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继续:

(2011-10-31 17:15:19)
标签:

杂谈

151、蟋蟀的食单与药方

 

以小蚌壳一枚盛清水喂之;平日食熟栗子拌米饭;也以鳗鱼、鳜鱼、茭肉、芦根虫、断节虫、扁担虫为营养补品。

如积食(吃多了),以水和红虫解救。冷病嚼牙,喂以带血蚊虫。热病,喂绿豆芽尖叶或棒槌虫。斗后(蟋蟀相斗之后)便秘,喂以粉青、小青虾。斗伤,以自然铜浸水点之。牙伤,以茶薑点之。咬伤,以童尿调蚯蚓粪点之。气弱的蟋蟀,食竹蝶。肚里结块的蟋蟀,食蜜蜂。

 

152、他的风雅事

 

在南方的秋夜,他无事便听纺织娘来自林木间的清音。

 

153、萤

 

萤尾有发光器,遇支气管输入的氧气便发光。隋炀帝夜游,大放萤火,真光芒涌入也。

 

154、陈淏子

 

昨天,我最想见的人就是你(清初,西湖花隐翁)。

 

155、八月之卜

 

八月内日蚀,人多疮疥;月蚀,主饥,鱼盐贵。

 

156、雁藏形

 

雁藏形于北地,鹤送语在桥边,鸟依人临暮晚。

 

157、刚见杜鹃啼血

 

刚见杜鹃啼血,又见桃浪风斜,再见梨梢月浸。

 

158、避虫

 

《花镜》说:凡栽树,将大蒜一枚,甘草一寸,先放根下,永无虫患。

 

159、老诗人

 

人生真是奇妙?那老诗人年过六十,仍一如既往地、无休止地写着、谈着乳房。

 

160、疯话

 

此人疯了,说着疯话:政治煮酒、四川独立、牡丹中共……

 

161、成都初秋的破晓

 

窗外是成都初秋的破晓,晨鸟飞过——

一帧来自加德满都或柏林的苏州刺绣?

 

162、浇灌二三事

 

浇灌花木颇讲究,有时清水,有时宿粪,有时宿粪拌以塘水。

 

米酒灌(果根)、糟水浇(牡丹)、铁屑入(皂角)……

猪毛汤、鸡毛水、马粪牛粪狗粪鹅粪……

甚至灰肥、豆饼屑、人体垢腻及栉发,各有用途

譬如鼠粪和水浇那无力萎黄的菖蒲,便可使之盛大。

 

而热粪只用于腊月,其轻重缓急,需细细侦察。

而杜鹃花最忌讳粪水,却欢喜豆汁浇洒。

 

163、杀虫

 

槐树生虫,可擂鼓于树下,则虫尽落。

桃树生虫,熬猪头汤,冷却后,浇之。

橘树生虫,用修马蹄屑或硫黄末塞之。

梨树生虫,埋蚕蛾或以海鱼腥水灌之。

清明子时,诸树系稻草、芝麻梗或挂

旧竹灯或以桐油渣、猪血水拌粪淋之,

螺蛳浸水洒之,烟熏之,如是,虫死。

 

164、热尿浇麻

 

热尿浇麻,麻即死。韮汁滴葛,葛即枯。

硫黄水或马粪浸水灌其根,花早发;

鸡蛋清涂蕊上,花迟发。

 

165、白相人夜饮

 

春雨时闻泥滑滑(杜荀鹤)

白相人

闭户

听犬声如豹

作灯下长夜之饮。

 

166、妙相俱足的事

 

鹤鸣皋、燕呢喃、鱼吹浪、鹊惊枝、呦鹿鸣、鸡报晓。

 

167、侧柏

 

侧柏为众柏之冠,园林偏爱,其味甘香稍涩,道士多有采摘,以作茶饮。

 

168、梓

 

这儿不是说付梓,即雕版印书;说的是那树王——梓树。

 

169、槐荫、淮阴

 

树荫之中,我最爱槐荫,它永恒的古风。

地名之中,我最爱淮阴,它至美的声音。

 

170、婆娑数株树

 

风至,吹拂——

高大的皂角树,

优雅的樟树,

我中学时代的桉树,

秋色中不可或缺的乌桕红叶……

 

171、冬青

 

屋边植冬青,家庭吉祥如意。

 

172、百年古梅

 

百年古梅出自:吴下、吴兴、西湖、会稽、四明。

 

173、种樱桃

 

樱桃有正阳之气,它多种于阳地,亦种于阴地。

 

174、桃有二十四品

 

桃有二十四品:日月桃、昆仑桃、巨核桃、瑞仙桃、人面桃、毛桃、绯桃、金桃、鸳鸯桃、银桃、李桃、雪桃、水蜜桃、油桃、新罗桃、雷震红、鹰嘴桃、饼子桃、墨桃、白碧桃、胭脂桃、寿星桃、羊桃。

 

175、梨

 

《史记》云:“淮北荥阳河济之间,家植千树梨,其人与千户侯等。”人间多少梨,我只喜欢鹅梨。

 

176、木瓜

 

那欢喜狗屎,惧怕阳光的木瓜盛产于兰亭与宣城。那里的老人策木瓜杖(行路),青年吃木瓜酒。

 

177、柿有七绝

 

一、树多寿;二、叶多荫;三、无鸟巢;四、少虫蠹;五、霜叶可玩;六、嘉果可餐(但不可与蟹同食);七、落叶肥厚,可以临书。(《花镜》)

 

178、识橘

 

橘之谱系遥遥,可追至宋代韩彦直《橘录》。

种橘忌用猪粪。冬时,以河泥拌狗粪壅其根,也以稻草裹其干(避寒,闽粤之地除外)。遇旱,以米泔水浇淋,根下埋死鼠。

藏橘于绿豆内,至夏不坏;若入米,尤其入糯米,即刻烂掉。

好橘多多,不记了(其实一字未记),这里,单写一个最下品——油橘——示众。

 

179、古银杏

 

1950年代,在成都附近的青城山上有一株汉朝的银杏树。那株树现在还活着吗?

 

180、藤蔓花草双名

 

灵芝,三秀;凌霄,紫葳;枸杞,羊乳;蔷薇,买笑;玫瑰,徘徊;射干,扁竹;落葵,承露;藤萝,女萝;土参,神草;浣草,门冬;栝楼,泽姑;榼藤,象豆;罌粟,御米;石竹,石菊;蜀葵,戎葵;锦葵,钱葵;萱花,宜男;菖蒲,尧韭;红蓝,黄蓝;荷花,水芝;凫葵,荇菜;山蓟,白术;胡麻,巨胜;杜若,山薑;菊花,女华;靡芜,江蓠;白薇,春草。

 

十姊妹,七姊妹;独步春,佛见笑;柳穿鱼,二至花;铁线莲,威灵仙;史君子,留求子;虎耳草,金丝草;牵牛花,天茄儿;马兜铃,青木香;紫茉莉,状元红;款冬花,蜂斗叶;

雪下红,珊瑚珠;西国草,覆盆子;书带草,秀墩草;剪春罗,剪红罗;醒头香,辟汗草;

向日葵,西番葵;夜合花,麝香花;凤仙花,小桃红;金灯花,忽地笑;金丝烟,返魂烟;滴滴金,旋覆花;一瓣莲,观音芋;秋海棠,八月春;素馨花,玉芙蓉;金线草,重阳柳;剪秋纱,汉宫秋;鸡冠花,波罗奢;僧鞋菊,鹦哥菊;禁宫花,剪金花;千两金,菩萨豆。

 

水木樨,指甲;龙胆草,陵游;落花生,香芋;下马仙,大戟;独摇草,独活;长生草,豹足;清风藤,青藤;零余子,山药;文章草,五加;虞美人,丽春;王母珠,酸浆;玉簪花,白萼;阶前草,忍冬;望江南,决明;小茴香,莳罗;金盏花,莴苣;孩儿菊,泽兰;零陵香,薰草;美人蕉,红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继续:
后一篇:继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继续:
    后一篇 >继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