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书画名家王滋麟
书画名家王滋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17
  • 关注人气:1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直面磨难  笑对人生(吴绪彬)

(2012-07-13 07:48:17)
标签:

转载

                    [转载]直面磨难 <wbr> <wbr>笑对人生(吴绪彬)


    启功(1912-2005)  字元白,也作元伯,北京市人。中国当代著名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书画家、文物鉴定家、红学家、诗人,国学大师。满族,爱新觉罗氏,是清世宗(雍正)的第五子和亲王弘昼的第八代孙。主要代表作有《启功丛稿》《启功韵语》《古代字体论稿》等。历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政协常务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故宫博物院顾问等要职。其主要著作《古代字体论稿》《诗文声律论稿》《启功丛稿》《启功韵语》《启功絮语》《启功赘语》《汉语现象论丛》《论书绝句》《论书札记》《说八股》《启功书画留影册》。《启功全集》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生前非常崇拜明末清初著名的佛门巨匠、诗人、书法家破山禅师。

 

                           ——有感于启功先生的达观

 

    出身皇族,贵为帝胄,但福祸无门,时乖运蹇。周岁丧父,十岁那年连失五位亲人,包括唯一还能庇护他的祖父撒手人寰。孤儿寡母,相依为命,从11岁到18岁,仅靠其祖父门生发起的“孀媳弱女,同抚孤孙”的捐款所得利息,艰难度日和维系中学学业。18岁,汇文中学尚未毕业,即被迫辍学求职,三进辅仁,前两次均因低学历而遭不公辞退。1957年,45岁的启功突遭早年守寡的母亲和终身不嫁的姑姑相继离世,深感养育之恩重如泰山,惜无以为报,而天人相隔,只能终身抱憾。紧接着第二年他又莫名其妙被划成右派,一下子被打入另册,跌入深渊。继而在“文革”的血腥岁月中频遭身心摧残。1975年,与他40年患难与共,无怨无悔,且心心相印,相濡以沫的爱妻章宝琛竞魂归西天,刹那间他锥心地体验到物是人非的悲戚和人去楼空的凄凉。
    幼年丧父,中年丧母,晚年丧偶,膝下无子,一个人孤苦无依,形影相吊。如此变幻莫测的身世,荆棘从生的人生历程,如此沉重的经济和精神重压,加上爱他怜他的亲人全都先他而去,孑然一身,顿感世界抛弃了他的孤独与凄惶。晚年,他认为其夫人在他心中的位置无可替代,立志不再续弦,而同内侄夫妇生活在一起,空屋孤灯,常静夜悼亡,潸然泪下。“吟成七字谁相和,付与寒空雁一声”。当是他当时内心愁苦世界的真实写照。
    在似乎全世界的痛苦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的情况下,换成他人则会万念俱灰,潦倒一世。但启功先生却能直面血淋淋的人生现实,以坚忍不拔的意志去承受接二连三的打击,以七尺男儿的铮铮铁骨,肩起命运的闸门,自强不息,奋斗不止。他靠名师指点,凭自身悟性,刻苦自学成才,从一个中学肆业生,成为北师大最早一批的博导。他博古通今,学冠群儒,被公认为国学泰斗;他经史子集皆通,诗、书、画皆精,文物鉴定独具慧眼,令人叹服。更令人钦佩的是,他经92年的风风雨雨,悲喜离合和孜孜奋斗,看多了人心善恶,历经了际遇沉浮,尝遍了人情冷暖,却炼就了宠辱不惊的一颗金子般的心。他学会了以坚毅和乐观面对一切,“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淡忘道路以目,噤若寒蝉,无所适从的惶惑;原谅了曾经卑视、伤害过他的同类,视成败得失,功过荣辱,如过眼烟云,始终以幽默的眼光看世界,以风趣的谈吐来倾诉,乐天知命,旷达处世,超然物外,笑对人生。能如此物我两忘者,古有苏东坡,今有启功,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但凡能透视其内心世界,则不会不无感触,他常说“动物比人可爱”,由此可见其内心的苦涩和处世的无奈。
    晚年他功成名就,众星捧月,地位、荣誉、金钱,接踵而来,但启功先生依然故我,过着清心寡欲,粗茶淡饭的平民生活,而把所得财富全用于设立以他恩师陈垣命名的“励耘奖学金”和接济生活困难的他人。
    他以书法名世,堪称“中华第一笔”,但他对慕名而来,索求墨宝的,只要有闲空无不慨然书赠,其结果为名所累,为书所累,为世人牵绊所累,以至于到最后只能以门上张贴“大熊猫病了,谢绝参观”的幽默告示,闭门谢客;再不然,“狡兔三窟”,东躲西藏。世上见利忘义的人摹仿他的字,以赝品谋利,他视而不见,还自嘲“比我写得好”,悲天悯人,宽容大度,古今罕见。
    启功先生,于2005年6月30日终于走完了他92年万般坎坷的人生路程,安详地离开了令他身累心碎的红尘世界,摆脱了人间牵扰,远离了世俗纷乱,忘却了浮华与名利,得以彻底安息,也算是一种解脱。更何况他的盖世才华,高风亮节,将永留青史;他的童心未泯,幽默风趣,将长存人们脑海。因此,在某种意义上,他的死未尝不是一种生的开始,他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附记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有幸与启功先生在一次笔会上相识,此后相交十多年,期间断续多次谋面,有幸领教先生高论,终身获益。启先生的渊博学识,高尚人格和风趣笑谈,留给我的是难以磨灭的温馨记忆。印象尤为深刻的有三次:一次是我作为《南方周末》的特约记者前去采访,谈起他的治学生涯,他的谆谆教诲,寄厚望于后生,令我为之心动,后写成一篇《启功先生谈治学》发表在《南方周末》上;一次是我到北师大小红楼拜访他,启先生兴致勃勃地谈起书画创作,虽对当代书风、画风略有微词,但却极力称赞一些同道。闲谈中,触及他的晚年生活状况,启先生谈了他立志不娶的原因。记得我说了一句:“常人都以您的笑口常开误认为您对生活心满意足,但我深知在您的笑声背后隐藏着难言的情感苦涩和处世的无奈”,启先生当即指着我“知我者,你呀!”。当天他高兴地书写了一幅中堂赐赠,并请我到师大小食堂用餐,让我受宠若惊;一次是因池田大作先生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摄影展,通过创价协会副会长三津木俊幸先生托我请启先生抄写他的诗作,惠赠墨宝。当我辗转找到启先生在师大办公楼的另一窟,言明来意,启先生风趣地说:“我从不抄别人的诗,只抄我自己的歪诗”。但当我说明池田先生长期致力于日中友好,并拜求他看在我的面上,启先生当即说“那好,铺纸!”这幅墨宝在  “池田大作摄影展”上展出后,池田先生一直视为瑰宝,曾让日本《圣教新闻》作过隆重介绍。
    国学大师、书坛巨匠、青年导师和慈爱老人启功先生,虽然离世六年多,但他所创造的真、善、美将与时俱在,永存不朽。近阅晓莉编的《启功的坚与净》一书,掩卷沉思,百感交集,故草就这篇读后感,聊表高山仰止,怀念直到永远的心迹。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