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净土杂志
净土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91,122
  • 关注人气:2,5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行在《梵网》 志在弥陀

(2017-01-13 10:39:20)
分类: 《净土》2016年文章

行在《梵网》 志在弥陀

——论省庵大师的持戒念佛

/温金玉

 行在《梵网》 志在弥陀


一、问题的提出

《佛说无量寿经》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中唯除犯五逆罪者、诽谤正法者往生净土。《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中则在下品下生中允许五逆罪者往生,诽谤正法者依然不得往生。对于如何理解这一差异的问题,历代祖师多有诠释。但于此衍生出的终极问题是,净业行人是否需要学律持戒呢?

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种解释:有的观点认为,念佛人不需要学戒律,因为念佛就是持戒,佛号就是戒律;有的观点认为往生靠佛力,不靠持戒之自力,并将“持戒不好,会障碍往生西方”的说法判为最错误的知见,并批评说,之所以会这样认为是因为学人太不了解净土法门的特色和阿弥陀佛的慈悲;有人提出善导大师曾呵斥过杂修,认为要至诚恳切,一心念佛,专意正行,把一切持戒、布施都归类于杂修;还有人认为净土宗不是说可以“带业往生”吗?那何必要拘泥于守戒呢?认为佛都说了造作五逆十恶的人,只要发愿往生,佛都来接,所以只要对阿弥陀佛有信心,就一定能往生,持不持戒并不重要;有人更说净土宗是特别法门,连阿世王杀父都可以往生,不必在乎那些外在形式上的戒律要求。

禅净问题的讨论由来已久,永明延寿大师的四料简最为著名。相对来说,律净关系少有人研究,但其间掺杂的问题却很多,比如以愿废行现象较突出,以理碍事的见地也很多。那么净土宗有戒律行持吗?一心念佛还需要戒律吗?这些问题可能会困扰许多净业行人。

 

二、历代净宗祖师的戒律观

我们看看净宗祖师们是如何对待戒律的。《高僧传》记载了初祖慧远大师生死以之的持戒精神。“以晋义熙十二年八月初动散。至六日困笃,大德耆年皆稽颡请饮豉酒,不许。又请饮米汁,不许。又请以蜜和水为浆,乃命律师令披卷寻文,得饮与不,卷未半而终。”尽管佛教戒律有开缘,《四分律》中就说,如所患病只有用酒才能医治者,容许饮用;另对于生病的比丘,是允许吃晚饭的,称为药石。但慧远大师却坚持不非时食,不饮非时浆。庐山僧团被誉为“道德所居”,正是由这一团队对戒律的态度所决定的。

二祖善导同样持戒严谨。大师每入室长跪唱佛,不到力尽,终不休歇。寒冰天气念佛,亦要念到汗湿衣襟才止息。出则演说净土法门,三十余年,未尝睡眠。护持戒品,纤毫不犯。心绝念于名闻利禄,从不举目而见女人。律己峻严,待人慈爱宽恕。凡美味佳肴都供养大众,粗粝饭食则留给自己。佛前灯常年不熄,三衣瓶钵,躬自持洗。从不与人聚谈世俗之事,恐怕耽误净业。《佛祖统纪》卷第二十六载:“般舟行道,方等礼佛;护持戒品,纤毫不犯;好食送厨,粗恶自奉;乳酪醍醐,皆不经口。”

三祖承远大师心志求苦,行头陀行。始居衡山西南之岩石下,人遗之食则食,不遗则食土泥,羸形垢面,躬负薪樵,所居之茅舍称为“弥陀台”,师于兹专修般舟念佛。

六祖永明延寿大师立“一心为宗”调汇融合佛教各宗,提倡禅净双修,正助兼修。其本人持戒清严,行道念佛,“日课一百八事,未尝暂废”。提倡净土之生因,以持戒、习禅为上品之因。其在《万善同归集》中指出,禅宗多轻视戒律,殊不知信受大乘、发菩提心、受菩萨戒,即使破戒,念佛忏悔,亦可往生;若不受戒又造恶业,无持戒力及听闻大乘善根力,纵令念佛,临终遇善友,又因善业弱,无力排除恶业,难得往生。在延寿大师看来,受菩萨戒,是往生必要条件,即是取菩提心为往生净土的正因。永明延寿大师作为禅宗一代传人,其思想的立足点完全是建立在“真心”说上,他将大乘菩萨戒的“佛性戒”归结为“心戒”。从佛教修持来说,主要侧重身、口、意三业,而传统戒律所固执的却是“但持身口”。大师于此突出“心戒”,自有其超越之处。同时,大师也反对禅门中“教行不拘”的偏颇,明确戒为修道之基。但从其完整的戒律观看,他更多地还是强调用“一心”去统摄戒行修持,从本体论上为戒律的实施与展开寻求终极价值和意义。

袾宏莲池大师受邻人影响,寄心净净土,书“生死事大”四字于案头,以自警策。中年皈依佛教,受具足戒。隆庆五年1571年),入杭州云栖山,居山中废寺。常精修念佛三昧,教化远近,衲子云集,遂成丛林。当时戒坛久禁不行,师令求戒者具足三衣,而于佛前授戒,以为证明;又制定水陆仪文及瑜伽焰口法,以济幽冥之苦;于城之内外开放生池,撰《戒杀放生文》,以诫害物。大师主张净土,痛斥狂禅,力阐禅净兼修,道风益盛。

蕅益大师为人严峻精到,厌弃名利,固持戒品,弘扬律藏,生平以阅藏著述为业。于律学方面,注重戒律实践。其禅、教、律学,终皆指归净土,主张禅净合一。并鉴于当时佛教中门户分歧之流弊,故力求诸宗调和,主张禅、教、律三学统一。蕅益大师目睹当时律学多伪,禅徒空腹高心,不重戒律,遂以弘律自任。撰述《毗尼集要》《梵网合注》。大师律解虽精,而自谓“烦恼习强,躬行多玷,故誓不为和尚”。“三业未净,谬有知律之名,名过于实”,引为“ 生平之耻”。师志求五比丘如法共住,令正法重兴。后决不可得。三十五岁时,自念再三翻读律藏,深知时弊多端,不忍随俗而共蚀如来正法。故依占察木轮相法及忏悔清净法,作八阄,并燃香十炷,一夏持咒加被。至自恣日,更燃顶香六炷,撰《自恣日拈阄文》,遂拈得菩萨沙弥阄,便于此年七月十五日正式退为菩萨沙弥。四十六岁时,大师因屡经精勤行忏,不得清净轮相,故决心再舍沙弥菩萨戒,退作但三归依人。又发勇猛决定心,誓闭死关,定复清净轮相。是年,大师作《与了因及一切缁素书》,文云:“宋儒云:‘才过德者不祥,名过实者有殃,文过质者莫之与长。’旭一人犯此三病,无怪久滞凡地不登圣阶也。”自退作但三归人以来,大师勤礼千佛、万佛及占察行法,终于在第二年(四十七岁)元旦获清净轮相,得比丘戒。大师《病间偶成》诗有“名字位中真佛眼,未知毕竟付何人”之句,表明大师虽自谦是烦惑未断的凡夫,然则大彻大悟,知见与佛齐等。其弟子成时法师,在蕅益大师圆寂之后,编辑整理刻版流通了《蕅益大师全集》。师父既然以沙弥自称,所以弟子不敢称沙弥,成时自称出家优婆塞。

行策大师五载不横卧,彻达法要,同样注重威仪行持。

弘一法师对戒律也是“一心敬慎”。他自称出家多分优婆塞,他还不是满分,是多分。

从以上可以看出历代净土祖师大德们对戒律的敬畏。

 

三、省庵大师的持戒念佛

清代彭际清所撰《省庵法师遗书叙》中评论说:“ 师生当像季之余,因瞻舍利,顿发大心。其生平行在《梵网》,志在西方。发而为言,披肝露胆,一片血诚。救焚拯溺,不足为喻,真末法之精进幢也!”

省庵大师的持戒念佛思想可以从他的多篇著述中显示出来,从他从他设计的制度规约中表达出来。他在《重建涅槃忏会叙》说:“痛哉末世,孰挽颓风?伤矣吾徒,罔遵遗诲。”在《涅槃会约叙》中说: “然有始鲜终,圣人所诫;初勤后怠,人之常情。不以誓愿自要,何以保其永久?不以轨则为准,何以约束身心?于是斟酌事宜,设为《规约》,以告大众,如或事可通行,愿共相保守;如其不可,幸有以教之。”在《祷灵鳗菩萨文》中也有这样的论述:“既为佛弟子,岂可不持佛戒?”在《应赴说》中更有恳切的告诫曰:“必不得已,则有一说。应其请,生难遭想;入其家,生道场想;对经典,如对佛想;诵其文,思其义;行其事,践其实。必使身与口合,口与心合,不昏沉,不散乱,不懈怠,不厌不倦,不贪求,不计利,知因知果,知惭知愧。兢兢焉,业业焉,若涉大川而履薄冰也。如是则不期度生而自度,不期利益而自利益。孔子曰:‘禄在其中矣。’自既得度,他亦复然。若夫鼓橐而为经,舂杵碓而成礼,身对尊像而目视他方,口诵佛言而心存妄念。吾见其口食信施,即同铁丸。身著袈裟,即同铁。如是则不待身后堕落,即今早已堕落,不待未来受苦,即今已受无量大苦。《宝梁经》云:‘比丘不修比丘法,大千无唾处。’明文灼然, 可为诫训,慎之哉!”

清释律然所撰《省庵法师传》,更是将大师一生行迹作了充分的展示。大师生即不茹荤,总角时有出尘志。父既早殁,母张氏知其夙具善根,命为释氏子。七岁礼清凉庵僧容选为师,聪慧爽朗,经典过目不忘。十五薙染,兼通世典,能诗,善书法,前辈钱玉友、许谷,皆执节与交,然未尝顷刻忘生死大事也。性笃孝,母亡,于佛前跪讽《报恩经》七七日。岁时伏腊,必设像修供。他日,至普仁寺,见一僧死仆地,师瞿然悟世无常,益加鞭策。年二十四,受具足戒于昭庆。严习毗尼,不离衣钵,日止一食,胁不帖席,率以为常。

后爰禁足于真寂寺,日阅三藏梵筴,夕课西方佛名。三年期满,寺众请讲《法华》,师升座开演,河悬泉涌,沛然莫御。戊戌首春,止杭之隆兴寺,绍昙法师命师代讲经律,每击节称善。可见大师对律部是非常熟悉的。

“又尝应永福、普庆、海云诸禅席,每进院,模范一新,清规肃穆。”他遵莲池大师持戒念佛之遗风,制定净业清规。后退隐杭城仙林寺,不出户庭,力修净业。屏绝诸缘,纯提净土。结长期念佛会,严立规约,昼夜六时,互相策励。人皆谓永明再来也。先后主刹十余载,得度弟子及乞戒、归依者凡数百人。间有学诗文者,师痛戒曰: “人命在呼吸间,哪有闲工夫学世谛文字?稍一错过,便成他世,欲望出离难矣哉!”题其室为“寸香斋”,作诗以明志,有“省公鬻产构禅房,古寺重开净业堂”,及“同人共结三年社,对客空余一寸香”之句。有尊客相见,略叙道语,寸香之外,念佛而已。其《寸香斋铭》云:“尊客相逢,勿谈世谛,寸香为期,唯道是语。不近人情,不拘俗礼,知我罪我,听之而已。”掩关寸香斋,限昼夜课佛十万声。

大师曾撰《涅槃会规约》《念佛规约》《净业堂规约》等,致力于丛林制度建设,约定精进念佛及持戒要求,直指西方。

有学者注意到,师之《西方发愿文注》题下署名“后学沙弥实贤注”,叙后署名“东吴虞山沙弥实贤书于海南蛟门之海云精舍”。省庵大师于二十四岁受比丘戒,已有十七年。此年自居沙弥,有仿蕅益大师尊戒敬律之风。省庵大师在《劝发菩提心文》中曾言:“今我等日用之中,一举一动,恒违戒律,一餐一水,频犯尸罗。一日所犯,亦应无量,何况终身历劫所起之罪,更不可言矣。且以五戒言之,十人九犯,少露多藏。五戒名为优婆塞戒,尚不具足,何况沙弥、比丘、菩萨等戒,又不必言矣。问其名,则曰我比丘也;问其实,则尚不足为优婆塞也。岂不可愧哉!”

大师有《偶成四首》诗,述其掩关精修净业的情形。其一:“无能只合住深山,一室萧然独掩关。寄语世人休见召,此生终不到人间。”其二:“百八轮珠六字经,消磨岁月度光阴。平生只有西归愿,肯为他缘负此心?”其三:“为善初勤鲜克终,愿精一戒毕吾躬。从今日影过中后,粒米休将入口中。”其四:“破舟救溺理无由,抵死须撑到岸头。等得篙师登陆后,更移新棹入中流。”皆体现出大师持戒念佛的门风。

大师在梵天寺与众结三年念佛长期,规定不得应赴世间佛事,其态度可见于所作《应赴说》一文。文中认为佛法以济人为本,度生一事,诚非多事。然而自既未度,焉能度人?古时的瑜伽法事都是登地菩萨利生之事,非初心凡夫所宜。今则多属贸易行为,即使虔诚也难赎贪求财利之过,又况且未必虔诚呢?假若作佛事时散漫懈怠,必造堕落之报,备受无量大苦,因此一定要慎之又慎。

清乾隆间,彭际清居士编定《净土圣贤录》,把省庵大师定为继莲池、蕅益大师之后的净宗第十代祖师。清道光间悟开师作《莲宗正传》亦同。至民国印光法师推截流为十祖,尊省庵为十一祖,而为定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