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丽俊
文丽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4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壶济世“清明根”

(2012-08-08 13:21:44)
标签:

姚望

梅山县

板蓝根

《民间文学》

首乌

文丽俊

杂谈

分类: 虚构生活

         悬壶济世“清明根”

  悬壶济世“清明根”
  文/文丽俊
  每逢清明时节,居住在广东北部山区的人们除了扫墓祭祖外,还流传着一个非常奇特的风俗。大人们总是追着赶着家里的小孩子上山去挖一种草,草连根拔起后,洗干净,然后嚼根。根嫩嫩的,味道甘甜,小孩子们个个嚼得有滋有味,当地人亲切地把这种草唤作清明根。
  相传,这里面还有段感人肺腑的故事呢。
  古时,岭南地区梅山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刘婆婆和孙儿庆明以染布为生。15岁的庆明因为有些痴呆,经常被村里的顽童捉弄。
  这天,庆明和奶奶到山上去采摘一种做染料的草。当他们背了一大捆草急冲冲下山时,在半山腰差点和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男人迎面撞上。只见那人虽然满身沾满树叶,不修边幅,却脸色红润,步履轻盈。那人一抬头,望见庆明,突然惊呼起来:“哎呀呀,原来你在这里啊!”庆明傻傻地看着他,半晌才叫了句:“大哥哥……”刘婆婆赶紧用手护住庆明,不满地对那人说:“先生认错人了吧?我看你面生,不像咱村的人……”那人笑了笑说:“对不起,大娘。我叫姚望,在山里住呢。”说着指了指不远处。
  果然,山边不知何时搭起了一座木房子,旁边还种满了稀奇古怪的花草。
  “我知道你们婆孙生活困难,我想帮你们一下。”姚望说着,走进小木屋,拿着一块灰白的石头递给刘婆婆,“你回去把这石头磨成粉,加进染料里面,染出来的布颜色会更加鲜艳漂亮。”刘婆婆虽然半信半疑,但还是接过石头揣进怀里,拉着孙子就走。庆明几步一回头,眼神充满依依不舍。
  你还别说,姚望给的石头还真管用。自从染料中加入了石粉,染出来的布蓝汪汪的,人见人爱,姑娘小伙都喜欢得不行,连外乡的人也赶来光顾,小染坊的生意一天天好起来了。为感谢姚望,刘婆婆经常拿些吃的用的上山,姚望每次都含笑收下。庆明对姚望特别亲昵,没事总是跟着他问这问那,姚望也不嫌麻烦,有问必答。
  这天,庆明偷空又去找姚望玩,姚望说:“庆明,你的后脑勺是不是有个拳头大的疤?”庆明茫然地点点头,天真地问道:“你咋知道的?头发不是遮住了吗?我还以为只有婆婆知道呢。”姚望摆摆手,低声道:“因缘已至,时机未到。”庆明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自顾玩去了。
  转眼到了春天,一连半月的阴雨天气后,村里有人开始莫名其妙地发烧、咳嗽,并很快蔓延开来。大夫们开的药无济于事,服用后反而更加严重,已经有人咯血而亡了。外面疯传这个村子染了瘟疫,纷纷避开他们。刘婆婆和庆明不幸也染了病,庆明还好点,只是发低烧,刘婆婆则咳得都不见了人形。庆明快急疯了,也不出去玩了,整天守着刘婆婆。直到有一天,姚望找上门来。
  一见姚望,庆明径直扑到他怀里大哭起来,求他想办法救救村里人。姚望问明情况,不慌不忙地说:“庆明,你们两个到我那里住一段时间,我保证你俩没事。”庆明呆了半晌,蹦出一句:“那村子其他人呢?”姚望面无表情地说:“那不关我的事。”庆明的倔劲上来了,咬着牙说:“那不行,要死一起死,要活一块活,我不走!”
  姚望沉吟道:“办法也不是没有,除非……”
  庆明焦急地问:“除非什么?”
  “除非你喝光染缸里的水!”
  庆明一听,二话没说,“蹬蹬蹬”跑到染缸前,舀起水就喝。水里浸满了染料,墨蓝一片。刘婆婆沙哑着嗓子叫道:“别喝染料啊,会死人的……”庆明犟劲上来了,哪里顾得上听刘婆婆的话。只见他如头水牛,一顿海喝。可他并竟是个孩子,怎么能喝光一缸水?果然,庆明打了几个饱嗝,突然吐出一股水,两眼一闭,身体一挺倒在地上。刘婆婆见状,嘶心裂肺地哭起来。姚望走过来,弯下身问道:“庆明是不是你正月初八从山脚捡回来的?当时通体棕红,脸有胡须,后脑勺还有个拳头大的疤……”
  刘婆婆止住哭声,惊恐地望着姚望。十五年前,孤苦的刘婆婆在山脚边看见一个长相怪异的婴儿在啼哭,估计是遭父母嫌恶遗弃的,心生恻隐,便抱了回来。这件事刘婆婆从未向外人吐露半句,如今姚望突然提起,难道庆明是他家里人,要带走不成?庆明可是刘婆婆的心头肉啊。
  姚望见状,仰天大笑起来。霎时间彩霞缭绕,金光四射,一位菩萨端坐在祥云中,哪里还有姚望的影子?刘婆婆连忙跪地参拜。菩萨微笑着说:“我是药王菩萨,以施药救人为天职。十五年前,我带了块千年首乌去给观音祝寿。行至梅山时,首乌不小心摔到岩石上,擦破了点皮,卖相不好,我就把它埋起来,想过几日长好再挖不迟。岂料,几日后,我却再也寻它不着。原来它已遁走化为人形。”
  刘婆婆听得目瞪口呆。
  药王菩萨接着说:“庆明人虽痴,但宅心仁厚,人品世间罕见。我非常喜欢他,本想把他带走,见他俗缘未了,就再等等。待他醒来,让他从医吧。”话音刚落,祥云、菩萨倏地不见了。再看地上,有几筒竹简,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字。
  刘婆婆急忙去看庆明,死劲拍打他的脸,好半天,他才悠悠醒来。似乎刚刚美美睡了一场大觉,庆明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一骨碌爬起来。醒来的庆明就像脱胎换骨般,没有了丝毫的傻劲。刘婆婆摸摸他的额头,烧竟然退了,不禁喜极而泣。庆明双目炯炯有神地说:“我明白了,咱们用来做染料的草可以治大家的病,我现在就去煮!”说罢,当即用那种草烧了一锅水,让刘婆婆服用。刘婆婆闭着眼睛连喝三碗,当晚已经不咳了,第二天天未明整个人已经痊愈了。
  消息传开,村里人争相来讨水喝。庆明每天都去山上摘草,煮水,乐此不疲。喝了庆明煮的水,村民们的病很快全部都好了。那以后,大家都非常尊敬庆明。
  从此,庆明整天埋头研究医书,才知道,那种能做染料的草名叫板蓝根,有清热解毒、凉血、杀菌的作用。庆明听从药王菩萨的嘱咐,果真成为了一位远近闻名的良医。
  又是一年春天,梅山地区爆发了一场罕见的鼠疫。庆明带着几名徒弟每天马不停蹄地为村民施诊,终于累病了,久卧不起。有个晚上,他叫徒弟们将他抬到山脚一僻静处,并赶走了所有的人。第二天,当人们放心不下去看望时,床和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天上下起了倾盆大雨,一连下了七天七夜,等到雨停时,人们发现,漫山遍野忽然长满了板蓝根,根茎还比平常的粗壮。大家都说,是药王菩萨带走了庆明。庆明本来就是首乌托世,首乌的灵魂在根部,是他让板蓝根的根变得粗壮起来,这是他留给人间最后的礼物啊。
  从那以后,人们就有了嚼板蓝根的风俗。每当嚼着甘甜的板蓝根,人们就会想起庆明。后来,为了纪念这位德高望重的名医,人们把庆明走的那天定为一个节日,叫庆明节,板蓝根叫庆明根。再后来,人们觉得板蓝根有清热解毒的疗效,就改为清明根,这个节日也就变成清明节,并沿用至今。
  
  (发《民间文学》20120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