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阳君诗歌
阳君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776
  • 关注人气:2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去年今日

(2018-06-12 20:05:05)
标签:

杂谈

去年今日

《去年今日》

文/杨昆仑

在夏日的沙枣园中
我们像少女梦中的处男
现在都变成了老男人
身上的铠甲像树皮一样
那鹤顶红般的欲放的尖尖花苞
依然像去年一样折了枣枝
骨节不在生长
根上的乐调 青丝上的露水
来自底下阴柔的风的吟唱
我们高举酒杯中的光阳
我们留恋这醉生梦死之地
当把这折断的枣枝带回家
插在盛满水的琉璃瓶里
像是在自然的母腹中剖出了婴孩
散发着短暂的初心的体香

《青杏小小》

月色洒满了后花园
正在偷吃你家后花园的青杏
月色又洒满了后花园
我偷吃了你身体上的青杏小小
由来已二十多年之久了
今夜又来到了你家后花园
月色被疏影分割的如蝴蝶翻飞
那块阴凉下的磨刀石还在
这是阳世 可就是没你的人影了
这是故土 爱情亦无绝唱
这是北国 没有樱桃
唯有你的身体上长有两颗
月乳酿下了青涩的蜜
流动在这细碎的树叶间
这满园的青杏小小

《归来冷龙岭》

我当在月色最透明的时候归来
就像当初是透明的婴儿离开这里
来时星汉灿烂 青峰点灯
去时白发飘飘 见龙卸甲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姑娘高考后
后一篇:2018年06月14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