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青年诗社
天津青年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798
  • 关注人气:2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九零后】杨韵的诗

(2012-12-04 12:50:43)
标签:

九零后

海子

叶落

北京大学

子孙

文化

分类: 九零后

【九零后】杨韵的诗
                              杨韵简介
    杨韵,男,原名:光双龙,曾用笔名:恺之、七月双,90后,山西绛州人,自幼爱好文学,05年开始诗歌积累与创作,民刊《钟音诗报》主编,《橄榄梦》杂志责任编辑,诗作散见《每日新报》、《天津教育报》、《九头鸟》、《天津诗人》、《湿地》、《中国诗歌报》等报刊杂志,有诗作入选《辛卯诗选》、《2011萤火虫诗选》,多次荣获诗歌大赛奖,系运城市楹联学会会员,天津青年诗社副秘书长,著有诗集《诗地拾零》。

母亲的疼

晕迷的母亲躺在病床上

身上贴满了各种治疗仪器

看着边上的心电图跳跃字符

我能听到父亲苍老的心跳声

 

姐姐在母亲的耳边问母亲

妈,哪疼

我看到母亲的眼角

流出了我和姐姐心底的泪水

 

老家的风

每年的二三月份

山西老家的风就如期而至

他们来的时候

不会给你发邮件

不会给你打电话

更不会给你写信

他们从来都是呼啸而来

 

在树的那一头

蟑螂还在梦中熟睡

被经过的风叫醒

父母的温室大棚还未扎住牢牢的根

已被那风抓起就跑

拦也拦不住  挡都挡不住

 

你看呐

我的奶奶坐在还有余温的坑头

等待着子孙归来

 

山西老家每年二三月的天

就是这样

想改变也无能为力

 

其他孩子早已为了这艰难的熬过

将自己的双亲接近城市

 

有一天  我问父母

咱也进城去吧?

父亲没有吭声

看了看木匠为他们做的梁

 

失 约

你和我

说好了一起旅行

提前好几天

我就把火车票买好了

等了一天又一天

等了一时又一时

等了一分又一分

直到火车启动

还没见到你的身影

这时候我才明白你失约了

你失约了

就如同年少的我在玩的高兴时

父亲突然狠狠的

给了我一巴掌

 

  

我能远远的感觉到母亲的呼吸

带给我足够的安全感

在远方一个叫家的地方

除了母亲还有父亲之外

还有他们钟爱一生的土地

 

我开始呼吸困难

母亲生病了 父亲在照顾

终于感到少年夫妻老来伴

土地肥沃将家境隐没

玉米还没播种

是因为小麦还没收割

那时的冬天还很遥远

 

看到父母,我要热烈的亲吻

看到土地,我心血澎湃

看到家乡,我的呼吸畅通无阻

拥有至高无上的光荣

 

身在远方 心不在

不管走多远

接受我的还是这块肥沃的土地

 

我热爱 我钟爱

今后会在这里过起我的

生老病死

 

未名湖,我的亲人

很久很久以前就听到过你的名字

很久不知道有多久

正值北京2012年的第一场雪的时候

我在寒冷的冰块中

在漫天飞雪的北京大学

来亲吻你

未名湖,我的亲人

 

在属于亲人的地方

这里常常纪念海子

在属于亲人的地方

这里常常有诗歌存在

有诗歌的地方就有海子

有海子的地方就有诗歌

 

我在想

海子为什么不跳进未名湖

来证明他的纯真

我在想

海子为什么非要卧轨

难道火车能载着他回家

 

想不明白

海子当初为什么非要卧轨

如果我是海子

我一定跳进未名湖

吸干他的湖水

将他的湖当成丰盛的午餐

不然我将是永久的饿死鬼

 

未名湖,我的亲人

如果以诗歌来赞美你

我看到了满山的黄叶

看到了满山的凄凉

若为诗歌而死

我会跳进你的身躯

与你同甘共苦

 

和母亲打电话

每次挂电话都不忘告诉母亲千万不要干活——

你亲爱的儿子还没成家

 

和母亲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

并不是因为我很久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了

而是和母亲聊起了家常往事,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这些并不是很重要,只想和母亲多说会话

 

家常琐事,在话筒里听得一清二楚,此刻

我能想起母亲嘴角扬起的微笑,这时

母亲告诉我谁家孩子生了个大胖小子,谁家孩子要结婚了,请我了问随多少礼钱

谁家今年的温室大棚的西红柿卖下钱了

再说说自家,只有西葫芦,价钱也不是很好,我又不能干活,只能你爸一个人干

这一声叹息勾起了我回家的欲望,想家了,想见爸妈了

但是我只能告诉母亲,钱够花就行,只要您的身体恢复的好就是一家人的幸福

 

此刻,我的心再也不能平静,眼角的泪水流在了肚脐眼里

听到父亲抱怨母亲给我说的太多,母亲只是应了一声,这时

我的声音哽咽了,母亲问我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我没应声

——可怜天下父母心

告诉母亲,一切都好,诗歌、小说创作顺利,和同学相处也挺好的,一切都好,请母亲放心

母亲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此时,我能想到母亲心里正在想什么

 

叶落啊叶落

叶落啊叶落

你的落成为今生共有的思念

叶落啊叶落

你的落留下的只有回忆

叶落啊叶落

你可曾想起同甘共苦的日子

叶落啊叶落

你可还记得以往的欢乐与约定

叶落啊叶落

你的落带去的是一生的遗憾

叶落啊叶落

你的落带有无尽的悲哀

叶落啊叶落

你的落不是风景是“犯罪”

 

叶落啊叶落

当你继续往下落时

天还会下雪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