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妖君舔着鹤丸国永说
妖君舔着鹤丸国永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452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喻黄】我爱你(Part 1)

(2013-11-05 10:10:38)
标签:

杂谈

>>>我要开始写长篇了,没错,不擅长长篇的我要开始写长篇了。

>>>差不多是高中毕业的暑假→大学→工作,年龄是18岁到50岁这种时间跨度。

>>>大多数都是日常梗,结局已经想好了,但是还是不告诉你们了吧,你们就当做这篇是甜文看就好了。

>>>现在发的是18岁的黄少天&18岁的喻文州,我还是说明一下比较好,不然时间线会乱。



以上↑

==========================





01

半开着的窗户被人丢了一颗小石子,砸在玻璃窗上发出了轻微的声响。正午的阳光透过窗帘倒印在写字台上,放在一边的杯子里盛着半杯水,喻文州探出半个身子,衬衫往下滑落,露出了小半个胸膛。

“喻文州你开门啊,卧槽热死我了热死我了,你知道么知道么,今年夏天特别热啊,我跑过来的时候差点就被蒸熟了,你家还特别远,你看我多够意思,喂,感动么感动么感动么。”

“我家没开空调。”

“我靠。”把手遮在眼睛前,抬起头眯着眼看着喻文州的脸,大声喊了起来“那你快去开啊,我要中暑了,要晕过去了,你快下来背我,我真的要不行了啊。”

“钥匙在信箱后面的夹缝里,你知道这么拿出来的。”喻文州也好笑,又把身子往前探了探,看到了被藏在了身后阴影里的一个不大的行李箱。

“你这次要干什么。”伸出手指了指“我没有定过快递啊。”

“我当然是要霸占你整整一个暑假啦。”

“你住哪里?”

“抢你的被子,然后抢你的杯子喝水,抢你的电脑我要在里面下载很多很多游戏,喂,和我一起打游戏啊,都毕业了。”

“你不上来么?”

“我靠我忘记了。”

“少天要喝什么?”

“给我矿泉水。”黄少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加冰块啊。”

“没有冰块。”

“靠!行不行啊喻文州!”默默在身后比了个中指“那给我冰可乐。”

“嗯好。”

02

从信箱后的墙缝里抠出钥匙对于黄少天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的事情了,把食指伸进去然后转一圈就可以勾到一个金属质感的物体,黄少天哼着不成调的歌一路跑了上去,却看到门已经被人打开,冷气从里面传出来和外面燥热粘腻的空气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你不是说没有开空调么?”一进屋子就脱了鞋光着脚走在木质的地板上,有些高的体温在上面留下了一个个不是太明显的印记,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骗你的。”说话的时候喻文州递上了一杯水,上面浮着几块冰块,因为晃动而撞击在了玻璃杯的内壁“穿鞋子去,会着凉的。”

“不会不会。”接过杯子两三口就喝光了里面的水,冰块沉在杯底,带着些许的凉意,黄少天把它重新塞回到了喻文州的手里就开始脱起了自己身上的短袖。

“热死了,热死了天,这天气简直活不下去了。”

“去洗个澡,衣服穿我的?”拿起水壶往杯子里重新倒水的喻文州看了看不停扇着风的黄少天“你肯定又没带衣服过来。“

“当然不会带衣服过来,就准备穿你的,我就带了内裤过来,其他都是零食你信不信!我还特地买了好多好多火腿肠,晚上我们吃泡面的时候一起吃吧怎么样怎么办,哦对了,冰箱借我用用,我怕天气热等等坏了就糟糕了,那些肉重死了,我拎着手都红了。”

“晚上我给你煮面,泡面不健康,听见没。”

“听不见。”黄少天眨了眨眼睛“我知道你床底下还有我藏着的那半箱泡面没吃完,我可是一直念叨着呢。”

“被我扔了。”

“我靠你。”

“骗你的,呵呵。”放下手里的水壶,被子里的水在杯口七分之一的位置,冰块融化了一些。

“给我水,给我水。”急急忙忙从喻文州手里拿过了杯子,水洒了一些在脚背上,顺着脚趾的缝隙流到了地板上,黄少天也不在意。

“我说你家浴室那个喷头还坏着嘛,我记得上次用的时候费了好大力才出水。”咬了咬含在嘴里的冰块,舌尖有些发麻。

“上次被你掰坏了之后我去换过了,你这次别再弄坏了,夏天没得洗澡我就把你踢出去。”

“你可不会踢我出去。”黄少天咽下了嘴里的最后一口冰,用手背抹了抹嘴角“你只会把我按在床上然后挠我痒。”

“这次就把你踢出去。”

“那我就不分你吃火腿肠。”黄少天被人从背后推着腰然后怀里被塞了一块毛巾“怎么就一块毛巾?”

“你什么时候洗澡要用两块了?”喻文州有些不解。

“不是,我是说这是你的?”

“你的带来了?”帮黄少天解开了裤带之后伸手打开了水龙头的开关“新毛巾等晚上我给你找找,现在先用我的。”

“嘿嘿,用一条呗,我挺干净的。”

“你用我的毛巾擦完腿再叫我擦脸?”喻文州挑眉“我不介意你用我擦过脚的去擦脸的。”

“靠靠靠靠靠靠喻文州你恶不恶心。”

“你先说这个话题的。”感受了一下水温差不多正好了之后,喻文州把黄少天一把推了进去“快点洗。”

“我还没吃午饭呢。”努力探出半个脑袋,头发有些湿漉漉地黏在脖颈上“等等我洗完了会有东西吃么?”

“要吃什么?”把黄少天换洗下来的衣服搁在手肘的地方,喻文州弯腰去捡掉在一旁的袜子。

“炒饭。”

“中午没做饭。”

“靠,那你家有什么吃啊。”黄少天扯着嗓子在水声里大声喊着话“你又玩我啊。”

“买了蛋糕,你要吃么?”怀里抱着一堆衣服,喻文州倚靠在淋浴房的玻璃上,感受到了玻璃上传来的水的热度“草莓蛋糕。”

“等我五分钟就洗完。”

03

喻文州把黄少天的衣服刚刚从洗衣机篮子里拿出来的时候那个人就用毛巾擦着头上的水滴,跳着跑进了厨房,然后打开了冰箱的门又用力关上,喻文州刚想让他穿个鞋就感受到了嘴里被塞进了什么冰凉的东西。

“第一口给你,怎么样,我对你好吧,嘿嘿。”黄少天捧着蛋糕的盘子,手里的勺子上沾着白色的奶油,喻文州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挺好吃的。”

“当然啦,我最喜欢吃的就是这家的东西。”黄少天站在一边往自己的嘴里塞着蛋糕“要不要吃要不要吃,我喂你啊。”

“你别把蛋糕弄在衣服上,我刚给你洗完。”喻文州闭着眼睛含住了黄少天递过来勺子,奶油在口腔中化开,顺着食道一路向下“回房间去,外面热。”

“嘿嘿,我陪着你,不热。”黄少天的瞳色在阳光下变得有些浅,还带着干洗完的水汽“你爸妈又不在?”

“嗯,暑假都不在。”把最后一只袜子夹在衣架上,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所以说暑假你可以安心住在我这里啦。”

“靠靠靠,又摸我头。”

“挺舒服的。”

“我和你差不多高啊,再这么摸下去我就比你矮了。”

“那也不错啊。”

“什么心啊你!居心叵测!给你差评。”黄少天踢了踢喻文州的小腿,然后一个侧身就跑回了厨房,把吃光了的蛋糕盘子搁在桌子上再次打开了冰箱门不知道在里面找着什么。

“把衣服穿上,少天。”喻文州拿着自己的衬衫走到了黄少天的面前,看到他半个脑袋还塞在冰箱里,突然就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黄少天拿了两罐可乐,然后用屁股关上了冰箱的门“我的姿势有那么奇怪么?”

“没有没有。”喻文州眼角都弯了起来“穿上衣服。”

“等等,去你卧室去你卧室。”

“先穿衣服。”喻文州拉开了黄少天的胳膊,把衬衫的袖子往里套“怎么有些偏大,你又瘦了?”

“我不知道啊,嘿,我不知道。”黄少天有些无辜“那你把我养胖一些呗,我这每天都吃不好。”

“你可别把我家给拆了。”

“保证不会,不然我住哪里去。”

04

晚上的时候黄少天坐在客厅里随意按着遥控器换着台,换着换着也自己觉得无聊,就踢踏着拖鞋走到了喻文州的身后,看着他在还在忙着切西兰花,然后顺手帮他尝了一口锅子里还在煮着的冬瓜小排汤。

“饭前我要给你么?这可不能在你家白吃白住两个多月啊你说是不是,还是我们轮流出去买菜?哈哈哈你家附近我记得街边摊上卖的鸡蛋比菜场里的要新鲜很多啊。”

“你起得来?”喻文州把切好的西兰花用沸水汆熟,把刀子在干净的毛巾上擦干净“买菜可得早上7点就出门,你差不多这个时候才睡吧。”

“靠,你不会是想说在暑假了你还要每天11点就睡觉吧,你是张新杰?”黄少天从盘子捞了一小块菜塞到了自己的嘴里咀嚼着“好淡,你放盐了没?”

“还没开始煮呢你现在吃当然没什么味道。”

“和我熬夜打游戏啊喻文州,我就指望着一个暑假把你的作息变得和我一样了。”

“我可不会陪着你一起胡闹。”把木耳和火腿悉数切丝,喻文州起了油锅,把黄少天往后推了推“你出去,会受不了。”

“我又不是油烟不粘的大少爷,你这是干嘛干嘛,我帮你炒这个菜,先放什么?”一把抢过了锅铲的黄少天转头问了喻文州“你这木耳熟了没?”

“呵呵。”喻文州打开了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些调味料“我来吧,我可不想今天晚上只吃肉。”

“你妹啊。”黄少天被戳到了痛处有些不爽,但是又找不到反驳的话“那你说,我来做就好,我很聪明的,你知道的这点。”

“是是是。”喻文州点了点头,然后斜靠在了大理石台面上,看着黄少天端着盘子小心翼翼地往锅子里倒着西兰花,刚下锅的时候油花溅了出来,黄少天动作特别大地往后退了一大步。

“卧槽,吓死我了。”

喻文州想了想把身上穿着的围裙脱了下来,从上往下套给了黄少天,还帮他细心地在背后打了一个结,挺合身的,身上穿着他的衬衫的样子也,挺不错。

“喻文州喻文州,盐放多少,我好像放多了。”黄少天挥动着锅铲时不时地翻炒几下,又沾了一点汤汁放到嘴里尝了尝,眉头皱了一下“果然太咸了,怎么办?”

“大不了多吃几口饭。”

“也对。”

最后这盘菜其实也不算太咸,喻文州坐在桌子前,咬着嘴里的木耳,有扒了好几口饭,一旁的黄少天用遥控器换到了一个娱乐台,捧着饭碗笑的整个人都打颤,米饭掉了几颗在桌子上。

“有那么好笑?”把那几粒米拨弄到了一边,喻文州起身给黄少天舀了一碗排骨汤,还特地多放了几块排骨,放在一边等它凉下来。

“不好笑。”黄少天刚说完又哈哈哈哈笑了起来“哎呦我去这他妈太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会这么蠢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这笑点在哪里哈哈哈哈哈。”

“喝汤。”把差不多半温的汤放在黄少天面前,喻文州又夹了一筷子西兰花放在了自己的碗里,然后也撇了眼电视机,上面一大群人不知道在干什么,看起来挺热闹的,要是在以前,喻文州估计会在这个点看看新闻或者体育直播,而不是这种没有什么营养的娱乐节目。

“我说你是不是该看新闻了?”黄少天啃着排骨,看了看墙上的钟“几台啊我给你换过去。”

“你那个节目不是还没完么?”

“无聊死了。”黄少天随手又按起了遥控器“我这不也是无聊么,看体育吧,今天好像是什么游戏的直播,听说看的人挺多的。”

“你把汤喝完。”喻文州扯了一张餐巾纸直接跨了半个桌子给黄少天擦着嘴“都快流到我衬衫上了。”

“其实我今天煮的这个菜挺好吃的对吧,也不算太失败。”

“是是是。”喻文州笑了笑“起码没我想象中要吃的饭多。”

“你妹。”

05

晚上洗澡的时候,黄少天才发现自己还真的把喻文州的衬衫给弄脏了,衣领的位置上,不大不小的一块油渍,放着不明显,但是就是难受。

像是什么哽在喉头一样,怪异感绕着脊柱往上窜。

草草洗完了之后发现喻文州坐在床上不知道看什么,恶作剧一样地大力扑过去,没有穿上衣,身上的水也没有擦干净,直接把喻文州的衬衫也给浸湿了一小片。

“洗完了?”

“洗完了洗完了,给我找衣服穿,我总不见得裸着睡吧,你空调温度开得低,万一生病了怎么办,还有,我不要穿衬衫,脱起来还要解扣子,太麻烦啦。”

喻文州用指尖擦了擦黄少天脸上滑下来的水滴,然后擦在了自己的衬衫上,房间的灯光没有开太亮,只是暖黄一层笼罩着,窗户外的夏蝉还在不停地叫唤着只不过隔着一层玻璃窗声音变得若有若无。

黄少天侧着头等着喻文州的动作,却看见他凑过了脑袋然后额头被顶住,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变得微妙了起来。

“你是不是弄脏我的衬衫了?”喻文州伸手捏住了黄少天的手,来回揉搓着有些瘦长的手指。

“没有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呢。”眼睛里亮亮的,手指也不甘示弱地去纠缠着喻文州的,手心有些发烫。

“我这里可没有你爱穿的短袖。”

“我知道。”黄少天顿了顿,随即侧过了头,嘴唇划过了喻文州的时候忍不住笑出了声音,然后立马又坐直了身体“所以你得给我找到我能穿的衣服。”

“那我得给你好好找找。”喻文州站了起来,打开了自己衣柜的门,黄少天看到里面一大半都是各种式样的款式,长袖的,短袖的,还有适合黄少天穿的那种格子款式的,整整齐齐挂在那里。

“我要穿那件背心。”黄少天指了指挂在最边上的那一小件衣服“这可是当年我给你买的吧,你还放着呢,穿过么?哈哈哈我记起来了,你当年穿的时候整个胸都露出来了哈哈哈。”

“我穿都大,你穿了岂不是都可以当裙子了。”喻文州拿下了那一件背心丢到了黄少天手里“对不对啊少天?”

“靠,我什么都没有说。”三下两下就套上了衣服,他们已经比当初买这件衣服的时候又拔高了一些,但是还是有些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黄少天左右拨弄了两下,有些得意。

“看,差不多还是挺合身的。”

“嗯。”喻文州又从衣柜里拿出了另外一件背心“要喝水自己去倒。”

“我靠你怎么还有一件,等等,哪件是我送给你的,你玩我啊你,怎么一模一样,你后面又去给自己买了?”

“不然我穿什么?”喻文州蹲下身子从柜子里找了一条内裤“我可不裸睡。”

“那我歘你的这件是谁的?”

“是我的啊。”喻文州抖了抖手上的这件背心,有些旧,颜色都不再是当初的纯白而是有些泛黄,一看就是被洗了很多次“我手里的这件才是你买的。”

黄少天不再说话,反身抱着被子滚了一圈,把自己的头发蹭地都翘了起来,听见了喻文州出门的声音之后才又抬起头,扯了扯身上的衣服。

“谁要穿你的旧衣服。”

浴室里有着断断续续的水声,黄少天反身看了一眼天花板,然后闭上了眼睛。





【TBC。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