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青年诗社
天津青年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798
  • 关注人气:2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九零后】李城城的诗

(2012-09-23 10:06:07)
标签:

杂谈

分类: 九零后

【九零后】李城城的诗

                 李城城简介

李城城(1990——)男,笔名凌烈,汉族,福建平潭人。有诗歌,散文在《作家报》、《飞越边缘——中国网络文学精品集》、《家园文学》、《世界汉语文学》、《文学界》等报刊杂志发表。2011年作品收入本校出版的《艺术兴学》一书,以及2011年作品获“第四届全国青少年作家记者杯”三等奖。

 

枝叶发散的想象(组诗)

 

旅 途

总之  凌晨一刻 

一辆通往神秘谷的火车

被饥饿的隧道瞬间吃掉 

剩下旅客干瘪的心情

回荡在枯竭的记忆和空谷的回音

抵达下一站 

载回新的烛光 ——随风摇曳

最终会消失在脱皮的地平线

打开窗户  望见枫叶簌簌下落

此刻的心情  犹如断崖的碎石

四面袭来空虚与寒气

爱,从来只是幻想  或许花晓得

我是你的执着 而你 永远是我遥远的旅途

 

挽 回

时光这东西  很多时候在设置骗局

在背道而驰的巷子  一闪而过

如果你的回忆勾起你的欲望

千万别继续——潜逃

这字眼融入千万只灵魂的需要

如同夜幕下的鸟儿嘶鸣

看到的白骨吞下灯火的光芒

千变万化的风云 你晓得梦还活着?

 

香味如果飘来可打开鼻闸

有时被腼腆的回忆被抚摸一番

美好的、喜悦的、轻快的情绪

再好好勾勒悲伤一词

这个苦味会像发麻的盐钻进爆堤的血液

泪沉默后死去  请不要试图改变

静静的河床在安息在祈祷

下一个姑娘从岸边走来

 

告 诉

消息在话筒与电线中徘徊

屹立的人群很多,比如尸骨

藏在阴暗的角落有一种声音

不断发出尖叫或哭泣

切开剧幕  气氛冰冷如水

一个个观众都走了

谁还能告诉谁呢?

时间蔓延在整个故事后续

 

打开尘封已久的信封

回忆化为口述向我脑海侵袭

那告诉者却冷淡  不吭一声

瞧看朝阳发现希望之光在招手

如果你站的位置不断改变

在心灵深处

总会有惊喜消息让耳朵苏醒

让亲切的话语展翅高飞

 

走四方

脚步开始发出沉重声音

母亲的面孔变得模糊而黑黝

系在包裹的情,不小心瘫在门槛上

“远方的路很长”——可时间很紧

天涯以炯炯有神观测着某鞋

而温暖的微笑却漫无目的着飞舞

内心的空白,任回荡的歌声填充

在通往四方的季节  路在继续

那个未曾停歇的身躯  颤抖

始终以无终点的目标不断探索与咬嚼

我们徒劳的捕捉与放逐

只会让心中的词语变得疲惫

叹息在绵延无期的旅程中扩散

比喻家的味道,或者激发跳跃的记忆

看看后就可以涂药,然后包扎

因碎裂的玻璃没有任何妙药弥补

故乡,这句曾触碰浪子惊悚的字眼

曾搁浅在大海  或岸的烂额

 

枝叶熟了

我可能会走

像一片泛黄的枫叶凋落

不要问我往哪儿去

那不是黎明前的破晓

 

昨天的话  丢了

躺在画册或者笔记本的某个角落

冬天总会来临

不要引导我恋想春天

因那是很遥远的故事

听到树梢沙沙鸣语

我们洒下感情  任凭秋风如何飞舞

高尚的真理还没准备嫁衣

世界这新郎悔婚而逃避嗤笑

什么时候树枝熟透就走

要是故事很完整

那也美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