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谕
晓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93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马姐的生活直播间|在前南斯拉夫的日子|学塞语

(2019-12-05 18:05:17)
标签:

教育

文化

原创 2019-11-09 马玉汴

题记:1998-2001年,我在前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大学教了三年中文。因为北约轰炸前南斯拉夫,我们公派汉语教师不得不于1999年3月撤离回国,9月重返贝尔格莱德。今年是我们撤离和重返任教的第20年。特整理当时的日记和文章,以示纪念。

 

国家汉办的岗位说明上对赴南斯拉夫任教的汉语老师要求会说英语或俄语。到过南斯拉夫的学生也告诉我,会英语在南斯拉夫生活无碍。于是我自恃会说点儿英语就来了。

但来之后才知道这里说塞尔维亚语,属于斯拉夫语系。一个很小的语种,小到如果不来这里可能我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个语种,我会想当然地认为这里的人说南斯拉夫语。

很快我发现,在这里会英语只是工作无碍,而不会塞语,那是生活有大碍。

于是想学点儿塞语。

 

我是教学生外语的,知道语言环境很重要。

在国内教外国学生时也总是一再强调他们有很好的汉语学习环境。言外之意是他们的汉语学习会因此而很轻松,学好是当然,学不好则很奇怪。仿佛有了语言环境这个土壤,外语学习会象掉颗草籽儿就会发芽那么自然,那么简单,那么轻而易举。

因此我对自己的塞语学习充满信心。

 

这倒不是说我想把塞语学多好,在外语学习上我是个实用主义者:两年任期一满,我的塞语可能就再也用不着了,没必要学那么好。我是因为身处塞语环境而自信学点儿塞语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

我虽不是语言天才,但耳濡目染,我想,我就是那掉在肥沃土壤里的草籽儿了。

 

怎么学呢?我想去听课。

一是为了解了解这里的外语教学法,二是为体验体验对目的语一无所知时坐在课堂上听一个只说目的语的老师讲课是什么感受,三是为系统地学习一下塞语的发音,以帮助我有针对性地教一年级学生学汉语,四才是为了学点儿塞语。

 

听说语言学院外语中心每年都有新开的初级塞语班,并且对在语言学院任教的外国教师免费。

刚好我们的汉语课比塞语课开始得晚,我就去听塞语课了。

 

初级班30来个人,除了一个巴西姑娘、三五个韩国学生以外,就都是中国人了。

大多是这里生意人的子女,从十四五岁到二十几岁都有,且多是江浙来的,他们相互认识,说着家乡话。

 

老师有两个,一个是三十岁左右的女老师,一个是稍大些的男老师。

男老师常借助英语,让我们明白他的要求和讲解,所以开始比较顺利。但受学生英语水平的限制,进一步的教学阻力仍很大。

女老师完全用塞语,最初的几节课常出现老师学生面面相觑的场面,但借助老师的表情、手势示范和课堂的进程,我们也能猜到老师的要求,并且渐渐熟悉了她的教学路数。

 

课堂教学推进很难。

发音,有老师领着或集体读时,常能一下就找准了发音部位,但自己读时,就找不到了,发出的音连自己都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尝尽了东郭先生的感觉。

记词儿,挺自信地记住了某一个词,经老师一说,这词儿便改头换面了一般,等认清了它的真面目,原来只不过换了个座位或换了件衣裳,直怪老师没说上次说过的那句话或书上笔记上写着的那句话。

回答问题,最希望老师问自己和别的学生同样的问题,好回答备好的答案。

常有所答非所问者,而自己又浑然不觉,等到明白错了,情急之下更难答对,不免表现出口吃患者的症状。

 

看得出来,老师很累,而学生累之外还有迷糊和不自信。

仿佛被带进了八卦阵,每一步都是尝试,每一步都不确定,因而每一步都迟疑,每一步都不自信。

就我来说,既有语言学基础,又从事多年外语教学工作,理解老师的讲解并不困难。

最初几节课我很得益于此,成为小我十几、二十岁的同学们的顾问。

但很快便不行了,我虽能畅达地理解,但在准确地记忆、快速地反应方面却远远落在我的那些小同学后边。

外语学习不是听讲座,理解是必要的,却不是终结。外语学习要落实在准确地模仿和记忆、快速地解码和编码上。

而且对外语初学者来说,“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的老话应验得很,谁也难逃这魔咒。

就此我日渐落后,每天的上课好象只是去体验一个失败的外语学习者的感受,去看老师如何对待我这样的学生。

 

好在我们的汉语课开始了,我有了很正当的理由退出课堂。

想想看,我去听课的前三个目的都达到了,惟独学塞语收效甚微。

没事儿,我有语言环境。

这样想着,我愉快地结束了三个星期的塞语课学习。

 

我是有语言环境,公共汽车上满耳是塞语的说话声,大街小巷里满目是塞语的标牌广告,去商店市场张嘴尽可以是塞语,就是呆在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视也准保有合适的塞语节目看。

起初我是把这都当成了我的学习条件来着。但渐渐地,我发现,公共汽车上我总在想自己的心事;大街小巷里我只是在看标牌广告的画面和形象,猜测它的意思,根本没注意那塞语单词;去商店市场我除了问问价钱和说出数字以外,其他都免了;去自选超市甚至一个字都不用说就可以完成购物。

至于在屋里嘛,我倒是真的常常打开着电视,让一串串流畅的塞语满屋飞翔。但我很快发现,像没有缝合住兜底的网兜,任人在空中使劲儿地挥舞,也捕捉不到一只意义的蝴蝶。对我来说,那一串串流畅的塞语是优美却空洞的声音,和风声雨声流水声音乐声没什么不同,或许只是悦耳一些。伴着它,我可以做事,可以思考,可以看书,什么都不耽误。

 

想起在国内时我常嫌我的学生不会利用环境,告诉他们应该一进房间就打开电视或收音机,让汉语刺激耳膜,好象这样一不留神就会刺激出一个汉语耳朵似的。

现在看来我错了,如果不在意,不用心,不试图捕捉、解码和记忆,语音跟自然界的其他声音没什么两样。至于听多了能模仿出一两个词来,就像听多了鸟叫也能模仿出它的叫声来一样,这与学会了鸟语还差得远呢!

 

我也曾强迫自己接受周围的语言刺激,但那坚持不了几分钟。

我有广阔的生活空间需要翱翔,我有深远的想象天地可以翱翔,我有丰满的母语羽翼供我翱翔。

我已习惯了乘着母语的翅膀自由翱翔,在我强迫自己接受周围塞语刺激的时候,一不留神儿,真是一不留神儿,我就乘着母语的翅膀自由翱翔去了。

 

我明白了,我是一颗草籽儿不假,也的确掉在了肥沃的土壤里。

但我这颗草籽儿已被此前掌握的自己的母语语言文化知识、认知模式和思维习惯风化了,很难再自然地发芽抽叶、开花结果了。

 

如今一个学期就要结束了,我的塞语学习仍然收效甚微,看来真要没戏了。

 

199812

 

今日点评:学个外语有那么难吗?都已经在那样的环境里了学好那里的语言还那么难吗?天天教别人学习语言呢,自己学一个还不是手到擒来?对这样的好友三问我常常无言以对。包括在美国任教三年后返回,遇到问“你现在英语一定没有问题了吧?”我还是只能很难为情地实话实说:我的英语还远没有达到自由运用的程度。后来听说,除了一些语言天才,母语特别好的人,如学中文的或者文学家,更不容易学好外语。哈哈,我想问问这个规律能不能反推论证啊?我学不好外语表明我的母语特别好,又或者预示着我将成为文学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