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痛心疾首
痛心疾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6,813
  • 关注人气:2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络搜索到的自叙

(2011-10-11 09:33:53)
标签:

长春

吴天昊

富二代

杜夏娟

郝志鹏

杂谈

10月10日,在长春市吉林大学基础医学院尸检室门前,面对紧闭的大门,23岁的吴缺掩面哭泣。10月8日下午,她的弟弟,18岁的高三学生吴天昊,离开家到百屹会馆打篮球,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因为打篮球 两伙中学生起争执
10月8日14时许,吉林省实验中学高三学生吴天昊与几名同学相约来到长春市百屹会馆的篮球场内。对于打算报考篮球专业的吴天昊来说,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周末。
大约一个小时后,另外几个年龄相仿的学生也来到篮球场,加入了比赛。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谁都没有想到。
据吴天昊的初中同学小邓介绍,在打球过程中,他和对方的一名男生发生了身体碰撞。当时小邓被撞了一下,对方很友好地询问了一下伤势。见到小邓身体没有大碍,双方继续比赛。
没过多久,小邓在一次上篮时,再次与对方发生碰撞。接着双方就厮打在一起。


3楼

一男生被多人持刀砍伤致死
吴天昊的小学同学小王目击了整个事件。他回忆说,两伙人的争执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就被围观的人劝开。后来那伙人中的一名男生,就拿出包里的手机,给他的父母打电话。“打电话的那个人也是学生,是长春市二实验中学的,也是高三学生,叫郝志鹏(音)。”
小王回忆说,不多时郝志鹏的父母和两名男子就赶到了现场,把吴天昊与几名同学叫到百屹会馆外面,协商解决办法。“当时他们和我们说,同意协商解决的办法。”小王说,直到后来他才明白,那是对方为了拖住他们。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与郝志鹏的父母同来的一名男子和郝志鹏的父亲低声交谈起来,其中一人还称郝志鹏的父亲为姐夫。


4楼

数十人手拿片刀参与斗殴
“他们说了没几句,那个男的就转身冲我们喊,说要整死我们,谁也别想跑。”小王说,随后从马路对面冲过来数十名男子,年纪都在二十多岁,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长约三十厘米的片刀。
“我也真没用,不能帮他,我太后悔了。”小王说,吴天昊的另外几名同学和朋友知道郝志鹏的父母叫人来后,就纷纷散逃开了。但是吴天昊还没来得及跑远,就被人追上,砍倒在血泊里。
“看到几十人手里都拿着刀,从面包车里下来,冲了过来,我被吓坏了,站在那不敢动。那些人也就打了一分钟左右,然后就走了。他们经过我身旁时,我听到有人说‘快走,手被砍掉了’。”小王说,当时他从楼上取东西,没和吴天昊在一起,行凶的人才没有注意到他,让他躲过了一劫。

死者朋友说:
一女子称:“我带钱来的,我给治病”
在吴天昊被砍倒之前,吴天昊也曾给他的朋友打过电话,叫他来帮忙协商解决此事。很快,20岁的小闻来到了现场。
“我到那里的时候,双方还没打起来,但是气氛很不对。”站在不远处的小闻看到,一名中年女子冲着那些持刀男子说:“我今天带钱来的,你们给我砍。只要不砍死就行,留一口气,我拿钱给他们看病。”小闻后来才知道,这名女子就是郝志鹏的母亲。
“在打斗中,有人拿刀朝吴天昊头上砍去,他举起双手一挡,一只手就差点被砍下来了。”小闻说,吴天昊被送到医院时,头部上有十多道伤口,他的左手只剩下一丝皮肉连着了,右手腕处也有严重的刀伤。
小闻说,他听到吴天昊喊:“你们别打我了,我要不行了。”接着那些持刀男子都跑了,只剩下浑身是血的吴天昊躺在地上。“郝志鹏的母亲看到这个情况时,也被吓到了,赶紧开车将吴天昊送往医院。”


5楼

坚持人工呼吸
为让父亲见最后一面
19时许,吴天昊被送到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进行抢救。
吴天昊的家人接到电话后,急忙赶往医院。据吴天昊的二姐吴缺回忆说,弟弟被送到医院后,很快就陷入昏迷。虽然当晚就进行了抢救,但是直到次日凌晨,仍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9日4时许,吴天昊突然清醒过来,对他的大姐吴桐说了几句话,接着再次陷入昏迷。“我弟弟跟大姐说,那个男生的母亲对持刀行凶的人说:‘别打死,留一口气就行了,我兜里揣钱了,我给他治。’”吴缺说,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郝志鹏父母的行为,自己的父亲看到儿子手上的伤后,心疼不已,当时心脏病就犯了。随后,也被医院另行抢救。
吴缺说,9日6时许,弟弟的手被接好,但是半小时后,突然呼吸困难。9日8时许,18岁的吴天昊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但是他的父亲还没有看到弟弟最后一面,家属决定坚持对他进行人工呼吸。直到9日10时,吴天昊的父亲吴**赶到抢救室,家属不得不接受吴天昊死亡的事实。

死者婶子:
“我家孩子18岁了,在过几个月就参加高考了。他一米八十多的大个子,长的十分白净,家里人都非常喜欢他。”死者的婶子柳丽说,上次她见到这个孩子时,还是一个月前。可现在却天人两隔了,家人一时都接受不了,孩子的父母精神更是接近崩溃。
“我真的不能理解,我家孩子18岁,她家孩子也是18岁,他们就怎么能下去手呢?都是当妈妈的,她就怎么忍心看下去呢?”柳丽说,事发后确实是杜夏娟将孩子送到医院的。当时,杜夏娟就从包内拿出一万元钱,说是医药费。医生说不够,她又从包里取出来两万元,可还是不够。后来,吴天昊的父亲又从杜夏娟处取了一万元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