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净土杂志
净土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95,228
  • 关注人气:2,5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死大事妈妈赢了

(2020-11-05 05:00:00)
标签:

大安法师

佛学

净土法门

净土杂志

庐山东林寺

分类: 《净土》2018-2020年文章

生死大事妈妈赢了

生死大事 妈妈赢了

《净土》2019年第6期    /圆顶口述 慧心整理

 

“圆顶,我们真的要分手了啊……”妈妈坐在那儿哭起来。我哄她:“哎,不哭啦,到极乐世界我们还在一起呀!只是那时我们不是现在这张脸,那时候您有他心通,您知道我们曾经在东林寺,我曾是您女儿,我怎么带您出来的,前前后后都清清楚楚。您干吗伤心呢?”

伤心,这是我们的习气。妈妈往生以后,有时看到她的东西我也会难过,可是我知道不该这样,我该为她高兴。

 

一、佛化家庭,濡染善根

一九三三年,妈妈在一个富庶的家庭里出生。妈妈从小就是一个心思单纯善良的人,未出嫁时,见到穷人生活困苦,常常以米粮接济;每见到宰杀牲畜的情形,总会流露出强烈的惊怖之感,为动物的不幸感到伤心。或许正是这样的性格,冥冥中已为她积下甚深福德,以至于她后面的人生中少有难事。

妈妈的外公是个虔诚的在家修行人,临终前曾交代家人:“你们不要给我烧吃的,我有吃的。”老人走的时候没有病痛,很自在。妈妈小时候不懂事,搞恶作剧,偷偷在外公饭碗里放猪油,外公一吃就发现了,不过外公很和蔼,从来不发脾气,对她说:“你是不是往外公碗里放猪油啦,下次不可以噢!外公不吃的。”妈妈很听话,往后就记住了。

那时候妈妈的外公常念诵《心经》和《金刚经》,妈妈在童年里就受到佛法的熏染。所以后来她听到我念诵这些经典时,便会很高兴,我教她念,她也很快就能熟悉,要知道妈妈学其他东西都是很慢的。记得早前给她和爸爸看往生纪实的录像带,爸爸就不爱看,看一会儿就坐不住走开了,可是妈妈能两个小时一动不动坐在那里一直看。那时我就发觉,妈妈虽然还不信佛,却是有善根的。

 

二、女中丈夫,允女出家

后来我决定出家,妈妈起初不同意,我对她说:“妈妈,您答应我不死,我就不出家。”这个问题,必然是无解的,生老病死,没有人能避免。妈妈是心量大的女子,可还是流下眼泪,说:“我不拦你,再拦你我就有罪了。”

从小到大,我没怎么和妈妈分开过,出家后我也想把她带在身边。因为爸爸临终走得不好,爸爸生前也很疼爱我,但那时我不敢面对爸爸在我面前断气,临终那一刻没有在他身边。可是对妈妈不可以再这样,我不想人生再有遗憾,发誓一定要度她出离生死轮回。然而真正做起来真的不容易,但是我想只要有一分希望,我也要尽全力,绝不放弃。还好,从二〇〇九年我出家,到二〇一九年妈妈安然往生,这十年光阴,我们没有空过。

 

三、为度母亲,不离不弃

这十年里,妈妈前后跟在我身边将近有七年。

我出家后不久,如愿把妈妈接来身边。起初妈妈和我在西藏生活了两年半,但是这段日子她并未生起出离心,反倒是觉得我为什么要拽她来这么苦的地方。西藏海拔高,生活条件艰苦,她身体不适应,常想回上海老家和家人团聚,看到有人回汉地,就想可不可以也带她走。终于还是因为舍不得我女儿的宝宝,妈妈又回到上海为我女儿带了三年小孩。

三年后,我想再接妈妈回身边,妈妈说:“我不想回西藏,汉地有没有好的地方啊?你带我去汉地我就和你在一起。”我想也好,为了度她,走到这一步不容易,于是我选择了两座寺院,东林寺和另外一座。最先是计划去另外一座寺院,妈妈就是赖着不肯去,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等一会好不?过完清明再去嘛!”我说:“我们已经等很久啦,不能让佛陀久等我们的。”她依然是拖拖拉拉不愿走,后来去了那座寺院,也还是没有待住。

 

四、因缘成熟,栖身东林

于是决定带妈妈来东林寺,为方便度她,我诵经念佛,求佛菩萨加持妈妈可以来。之后不久,家里人开始骂她,谁都不骂只骂她,我女儿还对她拍桌子,她一伤心,就决定过来了。最终,在二〇一六年三月八号,我和妈妈来到东林寺。没想到,妈妈来了之后很欢喜,我也欢喜,我们在寺院附近住下来。


生死大事妈妈赢了

一开始到东林寺,我以为妈妈待不了几天又要吵着走,我知道她有这个习气。没想到她能一直留在这儿,即使中间有暂时离开到别处的时候,妈妈也像变了个人:“我们走啦!这里不要待啦,东林寺就是我们的家啦!”这也是她和东林寺的缘分。

在东林寺,大家都待妈妈很好,妈妈和两个乞讨的人也相处得特别好,这也是她喜欢这里的原因之一,她在东林寺活得高兴。妈妈曾说:“这里的人比家里人还好嘞!家里人还需要你给他点什么才会帮你,这里大家真心愿意帮助别人,不是为了要回报。”所以她觉得学佛就是好,也更愿意亲近佛法,更愿意念佛。

 

五、出离心起,广集资粮

在东林寺生活的日子里,妈妈的进步也很大。在这里,妈妈的出离心一下子生出来了。在西藏时都没有哭,在这里她哭了,对我说:“圆顶啊,我懂了,你为了度我,到这一步真是不容易啊!”她体会到什么是苦,对我谈起:“以前没觉得活着苦啊,觉得挺好的。圆顶,以前我怎么没觉得苦啊……”看她有这样的转变,我想一切就都好办了。

也是在这里,妈妈开始吃素,我想也是观世音菩萨的加持吧。为了让她吃素,我祈求观世音菩萨:“菩萨慈悲,不要让妈妈再吃荤腥,她若再吃荤腥就叫她拉肚子。”有一天就是这么巧,妈妈跑来和我说:“我今天吃肉了,拉肚子,肚子痛得要命哦!从来没有这么痛过!”她认错:“观世音菩萨加持我,我真的再也不吃荤腥的了,让我好起来吧!”从那以后,她就开始吃素。其间,家人来看望妈妈,见她吃素,说没有营养要接她走,我不辩论,待家人走后,我对妈妈说:“您为了自己,害了那么多众生的命。您害了两条蛇,才有了腿上这个疮的果报,您还想吃肉吗?”在东林寺这个环境,她是可以吃素的,回到家乡或受家人劝诱,可就不好说了。

另外,只要一提到做供养做布施,妈妈就变得特别欢喜。我要做供养时会跟她讲:“老菩萨,现在来了好多人耶,都是贫穷困苦的多,而您在生病,我们力量不大,但是钱有一点,我们就做布施,好不好?”妈妈答应得特别干脆:“好!好!好!供养,供养!”每当知道要布施时,她好几天前就开始高兴:“快点!快点!不要和我讲,我的工资卡都交给你啦!你就自己看哦!不要和我商量,我很高兴的!”平日里,我们几个比丘尼在一起时,妈妈会悄悄和我讲:“不要叫她们出钱,你多出一点。”意思是让我多布施一点。看见比丘师父也是,会说:“圆顶,供养一点!供养一点!”以前她可不是这样子的,经常会犹豫:“等我们钱多一点时再供养嘛!”


生死大事妈妈赢了

妈妈腿上的疮没有太大时,也会和我一起进念佛堂念佛,听大安法师讲法。不过若说特别精进,倒也算不上,但是她就是有一个信念:我一定要往生极乐世界!哪里也不去,就去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一定会来的!她曾说:“圆顶,不要担心,我肯定到阿弥陀佛那里去,阿弥陀佛一定会来接我的!”大安法师讲过的老实念佛的愚夫愚妇,妈妈特别像这一类人,她不会问为什么,就是坚定地相信。

妈妈平日的状态惯常是东张西望,自己玩一会儿。我催她:“老菩萨,快点念佛啦!这件事要紧哦!”她说:“哦……哦……我不是一直念佛的,我也要想些别的事情呀!你叫我像你一样,我还做不到哪!”但是,她只要坐下来要念佛了,就很投入,会和我讲今天谁谁从我身边过去,我都没有注意哪。听她这样说的时候,我知道她念佛慢慢也有一点功夫了。于是我也常常对她竖大拇指:“老菩萨,您不要看自己没有剃头,没有像我这样精进,但我知道您是很厉害的,您一定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妈妈很欢喜,对我说,她在梦里也常常在念阿弥陀佛。妈妈念佛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喜欢东林寺助念团的助念声调,平日她在家时也会以这个声调念佛。到后来她被送去助念,四众弟子就是以这个声调为她助念,一直到最后命终。

 

六、病痛警醒,不再留恋

日复一日,因缘一点一点成熟起来。妈妈脚上的疮也在度她,每当伤口疼时,她求往生的愿望就更强烈,每天都会讲:“哎呀!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快一点!弟子快疼死了,你们怎么还不来接我呀!快来接我啊!”这时我就告诉她:“老菩萨,您要发菩提心,每天早起您就想,您现在不为自己,就为众生活,您就是为六道父母活的。佛陀教导我们,我执慢慢减弱,我们的病痛也会慢慢减弱,慢慢就会少了,消失了。”妈妈很听话,她每天起床后就发愿,腿痛了就会说:“我现在为众生活,我要发菩提心!”

之后我觉得应该提前准备好助念的事宜,就对妈妈说:“老菩萨,您来到东林寺是为了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您临终的时候需要同参道友助念,明天我们去见一见助念团团长,您应该认识一下。”妈妈说好。而就在见到师父后,妈妈更相信有轮回这件事。看到这位师父,妈妈就哭了,师父见到她也很受触动。我说:“您相信了吧,世间是有轮回的吧,您看您和师父来自不同的地方,从来不认识,您看到他却觉得很亲切。”妈妈也承认:“哎,是真的耶!是有轮回的。”也正因此,妈妈更加努力念佛。

临往生前的一段时间,妈妈虽然没有强烈的病痛感,却也常对我说痛。我知道妈妈是不耐痛的人,她这样说其实是在向我撒娇,她需要我的爱。那时妈妈因为身体原因,上厕所不方便,扶她起身到了厕所,又说没有了,刚回到床上又有了,就拉在了床上。她觉得不好意思,我说:“没关系!没关系!妈妈,这是好事,如果您只吃不拉,我更担心了。放心,我收拾很快的。您觉得痛是在还债,临终那一刻,就会更轻松地走,那就好了。”果真是这样,妈妈临终前三天真的没有什么痛苦。

 

七、精进念佛,消除违缘

妈妈在往生前十天,忽然变得非常精进。她似乎真的感到无常来了,再不念佛就来不及了,每天一醒来,就“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地念。开始时,因为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我以为她哭了,不免也有点伤心,就哄她:“老菩萨,不要哭!不要哭!阿弥陀佛在看着我们,不哭,不哭。”后来听清楚她是在念阿弥陀佛,我就好高兴。我说:“好!好!您是在念阿弥陀佛。”晚上一醒,她也是这个样子,特别精进。

十月四号,妈妈往生前五天时,一位师父过来探视妈妈,觉得她还有时间,那会儿妈妈在昏迷,但能听见我们说话。师父说:“老菩萨,现在带您去助念团,大家给您助念。您好了也就好了,要是不好呢也正好,您去极乐世界更好。您看怎么样啊,老菩萨?您愿意的话眼睛就眨一眨。”妈妈眼睛眨了一下,示意她愿意去。师父说,助念要她自己愿意去才好,有的人临终业障现前,就是不想去,就想身边有人陪。妈妈不是那样,她谁都不需要,妈妈平时是爱哭的人,但是临终没掉眼泪,她的信愿非常坚定。

妈妈是在十月六号下午四点钟被送进助念团的。在去助念前后,也有一个逆缘出现,为此我也暗暗为妈妈捏了一把汗。我有一个哥哥,哥哥在一些家事上对妈妈有误会,妹妹好心劝他来看看妈妈,结果他来了就吓妈妈,理论起以前的事,说:“都怪你!……等你临终我就哭!”妈妈心里特别害怕,对我说:“怎么办啊!我们逃吧!冤亲债主又追来啦!”我当时表现很镇定,对妈妈说:“没关系呀,妈妈,哥哥是来给您消业障的,他不来气您,您的业障谁给您消啊。我们不用担心,三宝会加持您的,阿弥陀佛都会安排好的,放心吧!”说来也巧,哥哥过来吵嘴后没几天,他的一个朋友因重伤住进医院,他不得不去陪护。但为防万一,为妈妈助念期间,我也和门口的义工打好招呼,拜托他们把好关,有陌生车子一定不要让进来。另外,我也叫家人都不要来,就我一个人在妈妈跟前就好。这一步一步,我都竭力做好。生死大事,这一次,妈妈必须要赢!

 

八、临终助念,往生现瑞

十月六号上午,妈妈似乎知道该去助念团了。平日她躺在床上,谁来喊她她都不醒,这一天一位比丘尼师父一来妈妈就醒了,眼睛一直跟着她,似乎在示意师父送她去助念团。我又请邻居阿苏过来帮忙,三人合力把妈妈送上了助念团。


生死大事妈妈赢了

一进助念团,团长就安排了二十四小时助念。助念团无论对助念环境的保护,还是对助念人员的素质审核等,一环一环都抓得很严格。助念声调一致,声音调柔,就像哄小孩子一样的,不缓不急。

在助念中,师父提醒我不要让妈妈长时间昏睡,要让她清醒一点,叮嘱我把棉签用甘露水润一下放在妈妈唇间。我按照师父教的做,也把甘露水喷一点在她脸上,让她舒服一点,提起正念。妈妈也明白,咬着这个棉签,打了个哈欠。正是这样,妈妈是脑子清醒着跟着佛号走的。

在断气前,妈妈眼睛看着我,我说:“您在想师父,对吗?”因为师父答应她,要来看她。我就轻声和她讲:“您要听话,师父如果来了,您难免又生起留恋心,反而对您不好。您就放心去,师父知道的。”妈妈那时已说不出话,我就这样鼓励她:“您呢,就放心,什么都不要等,有我在,您就放心去。嘴巴念不清楚没关系,阿弥陀佛,大安法师都讲得清清楚楚,您只要心里想着这四个字,功德一模一样的。师父前几天不也是这样告诉您的嘛!”我的脸很放松地对着她,给她信心。“您一定会去极乐世界,不要着急,阿弥陀佛早一分钟也不会来,您放心等着阿弥陀佛。每个人因缘不一样,有的人会很快,有的人慢一点,您不要着急哦,阿弥陀佛一定会来的!”我的语气表情一直很放松,不然我一紧张,她也会紧张。

说完以后,过了一会儿,妈妈吐了一口大气,而且是很轻松地吐出来,再也没上来过。我看了一眼时间,下午六点,那天是十月九号。这一年,妈妈八十六岁。

妈妈走得很安详,身体柔软,嘴唇很红。在妈妈临终前这三天里,佛号声没有断过。为了保险起见,妈妈断气后,我们把她的身体继续停置了三天,十二号晚上六点才换衣服。

十月十三号火化时,听见火声“哗——哗——哗——”,负责的师兄说:“这人走得好。”妈妈火化后烧出将近五百颗舍利子,还有一颗舍利花,非常珍贵。师父赞叹说,在家居士这样殊胜的不多见。

 

从开始准备为妈妈助念到火化,终于圆满了。我为之久久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心里有无尽的感恩,感恩三宝加持,感恩阿弥陀佛的慈悲摄受,感恩东林寺助念团的师父与居士们!也真心祈愿一切众生都能紧紧依靠阿弥陀佛,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南无阿弥陀佛!

 生死大事妈妈赢了

生死大事妈妈赢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