立在公路两旁。可能是周末的饿缘故吧,人们都想放松一下,故车辆特别多。一时忽略了路口的指示牌,我们的车冲过应该拐弯的路口,只好掉过头来再拐进去。

 

突尼卡有两个赌场,一个叫点金,另一个觉马蹄铁。时近黄昏,赌场外面灯火辉煌,霓虹灯变幻多端,照的外面明灭多变,十分诱人;好几个大停车场内,密密麻麻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汽车,外来的车辆仍在不断的往里进,时而也有个别小车外出。只见车来车往,极少行人穿梭,因而显得静悄悄的。我们进的是点金赌场。进到里面,但见人头攒动,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黑的、白的、黄的、棕色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等等,各式各样的人应有尽有。他们有的匆匆忙忙进进出出,有的轻轻松松转转悠悠,还有的几人凑在一起慢声细语,也有的守在各种赌局前忙活着,保安警察不时在人群中巡查。说良心话,若是不计输赢的话,这的确是个周末放松的好去处。

 

赌场的里面还有一个酒家,我们先进去用一下晚餐,然后就下场了。一进场,我来个先封顶:每个人不管输赢,只玩十五美元,完了就走。万木、文峰把兑换来的筹码分到每个人手中,于是一人抱一台老虎机玩了起来。这玩艺儿可真新鲜,手一点,呼呼转,转筒上的图案成一线,“赢了”,筹码扑扑嗒嗒往下掉。若图案不成一线,就输掉了。当我按到第五把时,碰巧了,图案成了一线,筹码扑扑嗒嗒、扑扑嗒嗒掉个没完没了,万木、小华在一旁哈哈大笑,边笑边叫:“爸爸赢了,爸爸赢了!”小华去找了两个草编筹码篓,把筹码装起来,马上去兑换,一下子对出八十美元,皆大欢喜。我心里也蛮高兴的,一生第一次进赌场就赢,运气还不算太坏。打算回国时给老伴买件小礼品,算个彩头吧!

 

我们一行六人,有赢五美元的、十美元的、二十美元的,就我赢得多,基本没输的。于是,说说笑笑、高高兴兴而返,也算过了一把瘾。

 

 (六)湖边垂钓

 孟菲斯日志

夜里一场暴风雨,早晨显得凉意袭人。打打拳、舞舞剑方才觉得好一些。他们这里的人们大都喜欢睡懒觉,上午十一点多钟,我们才会同文丰、凯西、颜勇以及颜的夫人小周等一块去大中华酒家吃早茶,饭后去钓鱼。

 为了今天钓鱼,文丰提前好几天就做了准备。鱼竿、鱼饵、塑料桶等,都装进了车箱里,随时可出发。

 到哪里去钓?对我来讲是个谜。上了车小华才告诉我,去的地方是密西西比州的俄克巴特拉湖。孟菲斯位于三州交界处,西去即克林顿的故乡阿肯色州,南下就是密西西比州。俄克巴特拉湖在哪里?车往哪个方向走?我是统统不知道。反正是去玩,他们愿开到哪里就开到哪里。美国的跨州公路是真没说的,确实好。车出了孟菲斯城,就算是进入了农村。一眼望去,到处是草,到处是树,看不到人,也看不到农田。这哪像是农村?若在中国,只能说是牧区,因为毕竟还是看到了一些家畜如牛、马、羊等。心里真可惜这些土地。在中国哪敢让它荒着?种粮食能养活多少人?唉!人口!

 

不知开了多少时间,穿过多少树林、草地,车终于到了一个大湖边。湖面不算小,可也不能说是很大,跟中国一个大水库差不多。周围密林环绕,好像筑了一圈浓绿色的大坝。一条放水渠道从湖边现出身影,向远处流去,很快消失在密林中。湖边渠中,浊浪翻滚,水势湍急,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显一显优美的身姿,又很快扎入水中。我们就在湖边下了车,进入林中活动一下腰腿,散了散步;然后,就各持钓鱼竿在渠边开始了垂钓。看来,来钓鱼的可不止我们这几个人,渠对岸、林中渠边都有人在钓,真有点诗情画意的味道。

 

可也怪,只见人家一会儿一条、一会儿一条,我们就是钓不上来,甚至连咬钩的都没有。到底什么原因呢?不知道。只看到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在钓钩周围转来转去,可就是不上钩。钓钩提上来,甩下去,再提上来,再甩下去,反复多次,就是提不上鱼来。文丰急得哪里有水花、哪里有鱼跃,就往哪里甩钩,仍不行;小周提着鱼竿上下跑,专挑有鱼的地方下钩,也不行。整整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一条鱼也没钓上来。到底什么原因?我们反复琢磨,觉得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鱼饵不行。因为鱼饵是塑料的、假的,虽然形似小鱼,但味道不对,故鱼不上钩。这就是说,你不来真的,我也不来真的;你欺骗我,我糊弄你;你不下饵,我不上钩;两便。细想起来,也蛮有趣的。

 

钓到最后,大家都没劲了,也没信心了。于是,我们又开车去湖边玩。林中路曲曲弯弯,树上的鸟儿间关交鸣,非常的静。一栋别墅隐于林中,红瓦、白墙、绿树,相映成趣,时为一个休闲好去处。我们穿出密林,来到湖的另一边的湖滨,一边看美国人打水球,一边散步闲聊。这里没有一点嘈杂的声音,空气非常清新,岸上林中摆放木桌、木凳,旁边设一铁架子,据说是专门供游人烤肉用的,设想的真周到。来到水边,我们比打水漂。这时小时候玩的玩意儿,没想到成绩还不错,一石下去竟甩出七个水花。他们几个有的甩两个;有的甩三个,最多的五个;还有的一甩下去,扑通一声,无影无踪。同他们一起玩,真像返老还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