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欢喜心敬三宝——母亲礼佛记

(2015-06-15 08:08:51)
标签:

佛学

分类: 《净土》2015年、2016年文章

生欢喜心敬三宝——母亲礼佛记 

                                      《净土》杂志2015年第1期  文/文洋

多年前看铁凝女士的文章,她和先生在江苏旅游的时候去过金山寺,寺内有一个匾上篆刻着“生欢喜心”四个字,她觉得反过来念作“心喜欢生”也很有意味。而我觉得,似乎“生欢喜心”更为通俗贴切。

几年前的中国佛教书画网上,发表过类似的观点。当我再一次对其中一篇文章欢喜赞同的时候,常弘大和尚笑着问:“又生欢喜心了?”始终没有真正明白到底该怎么念,但我总觉得,随心的快乐最重要,不妨就叫“生欢喜心”。

前两年学习的过程中,曾得到弘敏居士一顿劝说。“只有在闷了的时候才念佛欢喜。”本想得到一顿好评,结果对方问:“拿佛教来解闷吗?!”现在想来,不是的,是学佛礼佛的时候,心里真正很欢喜,自然又亲切!包括最近带母亲礼佛,也很好地验证了这一点。

本来学佛有点偷偷摸摸的感觉,怕父母知道了会误以为我要出家,直到前不久被德永、妙莲等几位师兄连说带劝地带到大悲岩。上山后,我告诉素远师父和何师兄:“住山这么欢乐,上来就不大想回去。很希望老妈开春后能上来住一住,而且她非常喜欢和擅长栽树苗,开春正是山林劳作的好时机。”史大厨听了,在一旁笑呵呵地说:“大家看,有人自己上来还不算,还要忽悠老妈上来呢。”

观世音菩萨如此加被,在我有了这种想法几天后,母亲竟然真的跟着哥哥来到了京城。有时会给母亲讲一点佛教的内容,比如“善有善报”这种最通俗易懂的因果。有一天,我告诉她,几个朋友(其实是师兄)正在聚会吃饭,希望母亲跟自己一同前往。

母亲本来对京城的生活,就想多一些了解,也很喜欢多认识些人,就欢欢喜喜出发了。半路上,我才告诉母亲,专门修行的僧人也在。母亲没有紧张,只问是否合适前往,在确认大家绝对欢迎的前提下,继续前往。

当天在小田螺茶馆附近吃午饭,大概有20人。母亲吃了素菜,觉得苦瓜味道非常好。饭桌上,很多人都友好地交流,母亲也觉得很温暖。饭后,我们去了旁边一个装修精美的佛堂,很大很宽敞。母亲很惊喜地说:“哎,原来学佛的还都这么富贵呀。”

小田螺茶馆有个结缘经书的柜子,有不少光盘。我一边想着哪些光盘比较适合母亲这样初学佛的人,一边给她介绍佛学常识。母亲忽然很惊喜地说:“哎呀,你看呀,这张和咱家里的菩萨像是一样的啊。”原来是地藏王菩萨像。

有一年,母亲的大伯去烧香,请回了一些菩萨像,于是就骑着三轮车给亲属们送。母亲得到的是地藏王菩萨像,一直供在家里。所以这次母亲见了,惊喜之中,更多几分亲切。

我简单给母亲讲了一下《地藏经》的大意,心想母亲视力不大好,看书比较吃力,回家看学诚法师讲经的光盘就可以了。没想到母亲竟主动说回家后要念《地藏经》,还问小田螺茶馆的主人慧生师兄这些书该怎么付钱。在确认结缘经书都是免费赠送的时候,母亲连连赞叹:“有人出钱印书,教人做好人、做好事,人家也图个心里痛快吧。”

后来得知中午的午饭,也是福建两位女师兄发心供养,更加验证了她的观点:有些人愿意做好事,让大家欢喜,她们自己也欢乐。

其间还有一件小事,让母亲对出家人由衷地佩服。我给母亲讲了供养出家师父的福报,母亲便坚决要用自己的钱供养。当天她老人家身上只有100多块了,给师父说明来意,正准备递上去时,师父说:“请到慧生的财务处,换成520元,每位法师都供养一份。”

母亲照此办理,然后很认真地逐个供养法师。素远师父和素翊师父穿着淡黄的僧袍,她分不大清楚。真净法师和佛学院一位法师,都是端严白净的面容,母亲也不容易分辨。她有时似乎忘记了某位师父刚才是否已供养过。

然而,当供养完毕,她和每位师父都交流过了,听到的是师父的一句随喜赞叹或是讲解佛法。她说:“师父想得真周到啊!没有灵活的头脑,也很难出家当和尚吧?”

按约定的时间,周六要带母亲出去玩。直到周五晚上,我才告诉她,要去的正是京城第一古寺潭柘寺。母亲知道了,并不吃惊。反倒是以需要照顾为由,让哥哥也一同前来。

早已打下埋伏,我请妙莲师兄路上给母亲介绍一些佛乐。母亲的座位和德永师兄也只隔一个过道,德永也很欢喜地讲解佛法。母亲觉得,她前前后后都有人照顾,真的很难得。中午的时候,师父又喊用斋,母亲吃了一些素菜,又舀了一点看似米汤的流质食品。喝了是粥,她说:“哎,味道真好啊!比你昨天晚上烧的还好喝呢。”

午斋后,素远师父、素翊师父亲自领众,礼拜各个殿里的菩萨。看到母亲上香的姿势不大对,素翊师父拿起三支香,动作轻缓,耐心仔细地把敬香的动作分解开了,并亲自示范。

哥哥前几天还说:“哎呀,你们学佛拜佛的,要注意分辨、鉴别。”听语气,似乎有一些成见。当天,由于母亲的带队,他也很自然地亲近法师,走在路上还不停地和两位师父交流一些问题。

走到一片竹林,为了让哥哥更好地生起欢心,我就赞美地说:“我哥哥很喜欢竹子,也有点小研究,大家可以咨询他。”结果素翊师父果然就咨询开了,哥哥既惊喜于大家这么看好他,又有两分虚怯,唯恐自己说得不大对,误导了大家。

从西观音山下来,又拜东观音山,素远师父带着几个师兄走前面,素翊师父、母亲和哥哥靠后跟随。哥哥悄悄地对母亲说:“原来当和尚还这么好,有吃有住,每天还没心事。”

母亲停顿了一下,似乎也觉得在理。其实出家又怎么是常人做得了的事情?古佛青灯一生,需要看破放下、有出离心,还要有宿世善根所积累的福德因缘。母亲和哥哥没再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倒是德永师兄挺用心,很认真地给母亲讲了极乐世界的究竟快乐。

母亲在老家这么多年,一年忙来忙去的,无非就是谁家生孩子了,谁家老人走了,光红白喜丧就占去了很多精力。很多老人走的时候往往很痛苦,生病很久才离去。听德永讲到这里,母亲觉得,极乐世界不再有生老病死,那也是值得向往的。

她已经在盼望着,赶快开春上大悲岩观音寺当义工。在她看来,早晨起来念念经,唱唱佛号,欢欢乐乐的。再帮忙烧烧火、栽栽树,也尽可能不白吃白住。如此快乐又心安的日子,她的高血压,怎么可能降不下来呢?

母亲正欢欢喜喜地等待着念经礼佛的好机缘。从佛菩萨的角度来看,菩萨早知世事皆苦,众生难度。但是还要以现世利益,先牵引住众生;再以生死利害,使之猛然醒悟。所以欢喜礼佛,应该是母亲学佛岁月的开始吧。也愿母亲及更多师友,修学路上早日成就!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