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净土杂志
净土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2,161
  • 关注人气:2,5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为绝代风流士又作持戒念佛僧——试论弘一大师及其净土修行

(2021-12-27 08:05:26)
标签:

大安法师

东林寺

净土苑东林大佛

净土杂志

佛学

分类: 《净土》2018-2021年文章

曾为绝代风流士又作持戒念佛僧——试论弘一大师及其净土修行

曾为绝代风流士 又作持戒念佛僧

——试论弘一大师及其净土修行

《净土》2020年第5期    /旦夕 慧珉

 

二十世纪以来,稍通文墨的人,大都知道弘一大师的大名。无论是出家前的李叔同,还是出家后的弘一大师,都是文学、艺术、宗教等诸多领域绕不过去的一个文化符号。弘一大师是一位绚丽至极而又归于平淡的典型人物,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留给我们无尽的思索。

 

二十文章惊海内

弘一大师(1880—1942),俗名李叔同,民国四大高僧之一,浙江平湖(今浙江嘉兴)人,寄籍天津。李叔同出生在一个佛教氛围浓厚的大家庭,年少时期接受过严格的传统教育。一九〇五年,李叔同东渡日本留学,在东京美术学校攻油画,同时学习音乐。一九一〇年回国后,曾辗转于天津、上海、杭州、南京等地,在学校做音乐、美术教师,并广泛结交社会各界贤达名士。

李叔同颖悟非凡,出家之前是“二十文章惊海内”的风流才子,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等多种才华于一身,在多个领域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是中国第一个使用五线谱作曲、第一个推广西方“乐器之王”——钢琴的人,是中国第一本音乐期刊《音乐小杂志》的主编,是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春柳社”的创办人,也是中国现代话剧创始人之一。

一般人在一个领域取得一定成就已属不易,然而李叔同竟在多个领域均卓有建树,可见其宿世慧根之深。林语堂说:“李叔同是我们时代里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也是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而独立的一个人。”以才情睥睨于世的张爱玲说:“不要以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的围墙外面,我是如此的谦卑。”很多年后,现代流行音乐歌手朴树在舞台上深情地演唱了一首李叔同当年留学日本时填词的歌曲《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一曲终了,朴树在舞台上痛哭流涕,说一生如果能写出一首这样的歌曲,死也无憾了。


曾为绝代风流士又作持戒念佛僧——试论弘一大师及其净土修行


千年律宗看中兴

然而,再高明的艺术也满足不了一颗追寻生命终极意义的心。一九一八年八月,李叔同不顾众人反对,毅然决然地在杭州虎跑定慧寺剃度出家,法名演音,号弘一。很多年以后,丰子恺在谈到自己的老师李叔同为何在生命最绚烂的时候选择出家时说,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而李叔同,从第一层爬到了第二层,但仍不满足,又继续爬到了第三层。

弘一大师出家后不久,即于杭州灵隐寺受比丘戒。大师起初修净土,后参访许多名山古刹,深深地感到律法不明,使得佛教难以发展,于是便开始发奋钻研律学,并以弘扬南山律宗为己任。弘一大师在《四分律含注戒本随讲别录》中说:“余于初出家受戒之时,未能如法准以律义,实未得戒,本不能弘扬比丘戒律。但因昔时既虚承受戒之名,其后又随力修学,粗知大意。欲以一隙之明与诸师互相研习,甚愿得有精通律仪之比丘五人出现,能令正法住于世间,则余之弘律责任即竟。故余于讲律时,不欲聚集多众。但欲得数人发弘律之大愿,肩荷南山之道统,以此为毕生之事业者,余将尽其绵力,誓舍身命而启导之。”大师这种高扬戒律、续佛慧命的大菩提心,深契佛意。

弘一大师初学《有部律》,推崇义净法师,后改学《四分律》,依止南山律宗,开始整理经典,穷研三大部(《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四分律含注戒本疏》《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疏》),并著有大量律宗经典疏注。此外,弘一大师对蕅益大师也十分敬仰,对《重治毗尼事义集要》《灵峰宗论》进行了深入研读。大师一生就是根据这些思想进行修持,弘扬戒律,著书立说,并对律学的核心问题,在继承前人思想的基础上,进行合理发扬。

在自身的修持上,弘一大师一生对戒律的持守到了非常精严的程度。大师受戒后,严格地实践过午不食,每日只食二次,第一次大约在上午六时左右,即明相出后,第二次是上午十一时。大师对饮食的要求非常简单,从不浪费。大师的一件衲衣,青灰相间,褴褛不堪,光补丁就有二百二十四处。在泉州的弘一大师纪念馆中,我们还可以见到这些珍贵的遗物。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初夏,弘一大师应倓虚法师的邀请,到青岛湛山寺弘扬戒律。大师初到湛山寺,所带的东西极为简陋,倓虚法师回忆说:“弘老只带一破麻袋包,上面用麻绳扎着口,里面一件破海青,破裤褂,两双鞋;一双是半旧不堪的软帮黄鞋,一双是补了又补的草鞋。一把破雨伞,上面缠好些铁条,看样子已用很多年了。另外一个小四方竹提盒,里面有些破报纸,还有几本关于律学的书。听说有少许盘费钱,学生给存着。”(《影尘回忆录》)从中不难看出弘一大师生活的俭朴。对于弘一大师的行持,倓虚法师说:“他平素持戒的功夫,就是以律己为要。口里不臧否人物,不说人是非长短。就是他的学生,一天到晚在他跟前,做错了事他也不说。如果有犯戒做错,或不对他心思的事,唯一的方法就是‘律己’不吃饭。不吃饭并不是存心给人呕气,而是在替那做错的人忏悔,恨自己的德性不能去感化他。他的学生,和跟他常在一块的人,知道他的脾气,每逢在他不吃饭时,就知道有做错的事或说错的话,赶紧想法改正。一次两次,一天两天,几时等你把错改正过来之后,他才吃饭,末了你的错处,让你自己去说,他一句也不开口。”(《影尘回忆录》

此外,从很多小事中,也能窥见弘一大师严谨细致的态度和悲天悯人的胸怀。大师生前每次在坐藤椅之前总是先摇一下,为防止藏身其中的小虫被压死。大师临终时曾叮嘱弟子在龛脚垫上四碗水,以免蚂蚁爬上尸身被烧死。这种“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的菩萨心肠,正是佛陀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精神的深刻体现。

弘一大师一生不仅学律、持律,同时又在苏、浙、闽、鲁各地弘扬佛法,尤以弘扬戒律为己任。弘一大师的一生,是以复兴南山律为己任,兼弘菩萨戒、在家律学的一生。南山律宗自南宋逐渐衰颓,在弘一大师的努力下再度中兴,实为佛门之大幸。弘一大师也因此被尊为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

 

导归净土意味长

弘一大师虽为律宗祖师,但是对净土法门十分推崇。大师在《乙亥惠安弘法日记》中记录了自己从一九三五年四月至十二月在惠安弘法的经历,其中关于弘扬净土法门的记载有:

一九三五年四月十七日、十八日、十九日,大师为大众讲《三皈五戒》《观音菩萨灵感》及《净土法门》等;

八月五日为大师亡父讳日,开讲《普贤行愿品偈颂》,七日讲完;

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开讲《阿弥陀经》。

弘一大师在《壬丙南闽弘法略志》中记录了自己从一九三二年十月到一九三六年五月在南闽的弘法经历,其中关于弘扬净土法门的记载有:

一九三二年十月,在厦门妙释寺念佛会期,讲《净土法门大意》;

十二月,在厦门妙释寺讲《人生之最后》;

一九三三年八月十一日,在大开元寺讲《普贤行愿品大意》,三日讲完;

一九三四年十一月,万寿岩开创念佛堂,讲说三日;

一九三五年元旦,在万寿岩开讲《阿弥陀经》,七日讲完;

一九三六年五月,在鼓浪日光岩讲《净土法门大意》。

弘一大师在《泉州弘法记》中记录了自己从一九三八年正月到一九三九年二月在泉州的弘法经历,其中关于弘扬净土法门的记载有:

一九三八年正月元旦始,至初十日止,在草堂庵讲《普贤行愿品》;

正月二十六日,在大开元寺讲《念佛能免灾难》;

二月初一日始,至初十日止,在承天寺讲《普贤行愿品》;

二月十三日,在妇人养老院讲《净土法门》;

二月十四日,在温陵男养老院讲《劳动与念佛》;

三月初八日,在惠安,值念佛会,为讲《修净土宗者应注意之数事》;

一九三九年二月二十一日,在同莲寺讲《净土法门之殊胜》。

曾为绝代风流士又作持戒念佛僧——试论弘一大师及其净土修行

这些记录只是弘一大师一生弘法的缩影,但我们仍能从中感受到大师对于净土法门的一往情深。大师对净土法门有很多精妙的开示,如《劝念佛菩萨求生西方》《净土法门大意》《人生之最后》《净宗问辨》《劝人听钟念佛文》等。大师从生命的终极关怀出发,痛切开示:“无论何人,皆应求生西方。即现在不应死者,暂免灾难,亦不能永久安乐。娑婆苦,今生尚轻,前几生更苦;此次苦尚轻,以后更苦。故欲十分安全,不可专顾目前暂时,必须放开远大眼光求生西方也。”(《劝念佛菩萨求生西方》)有的人认为净土法门是送死的法门,大师严厉拨正:“常人谓净土宗惟是送死法门(临终乃有用)。岂知净土宗以大菩提心为主。常应抱积极之大悲心,发救济众生之宏愿。”(《净土法门大意》)对于有些人误以为念佛之人必须抛弃世缘的情况,大师以答问的方式阐明了净土法门简便易行、人人可修的特点:“问:有谓净土宗人,率多抛弃世缘,其信然欤?答:若修禅定,或止观,或密咒等,须谢绝世缘,入山静习。净土法门则异于是,无人不可学,无处不可学。士、农、工、商各安其业,皆可随分修其净土。又于人事善利,群众公益,一切功德,悉应尽力集积,以为生西资粮,何可云抛弃耶!”(《净宗问辨》)弘一大师的开示一如其人,虽朴实无华,但总能一语中的,使人有醍醐灌顶之感。

弘一大师对于净土法门的服膺,与印光大师的影响关系甚深。弘一大师风华绝代,眼光甚高,不肯轻易服人,然而对印光大师却是心悦诚服,这在他写给友人的信中可管窥一二:“朽人(弘一大师自称)于当代善知识中,最服膺者,惟印光法师。前年曾致书陈情,愿厕弟子之列,法师未许。去岁阿弥陀佛诞,于佛前燃臂香,乞三宝慈力加被,复上书陈请,师又逊谢。逮及岁晚,乃再竭诚哀恳,方承慈悲摄受,欢喜庆幸,得未曾有矣。”(《复王心湛居士书》)弘一大师虽然在僧俗两界早已享有盛誉,但在印光大师面前,却谦卑得像个小学生一样。他希望能成为印光大师的弟子,被婉拒后,甚至燃臂香来表达自己的诚意,实在令人钦佩。

在净土法门的修持上,弘一大师也谨遵印光大师的教诲,死尽偷心,老实念佛。在很多随缘开示中,弘一大师都力劝大众念佛往生。一九三七年,弘一大师在湛山寺弘律结束,临走时向倓虚法师告别说:“老法师,我这次走后,今生不能再来了,将来我们大家同到西方极乐世界再见吧!”虽然大师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很真挚,很沉静。倓虚法师点头微笑,默然予契。大师临出山门,四众弟子都在山门里搭衣持具,预备给弘一大师送驾。弘一大师对大家说:“今天打扰诸位很对不起,也没什么好供献,有两句话给大家,作为临别赠言吧!”然后在衣袋里掏出来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乘此时机,最好念佛!”(上出《影尘回忆录》)这一句简简单单的开示,恰恰展现了弘一大师救度一切众生的深切悲心。

 

遥望天心月正圆

一九四二年初秋,弘一大师放下一切事务,一心念佛,求生净土。中秋过后,大师渐示微疾,致书与好友夏丏尊(按:夏丏尊,著名文学家,系弘一大师挚友。大师出家后,夏亦皈依三宝,临终自在而去,荼毗得舍利花甚多。事见《近代往生随闻录》)诀别,并附偈云:“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亡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农历九月初四,弘一大师安然示寂于福建泉州开元寺。临终前三天,大师挥笔写下“悲欣交集”四个字,旁附“见观经”三字。大师荼毗以后,得舍利一千八百余颗,红白璀璨,圆润耀目,大众无不赞叹。

 

斯人已去,思念无边。吟诵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的偈子,仿佛看见弘一大师在海会圣众中向我们颔首微笑。大师的足迹正是我们前行的向导,归根结底只有四个字:持戒念佛。

 曾为绝代风流士又作持戒念佛僧——试论弘一大师及其净土修行

曾为绝代风流士又作持戒念佛僧——试论弘一大师及其净土修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