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成都柏桦
成都柏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1,411
  • 关注人气:1,6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瑞典地图(组诗十首)

(2020-09-20 11:51:46)

瑞典地图

 

 

Karlstad三月,神在疾走……

——赠科学家范平志和邱延峻

 

清晨,那发抖的宁静在回避什么?

Karlstad! 高大的男神和女神一闪而过。

脚步声在疾走……Stads 旅馆门前

街道无人;冰湖、北欧大地的积木房屋无人……

 

1797年的石桥搭上了2011年的心脏

白桦树赤裸着密密麻麻的神经令我惊恐。

交易大厅,洽谈什么商务?圆珠笔随便拿……

实习的女主播在做最后的婀娜排演。

 

三月,有一间织布工厂从森林里冒出来

Klassbols!不停地喧腾起下午的艺术。

怎么总是遇见朝鲜人,一个司机、一个女工

 

万物和谐里,另一个神也在疾走——

我看见一位中国科学家刚研究完英语语法

正手提通讯,疾走过瑞典的天空。

 

 

2011331清晨于KarlstadStads Hotel

41清晨修改于Stockholm市中心Scandic Hotel

42夜改定于成都家中

 

 

在瑞典醒来

 

那小森林包围了那必死的老人,

够了,我不想再继续追踪……

Stockholm Scandic Hotel——

海鸥在窗前翻飞不停……

 

最后一个清晨,201141

一根闪光的皮带出现!

(三十二年前也有一根皮带

出现在巴黎的上午)

 

什么东西已失去了它的位置?

阴云下我没有动,我在看

街道、火车站、人与风……

 

我动了!那是我另一个分身

来自成都,和孔夫子一道,

在瑞典走到哪儿,吃到哪儿……

 

 

2011912

 

 

褒曼

 

这来自北方的雅典娜

只属于北方——

属于破晓前的蓝雪

属于黑暗中的桦树

属于乌云下的波罗的海

 

是的,“想想在美国,

人是永远不会死的。”

是的,“机遇容易得

常常让人难以置信。”

 

但我还是瑞典的女儿

我喜欢住在祖国的乡间

早起、读书、清理房屋

对了,还要给狗儿洗澡

 

这是我的样子吗?等等

有一个人竟然公开说

(我可忘了他是谁)

“褒曼是波德莱尔式的。”

 

我看着运河,枕着小舟,浪迹江湖

我的年龄,我的舞台,我的命数……

我老了的脸上带着少女的笑容;

就这样我的形象一下子就出来了。

 

 

2013623

 

 

斯德哥尔摩遗事

 

病来春懒不宜走北欧。

某个人却Stockholm,

Scandic旅馆,

惊动了另一个人

——小数学地行仙

他是亚洲的斯威登堡?

他是来自中国的科学家

 

客问生死,竹报平安,

乐于在瑞典?

鱼哭李甲,鱼笑李娃,

也可以在瑞典。

 

海鸥不是沙鸥,杯渡不惊

少男不是少女,心事拿云

是谁?锡飞常近鹤——

百千万个岛中岛,在瑞典,

真有一个东方人买下了一个

他叫康有为!

 

海水黑、悬崖黑,

乌云三月、四月黑到底——

而中餐馆变性后一律雪亮——


那里使馆有个北京看门人

专为迎客拉动机关响……

那里正好有个代表团

大使,请喝茶,

而不是绝对伏特加。

 

 

注释一:《楞严经》曰:“众生坚固,服饵草木,药道圆成,名地行仙”。

顾况《五源诀》引述番阳仙人王遥琴言:下界功满方超上界,上界多官府,不如地仙快活。”

苏轼《乐全先生生日以铁拄杖为寿》:“先生真是地行仙,住世因循五百年。”

辛弃疾《水调歌头》“上界足官府,公是地行仙。”

注释二:“杯渡不惊鸥,锡飞常近鹤”出自杜甫《题玄武禅师屋壁》。

 

 

2013720

 

 

在瑞典森林里

 

在瑞典森林里,

深藏了多少神秘的住房?

大学和使馆官邸在森林里

织布厂和监狱在森林里

电影制片厂也在森林里

我想不出、看不到

还有什么单位不在森林里……

 

在瑞典森林里,

他讲述他狂飙突进的青年时代,

讲述他现在敏捷的伐木工生涯。

在瑞典森林里,

她总给人正期待着什么的印象,

其实她就是单独在那里走来走去。

 

在瑞典森林里,

她将下意识地过完她的一生,

我也从她的脸上阅尽了人未来的一生——

她是朝鲜人,她是个新移民,

她刚从开城来到了乌普萨拉。

 

 

2014428

 

 

瑞典幻觉:嘉宝

 

突然,她摘下墨镜说:“我就是这个样子,伯格曼先生。”

明星是我们这些观众所创造的幻觉。

——伯格曼《魔灯——伯格曼自传》,中国电影出版社,1993,第220页。

 

生于工人之家,但我沉默深情的

农民基因却从未被人认出并破译。

十三岁,我爱穿海魂衫度过夏日……

十三岁,我历史地理数学成绩优秀。

 

爸爸(对不起,我童年很害羞),

将死的人看活人为什么总觉得怪?

爸爸(风茫茫或忙忙,如捕风),

这和平的树为什么会被狂风吹疯?

 

东方经乱,泰半毁矣,唯柬埔寨藏

神秘?可怕的天使在天空中出现了,

我知道人们会在绝望中追求这渺茫……

我终将有一行诗要在纽约跳出来!

 

活下去!下面这句是里尔克说的吗:

“我无限热爱瑞典,它到处都是幻觉。”

幻觉,不祥之兆!人们早记住你了。

幻觉,人们突然意识到你是必死的。

 

 

2014429

 

 

让我们呼之欲出……

 

黑沉沉的东西,

总是干干净净的;

南方之夜仰面朝天,

失眠人开灯读书。

非得考虑镜子呈阳性吗?

简直疯了——

根本无人像茨维塔耶娃

那样斜着朗读。

 

谢谢远方,Karlstad

这小城富足

谢谢我们(也包括全人类)

集合的形象——

孔子入住一间大学,

变身为孔子学院;

波浪涌起鼠灰呀!

森林边的古石桥发黄

(斯堪的纳维亚语和俄语,

神秘和感冒……)

 

谢谢左传

最终在斯德哥尔摩炼成

(因高本汉作左传真伪考)

谢谢《第七封印》

因昨夜死神自己安眠。

谢谢余生,你将等着!

可总有什么东西,

让我们呼之欲出……

 

 

2014713

 

 

“我的一生”

——纪念特朗斯特罗姆

 

我的一生…很危险……

我现在处于彗星尾巴靠后的部分,

写下这些字时,我已六十岁了。

——特朗斯特罗姆《记忆看见我》

 

考古时代,一划而过——

一颗来自瑞典的彗星

看见了什么?

弗洛伊德般的童年时代?

西服破成狼群的果戈理?

让我一夜成名的

不是1954年,是高中二年级

“——翻!公山羊喊道”

我的诗歌从天而降!

 

后来,我漫长的一生

有心理学家婆娑著书

信笔纸上如云……

有山中闲鹿如某女诗人

碎踏偶句如风……

有竖着入土的棺木,

当然,是在瑞典

人们青年时代就已预订。

我怎么可能例外?

 

暮年诗歌感人生的人是谁?

是你,但不是我。

在原始森林和水之间

朝闻道的是谁?白杨树!

(所有树木中最无辜的)

它来自东德的黎明。

开门送光阴……惊讶!

历史书让人不寒而栗吗?

错,是医学书!

 

 

注释一:“碎踏偶句”,出自中国当代诗人陆忆敏诗《墨马》。

注释二:“暮年诗歌感人生”,是我有意识地从老杜“暮年诗赋动江关”中化出。

注释三:“朝闻道”,典出孔子《论语·里仁第四》:“朝闻道,夕死可矣。”

 

附录:此诗最先写于2015327日凌晨,原稿题目是“我的一生”,没有“纪念特朗斯特罗姆”(328日闻知特朗斯特罗姆逝世后,加上了这个题记)。原稿如下:

 

童年,回光返照,

一颗来自瑞典的彗星

——“我的一生”……

“我现在处于彗星尾巴靠后的部分,

写下这些字时,我已六十岁了。”

 

有工程师失意著书?

——风行水上如云……

有山中闲鹿,如陆忆敏碎踏偶句……

有竖着入土的棺木,

他青年时代已预订。

 

暮年诗歌感人生的人是谁?

是你但不是我。

开门送光阴……惊讶!

——朝闻道……

最严肃的白杨竟来自德国的黎明。

 

 

2015328日,早晨

 

 

绽放

 

什么秘密?伦敦,

一个擦肩而过的人,

一个瞬间看见的人,

一个面目模糊的人,

一个来自瑞典的——

代达罗斯北方乐土人……

 

我的生命刮起了星云龙卷风,

17454月,一个晚间——

 

绽放!迦南的Iris

上帝的工作转换成你的工作——

有个汉字一直躲在字典里,

无声无息,人发现;

你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字吗?

有一天,我会告诉你。

 

 

注释一:代达罗斯北方乐土人,指斯威登堡(Emanuel Swedenborg,1688-1772)。1716年左右,斯威登堡在瑞典的乌普萨拉创办了学术刊物《代达罗斯北方乐土人》。

注释二:迦南(Canaan),圣经中的乐土。Iris,希腊神话中的虹之女神。

 

 

2016618

 

 

伯格曼画像

 

不要碰我,不要接近我,我是伯格曼,看在上帝份上,离我远一点。——伯格曼著:《魔灯——伯格曼自传》,中国电影出版社,1993,第157页。

 

母亲开口了:……不要这样,我不喜欢这种亲吻,你太缠绵了,一举一动像个女孩。——同上,第261页。

 

 

四岁时,我整天想掐死妹妹

六岁时,我只想哥哥赶快死

(他为什么逮个机会就打我)

四十七岁时,我拒见住院之父

 

1965!母亲扇了我一个耳光

1965!如果上帝来晚了呢?

人间会发生什么?母亲死了。

 

破晓三点三刻是“狼的时刻”

冷漠的人比热情的人更善感

莫扎特!“帕米娜还活着吗?”

年轻的魔笛爱上烂醉的生涯

 

牧师屁眼呢,被塞进一个顶针

尸体发出一股带甜味的恶臭

我从此改掉了爱撒谎的毛病

 

 

擦身体剪指甲,对了,还有

清晨洗耳,但非为洗耳恭听

同外祖母夜读后白天谈心或

自由闲逛,自得其乐,青春

可怕的罪恶还没开始折磨我

 

上床我用鼻子擦跛子保姆的

睡衣;醒来我解决基督行走

水面的难题;等宏伟的母亲

抱着白虎走过海洋呀,海子——

演戏就是去“杀掉你的情人。”

 

我不信任何人也不爱任何人

对电影,我只不过是个无师

自通的乡下天才。斯特林堡

将我引进,莫里哀把我带出……

 

 

苹果成熟后,接着就是霜冻

道路阻塞,电路中断,我的

半导体收音机还在枕边响着……

 

大雪覆盖下的校舍看上去像

蹲着的大人。我驼起背往前冲,

中学空气愤世嫉俗,臭屁熏天

潦倒里钻出同病相怜的一对:

 

一个瘦一个胖,一个怪一个丑

一个说话结巴,一个鼻涕横流

“我几乎陶醉在一种痛苦的

快感中”——我和我的安娜——

 

德律风根蓝色标签的唱片呀

布莱希特的戏剧作品被禁了

我将一字不漏地引用安娜来信

 

 

多美的风景:老房子再小

花园里也有株古老的苹果树

 

哥哥要自杀,妹妹去流产,

母亲开口了“现在你自己

去玩吧,去玩你的新玩具。”

可父亲没事打我,我想杀他!

 

我张开蠢嘴呼吸,肿大的

甲状腺又上当:某天为赌

五克朗,我吞下哥哥递来的

一条肥虫子,惨遭家人笑……

 

我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了

几年,随身带着个卤蛋吗?

我在哪里都未见什么神仙

我只等那阵凉意从水面吹来

 

 

燕子样子丑,但飞起来好看,

读好书的剧作家却很难戒烟。

我在教堂里观察冬天的光线,

考虑如何用光给那电影结尾。

 

导演仅仅是为某个表情而生?

表情转瞬即逝,绝不会重复。

野草莓致人欢喜,致人自杀。

他一生研究蚂蚁的气味。牛!

 

香肠,我永恒记忆中的形象;

肚子不适,会引起臀部疼痛?

最神秘的人莫过于人的父母。

含恨死去的是气管切开的哥。

 

钟不滴答,何来享受生命的怕

怕什么?明天我们还要再见……

 

 

说明:材料来源于瑞典电影导演伯格曼(Ingmar Bergman1918-2007)著《魔灯——伯格曼自传》,中国电影出版社,1993

 

注释一:“等宏伟的母亲抱着白虎走过海洋呀”典出海子诗《抱着白虎走过海洋》。

注释二:“杀掉你的情人。”福克纳的说法。

 

 

2017111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东说西说
后一篇:回首往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东说西说
    后一篇 >回首往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