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妙世界的大门

(2019-03-15 08:06:06)
标签:

大安法师

东林寺

佛学

净土

净土苑东林大佛

分类: 《净土》2018年文章

美妙世界的大门

美妙世界的大门

《净土》2018年第5期    /刘芳

从世俗的意义上来说,我应该算是一个比较幸福的人。我的双亲健在,家庭圆满,孩子争气,我的身体虽然看似瘦弱,但却很少生病,连感冒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所以我一直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活得乐呵呵的。我热爱美食,只要听说哪里有美食,就欢欢喜喜地跑去大快朵颐;我也热爱美景,听说哪里有美景,就呼朋唤友地去一睹为快;我还隔三岔五地举办一次同学聚会,开开心心地热闹一阵子。我曾经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活下去,但在二〇一六年的八月,我却迎来了生命中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检查身体,直面死亡

二〇一六年八月底,我去做体检。做B超的医生随口跟我说了一句:“你的肝好像有点纤维化,不过如果肝功能检测正常的话就没事。”我和我爱人一听很不放心,当下就挂了一个肝病专家的号,专家让我先去做一个肝硬度值的检测,当时检测的结果是硬度值为14.8。这个值意味着什么呢?从医学上来说,肝的正常硬度值是714.8就意味着我的肝脏是中重度硬化。那个专家当时并没有确诊我就是肝硬化,因为他也不明白,肝功能检测结果挺好的,为什么硬度值却这么高呢?他给我们的建议是再做一个加强CT以明确诊断。但是做加强CT需要预约,而我们没有预约就做不了,于是我们决定不在这家医院看了,转而预约另一家医院的专家,去那里确诊。这样的话也就意味着等待结果需要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

而这一星期的等待简直可以说是令人备受煎熬的酷刑期:从医院回来,我就已经吓傻了,心里的震惊简直是无法形容。在这差不多一星期中,我就一直被这个硬度值给缠绕着,在电脑上不停地查询有关肝病的信息,越查就越觉得自己真的得了重病,哪里长了个小黑点,哪天牙龈还出了血……一些生活中微小的事情都让我对号入座,成为我得了重病的实际证据。我还经常联想起以前看过的那些电视剧或新闻:有的人只是在医院无意之中检查一下身体,却意外发现肝癌到了中晚期,然后没过几个月就去世了。我想我和这种情况不也如出一辙吗?于是,我突然之间就被推到了死亡面前,这个感觉真的有如晴天霹雳,不,比晴天霹雳还要剧烈,因为我并没有在不知情的那一刹那死去,我还得在知道结果的情况下苦苦煎熬。我当时整颗心都被来自死亡的恐惧攫住了,特别特别惊恐,每时每刻都忘不了这件事,偶尔做什么事情忘记一小会儿,马上又会想起来,然后内心就掠过一阵接一阵的害怕。从这个时候起,我饭也吃不下了,觉也睡不着了,再也笑不出来了。

一个星期的等待期终于过去,我去了医院,可是老专家一看我这个月做了这么多的检查项目,就不肯再为我抽血检查,只是说这应该没什么事,给我开了一个月的药,让我吃了后再去复查。然而这个时候,在我内心深处却已经强烈认定自己是得了重病了,认为老专家说的话可能只是对病人的安慰之语,我就依然处在那种时时担心自己要死掉的恐惧之中。恰恰当时又是夏秋之交,我的鼻炎和咽炎也犯了。本来平时我鼻炎和咽炎犯了以后很快就会好,但这次也许是心理影响到生理,鼻炎和咽炎迟迟拖着不好,我就一直在吃药,再加上吃老专家开的药,又加重了胃炎,这一个月真是雪上加霜,令人倍受煎熬:我对肝硬化的恐惧还没有消失,又开始担心我的鼻炎、咽炎,还有胃炎。

那个时候,鼻子塞着,嗓子疼着,胃每时每刻都难受着,这一切都使我的心情更加悲伤沮丧,也就被逼着不停地思考死亡这个问题:如果我死了,我爸爸妈妈该怎么办呢?他们都老了,一下子没了女儿,该怎么挺得过去呢?我死了,我的孩子没有妈妈了,再也没有叫妈妈的机会了,以后只能看着别人叫妈妈,多么可怜哪!我再想到我自己,我这么乐呵呵的一个人居然就要死了,我就要被孤单单地埋到一个黑乎乎的地底下去了,那地底下一定有蚂蚁、有虫子,还有很多很多我从小就害怕、一想到就让我不寒而栗的蚯蚓等,它们都会在我身上爬来爬去,会啃食我的身体……我一直被这种思绪缠绕着,没有一秒钟忘记过,我的思维就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怎么也转不出来……

 

穷究答案,寻而不得

度日如年的一个月终于过去了,我又到医院去复查。结果却出乎意料:一切正常,就连那个把我吓傻了的肝硬度值也特别正常,才4.4,原来我只是被误诊了。

然而,当这个结果出来时,我却并没有想像中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相反还是觉得恐惧与悲伤。治肝病的药停吃了,可还是有鼻炎、咽炎和胃炎日复一日地折磨着我,让我感到生无可恋、死又可怖,我甚至经常在家里偷偷地哭。

有一次我哭的时候,我爱人看到了,就觉得挺奇怪的,问我:“只是被误诊了而已,为什么还哭呢?”我边哭边告诉他,因为我害怕病,害怕老,还害怕死。他说,如果真病了,我们就要积极治疗,卖车卖房也得治,万一治不好那也是我们的命啊。可是爱人的“命运论”也并没有解开我的疑问,我还是继续越想越多,越想越深:人生为什么要有老、病、死呢?我们的生命渐渐变得苍老,变得发秃齿摇,变得步履维艰;我们的身体还要生病,我们得一刀一刀地接受手术,无论有多么难受,多么疼痛,我们也得忍受着;而且在无尽的忍受之后,不管你有多么舍不得亲人,舍不得生命,到最后还是难逃一死。我想不通为什么老天给我们生命,却还要收回生命,给我们亲人,却还要我们离开亲人呢?我就这样反反复复地纠结着这个问题,带着一种找不到答案的迷茫心情悲伤着,沮丧着。这使得我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不再追寻美食美景,也不再开开心心地去玩闹。这一来我的老母亲着急了,她找人给我算命,说我可以活到八十多岁,让我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但即便如此,这对我也并没有任何帮助,因为我想即使是活到九十多岁,又能怎么样呢,我还不是照样要死掉、照样还会被孤单单地埋到那个黑乎乎的可怕的地底下去吗?!

几个月过去了,我不仅没有慢慢忘了这个事情,还好像陷进了一个悲伤的漩涡,完全不能自拔。我一夜只能睡两三个小时,脑子里一秒钟能转几百个念头,我已经痛苦不堪,倍受折磨。我的家人看我越来越不对劲,就带我去看心理医生。这时已经是二〇一七年的三月份,离我被误诊已经过去了大半年。

见到心理医生,我就把我这种害怕恐惧的感觉告诉他,满心希望他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可心理医生听了我的话又是怎样回答我的呢?他回答我说,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每个人都得经历,那是避免不了的。听到这个回答,我真的失望极了,他说的话多么苍白无力啊!这和我的很多朋友劝告我的话一样,对我起不到任何帮助。是,我也知道这是自然规律,但是我就是害怕这个自然规律呀,关键在于我怎么样才能做到不害怕呢?看来我这个心结,心理医生也无法给我解开,那我也就依然迷茫着。但他诊断我已经有焦虑抑郁障碍了,就给我开了一些药让我服用,好在我吃了这些药以后,就不像以前一样时时刻刻纠结这些问题了,但还是有想起来的时候,一旦想起来,就去网上疯狂地查找答案,但是我也没有查到一个让我很信服的解答。

 

美妙世界的大门

幸遇佛法,拨云见日

吃了心理医生开的药后,我焦虑抑郁的情况有所缓解,但鼻炎、咽炎、胃炎始终在折磨着我。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聊天时说起我的病,她说她以前病得都不能下床了,后来学佛学了十多年,病早就好了。当时我对学佛的认识非常肤浅,认为学佛就是烧烧香,磕磕头,念念经,佛菩萨就保祐我身体健康。听她说学佛能治病,我就也萌生了学佛的念头,于是受她指点我就去武汉的莲溪寺找一位师父皈依。

我第一次去莲溪寺的时候,请寺里的一位出家师父带我拜佛。我一边拜佛,师父一边为我介绍,当我拜到药师佛的时候,这位师父突然对我说,其实你的福报挺大的。我当时特别奇怪,就追问师父为什么这么说,但是师父却不肯再说下去了。回来后我一直忍不住想,为什么在我拜别的佛的时候师父都不说话,刚好拜到药师佛的时候,师父却这么说呢?而在此之前,我听一位鼻炎群群主的建议,经常在家里念或者抄写药师佛咒,所以我想是不是师父感应到了,所以才在我拜药师佛时那样对我说呢?这么想来,我对学佛的信心就增强了一些,开始按这个师父教的读《心经》。

而当我读到“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的时候,心里真是特别有感触,眼睛久久地盯着这几句经文。我心想,我如此恐惧死亡,如此恐惧离开这个世界,不就正是因为心里面牵挂着很多事吗?比如我牵挂着年老体衰的父亲母亲,牵挂着我还在念书的孩子,牵挂着我自己死后的身体……

过了一段时间,这位师父通知我,寺里有一个大型的皈依活动,让我那天去拜师、皈依。那天我和差不多一百位居士一起参加皈依仪式时,有很多居士随着念诵经文的声音开始哭泣。我当时对佛教认识不深,也不知道念的是什么经文,看到别人如此忍着声音悲泣的时候,我莫名地觉得有点儿好笑,也感到非常不解。佛教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能够让这么多人同声哭泣呢?我就在这种感觉中完成了我的皈依仪式,并拜了另一位出家师父为师。因为师父主持皈依仪式,特别忙碌,当天并没有多交谈。

就这样过了一些日子,有一天我的状态非常不好,感觉抑郁焦虑又要光临我身上了,我的朋友便专程陪我去莲溪寺见师父。在客堂里见到师父后,我一直对着师父流着悲伤的眼泪。我对师父说:“师父,人生为什么这么苦呢?又要老,又要病,以后还得死。”这样问师父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期待能得到多么满意的回答,因为我的家人、朋友、心理医生、科学家都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我对着师父说这些话,也只是发泄一下我心中的苦闷罢了。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师父却并没有敷衍我这个对佛法一窍不通的新弟子,而是认真地对我说了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话,她说:“人生的本质就是苦啊,如果不想再苦了,那你可以通过修行,往生到极乐世界去啊。”

极乐世界!这短短的四个字,在我听来却犹如当头棒喝,一下子敲醒了迷茫的我。我就像一个被困在死胡同的极度绝望之人,突然见到了柳暗花明的境界一样,我那久久纠结、久久愁苦的灰暗的心,就好像突然被注入了欢快的溪流。我心中不停地重复着“极乐世界”这几个字,什么话都忘了说,直到我朋友把我拉出了客堂。

美妙世界的大门

我以前一直纠结着我死了会埋到黑乎乎的地底下去,从来就没有人告诉我、而且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还有一个极乐世界存在,还有一个没有痛苦只有快乐的美妙世界存在。那这样的话我再也不用害怕了,因为我死了后可以去一个光明的、快乐的地方了呀!就这样,我心中对死亡的恐惧就在听到师父的这句话后突然之间消失了,长久以来缠绕着我的问题、这么多人都无法打开的心结,师父轻轻一句话就给我解开了!我也突然理解了皈依时那些居士们哭泣的原因,一个长长久久漂泊在外、受尽苦楚的孤儿,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可以回到一个无比温暖快乐的家时,怎么会不喜极而泣呢!从那一刻起我便对佛法开始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接下来我就如饥似渴地开始了解关于极乐世界的一切,当我读到经里所描绘到的极乐世界种种清净庄严的景象时,我越来越觉得,那就是我最向往的世界。师父的话,就这样给我打开了一个美妙世界的大门……

从那时起我开始愉快地走在学佛的路上,也越来越感受到佛法的博大精深。学佛让我的思维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我的焦虑抑郁也越来越轻。我越来越感觉佛法的确是一门能教我们解脱生老病死的伟大学科——以前生病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大祸临头,心里惶惶不可终日,但我现在认为生病只是以前种下的因现在结了果,生病就是消业的,业消完了,我就会好了。而且,如果万一病真的不能好了,我也会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因为那里的世界无比美妙无比清净,没有病苦,没有生死,我们会永远地幸福快乐着,所以我感到特别安心。因心态的从容而换来身体加速的康复,我觉得这就是佛法带给我的实实在在的好处。有时回想以前,我是那么痛恨给我测肝硬度值的医生,就是他测出的结果使我陷入了抑郁焦虑的漩涡。但现在想想,我却觉得我应该感谢他,如果没有他,我怎么能遇到我的师父,遇到佛法呢?我又怎么能放下心中的恐惧,慢慢走向通往极乐世界的大门呢?这种感恩的心态,使我更加珍惜现有生活的平静和幸福。并且,为了不让自己的未来结下恶果,我时时提醒自己,反省自己,现在要种下善因,我得在生活中、工作中处处谨慎认真,因为我知道,敬畏因果,培养福报,要从一点一滴做起,这些都是佛法教给我的。我还认识了很多佛弟子,从他们的讲述中,我也知道佛法还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奇妙之处,比如说以前那位师父说我有福报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佛是大医王”,很多人通过学佛治愈了抑郁焦虑症,而且,佛法还让很多癌症病人神奇地康复如初。我越来越深深地感觉到,佛法应该是我们现代人必修的一门课程,如果大家都学佛,心态必然会从容很多,环境必然会好很多,幸福感必然会增强很多…… 

美妙世界的大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四季道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四季道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