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青年诗社
天津青年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828
  • 关注人气:2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九零后】罗玉珍的诗

(2012-10-15 15:56:27)
标签:

罗玉珍

湖南

宋体

《大悲咒》

九江日报

文化

分类: 九零后

【九零后】罗玉珍的诗

                         罗玉珍的诗

罗玉珍   笔名:誉贞,90后,生于湖南,现就读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曾在《年轻人》《中外文艺》《山东文学》《九江日报》《诗词月刊》等发表散文诗歌,,,,获2011全国散文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545922194

 

碎碎念(组诗)

你的声音

 

下雨了 你是风

催生这绵绵细语的

是你少女的情愫

你说话了 伴着溪流由远而近

包围我全部的视听

该怎样形容 这样的丰富

是天堂的清脆坠落人间

布满夜莺的轻羽

你的声音 于我枯燥的心

是春天的百花园

雀跃又忧伤 胆怯又轻狂

纤细又饱满 灰浅又明亮

飞翔的 沉静的 年轻的 柔弱的

释融的春水般

细细慢慢 温润潺潺

枯死的僵硬被点燃 点燃

花瓣的色泽栩栩如生

在你喉咙跳动的音符里发光

银铃的轻响在阳光下回旋

风华的笑嫣美如画

每一种色彩和舞蹈

都是你的声音啊

 

听《大悲咒》

 

谁的意愿 带我来到这澄澈之地

心之莲花盛放

上天的恩赐开满整棵菩提

我的心 在星辉的叶下

虔诚地鞠首

 

愿生命长青

命运在幽静中指引我

哭泣的心 终于安顿

苦难有取暖的尘衣

眼泪不再是眼泪 是坚硬的火

是磐石的坚贞与勇毅

是澄净的涟漪

 

安详的皈依和希望的光明

满世檀香的气息

我瘦弱的思想里坠满沉甸甸果实的重量

把叹息灌入风的宁静

只想换一丝梦的回音

多么饱满充实的生命

琉璃圣光 美妙的暗喻

我终于笑了 像银河一颗

烂漫的星

 

 

在黑色的巨幕里

寻找空白的星光

擎一盏微弱的心灯 踉踉跄跄

撑开疲惫的意识

想把满腹的牢骚化为诗句

 

我不安稳 我苦恼

在这混沌里

我闻到了十几种杀人的花香

断肠花···

如毒蛇的阴影 吐着信子

蜿蜒而至

 

我又失眠了

在另一个黑夜里

睁大眼 作着噩梦

 

最后一面

 

那是我见到外公的最后一面 

生的意境衬出死的可怕

在苍凉秋风里 命运摧枯拉朽

我的落叶里看到外公的影子

冰冷窗户关住他的绝望

一屋子死神的气息 

 

所谓的临终 也许是生命最后的安宁

挣扎 外公在努力

眼神的灯盏忽明忽灭 不甘心

一生的喜怒哀乐 全部集合

回忆拥挤在模糊的意识

 

自然的法则剥夺他叹息的权力

蚂蚁都打探不到他微弱的呼吸

一张脸 像苍白干枯的纸片

躺在凄凉的空气里 定格成最后的遗像

 

这尽是最后一面 我用力铭记

每一条皱纹 抽打我的心

在哀滞的肃静里 可怜漫长的一生

最后凝结成短暂一息

下坠成永恒的结局

 

每年的三月都一样

 

又到三月了 故友相逢

我和三月 是不渝的知己

回忆里 三月的影子和我重叠

三月深处

桃花殷红若醉的脸

像我婴孩时的嫩颜

水一般的无邪 烈火般绽放

在美丽山岗铺开

我在三月学会说话

对着青山喊出烂漫的清脆

交响着田间的布谷

现如今 花枝苍虬

童颜逝去

人面桃花相映红

所有人都说物是人非

青山遮不住皱纹

不是啊

桃花依旧是桃花

我依旧是 那个孩子

 

天花乱坠

 

看到你一脸春风 眸光叼来喜色

清脆跳跃在活泼的唇瓣

我知道 林鸟的交响又要开始了

你的言谈像流利的鞭炮 不假思索

千万的花朵次第盛开 在你嘴边跳舞

美妙的动画啊 像你不亦乐乎的脸

白色牙床在阳光下洗澡

排队唱着幼稚的歌

谁也不能阻拦你

唯有疲惫 能塞住你的喉咙

上帝保佑 终于结束了

乱坠的天花终于停落

你齿轮的闸门终于紧闭

我看到一地的泡沫

像嘲讽的眼白

 

一个人就这样死去

 

发白的日光下 没有人看见

一个人的生命走向黑洞

成就永远的死亡

时间的手心触到了一丝寒冷

然而即刻消散

老去的人意识到悲哀

一个灵魂的悄然结束

还不如一场洪流灾害

一个人就这样死去

除了眼泪 上天没有给予任何怜悯

像一片叶子埋进泥土 无声无息

原来任何生死都一样

盛大的葬礼只是活人的哀哭

死人什么也不知道

一个人就这样死去

像一只麻雀 一只蚂蚁

无助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突然想起

 

一个灵光 激开了寻觅千万次的答案

头脑风暴 一道光芒闪过  

犒劳我纠葛的冥思苦想

睿智之花 悠然飘来 翠意的恬静掠过尘土

风与花的舞蹈 旋转的流光

柔情与深重布满月亮惬羞的脸

开窍了 思维的死结在松动

巨大光明刺痛了我的眼

我用力追赶 手忙脚乱

排着队的回忆拥挤窒息

四散逃跑的文字

从指缝 眼角 喉咙溜走

太快了 没有什么比这更快

这灵机的一动

是时间闪电中

万分之一的 一瞬 可惜

突然想起的 又突然忘记

 

三生石

 

用你一句温热的诗

暖我三生冰凉的期待

用你的眸光撑开满心的蓓蕾

一念的深情抵过春天的花园

我心的灿阳浇开这艳阳的天

 

用我几世的微笑

换一个阳春满树的桃花

只为 等你路过时瑞雪般落下

降于你的肩 你的发

 

盼你伸手的一接

如前世的前世的离别

泪光里宿命的一切

 

见鬼

—看电影《绣花鞋》

见鬼

某些愚昧

实在比鬼蜮的阴森更可怕

可笑的顽固封锁前进的智慧

心里有鬼 处处是鬼

人心的变质

造就遍地的牛鬼蛇神

人间的鬼四处作祟

带给地狱更多无辜的鬼

应该再多一些绣花鞋

把死亡嵌进慈悲

沉没肃白的彼岸花

让愚昧多一些教训

但不是死亡和送葬

而是灵魂的惊诧和醒悟 

让死的亡魂惊醒生的思想

在正义的法度里寻求自由和希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