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浅析《净土十要》的成书渊源及其弥陀净土信仰的中国化表达

(2018-06-30 08:16:31)
标签:

大安法师

东林寺

佛学

净土苑东林大佛

净土杂志

分类: 《净土》2018年第1期
浅析《净土十要》的成书渊源及其弥陀净土信仰的中国化表达

浅析《净土十要》的成书渊源

及其弥陀净土信仰的中国化表达

《净土》2018年第1期    文/黄公元


如所周知,《净土十要》是由莲宗九祖蕅益大师(公元1599-1655年)选定。莲宗十三祖印光大师(公元1861-1940年)对《净土十要》推崇备至,现今广泛流通的《净土十要》全本,即是在印祖的关注、倡导与推动下得以完善而重梓流通的。印光大师还增添了附本及若干附录,从而使《净土十要》的内容更加丰富,契理契机。因此,如今流通的实是《净土十要》的增广本。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两位祖师接力完成的一部莲宗宝典,也是明末清初至近现代佛教净土法门中国化表达的重要范本。

一、《净土十要》的编选缘起及其版本演变

蕅益大师,明末四大高僧之一,历经明清易代,不忍圣教衰落,自觉担当起续佛慧命、重振道风的历史重任。大师对佛教诸宗涉猎广泛,研究深入,是明末佛教思想的一位集大成者。他不仅撰写了几同佛说的《佛说阿弥陀经要解》,而且密切关注历代古德的净土著述,精心搜罗并甄选特别契机的要典,倡印流通,最后辑集成《净土十要》。

坚密成时(蕅益大师的弟子)在蕅祖点定的梵琦《西斋净土诗》选本之前述曰:

“灵峰老人有怀于净土要典,随缘会,取次流通。癸巳后,尚名九要。成时白老人云,西斋诗,千古绝倡。请以十要行,庶可称观止矣。老人抚掌称善。甲午,成时从金陵入山。老人曰,西斋汤头,而今亦有忌味,为作甲乙注矣。……乙未老人西逝。丁未余适金陵,见九要板毁散,爰有重刻之举。谨奉灵峰西斋诗选本,编为第八要。刻老人所制赞于简端,颜全书为十要云。”

这一段文字蕴含着诸多重要信息:

首先,蕅益大师很早就开始留心中国本土古德先贤的净土要典,发现合适者即取次流通。如鄞江妙叶所著《宝王三昧念佛直指》,据大师自述,这是莲池大师欲见而未能见到的久已失传的净土要典。当万融禅师偶于乱书中得此遗帙后,韩朝集居士先刻飞锡之《宝王论》(板置云栖寺),蕅益大师自己则续刻妙叶之《直指》(板留佛日寺);庚寅年(1650,顺治七年)在长干,因车蔤蕃(净直)居士来访,嘱其再刻《直指》,刊布流通。而蕅益大师自撰之《佛说阿弥陀经要解》,丁亥年(1647,顺治四年)即已述成。

其次,先有《净土九要》,后有《净土十要》。蕅益大师将自撰的《佛说阿弥陀经要解》与遵式《往生净土忏愿仪》及《往生净土决疑行愿二门》、智顗《净土十疑论》、飞锡《念佛三昧宝王论》、天如《净土或问》、妙叶《宝王三昧念佛直指》、传灯《净土生无生论》《净土法语》、袁宏道《西方合论》等合集一起,刊刻流通,名之为《净土九要》,癸巳年(1653,顺治十年)之后,仍称《净土九要》。因成时向蕅益大师建议,增入梵琦《西斋净土诗》,获大师首肯,始有十要之名。

再次,《净土十要》是在蕅益大师生前编定的《净土九要》基础上,增补内容并作适当调整,在大师圆寂多年后方始刊刻流通。直到大师圆寂后十二年(丁未,1667,康熙六年),成时见《净土九要》之板毁散,于是发心重刻并增入蕅益大师点定的《西斋净土诗》及大师所作的《西斋净土诗赞》,称为《净土十要》,及至刻竣并正式流通,已是戊申年(1668,康熙七年)。成时编刻的《净土十要》,不只增入了《西斋净土诗》为十要第八,还把幽溪大师的二要合为一要,为十要第九。同时还附入他自己依经录辑的《观无量寿佛经初心三昧门》《受持佛说阿弥陀经行愿仪》,为十要第三(附)。成时自述:“净要一书,皆历代善知识吹大法螺,击大法鼓,摧邪显正之大闲也。灵峰铨衡,一字不滥。成时何物,敢浪参耶。”又说:“述而非作,附入净要,或者其有当乎。本拟寄《西方合论》前以行。而二皆行经,与大小忏法同一部类。遂窃附慈云后,为第三册。兼申法门旨趣,略阐刍言。而语涉游扬,倍增丑拙。前修同学,其尚愍而教之也哉。”由此可知,这部分内容是成时法师依经录辑,私意作为十要第三(附)增入书中,而非蕅益大师住世时选定的。因这部分内容不是由蕅益大师亲自选定,故应作为附本更为合宜。民国时,印光大师将昙鸾大师所作的《往生论注》和广贵所辑的《莲华世界诗》增入,即以附本形式寄列于十要之后,这样处置,最为妥帖。

蕅益大师在世时刊行的《净土九要》,基本上是依各要原本刊刻的,而成时于康熙七年(1668)刻竣的《净土十要》,所录各要不全是原本。成时考虑到原本篇幅过大,不利于流通,故对原文有所节略,为便于读者理解,又夹有评点,这一版本被称为成时评点节要本。清代的《净土十要》刻本,即据此刊刻。

 

二、民国印光大师指导重刊原本《净土十要》的过程及其特点

成时对《净土十要》所作的节要及评点,印光大师对此亦有中肯公允的评价。民国十九年(1930),大师在《<净土十要>原文发刊序》中说:

“大师逝后,其门人成时,欲遍界流通,恐文言繁长,巻帙博大,费巨而难广布。遂节略字句,于各要叙述意致,加以评点,实煞费苦心。惜其自恃智能圆照,随阅随节,不加复勘,即行付刊,致文多隐晦,兼有口气错乱,词不达意之处。”

印光大师既肯定了成时的苦心,亦指出了他的缺失。正是鉴于评点节要本的诸多歉缺之处,大师早就想待机缘成熟时,搜齐原本,予以重新刊刻,并说:

“民国七年,徐蔚如居士见访,以彼经理刻藏经事,因祈彼搜刻原本。彼后即刻弥陀要解,西方合论二种。今具得原本,李圆净居士,拟照前十要章程重刊,凡时师所作序述评点,一一照录。唯补时师之歉缺,不灭时师之苦心。仍作四册,以所节有多少不同,故卷须重调。西斋诗,念佛直指,昔则前后倒置,今调令适宜。各册末附各要文,及彻悟语录。又另以往生论注,莲华世界诗合一册,作附本,共成五册。均与十要文义宗旨符合,了无差殊。”

由此可知,民国十九年发刊的原本《净土十要》,是在印光大师的筹划和指导下,从民国七年(1918)起,经过十多年的准备,才由徐蔚如居士搜齐原本,再由李圆净居士汇编重刊。既保留了成时的序述评点,不灭其苦心,又恢复各要原貌,以补成时节要不当之歉缺。还按时代先后,对第七、第八两要的顺序作了调整,移《西斋净土诗》于《宝王三昧念佛直指》之前,改第八要为第七要,改第七要为第八要。不仅如此,新刻本还增添了附本一册,录《往生论》《往生论注》及《莲华世界诗》,诸要及附本之后还附录了部分重要净土文献。这样一来,《净土十要》不仅恢复了各要的原貌,而且内容更加丰富充实,可谓是《净土十要》的增广本。

民国刊刻的《净土十要》原本暨增广本中,还有多处印光大师的序跋类文字,诸如《<净土十要>原文发刊序》《<往生论注>序》以及第七要前、第十要附录《重刻<彻悟禅师语录>序》后、附本中《<往生论注>序》后面的“释印光识”文等。

第七要前面的“释印光识”,作于民国二十年(1931)辛未春;附本中《<往生论注>序》后面的“释印光识”,则作于民国二十一年(1932)壬申季春。表明原本《净土十要》自民国十九年(1930)年冬启动发刊后,并未马上印行,又经一年多时间的精心准备,才于民国二十一年七月由国光印书局初版,并于十一月再版。这一版本,连附本在内,共分五册,封面题签《净土十要》上方标有“原本”二字。藏版处有世界佛教居士林、弘化社和国光印书局。

印光大师对昙鸾大师的《往生论注》甚为重视,他在民国十一年(1922)即撰有《<往生论注>序》,赞昙鸾大师对天亲菩萨《往生论》所作之注释“直将弥陀誓愿,天亲衷怀,彻底圆彰,和盘托出。若非深得佛心,具无碍辩,何克臻此”。十年之后《净土十要》即将正式刊行之时,大师在《<往生论注>序》后识曰:

“蕅益大师所选《净土十要》,实为净宗最要之妙典。成时大师欲为广布,特节略之,致使有文义隐晦、稍拂初机之处。因搜罗原本,特为排印,仍作四册。以卷有薄者,遂取古德宏扬净土之要文附之。如帝网珠,互相辉映,诚为净宗一大快事。窃以天亲菩萨《往生论》,净宗之要典也,世罕流通。昙鸾法师之注,文畅达而义深邃,洵足开人正智,起人正信,乃净业学人之大导师。惜中国久已失传,清末,杨仁山居士请于东瀛,刻以流通。因论注相联,初机殊难分判。乃逐段标出,令徐蔚如居士刻于北京。今拟将此书,并莲华世界诗,合作一册,以作《净土十要》之附本,冀与《十要》并传于世。”

这里,印光大师盛赞“蕅益大师所选《净土十要》,实为净宗最要之妙典”,并说明在《净土十要》原本之后增入附录之缘由及意义:“以卷有薄者,遂取古德宏扬净土之要文附之。如帝网珠,互相辉映,诚为净宗一大快事。”还特别指出《十要》添加附本之初衷与缘起,赞天亲《往生论》为“净宗之要典”,遗憾的是“世罕流通”;并赞昙鸾大师《往生论注》“文畅达而义深邃,洵足开人正智,起人正信,乃净业学人之大导师”。惜乎中国久已失传,幸得杨仁山居士从日本请回,刻以流通。但因原刻本“论注相联,初机殊难分判”,印光大师遂婆心切切,逐段标出论与注,令徐蔚如居士重排刻印,以方便初机者阅读。是以这一“释印光识”,后来辑入《印光法师文钞三编补》时,题为《<往生论注>重排序》。印光大师藉《净土十要》原本重刊之机,将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与广贵所辑之《莲华世界诗》,合成一册,作为《净土十要》附本,冀《往生论注》与《净土十要》并传于世,导引熢浅析《净土十要》的成书渊源及其弥陀净土信仰的中国化表达火宅中的苦难众生,得以脱离生死苦海,往生最极清净安乐的莲邦净土。因此,民国新刊的《净土十要》,既是十要之原本,也是十要之印光大师增广本。

民国十九年(1930)冬,关于第十要附录的《彻悟禅师语录》,印光大师识曰:

“彻悟语录,洵为净宗最要开示。倘在蕅益老人前,决定选入十要。然具法眼者,肯令此书湮没不传乎。以故钱伊庵居士于嘉庆二十四年择要节略,名彻悟禅师遗稿,刊布南方。同治七年,杭州谂西师依伊庵本,重刻于杭州。同治十年,杨仁山居士又稍节之,改名语录,刻于金陵。光绪十六年,扬州贯通和尚刻净土十要,依仁山本,附于十要后以行。今排十要原文,特附于十要第十之后,仍依仁山本,但加钱序于首,俾阅者咸知此书之源委云。所愿见者闻者,同皆深入净宗法界,直登上品莲台,庶不负彻悟老人一番大慈悲心也。”

印光大师盛赞《彻悟禅师语录》“洵为净宗最要开示”,可谓推崇备至。还指出此一净土要典问世之后,深受“具法眼者”之重视,多次刊刻,先是钱伊庵居士择要节略,名《彻悟禅师遗稿》;继由杭州谂西法师依伊庵本重刻于杭州(昭庆寺慧空经房);再由杨仁山居士改名《彻悟禅师语录》,刻于金陵;又由贯通和尚在扬州刻《净土十要》时,依仁山本附于十要后;民国十九年(1930),印光大师决定在重刻净土十要原本时,亦将《彻悟禅师语录》(依仁山本,加钱伊庵序于首)附于第十要之后。因此,印光大师重刊之《净土十要》原本,实际上已不止十要,如将昙鸾大师的《往生论注》亦计入,至少已增广为十二要,是名副其实的《净土十要》增广本。尊重并搜齐十要原本,增入附本与附录,乃是民国时期《净土十要》新本的两大主要特点,以是之故,可称之为“蕅益大师选定、印光大师审订增广”之《净土十要》原本暨增广本。现在广泛流通的《净土十要》,无论是苏州弘化社刊行的,还是庐山东林寺倡印的,或是九州出版社2013版、中华书局2015版《净土十要》,底本均是民国年间印光大师审订之《净土十要》原本暨增广本。

以上对《净土十要》这一莲宗宝典之最初缘起与版本演变的追溯,概括言之,蕅益大师选定的《净土十要》,从清初至民国,有这样一个演变发展的过程:由《净土九要》到《净土十要》成时“节略本”,再到《净土十要》“节略本”加附录(《彻悟禅师语录》)的增广本,最后定型为印光大师审订的“原本加附本与附录”的增广本。基于此,笔者郑重建议,以后再版《净土十要》时,最好明确标为“蕅益大师选定、印光大师审订增广”,以彰显如今流通的《净土十要》,实是两代莲宗祖师接力完成的一部莲宗宝典。

浅析《净土十要》的成书渊源及其弥陀净土信仰的中国化表达

三、《净土十要》是弥陀净土信仰中国化表达的莲宗宝典

净土法门,是释迦文佛亲口所说、诸佛共赞的至极殊胜的法门,龙树、马鸣、天亲等西天诸大菩萨,皆曾造论宏赞。净土法门由古印度传入汉地之后,古德先贤结合本土实际情况,契理契机地大力弘扬,以中国化的表达方式,演说倡导,精进行持,在理论与实践上逐步形成了富有中国特色的净土法门,普及于广大信众之中,“家家弥陀佛,户户观世音”就是生动的写照。中国化表达的净土信仰,是佛教中国化的一个重要方面。莲宗初祖慧远大师,是佛教中国化进程中有着多方面贡献的一位杰出代表,其结白莲社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壮举,更是弥陀净土信仰中国化表达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自慧远大师以后,历代高僧大德不断在理论与实践上探索推进弥陀净土法门的弘化,涌现出了众多净土圣贤与净土著述。这既是净土法门惠以众生真实之利的功德成就,也是弥陀净土信仰中国化表达不断推进深化的丰硕成果,《净土十要》正是弥陀净土信仰中国化表达最为精要的一部莲宗宝典。

中日两国之间有着源远流长的文化交流的历史,日本佛教是经由中国传入的,包括净土法门。但弥陀净土信仰在日本流布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符合日本国情的日本化表达,既有同中国净土法门相同的一面,也有不同的一面。相异之处表现于诸多方面:如作为佛教宗派之一的名称有所不同,日本名之为净土宗(下面又有不同的支派),而中国历史上往往称之为莲社或莲宗;日本的净土宗,是与禅教律密诸宗并立的独立宗派,而中国的莲社或莲宗,不仅是一个独立的佛教宗派,往往也被他宗所兼修(或禅净兼修,或律净兼修,或台净兼修,或净密兼修);在自力与他力的关系上,日本净土宗重点强调他力救度,甚至纯依他力(以本愿法门最为典型),而中国的莲宗,则有他力与自力相资结合的传统;日本净土宗的祖师系谱中,源于中国的几位祖师与中国莲宗的祖师不尽一致,中国一致公认的莲宗初祖庐山东林慧远大师,却被日本净土宗排除出祖师系谱,而不在中国莲宗祖师系谱的昙鸾、道绰二大师,却被日本净土宗尊为善导大师之前的两位祖师。

中日两国净土法门,在交流中相互影响,古代主要是中国影响日本。到了近代,日本佛教研究包括净土研究的成果以及佛教的日本化表达,反过来影响中国的学界教界。在弥陀净土信仰研究方面,“净土宗”一词的传入与流行,即是典型表现之一。在日本留学并第一位取得博士学位的中国僧人圣严法师,明确指出:

“净土法门之被称为净土宗,是始于日本。在中国则自南宋宗晓的《乐邦文类》、志磐的《佛祖统纪》,以迄清代悟开的《莲宗九祖传》,皆称‘莲社’或‘莲宗’诸祖。民初开始,受日本影响,才出现了‘净土宗’的名称。若以晋之慧远大师建莲社,以及西方净土之九品莲华化生作为依据,称为‘莲宗’,较为贴切。净土宗则宜涵盖唯心净土、人间净土、天国净土、诸佛净土了。本文采用‘净土教’一词,是为通俗,亦因中国净土教的内容,可由他力的弥陀净土,会通自力的唯心净土。明末诸家,也都以致力于唯心净土的阐发,作为净土思想的极则。”

圣严法师所言不虚。“净土宗”之名称始于日本,民初开始影响中国。若按中国的历史传统,即以东晋慧远大师启建白莲社,以及西方极乐净土之九品莲华化生作为依据,还是称为“莲宗”较为贴切。故圣严法师不用净土宗的名称,而称“净土教”。莲宗、莲社、莲祖等说法,也常在他的著作中出现。圣严法师还特别强调了中国净土法门“由他力的弥陀净土,会通自力的唯心净土”,即他力与自力相资结合会通的明显特色,包括莲池大师、蕅益大师等明末诸位祖师,都以致力于唯心净土的阐发,作为净土思想的极则。

蕅益大师选定、印光大师审订增广的《净土十要》,无论是原来蕅益大师选定的内容,还是后来印光大师重刊时增入的附本以及诸多附录,都体现了融会诸宗、导归净土这一基本点。所以,这部《净土十要》,实乃弥陀净土信仰中国化表达最为精要的一部莲宗宝典,对指导和规范当前与未来净土法门的学修与弘扬,坚持契理契机的佛教净土法门的中国化方向,在与日本净土法门交流互动中保持中国化表达的特色,尤其对抵制“本愿法门”的影响与渗透,有着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