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摄心为戒——永明延寿大师的戒律观

(2018-09-19 08:03:31)
标签:

大安法师

东林寺

佛学

净土苑东林大佛

净土杂志

分类: 《净土》2018年文章

摄心为戒——永明延寿大师的戒律观

摄心为戒——永明延寿大师的戒律观

《净土》2018年第2期    /温金玉

永明延寿大师(公元904975年),浙江余杭人,中国莲宗第六代祖师,亦为禅宗法眼宗三祖。少习儒业,亦留心佛典,“总角之岁,归心佛乘。既冠不茹荤,日唯一食”。后悟“世事无常”之理,遂依止明州翠岩令参禅师出家,再随德韶禅师学习禅法,并得到印可。于国清寺修行法华忏,朝晚施食鬼神,诵读《法华》,日行百八件佛事,勤修净业。建隆二年(公元961年)应吴越忠懿王钱俶之请,由杭州灵隐寺迁驻永明寺,故世称“永明延寿”大师。延寿大师发愿求生西方,日念弥陀圣号十万声。忠懿王敬重其德,赞叹曰:“自古求西方者,未有如此之切也。”遂为大师建西方香严殿以成其志,赐号“智觉禅师”。延寿大师以“一心”为纲,并以“观心”为实践法门。在《万善同归集》中正式提出“唯心净土”的口号,为中国佛教“禅教一致”“禅净双修”的发展路径奠定基础。永明延寿大师的思想是融合的,在“一心摄万法”的统领下,折中法相、华严、天台、三论等宗派以融合于禅,会通禅教,提倡禅教一致。由此,禅与教、禅与净、禅与律融会贯通,万善同归。印光大师赞叹延寿大师说:“视诸众生皆是佛,只顾救生忘国宪。赴市心乐颜不变,蒙赦得遂出家愿。日课佛事百八件,法华一部佛十万。若非大权示世间,法幢谁能如是建。”以往对延寿大师的禅教思想多有研究阐述,本文谨以大师的戒律观为题,作一梳理,缅怀祖师法乳深恩。

 

一、戒律为基:转型期的历史使命

延寿大师身处唐末五代,经“会昌法难”的冲击,中国佛教的整体格局被打乱,宗派发展势头重新定义。相对不依附于王权且注重实践法门的禅净二系异军突起,撑起中国佛教的新天地。这一时期,在中国佛教史上一个影响其走势的修持范式转换便是丛林生活的规范化与制度化。丛林清规,脱胎于佛教的戒律,最早是由慧能大师门下怀让的再传弟子百丈怀海禅师所立。其时,虽然禅僧从修持理念到行为方式均有别于其他宗派,然其生活却依附于律寺,这样不合规度之事就会经常发生,修持行为与环境所在已形成尖锐矛盾。如何协调禅僧与律寺的不相适应性就成为佛教僧团的当务之急。丛林清规的产生虽是依据当时僧团的实际理地而创制,但其本质依然是对印度戒律的继承,在护法安僧的根本精神上并无二致。

禅门对传统律学的变革虽然是出自僧团伦理和合的内在需求,但其叛逆性与创新性也是显而易见的。清规的产生是戒律中国化的一个结晶,从道安大师初创僧制至百丈创立清规再至延寿大师突出心戒,皆可看作是中国僧众在保证戒律本质不变的前提下,对古印度佛教戒律在形式上的一种革新变通。故印度佛教戒律在中土的演变并不仅仅是人为的变革,更是时代的选择与历史的必然。百丈禅师所立清规虽然令禅林学修为之一新,但禅戒关系并未在理论上给予充分的阐释,《百丈清规》也更多地限于规范条款。永明延寿大师承接百丈禅师未竟之事业,对禅戒关系从义理层面给予梳理。他以大乘佛教为旨归,结合禅宗随缘自在的修道实践,重新审视与评判传统戒律,对当时弘律者“但执外律,不识内戒”的呆板现象作了深刻的检讨,更对禅僧轻律任性的行持进行了反省。延寿大师作为禅宗一代传人,其思想的立足点完全是建立在“真心”说上,他将大乘菩萨戒的“佛性戒”归结为“心戒”。从佛教修持来说,主要侧重身、口、意三业,而传统戒律所执着的却是“但持身口”。延寿大师于此突出“心戒”,自有其超越之处。同时,延寿大师也反对禅门中“教行不拘”的偏颇,明确戒为修道之基。但从其完整的戒律观看,他更多地还是强调用“一心”去统摄戒行修持,从本体论上为戒律的实施与展开寻求终极价值和意义。如此,延寿大师的禅戒观呈现出独特的风貌。

宋代杨杰居士对延寿大师的评价是“永明智觉寿禅师,证最上乘,了第一义,洞究教典,深达禅宗,禀奉律仪,广行利益”。说明在延寿大师的思想中,戒律是占有重要地位的。其时禅门中人不满传统戒律,对律师也有微言。其实唐时义净律师从印度返回后就对中土僧团提出批评,也可看出僧团生活在持戒方面“半华半梵”的尴尬。据《宋高僧传·怀海传》记载,百丈怀海禅师创立禅门规式时曾明确表达其宗旨:“吾行大乘法,岂宜以诸部阿笈摩教为随行邪!或曰:《瑜伽论》《璎珞经》是大乘戒律,胡不依随乎?海曰:吾于大小乘中,博约折中,设规务归于善焉。乃创意不循律制,别立禅居。”既不依小乘戒,也不依大乘律,“当博约折中,设于制范,务其宜也”。将适应性放在首位,他所重的是适合于禅僧修行生活的制度,强调规约的应机性与实用性。

这样的批评同样呈现在延寿大师的著作中,他在《宗镜录》第四十四卷,曾引用《像法决疑经》所论“三师破坏佛法”的过失,来表明当时僧界的现象,“若不观心内证,法、律、禅师等,各有十种过患”。

(一)法师十过:

1.但外求文解,而不内观修心。只向外追求文字解释,而不内观修心。一味执着文字相,永远不能契入真如,是为一失也。

2.不融经息诤趣道,但执己非他,我慢自高,不识见心苦集。不融通经典息灭诤论趣入正道,只执着己见而论他人非,我慢自高,不能认识、体会心灵苦恼之因,常常内心是非交战,贡高我慢,乃是佛理未能通达之故。

3.不遵遗嘱,不依念处修道,不依木叉住,非佛弟子。不遵佛的遗嘱,不依四念处修道,不依戒而安住,非佛弟子。

4.经云:非禅不慧,偏慧不禅,一翅一轮,岂能远运。此乃强调定慧双修的重要性。

5.法本无说,说破贪求,名利弘宣,宁会圣旨。此是说明说法者,常以名利心,有所得心,穿凿附会于已修已证,是为大过失也。

6.贵耳入口出,何利于己?经云如人数他宝,自无半钱分。此指口说而不立身实践的人。

7.无行而宣,何利于他?指:没有体会实践的说法,如何利人呢?

8.又多加水乳,无道之教,教误后生。意指:说法者在弘法时,常常加入自己的意见,使错误百出。

9.四众失真法利,转就浇漓。说明出家二众与在家二众,弘法时常蒙昧佛法的真义,辗转的流传,使佛法失去真味。

10.非但不能光显佛法,亦乃破于佛法也。此意指:不但不能光显兴隆佛法,反而破坏于佛法。

(二)禅师十过:

1.经云:假名阿练若,纳衣在空闲。自谓行真道,好说我等过。假藉在寂静处修行闭关,徒有出家之名,无修行之实,称叹自己为高僧,有修行者,乱加评论诸人之过失。

2.恃行陵他,不识戒取苦集烦恼。依恃自己的道行,欺凌他人,不知持戒修身,而自取烦恼苦果。

3.无慧修定,盲禅无目,宁出生死也。指:没有智慧盲目参禅,如人无眼,怎么能出离生死藩篱。

4.不遵遗嘱,不依念处修道,不依木叉而住,非佛弟子。

5.无慧之禅,多发鬼定,生破坏佛法,死堕鬼道。

6.名利坐禅,如扇提罗,死堕地狱。

7.设证得禅,即堕长寿天难。

8.如水乳禅,教授学徒,绍三涂种子。以失佛法真味的禅法教授学徒,只会种下继续轮回三恶道之业种。

9.四众不沾真法之润,转就浇漓。

10.非止不能光显三宝,亦乃破佛法也。此意指:不但不能兴隆三宝,反破坏佛法。

(三)律师十过:

1.但执外律,不识内戒,故被净名呵。只执着戒法形式,不知持戒精神,所以,才会被维摩大士所呵斥。

2.执律名相,诤计是非,不识见心苦集。执着戒法名相,而诤计是非,是不能认识、了解苦恼之因。

3.兼戒定慧相资,方能进道。但律不慧不禅,何能进道?

4.弘在名誉,志不存道,果在三涂。以名利心弘律,内心毫无道念,果堕三恶道。

5.不遵遗嘱,不依念处修道,不依木叉而住。

6.执律方便小教以为正理,而障大道。

7.师师执律不同,弘则多加水乳。

8.不依圣教传授,误累后生。

9.四众不沾真法,转就浇漓。

10.非止不能光显三宝,亦乃破佛法也。

延寿大师认为“是知若不观心,具如上之大失”。心为万法之主,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真正的修行,要落在修心上,若不观心反照,就会发生上面所讲法师、禅师、律师的过失。“但执外律,不识内戒”“执律名相,诤计是非”,如此,持戒反倒成为修道的障碍。

延寿大师主张“万法出生,皆依无住一心为体”,戒律原本是外在的行为规约,但这样来转换便成为了“真心”的外延与形式。大师在《宗镜录》中说:“夫万行之由,皆为契真显本。若违真逐末,不识教宗。凡一切众生,皆本具自性之律。若钝根者,则渐以相示;若上器者,直从性明。如傅大士云:持律本为制生心,我今无心过戒律。”延寿大师反对违真逐末的片面强调戒相,而是主张要把戒定慧三学打通相联,不去割裂。性与相关联,理与事相融。戒相只是表象,制心才是根本。肯定戒体在修行中的核心地位,从而抵制了当时禅林弥漫的轻戒忽律的倾向。例如大师引用《大涅槃经》云:“善男子!若不能观,戒是一切善法梯隥,亦是一切善法根本。如地悉是一切树木所生之本,戒是诸善根之导首也。”无戒难以生定,无定难以发慧,三学总持,禅戒一致。“戒能永断一切恶业及三恶道,能疗恶病,犹如药树。戒是生死险道资粮,戒是摧结恶贼铠仗,戒是灭结毒蛇良咒,戒是度恶业行桥梁。若有不能如是观者,名不修戒不修心者。”在延寿大师看来,戒是诸善根之导首,无戒则定慧难立,佛道难成。“一切众生所造过患,莫越身心;若欲对治,唯戒以慧。若修身戒,则戒急而妙行成。若修心慧,则乘急而真性显。故得乘戒兼急,理行俱圆,正助相资,方入宗镜。”所以在戒律观上,他既有创新,又是对传统的回归。大师引用《首楞严经》,说明“三学”的关系:“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冉云华教授在《延寿的戒律思想初探》一文中指出:“延寿所要求的是要把戒律与定慧统一起来,而他要讨论的戒律,是要戒律事相与其根源──一心,连系起来。在延寿的心目中,戒律的‘行相’只是表面的‘标’,一心才是一切‘能治、所治’的‘本’。从这一点上观察,延寿是主张以本治标的。”

 摄心为戒——永明延寿大师的戒律观


二、菩萨戒法:律以心戒为宗

永明延寿大师以持戒念佛为主旨,自行化他,重视戒律,尤重菩萨戒。他住永明寺十五年,弟子数千,常为众人授菩萨戒,并著有《受菩萨戒法》。

他在《受菩萨戒法》中撰有序文,表达自己的戒律主张:“详夫菩萨戒者,建千圣之地,生万善之基,开甘露门,入菩提路。《梵网经》云:‘众生受佛戒,即入诸佛位。’欲知佛戒者,但是众生心,更无别法。以觉自心,故名为佛;以可轨持,故名为法;以心性和合不二,故名为僧;以心性圆净,故名为戒;以寂而照,故名为般若;以心本寂灭,故名为涅槃。此是如来最上之乘、祖师西来之意,闻者多生遮障,见者咸起狐疑,以垢深福薄故,是盲者不见,非日月咎。若有志心受者、闻者,法利无边,七辨赞之莫穷,千圣仰之无际。可谓真佛之母,生诸导师;妙药之王,能治众病。入道之要,靡越于斯矣!”他认为菩萨戒可以“建千圣之地,生万善之基,开甘露门,入菩提路”。菩萨戒又作大乘戒、佛性戒、方等戒、千佛大戒,乃大乘菩萨所受持之戒律。小乘声闻所受持之戒律,称小乘声闻戒。菩萨戒之内容为三聚净戒,即摄律仪戒、摄善法戒、摄众生戒(亦名饶益有情戒)三项,亦即聚集了持律仪、修善法、度众生等三大门之一切佛法,也即断一切恶,修一切善,度一切众生。大乘佛教认为,众生受佛戒,即入诸佛位。

众生何以因戒而入佛位呢?延寿大师作为一位会通禅教、禅净、禅律的大思想家,其戒律观以大乘佛教为基础。《六度集经》中就已有“佛戒”一词,其义指佛陀所制戒律,但延寿大师认为佛戒即是众生之心,这是佛教史上全新的诠释。他引用《梵网经》《璎珞经》《菩萨戒本》,乃至于《大涅槃经》等大乘经典,对菩萨戒作了新的诠释,认为“佛戒者,但是众生心,更无别法”。这一理念赋予戒律新的生命。他对戒律的理解,建立在“绝对真心”说上,以“万法出生,皆依无住一心为体;离心之外,无别有法”,提出“摄心为戒”的口号。认为佛教的一切事相、教义及戒律,皆依此而生。虽然“众生心即是佛心”,但是因为每一个人的业力、资质不一,所以“多生遮障”,这就须以戒律对治,方能入道。菩萨戒,以心为体,戒行无尽;菩萨戒的重心,在于不舍菩萨愿,不增上恶心。“次明佛戒,谓证唯心,离念常净。无明垢尽,即成佛戒。但佛心中,具诸功德,离过义边,则名为戒。”延寿大师通过这种唯一心的理论,对戒律作了新的诠解,“所谓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是则名为三无漏学”,以此形成了延寿大师完整的持戒修道理论及其戒律实践方法。

《观经》中说“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禅宗主旨也主张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心佛不二,本来具足。延寿大师在《受菩萨戒法》中说:“‘即心是佛,即佛是心。离心非佛,离佛非心。’所以一切色心,是情是心,皆入佛性戒中,即众生佛性之心,具佛心戒矣。”律、教、禅三位一体,和合并运,延寿大师建立了新的修行观。

延寿大师还站在净土观的角度,强调指出,受菩萨戒乃往生净土之正因。发心受菩萨戒,信受大乘,即使因烦恼力强而导致破戒,然念佛忏悔,亦可往生。若受戒又造恶业,以过去持戒力,听闻大乘善根力,临终念佛,遇善友开示,以菩萨戒的受持,成为往生之增上缘,故以菩提心为往生净土之正因。

大师一生劝勉大众老实念佛,以身作则,坐断一切狂慧口舌,解散一切义学藩篱,精进万行,庄严净土。宋开宝八年(公元975年)二月二十六日,大师晨起,焚香辞告众人,趺坐而化,时年七十二岁。清世宗雍正评价延寿大师说“为曹溪后第一人,超出历代大善知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