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成都柏桦
成都柏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4,431
  • 关注人气:1,6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选自《左边》

(2020-08-02 10:32:32)

1987年夏天,黑水

 

“两年前的今天,你在哪儿?”

我坐在成都的长途汽车上

观看西天飞逝的晴空——

近了,黑水县

近了,我们夏日的黄昏

——柏桦《日记》

 

森林展开了,

190919871989……

 

在蓝得不像真的天空下,

在岷江,在黑水河谷;

……

 

我的一生有多少次呼吸?

 

索桥像秋千高悬,摇晃……

 

她的高傲是为了救一个人吗?

我爱情的魔法师——

——柏桦《回忆(二)》

 

后来,在黑水

“仿佛他的手在她

身体上移动就可以发现他

是谁,……”

 

是的,

没有差异何来认同?

人总是通过他者认识自己

——柏桦《去旅行不居留》

 

“独自一人等待时光的流逝是多么痛苦。”(里尔克)美却让我从“恐怖的乡愁”中飞了起来,她大笑着带领我走完最后的“计划经济”抒情时代(其实这个时代的抒情对于我们来说,哪有什么“计划”,有的反而只是“爆发”)。美开始从深山涌进城里?美也从城里来到深山……

时光流逝的痛苦在八月一个清风送爽的上午突然停止,一束嫩黄色的柔光浸入他的卷门珠帘(她穿着一件嫩黄色的连衣裙走进来了),一个美人带来了闻所未闻的笑声。她不断在她结实而丰满的小腿上擦香水,我赋予她香甜绝伦的洁癖以“自由女神”的概念。女神突然出现在了成都。

时光的流逝已来到一个美的关头,夏天就要脱下她的黄裙。在一个迫在眉睫的夏夜(810日或11日),我饮下一杯心跳加快的桂花酒。突然里面的声音消逝了,他们刚才还说呀,笑呀……多么悲哀,我生气了,关掉房间的电源,她在黑暗中爆发出一串开心的大笑,我在黑暗中又饮下一杯苦酒。

他走出来,我走进卧室,灯又重新照亮房间。她舒适地坐在床边,紧张地看着我,我坐在她的身边,不知说了一些什么话,突然我猛地失去了意识把头冲向她的胸口,她好象痛苦地抽搐了一下(思想中断如电路中断),抱住了我的头。声音再次消失,我沉沦于一片空白,甚至忘了外面的他。“难道这就是我从未奢望过的艳遇,一个倏忽即逝的节日般的热烈梦景……”我后来特别写了一首小诗《艳遇》,来纪念这次相逢:

 

伊万·蒲宁是世上最懂

艳遇的人,而望眼欲穿的

艳遇却来得太迟了,是的,

我有时会产生一个幻觉——

那放在台阶上的小包包

远看好像一条小狗儿哩。

你的书,不也是在茫茫

人海中寻找某一个人吗?

 

第二日曙色未明,我们三人就动身出发去川西草原。在一阵忙乱之后,我们已坐上一辆开往黑水县的长途汽车。看来这句话是真的“所有的爱情都需要一场旅行。”

恰巧他也坐在一个高大女模特儿身边,他俩一路谈笑风生,显得诙谐有趣。她告诉他,她的一件不幸爱情,她去黑水县看一个多年前独自一人去了山区的男人,他因爱她而远走他乡。当他们轻松自如地进入他们旅途的感情游戏时,我却静静地倾听我的“自由女神”的故事。

她谈起她的学生时代:“我还在当学生时,一个夜晚,我从图书馆返回寝室,一个瘦弱的男生从黑暗中小心翼翼地走来递给我一封信,然后他痛苦地发着抖,好像马上就要倒在地上,真让人又伤心又害怕。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讲述着一个又一个爱情旧事,“另一个人,唉,他太胖了……”她就这样说呀,说呀……

她那些可爱的往事中有一件被我牢记。在此,我要特别转述出来:她刚上初中时,父亲被下放到江汉平原的一个乡村劳动。那年夏天她去看他。一个黄昏,吃完晚饭,她独自一人去水库的大坝散步。风迎面吹拂她年仅十二岁的脸,吹乱她刚洗过的头发——一个女中学生单纯的长发;风也在夕阳下轻抚凉快的湖水和那无言而漫长的大坝。“那坝好大呀,水库好大呀。”她感叹着,似乎在尽力要让我理解这“大”。这大坝“大”的美感,我当时很难理解,我只是仿佛通过她的声音感觉到了一种上升的青春之力……我只是被她的声音带动着,我仿佛感到了某种美,但却说不出来。

三十三年后,即2020121日,我在黄锦树的小说《仿佛穿过林子便是海》中,读到一句话:“那巨大的水坝,大得像这新世界本身,……”,我一下豁然开朗。对了,正是“新世界”三个字将我激活并点醒!我几乎立刻就感受到了那大坝有着“新世界”式的年轻社会主义形象以及走在大坝上的少女因大坝而唤起的憧憬的美感(那也是一个少女无名的初恋的美感!)——是的,“那巨大的水坝,大得像这新世界本身”!

而当时她正看着这水库大坝的一切:余辉下伸向远方的道路,田野,明亮浩瀚的平原,村舍,山岭,还有目前的湖水以及即将开始的中学生活……突然不知被什么感动了,她哭了起来……当然这是幸福的哭泣,泪水激励着她幼小但火热的愿景,也仿佛在催促她乘风升起年少而勇敢的翅膀去与平原吹来的大风相会……她好象感到了某种力量——那盛大的风景中的朦胧的爱,那莫名的眼泪的召唤,那被局限太久且渴望打开的心扉,那初次想去了解世界的少女的理想。在风景中,在这个黄昏,谁向她走来,她就有可能爱上谁……而我那时却在遥远的重庆,刚刚步入幽暗的第十五中学校。

此时,我边听着她的故事,边观看着沿途的风景:盛夏的酷热已经褪尽,米亚罗——一个美丽的地名,我们正依山而行,途经它幽森又明朗的美丽,耳边震响着轰隆的流水声,流水声里漂浮着随波逐流的巨大圆木,浸满水珠的竹林正迅速地撼动它成片的苍翠。深山的凉意阵阵袭来,沁人心脾。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在一首诗歌中写下这个地名。

日暮时分,我们到达黑水县城。一下车我们就直奔县委招待所,沿途她受到一些女山民的围观。当我们停下来买一些日用品的时候,大胆而淳朴的女山民甚至用惊喜的手指抚摸她雪白的耳坠,睁大眼睛友好地盯着她,误认为她是深藏于幽林中的仙女,偶然来到一个街上的铺面,随便看看。

清洁的山村远离城市,没有一粒尘埃。晚风吹动,树声喧哗,几缕炊烟,山高于天。我和她的艳遇来到一个万籁俱寂的“桃花源”,幸福在渐浓的夜色中被纯粹地听、闻、惊讶与发现。我和她在一起,他在他的房间看书。

深夜,她盖着温暖清新的被子躺在床上,这里没有夏日,天气永在深秋,就在这恍若秋夜的一刻,我随意地斜躺在她的身边,为她朗诵蒲宁的《秋天》。

 

“那么明天呢?”她俯在我的头上说。

我抬起头,凝视着她的面庞。海在我身后如饥似渴地呼啸着,白杨耸立在悬崖上,显出高大的树影。它们也在狂风中呼喊……

“明天会怎么样呢?”我也重复着她的问话,无限的幸福使我热泪盈眶,我觉得我的声音都颤抖了,“明天会怎么样呢?”

她久久地没有回答,只是把一只手伸了过来,我摘下手套,吻着手,吻着手套,享受着这上面的微妙的女性的芬芳。

“是啊!”她慢慢地说,在星光下我看到一张苍白而幸福的面孔。“当我不是姑娘的时候,我曾经时时憧憬幸福,但我总觉得我憧憬的那一切都很平庸、无聊,然而今天这一夜,我觉得也许是我一生中最不同于现实生活的经历……”

 

“明天……”我听见她轻轻的声音在回应着书中女主人公的声音。她朦胧的眼神在黑水的乡间憧憬着怎样的未来……她突然一下将我抱住,打断了我创造的“秋天(或明天)的戏剧”。我们已经明白了彼此再不需要任何交流,交流甚至朗诵已成为虚伪的“饶口令”或负担,我们默默地沦入黑暗的长夜……

这个难得的夏夜,在近似于秋天的灯光下,倍受艳遇烦扰的蒲宁被黯然神伤地放在枕边,他在注视着从俩人扩大到万籁的幸福夜。

“只有今夜,而明天……”我在短暂的神往中想着,一阵有力的翅翼的拍动让我惊醒,啊,一只彩色闪亮的蛾子不知从何处飞进室内,它正停在天花板上,唯有寂静的电流声伴奏着它一动不动的缤纷。

 

多美呀,一只蛾子

它带来生与死的重量

带来一个我们梦想的

却从未到达的草原

 

山道滑坡,无法通行,我们最终没有抵达美丽的草原。但就象蛇已脱下它的旧皮,我从一个伟岸的女巨人到达一个哈哈大笑的女人,从一件红衣到一件黄裙。

女人再不是红色娘子军式的想象,也再不是布罗茨基在《小于一》中一副《入团》绘画所焕发出的“社会主义式的蓬勃性欲”,更不是一个女中学生在1966年盛夏临空劈腿的动作,肉体内部的象征系统(超我)被摧毁了,连衣裙的颜色消失了,本能露出了潜意识的峥嵘。啊,黑水县,哈哈大笑的女人,或早已作古的的女巨人,酒精过后我只想睡觉。

真的只想睡觉吗?我也边散步,边观看,边思想,直到2014427日这一天,我终于说出了我梦中的1987年夏天,我梦中的黑水,我梦中的美人(虽然我们早已永不相见):

 

1987年夏天,黑水

 

我们往昔的欢游总发生在夏日

我们不为人知的事永存,直到老年,

可老美人却怎么也不太懂得

她老年动人的性感。遗憾……

 

黑水的天空古蓝云藏,它的不朽

将我孤单的青春再一次提速

我洗头时,你还在为我担心吗?

米亚罗,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那天下午的流水曾沁人心脾

那天年轻的绮集只有我们三人

我们呼吸着深山如飞,你对我讲起

一个少年深夜爱你到发抖的故事

 

二十四年后,瑞典,我还在想……

为什么她在森林里是无辜的?

为什么思想在森林里是个笑料?

为什么风景常在森林里回忆着观景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激动
后一篇:叶芝和张枣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激动
    后一篇 >叶芝和张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