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有善念天必祐之

(2018-11-28 08:09:48)
标签:

大安法师

东林寺

佛学

净土苑东林大佛

净土杂志

分类: 《净土》2018年文章

人有善念天必祐之

人有善念  天必祐之

《净土》2018年第3期    /道月

末学出生于一九六九年,兄弟姊妹七个,在家中排行最小。那个年代,大部分人家都很穷,缺吃少用。我虽然生在贫困家庭,但由于是女孩,又是老幺,哥哥姐姐们都很照顾我,没有干过农活,没有吃过苦、受过累,在幸福中成长。

 

慈母施药,救我一命

母亲曾多次讲述我儿时的一桩往事。有一年清明节,我住进了医院,医生诊断为中毒性痢疾。祸不单行,没几天又并发了肺炎、肝炎、肾炎和脑炎。病情越来越重,我几乎天天处于发烧昏迷的状态。

乡村的医院经常缺医少药,父母只好托人四处弄药。母亲说,最幸运的是,还能从其他地方弄到一些当时极缺的药品。没过几天,医院里的病人都知道了我家有药。一些患者家属经常到我的病房来,找到我父母,说他家的孩子病得如何严重,只有某某药品才能治好,能不能分给他们一些。我母亲听了这些心里很矛盾,不给吧,良心上过不去;给吧,又怕自己的孩子没有药。犹豫再三的结果是,那一年里,母亲把给我治病的药分给了很多人,帮助了很多孩子,也没有收别人一分钱。但最让她难受的是,往往在我病情严重的时候,自己手头又没药了,家人经常埋怨。母亲就自我安慰:“如果孩子命不该绝,吃镇痛片也会好。”

也许正是因为母亲的善良,把我从死神手中救了回来。在我住院整整一年后的一天晚上,我慢慢醒来,腹泻了整整一个晚上。母亲和父亲都特别害怕,因为我已经很多天没吃饭了,怎么能排泄出这么多东西啊。奇怪的是,从那以后,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没过多久就出院了,甚至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没有母亲的善良,也许就没有现在的我了。我一直相信在缺少药物的情况下,是母亲的慈悲救了我。

 

老人托梦,父母示疾

我们家兄弟姊妹七人,负担很重,生活一直很贫困。父母为了四个哥哥成家立业,辛苦一生。所以,我发誓要好好读书,改善家境,孝养父母。一九八九年,我考取了中专,成了家里唯一考上中专的孩子。在读中专二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非常清晰。梦里我在一片田野里,突然来了一个老人,他对我说:“到时候了,我来接你了,你得和我回去。”我十分难过,痛哭不止,心里唯一挂念的就是父母。我对老人说:“我走了,我爸妈怎么办啊?”我一步一步往家走,累得气喘吁吁,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红尘的路太艰难。”我一下子从梦中醒来,浑身是汗,感觉事情好像真的发生了一样。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孝养父母的心念,可能自己当时就突发疾病没命了。

我参加工作的第二年,还是单身。有一天,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好像是之前那个梦的续集。梦里还是那个老人,他对我说:“上次没接你走,是因为你父母。但是你四十多岁就应该走了。”梦里我没哭,但心里真的很难受,难过地对老人说:“如果真是这样,我就不找对象了。否则,坑了别人,坑了孩子。实在不行的话,我这辈子不成家了。”老人听了我的话,忽然不见了。我一下子从梦中醒来。

一九九七年,我结婚了。一年后,生下了可爱的儿子。在世俗中生活久了,我的心性变得越来越刚硬,原来的梦境警示早已忘记,眼里只有名利。唯一做到的一点善行就是孝顺,父母的衣食住行等一切开销由我全部负责。二〇一〇年,七十九岁的母亲被确诊为肺癌。我四处寻医问药,给母亲看病,尽女儿的责任。好在母亲是一位虔诚的念佛人,她每天佛号不断,直到去世,基本没有什么痛苦。

二〇一一年,父亲也被确诊为肺癌。我带着父亲到处看病弄药,结果是毫无办法。由于父亲不念佛,一直深受病痛的折磨。我处于绝望的状态,癌症晚期的痛苦也让我心生恐怖,父亲如何能受得了呢?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找到一位学佛的师兄。他告诉我:“你读《地藏菩萨本愿经》吧。最好发个愿,读三十部或五十部,回向给你父母,肯定管用。”我说:“那我就读一百部吧。”

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读佛经,太难读下去了。坐着读,读了一页就睡着了;走着读,直打晃;跪着读,同样能睡着。现在想想,自己业障太重了,贪瞋痴慢疑五毒俱全。既然发了愿,就要坚持为父母读完这一百部《地藏菩萨本愿经》,以此功德回向父亲,愿他安详地离开人世。

在我读完四十多部经的时候,父亲忽然告诉我,他的病好了。据他讲,一天夜里,他在半睡半醒之间,看见一个穿着长衫的人来到家里,手里拿了两颗药丸,对他说:“你的前胸不是总疼吗?有病了,把这药吃了吧。”父亲心里有些怀疑:这胶囊能行吗?但想想人家好心送来了,还是吃了吧。于是端起柜子上的一杯凉水,就把药吃了。父亲一下子就醒了,感觉肚子里凉凉的,回头一看,柜子上果真有半杯凉水,连他自己都弄不清刚才的场景是梦还是真事。

后来,父亲的胸部再也没有疼过,直到去世。父亲虽然不念佛,但是二三十年来总是帮着母亲打扫小佛堂,上供果,种下了深厚的善根。父亲去世的前一天,和我聊了很多。他说看到了自己的帐簿,欠的债太多了,都得还。他还告诉我,他看到了两朵莲华,其中一朵是我的。最后父亲对我说:“明天午时以后我就走了,不要害怕,不要让亲朋好友来看我,以免耽误我的大事……”由于当时我只读过《地藏菩萨本愿经》,其他什么也不懂,还以为父亲在说胡话。第二天下午两点多,父亲就安详地离开了我们。

 

直面死亡,一意西驰

在五欲六尘中生活,我一味追求名闻利养,早已忘失了本来的自己。二〇一四年,我在医院体检后,有三项结果呈现在面前:一、宫颈癌筛查呈阳性;二、胆囊息肉达到2.0cm;三、肝血管瘤3*2cm两个。由于肿瘤正处于癌变高发阶段,大夫强烈建议动手术。

我一下子掉进了恐惧中……好在那时我已经接触佛法,学会开始反思自己。那年我正好四十五岁,父母去世三年了。可能是我此世的任务已经完成,这也正与以前的两次梦境相吻合,难道真到了我该走的时候了?

我陷入了矛盾与痛苦之中,是去医院做手术,还是接受死亡的现实?在经过两周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说服了自己,也说服了丈夫,决定不去医院,而是直面死亡。

我跪在佛像前,以前所未有的虔诚发愿:如果我此世寿命将尽,祈请阿弥陀佛慈悲接引,往生西方;如果世寿没尽,祈请阿弥陀佛加持我身体好转,病痛消失。

我每天早晚课诵读一部《佛说阿弥陀经》,念佛号五千声以上,同时拜《佛说无量寿经》。在修习的过程中,我先后做过两次梦。一次梦见自己呕吐出许多垃圾、破布条;一次梦见吐出很多蝌蚪。但是两次都没有吐干净,直到醒来,还在呕吐着。我自己清楚,身体在一点点变好,但是身口意三业还没有清净。

经过大半年的修习,拜完了一部《佛说无量寿经》。我感觉身体好多了,在家人的陪同下,去医院进行复查,结果子宫癌筛查呈阴性,说明恢复了正常。这种由阳转阴的几率是很小的,佛法真是不可思议啊!

二〇一七年三月,我有幸参加了东林祖庭举办的净土文化体验班,并在大安法师座下受了五戒。五月,我又在家人陪同下做了检查。结果胆囊息肉变小,由2.0cm缩小到1.0cm,肝血管瘤也变小了,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转变。


回想这四十几年来走过的路,恶业往昔酿成,业障频频现前。儿时,如果没有母亲发善心施药,我可能早已夭折;青年时,如果没有根植于内心的孝心,我可能也早已不在人世了;人到中年,如果没有深信弥陀救度自己的虔敬心,也许就过不了癌症的鬼门关了。人有善念,天必祐之。诸佛菩萨愍念众生慈悲之力不可思议!此话真实不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母亲往生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母亲往生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