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净土杂志
净土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6,806
  • 关注人气:2,5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艰难回归路

(2021-02-08 05:00:00)
标签:

大安法师

东林寺

佛学

净土苑东林大佛

净土杂志

分类: 《净土》2018-2020年文章

艰难回归路

艰难回归路

《净土》2020年第12期合刊    /圣慧

 

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小时候日子过得比较艰难,这个经历在我心中种下一个执念:人生在世,钱最重要。活着就是为了挣钱,有了钱就能摆脱穷困,过上好日子。大学毕业工作后,我的追求就是挣钱、买房、求名求利。日子慢慢好了,欲望却好像是个无底洞,难以满足。

我在家中排行最小,父母年龄大了,我却很少回家,慢慢也不习惯农村的饮食起居了,我拼命享受自己跳出农村后的都市生活,对父母除了给钱之外,很少关注他们的心理感受和精神需求。二〇一五年前后,不到三年的时间,父母相继去世。父母的离世对我其实都有很大的刺激,但却没能阻挡世间五欲六尘对我的吸引力,我依然被欲望牵扯着,在迷惑中追逐虚幻的名利。

二〇一六年,我们一家人出外旅游,游览了很多风景名胜,吃了很多海鲜,在海边游玩了好几天,我还购买了许多喜欢的衣物……后来我和孩子回自己家,先生回老家去看婆婆。殊不知,这是我们的最后一面。我清楚地记得,和先生分手时的一刹,当我从他身上接过挎包时,我的心突然莫名地一个激灵,这一激灵是如此地突然而又猛烈,我吃了一惊,但马上就没有在意了。

我和孩子一到家,先生就打来电话,我正忙着打扫家中卫生,让孩子先和他爸说话。卫生还没有彻底收拾完,电话突然又响了,是先生弟弟打来的,告诉我先生出车祸了,我还认为不严重,嘱咐小叔赶紧送医院。只过了一会儿,小叔又打来电话,让我赶紧回去,我一听,知道严重了。我哭着说无论花多少钱一定要抢救,电话那头却没了声音,一股恐惧感涌上心头,我近乎失去理智地大叫:“你们到底把他怎么了?!”电话断了,泪水直泻而下,那不是悲伤,而是无助、害怕、恐慌,是不信,是不知所措……我整个人像没了骨头一样瘫软,我怎么办?

一下飞机,我就冲到殡仪馆,我甚至以为,我还可以扯住丈夫的耳朵把他叫醒。当我抱起他冰凉的身躯时,恍若抱起的是我自己。刹那间我明白了,我有一天也会这样躺着,冰凉、僵硬、无应……而那一刻,我真的想跟他一起那样躺着,我真的想既然一切终将如此,那就现在吧!现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回忆过往,身体里的血似乎又变得冰凉冰凉的,泪水又要流下来……我不会再回顾过去了,我要让过往如断崖一般,从我的生命中陨落消失。

当我稍加清醒后,我心中浮现出事故发生地,我觉得先生还在那里,我坐在路边的草中跟他说话……我从来没有过信仰,但那一刻我确信他能听到。听小叔说,那个路口发生过多次车祸了,而且,先生出事前,刚好有人祭奠过,香还没有燃完,先生就出事了。

以前的我是一个完全不懂佛法的人,对佛法的认识仅限于烧香、跪拜和往功德箱里面放钱。我不明白家中所发生的这一切是为什么,没有人能给我答案。我到附近一座寺院,一见到出家师父,我就跪下哭着问:“这究竟是为什么?”师父回答说:“应该是杀业。”我说他没杀什么,他只在家杀过鱼。师父说:“因果通三世。”当时我对师父的回答,感觉很是空洞。我买了一些供品供养三宝,希望先生在未知的世界里能好一些。有位慈悲的师父看我伤心,送给我一串楞严咒挂件。

那年春节,我害怕在家过年,不想在家中听着鞭炮声流泪,就报名参加了一个由出家师父组织的亲子跨年营活动。在活动现场,我基本一直在哭,因为台上讲的佛法内容,颠覆了我以往对世间、人生的看法。参加这次活动前,我是悲伤、难过的,自从参加完活动,我的伤心、难过就转化成了自责、愧疚,甚至有了极强的负罪感。于是,我开始学习佛法。

当时的我对佛法完全空白无知,所幸自己生活在当下网络信息时代,我上网、买书,拼命学习,却越学越难受,因为我发现自己四十多年来的生活全是错误的,我对这个世界生起了极大的厌离之心。随着学习的深入,我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去见那位导致先生离世的肇事者,对家庭财产的分割,我也没有异议,因为学习佛法让我明白了原谅和放下对人生的重要性。我也明白,不管怎样,先生都无法复活了。我在先生离世四十九天内为他做了超度法会。

我如饥似渴地学习佛法,因为我想弄明白,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生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随着学习时间的延长,我的忏悔心又变成了遗憾,我可以接受我生命中发生的一切,但如果能带领父母、先生在有生之年接触佛法,修学佛法,该多好啊!于是我开始经常到寺院去,为过世的亲人立牌位、做超度。其实这些法事,不仅是超度去世的人,也是“超度”活着的人,包括我自己。

起初我对佛法的了解不够深入,我发现生命是个无解的命题,我开始变得迷茫无措,不停地思考:生从何来,死向何去?我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与动力,我的生活变得没有泪水,也没有了欢笑。我知道这种现象主要是因为我没有掌握佛法精髓导致的,怕自己走错路,怕看书理解不够,我就跑到外面去打佛七,或参加出家师父的讲座活动,或参加寺院义工活动。

慢慢的,我有了新变化。我开始吃素了,不太执着了,容易满足了,学会感恩了,懂得随缘了,知道放下了,学着解脱了,对佛法产生了强烈的信心了……我还发现自己变得更加自信、坚强、乐观了,我开始不太在乎自我了,我开始真心地笑、自然地哭了。我开始慢慢体验人生中每一个平常的日子,因为这是人身法器对我的恩典,我感恩生命中的一切存在,我感恩生命中的一切遇见,我更感恩此生遇到佛法。

二〇二〇年春节前,我决定到欣慕已久的庐山东林寺过年。一出九江站,泪水又止不住直流。因为九江我来过,我和先生一起到庐山游玩过,当年我还不知道东林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如今我却为学习佛法专程来到这里,百感交集,泪流不止,却似乎与悲伤和喜悦都不相关,更像是感动,我终于踏上了回归之路!

在东林寺青莲念佛堂,引磬与佛号声响起时,我泪水又是哗哗直流;当跪在东林寺大雄宝殿前,看着慈眉细眼的佛面时,泪水也是奔涌直下;当我一步步跪拜东林大佛时,心中不由自主地重复:“阿弥陀佛,我回来了,阿弥陀佛慈悲,原谅我的迷失,阿弥陀佛,请护祐我不再迷失,请明示我走好余生,请接引我回归西方极乐世界!”

非常感恩自己有缘到东林寺修学,从东林寺我学习到的主要就是一心念佛。我以前念佛一直找不着感觉,而且怀疑心比较重,对念佛法门的原理也不了解,认为念佛数量不重要,念佛一直是想起来才念,除了早课,其余时间念佛很少。从东林寺回来后,我就开始想各种办法计数念佛。现在除早课外,工作之余我正在培养自己不断忆佛念佛的习惯,现在我每天的佛号基本在五千声以上,短期目标是每天一万声。想起自己虔诚地三步一拜拜东林大佛时,我感受到周围游人异样不解的目光,心中很是感慨,他们不正是当年的我吗?我理解他们的异样和不解,他们却不理解我当下的行为与状态。

我知道自己来到向往已久的净土祖庭很不容易,因此平时工作、生活中,不敢有丝毫懈怠。我也特别开心,因为适逢春节,我有缘在东林寺的大寮、斋堂、图书馆等地方做事,自己从中学习到不少知识。我总觉得自己的学习有些杂乱,特别想系统地学习佛法,东林寺一位师兄介绍我参加网络班。从东林寺回来后,我发现网络班已经不能报名了。没想到,有一天那位师兄突然联系我,说东林寺增设了网络班,让我赶紧报名,现在我已经是一名东林寺网络普通班的学员了。

佛法浩瀚如烟海,我对佛法的了解还很粗浅,我非常珍惜自己此生有缘接触到佛法,非常感恩我佛慈悲,引导我去到一些道场学习佛法,非常感恩让我学习佛法的所有机缘。一路走来,我的体会是:一定要有一颗想学习的心,一定要有一颗不顾一切虔诚求法的心,一定要有一颗放下一切了生脱死的心……虽然我还没有完全知道真相是什么,但只要我始终怀着这样一颗真心前行,遮挡真相的迷雾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消散。有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像是活在大雾天,现在的我感觉自己是活在如梦的幻境中,我知道一切都还不明了、不究竟,但我走上回归之路的步伐,是再也不会停息了。

随着对佛法的不断了解,我非常感恩阿弥陀佛,让因先生的突然离去而痛不欲生的我找到了回家的路。现在的我虽然还是以前的躯壳,但已经全然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我无数次战战兢兢,因为迷失与退转是如此轻易甚至不被觉察;我忏悔自己往昔的罪业,但同时特别确信我佛的慈悲;我经常跪在佛前,祈求佛的护祐,因为五浊恶世太痛苦,祈求早日出离。

忆念起阿弥陀佛的慈悲,泪水如泉涌流,现在的我只想回归极乐,回归到阿弥陀佛的怀抱,告诉阿弥陀佛我错了、我累了,请您教导我领悟真理、明白真相,请您护祐我不再迷失,我愿做您的侍者,请您接引我回家吧!

 艰难回归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