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樱木和和
樱木和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717
  • 关注人气: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同业存单“瘦身” 城商行“北办”们匆匆撤回

(2018-06-01 10:32:44)
分类: 转贴

胡艳明

这可能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中小银行那种靠表外业务及同业业务为主的盈利模式——积累的风险有多大?一边是它们从创新到套利工具的同业存单在“缩水“,一边是存款业务规模难有突破,其负债之路在何方?

同业存单市场再接到监管令。5月11日,央行拟于2019年第一季度评估时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下金融机构发行的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至此,MPA考核将覆盖市场上所有体量银行。

杨亮对同业存单市场的风云变幻深有感触,他作为西部地区某小型农商行金融市场部的主管,从属地到北京设立分部主攻同业业务,再到他从北京回到总部所在地,历时仅仅一年多。

同样,作为见证了同业存单自2013年12月面世,历经2015、2016年的疯狂生长,再到目前的逐渐“瘦身”,行业正本清源的同时,中小银行的负债端融资也是杨亮们要面对的新课题。

“京漂”“沪漂”银行回老家

同在业存单市场历经一年多的严监管之后,5月11日,央行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拟于2019年第一季度评估时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下金融机构发行的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

5000亿元以下资产规模的商业银行集中于城商行、农商行及农合行、村镇银行等。在此之前,央行已于2018年一季度起,对于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的银行,将发行的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同业负债占比指标进行考核。如此,MPA考核将覆盖市场上所有银行。

受MPA考核压力,资产规模5000亿以下的银行的同业存单托管量在接下来一年内或将逐步收缩,面临缩减资产负债表的压力。

而杨亮所在的农商行资产规模位于5000亿以下,面临考核的压力。“将会制定计划逐步压缩。”

除了压缩规模,杨亮所在的银行已经撤出北京。2017年7月,记者在金融街威斯汀酒店的财经论坛上遇到杨亮,彼时的他还在论坛茶歇时间与参会的专家学者、金融机构高管热络地交换名片。而在2017年底,其所在农商行就匆匆撤回了所在地。

杨亮所在的农商行在北京设分部,并未得到当地银监局的批准,也即“非持牌银行”,指银行在异地设立部门、部门分部或业务中心,不受当地银监局管辖,业务数据报送给总行(法人)所在银监局。

“同业业务快速扩张的时候,很多地方城商行或者农商行在没有设立异地的分支机构的前提下,在一些相对金融资源比较发达的地方,如北上广设立一些业务部门来做一些同业业务,在异地成立业务团队,或者是营销资产的部门。”杨亮解释,其所在的银行在2016年下半年刚刚在北京设置团队,招兵买马。谈到撤回的原因,杨亮称所在的银行因“经营性”原因撤回总部,他在跟同业人士交流时,大家反映各自银行属地的银监局也有召回的情况。

除了部分“经营性”原因,“非持牌银行”大幅撤回或与原银监会在年初发布的“4号文”有关,今年1月13日,原银监会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银监发〔2018〕4号文),明确将“未经批准设立分支机构、网点,包括异地事业部、业务部、管理部、代表处、办事处、业务中心、客户中心、经营团队等,并从事业务活动”,定义为“违法违规展业”行为。

区别于“非持牌银行”,“持牌”指银行设立分支行和专营机构,经当地银监局核准。在上海设置分行的“持牌”城商行人士对记者称,2017年底,有多家银行撤出上海,而到了2018年年初,有监管方面牵头的清理。

“2017年底,陆家嘴很多非持牌机构已经都撤走了。年初时候业内盛传陆家嘴房租下降,可能主要与金融同业的这些非持牌机构都撤离上海有关。”

该城商行人士表示,“4号文”尚未发布时,监管方面已要求明确业务归属,“业务到底是总行做还是分行做;比如看这个合同上的章是盖谁的,如果是上海分部在做业务,就盖上海分部的章;如果总行做,就盖总行的章。落实总行做的,上海分行就不承担的责任。”

记者就这一问题求证上海银保监局,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应。

不过该城商行人士也对记者称,央行的新考核对其影响不大,“早在去年的三三四十银监出了文件以后,我们就开始有意识的了解,如果把同业存单纳入到同业负债的话,是否超过了1/3的比例,我们一直在跟这个数据,目前为止还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另外,非持牌银行撤走后,行业人员的就业可能会是难题。“当时我们在北京设机构,员工很多都是在北京招聘的,现在撤了,北上广毕竟是一线城市,在北京的工资系数跟当地也有很大差别,让人回我们小城市不现实,所以大部分员工选择了离职”,不过杨亮也表示,这个行业可能除了领导层之外,一般员工跳槽不太容易。

从创新到套利工具

在成为所在农商行主管之前,杨亮曾在某股份制银行担任银行间市场交易员,他清楚记得同业存单刚刚面世时候的情景:2013年12月6日,央行发布暂行办法的前一天,外汇交易中心举办了对从业人员的培训,7日办法发行后,紧接着,周一系统开始上线,三天后发行了第一批同业存单。

2013年12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同业存单管理暂行办法》,该办法于2013年12月9日起实施。“问世效率非常高,当时跟业内讨论的时候,大家都挺激动的,认为是利率市场化迈出的一大步。”他回忆道。

虽然同样有“同业”两字,但是同业存单相比银行原有的“同业业务”,不管是从发行方还是资产端,都具有很大的优势。

融资方来说,首先,同业存单是一种灵活有效的主动负债方式,实行年度额度备案制,在当年发行备案额度内,自行确定每期同业存单的发行金额、期限,且与同业存款相比有不会被提前支取的优势,稳定性更好。二是发行同业存单目前可以避开同业资产负债相关监管指标的限制,127号文所称的同业业务包括同业拆借、同业存款、同业借款、同业代付、买入返售(卖出回购)等同业融资业务和同业投资业务,发行同业存单暂不受“单家商业银行同业融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该银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的限制。三是发行同业存单在会计上单独设立科目进行管理核算,计入“应付债券”科目,未纳入存款统计口径,不缴纳存款准备金。

从投资方角度而言,同业存单流动性很强,相比于同业存款、同业拆放等,同业存单具有标准化、电子化、可交易、可质押的优势,流动性好,定价透明,适合作为流动性管理工具;第二,风险较小,同业存单由于是银行信用,相比于短期融资券等企业发行的债券,违约风险更低,风险更小;三是资本占用少,与信贷资产和信用债券100%的风险权重相比,银行投资同业存单只计提20%(3个月以内)或25%(3个月以上)的风险权重,节约资本占用。

也正是由于上述优势,从2013年12月开始,中国银行同业存单开始近乎爆炸式增长:2015年、2016年同业存单发行量净增长分别为4万亿、7万亿。

因此,从事同业存单业务的银行人士可能更“多金”。在某北方城商行合规部门负责人看来,银行金融市场部是一个比较神秘的群体——“这些人闷声发大财,来回‘左手倒右手,右手倒左手’,感觉挣钱可能也挺轻松,风险还比较小。因为金融同业之间有同业授信,而像投放贷款具有回收风险。可能委外有一些风险,但银行之间,这种同业往来没有什么太大问题,正常情况下相对比较安全。”

由此,同业存单衍生出套利模式:大型商行获取央行流动性,结合自营资金主动购买中小行同业存单;中小银行发行同业存单,购买收益更高同业存单以及同业理财;中小银行由于信贷需求以及资金管理能力有限,常将通过同业理财或者同业存单筹措的资金委托券商、基金和私募等代为管理。

方正证券报告指出,自2013年推出同业存单以来,其呈爆发式增长。由于无需缴准和监管短板,同业存单成为2014-2017年金融加杠杆和监管套利的主要工具,并成为当前监管的重点。“随着套利环节的延长,需要更高收益率的产品支撑整个套利链条的延续,最终只能加杠杆、加久期和降信用,以牺牲流动性和信用来增厚利润。处在套利链条末端的部分中小银行为了弥补高成本的融资,将资金委托基金公司以及券商代为管理,无疑这种操作方式提高了整个银行体系的系统性风险,监管目的即是打压这种高风险式套利模式。”上述方正证券报告中指出。

下一步,回归本源?

鉴于上述风险的存在,2017年以来,监管部门开始对同业存单采取监管措施,先是于上半年“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专项治理中,提及对利用同业理财购买本行同业存单现象以及同业存单空转现象进行专项治理,并加大对同业存单风险的监测力度,要求同业存单增速较快、占同业负债比例较高的银行合理控制同业存单规模,重点关注期限错配情况和流动性管理有效性。

之后,在2017年8月份,中国人民银行和证监会先后发布了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国人民银行2017年第12号公告和《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分别从供给(负债端)和需求(资产端)两个方面对同业存单进行约束。

直至今日,杨亮仍然认为,同业存单的推出对中小银行来说是件好事,也是非常好的工具。

对于中小银行,增加负债的能力无法与大行相比。“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因为受到地域经济和金融资源的影响,如果还是以物理网点的形式吸收一般存款,肯定受到影响非常大;对于全国性的商业和投资银行来说,是全国布网点吸收一般存款,虽然金融脱媒很厉害,但大行还是占有优势。”

“未来同业存单作为一个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的工具非常好,便利,效率也很高。但是从监管的角度来看的话,并不期望这种工具的推出来扩大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的规模,而且仅仅是规模上的突破。”杨亮分析称。

进入2018年,第一季度同业存单发行数量仍有上升,但从发行结构来看,一季度国有大行存单发行量和净融资额均大幅增加,而股份行和城商行、农商行同业存单的净融资额则出现同比下降。数据显示,截至3月30日,2018年一季度存单发行量5.23万亿,与2017年四季度环比持平,相比2017年一季度同比增加2550亿。而存单净融资额出现季节性回升,一季度净融资额6600亿左右,环比大增近1万亿、但同比大降8850亿。

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姜超认为,此前依赖同业存单扩张负债、进行套利的主要是中小行,而一季度以来中小行存单的净融资出现了同比减少,表明目前银行主动扩张负债的动力下降,已经在逐渐进入主动去杠杆阶段,未来同业存单的发行或将出现量价齐跌。

其实,“将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的新规旨在提升银行的负债端质量。根据银行负债端质量的不同,其监管系数也会给予不同的要求,从去年12月银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 (修订征求意见稿)》就在传达这个理念。”北京市汉鼎联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凌蔚告诉经济观察报。

不过,胡凌蔚认为,现在重点不在于——目前中小银行日子如何之难,其负债路在何方;而是中小银行那种靠表外业务及同业业务的作为重要盈利来源的经营模式所集聚的风险及这种模式的可持续性……换言之,应该在十九大提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背景下认识这个问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