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白莲教对东林寺的影响

(2016-05-18 09:51:54)
标签:

佛学

分类: 《净土》2016年第1期
白莲教对东林寺的影响

《净土》杂志2016年第1期  文/释宗贤
庐山东林寺是中国佛教净土宗的发祥地,隋朝以后为全国佛教八大道场之一。自东晋慧远大师建寺并带领缁白二众启建白莲社、精进念佛、共期净土以来,至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历史。其间沧桑历尽,屡废屡兴,至唐、宋之时最为繁盛。但是,自元代以后,东林寺的发展因白莲教的兴起曾遭受到一定程度的阻碍和影响。
白莲教是元代一种流传于民间的秘密宗教,是由信仰摩尼教、弥勒教、道教的部分教徒与白莲宗部分下层信徒混合而成的民间宗教团体。其实,白莲教从整体上与南宋茅子元开创的白莲宗有本质的区别,与元代优昙和尚复兴白莲宗时的信仰也大相径庭。
关于白莲宗与白莲教的区别,时人很难辨清。白莲宗盛行于南宋至元代时期,是一个以佛教弥陀信仰为核心内容的净土教流派。南宋绍兴初年,由吴郡(苏州)延禅寺僧人茅子元创建。据《庐山莲宗宝鉴》记载:子元俗姓茅,系南宋吴郡昆山(今江苏昆山)人氏。自幼父母双亡,少年时师事本郡延祥寺志通法师,习诵《法华经》。十九岁落发,学习止观禅法;后又从姑苏(今江苏省吴县)北禅净梵受天台教观。[1]他仿效慧远大师所开创的结社念佛的形式,劝导大众皈依三宝,受持五戒,专念佛号,不茹荤酒,祈愿往生弥陀净土。后在平江淀山湖(今上海青浦县西,江苏昆山县南)创立白莲忏堂,自称白莲导师,其徒以普、觉、妙、道为号,别开一宗。其教义借鉴净土宗崇奉阿弥陀佛、往生净土的观念和修行方法,并融入了天台宗教义。[2]由于教义和修行方法简单易行,白莲宗在下层民众中迅速传播开来。
白莲宗是净土宗的一派,从其教义来看,对社会秩序和统治阶级没有造成威胁。但对现实不满的下层信众假此组织了一些反叛事件。“假名净业而专为奸秽之行,猥亵不良何能具道。”因此,白莲宗被禁。在宋高宗绍兴元年(1131年),茅子元被放逐到江州(今江西省九江市),但仍随方劝化。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年),太上皇高宗诏茅子元至德寿殿演说净土法门,赐号“慈照宗主”。宋代,净土思想流布广泛,民间结社念佛风行。念佛社往往得到士大夫的参与乃至朝廷的支持。这一时期庐山东林寺规模巨大,发展兴盛。北宋初年,庐山东林寺是一座能容“铁罗汉像五百头”的大寺院。太平兴国三年( 978年) ,宋太宗对东林寺十分推崇,以当朝年号为其寺名,将东林寺改名为“太平兴国寺”。其后,宋真宗又“取庐山东林寺《白居易集》,命崇文院写校,包以斑竹帙送寺”。帝王的青睐使东林寺更趋繁盛。至南宋时,东林寺“阁极天下之壮丽,虽闽浙名刹不能逮。……寺极大,连日游历犹不能遍”。据《庐山后录》记载: “ 是寺最为古刹, 而兵火中岿然独存。入门,楼阁华燠,宛如仙宫。”[3]
元代, 白莲宗发展迅速。淀山湖白莲堂,在元初已升格成寺,即“ 普光王寺”。时人多将普光王寺与庐山东林寺善法堂视作一脉相承的关系,有“碧淀水通庐阜水”的美誉。至成宗大德年间,白莲宗忏堂遍布大江南北,呈现出“千枝万叶遍乾坤”的盛况。而一直秘密活动的弥勒教教徒与对现实不满的白莲宗下层信众混合在一起,假借白莲宗之名建立白莲教,其教义实际上已不是白莲宗的教义,而是弥勒教的教义。白莲教在信仰上由弥陀信仰转变为弥勒信仰,而弥勒信仰自北魏以来便具有很浓的反抗色彩,加之组织成分复杂,白莲教也被人利用从事反元活动。比如元世祖至正十七年(1280年),江西地区的杜万一起义以及其后广西柳州高仙道组织起事。白莲教的不断的反元起义遭到朝廷的一再镇压。
为正本清源,东林寺住持普度法师(号优昙和尚)于大德八年(1304年)写成《庐山莲宗宝鉴》十卷,系统阐述了白莲宗的教义。元廷嘉许该书,承认白莲宗的合法性质。对白莲宗给予积极扶持。成宗元贞元年(1295年)正月,述明居士燕觉道破衣和尚奉元成宗旨赐庐山东林寺为“白莲宗善法堂,护持教法”。同年,诏东林寺住持祖闇和尚进京,赐号“通慧大师,白莲宗主”。大德五年(1301年)十月,元成宗又“颁降御香、金幅到寺”。自此“白莲宗主”的称号也一直为东林寺的住持所承袭,祖闇和尚离开东林寺后由普度法师继承。[4]白莲宗地位的提升使东林寺成为精神圣地。因元廷的极力推崇,使东林寺在庐山形成一寺独尊的局面。由上述情况可知,就其规模和影响而言,东林寺无疑曾长期处于庐山佛教信仰中心的地位。
于此同时,白莲教也在迅速发展,并借此机会随时准备起义,各地教徒不断肇事。延祐七年(1320年),东林寺因失火被焚毁。在白莲宗中兴并历经辉煌之后,英宗至治二年(1322年),元廷下诏“禁白莲佛事”,白莲宗再次被禁。普度法师10因此回到原籍江苏丹阳,至顺元年(1330年)示寂。
白莲教起义为朱元璋最终推翻元朝政权,建立明朝扫清了障碍。明朝立国后,民间秘密宗教组织势力依然十分强大,是威胁明王朝统治的社会隐患。于是,朱元璋趁机严厉打击白莲教,据《大明律》载:“妄称弥勒佛、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等会,一应左道乱正之术,或隐藏图像,烧香聚众,夜聚晓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为首者绞,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5]
当时,白莲宗结社念佛活动往往与白莲教在民间组织的聚众活动难以区分,真假莫辨,这显然有碍于明王朝对社会稳定的维护。所以,结社念佛被明朝统治者在一定程度严加防范。在朝廷严厉镇压民间秘密宗教的政策之下,各地白莲教转入秘密地下活动。与白莲宗存在复杂渊源关系的东林寺受到严重冲击,日渐衰败,失去了庐山佛教信仰中心的地位。晚明陈昂有诗云:“欲寻神运殿,一径尽莓苔。钟响日先落,溪荒月少来。大都身后事,难免劫余灰。千载相逢晚,白莲不再开。”[6]明初,朱元璋十分重视宗教“ 阴翊王度,暗理王纲” 的作用, 对正统宗教采取了积极的扶持政策。庐山众多寺庙也得到修复,佛教文化开始复兴。洪武六年( 1 3 7 3 年) , 祖观和尚重建东林寺,但东林寺并未复兴起来。不仅如此,由于其与白莲宗的现实关联,还使其被排斥在明王朝的规制之外。
清嘉庆元年至嘉庆九年(1 7 9 6~1 8 0 4年),湖北、四川、陕西三省爆发了以白莲教为组织形式的反抗封建压迫的农民起义,史称“川楚白莲教起义”。白莲教起义军在历时九年多的战斗中,占据或攻破州县达二百零四个,清政府耗费军费二亿两,相当于四年的财政收入。[ 7 ]这次起义使清王朝元气大伤,此后清王朝的统治逐渐走向衰落。到了民国时代,随着社会与科学的进步,人们走出了中世纪的愚昧,再也不会将白莲教与慧远大师白莲结社相关联。但社会的动荡和随之而来的日寇入侵,没有给东林寺的修复带来机遇,虎溪边的祖庭只能在荒芜与萧疏中等待。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 文化大革命”结束,中国终于迎来了新的时代。在解放思想与恢复宗教政策的新形势下,随着社会财富迅速增加,人民日益富裕,东林寺也开始了新的复兴。“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弥陀身。”如今的庐山东林寺,坚持弘法利生、解行并进之实修道风,已成为四众弟子礼佛、参学修行之圣地
1] [元]普度:《庐山莲宗宝鉴》卷四,见《大正藏》第四十七册。
[2] [宋]良渚宗鉴:《释门正统》卷四。
[3] 龚志强、刘正刚:《从明初庐山佛教信仰嬗变看国家宗教政策取向》[J],宗教学研究,2010年03期
[4] 李勤合、滑红彬:《庐山佛教史》,江西民出版社,2014年
[5] 陈垣:《摩尼教入中国考》,《陈垣史学论著选》,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173页。
[6] 龚志强、刘正刚:《从明初庐山佛教信仰嬗变看国家宗教政策取向》[J], 宗教学研究,2010年03期
[7] 李尚英:《白莲教起义和天理教起义的比较研究》[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1988年03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