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美联储“鹰派”减息的真实意蕴

2019-09-23 08:05:39评论 财经


一般来说,在成熟的市场体制中,货币政策的目标就是通过市场价格机制来维持宏观经济稳定和协调社会经济发展,让居民及企业得以在一个可预期的经济环境下运作,降低消费及投资上的风险,促使实际产出尽可能地与其潜在产出相一致,或实际产出接近潜在产出的期望目标。以此来保证一国的经济增长。但实际产出及潜在产出如何来确定,可量化的工具是什么?在于按照菲利普斯曲线通货膨胀与失业有一种交替关系(以通货膨胀为代价可长期减少失业),所以物价稳定和充分就业之所以成为货币政策可量化的目标,基准利率则成了现代国家央行货币政策的主要工具。基准利率的变化完全取决于实际经济形势数据变化。

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美联储减息,把美联储的基准利率降低到世界各国央行的利率最低水平,甚至于一直在恐吓、辱骂美联储及主席鲍威尔为何不大幅降低基准利率。因为特朗普的逻辑十分简单:美国经济要强劲就得降低利率;如果美国经济强劲,降低利率会使美国经济更为强劲,而且就目前的经济形势来看,由于当前通货膨胀率很低,降低利率也不存在风险。所以,918日美联储降息后,特朗普在推特发文,辱骂美联储及主席鲍威尔系三无,“无勇气、无感知、无视野”。实际上,基准利率作为一种金融市场的价格机制,不仅为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以此来平衡与调节不同的经济行为之间的关系,更为重要的是利率也是一种利益和风险分配机制。如果央行的基准利率仅是拍脑袋而为,肯定是一部分人有利,而损害另外一部分人的利益。这点特朗普心知肚明,但美联储与鲍威尔也不会是省油的灯。

特朗普一直以威胁、恐吓、辱骂等要求鲍威尔减息,表面上是为了美国经济强劲,但一个国家的利率降低到极端水平,其结果肯定是适得其反,不仅无论保证该国的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反之过度的信用扩张则是金融危机及经济危机的根源。特朗普为何对美联储的利率政策大动肝火,根据美国媒体报道,实际上与特朗普家族企业负债率高企有关。对特朗普家族企业来说,他们是低利率的最大获益者。美联储及鲍威尔虽然知特朗普的用心,但更重要的是既要维护美联储的独立性,不要让政治势力过度侵犯,也要保护绝大多数人及国家利益。这可能是美联储及鲍威尔“鹰派”降息的重要意蕴所在。

北美时间918日,正如市场预期的那样,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美联储基准利率下调到1.75厘到2厘之间,这是美联储在两个月第二次减息,并下调超额准备金率30个基点。这次议息声明内容与7月份的大同小异,但也存在些许的差别。这次议息声明对美国经济评估,减少了确定性,增加太极成分。议息声明一方面重申美国就业及消费保持强劲,通货膨胀压力温和,同时强调不会对环球经济发展掉以轻心,将采取适当措施确保经济持续扩张。

些许差别是,议息声明对美国家庭开支的形容变得乐观,由“从今年较早前提速增长”改成了“以强劲步伐增加”;但对企业固定投资描述则转为悲观,则“疲软”变为“与出口一同转弱”,即消费强劲,投资转弱。鲍威尔在记者会上,更是守口如瓶,沒有透露出半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未来意向,只是说自己和同事会逐次会议做決定,按数据做出合适行为。这就意味着美联储未来货币政策如何,可以是继续减息,也可能是按兵不动及掉头加息等选择,一切都是不确定的,都得根据实际经济数据变化来决定。

议息结果显示,美联储内部对是否、如何调整利率的分歧越来越大。17名官员之中,有5人反对这次减息(其中2人有货币政策投票权)、5人认为这次过后今年毋须再减息、7人主张年底前再减息1次(即今年合共减息3次)。如此算来,美联储官员中位数(第9人)觉得今年应该就此罢手,不再减息,而明年中位数也是如此。即从反映决策者利率走向的“点阵图”来看,今年底及明年底联邦基准利率中位数预测均为1.875厘,2021年更要恢复加息。这意味今年将不再减息。尽管鲍威尔没有用中期调整的字眼,但预期数字已经讲得一清二楚。这无异于向憧憬美联储开启漫长减息周期的投资者浇了一盆冷水。

还有,在这次议息前夕,美国货币市场近日出现了“钱荒”,以国债作抵押品的隔夜回购利率(overnight repo rate)一度飚升至10厘水平,迫使纽约联储银行十年来首次进行隔夜回购操作,一连三天共向银行体系紧急注资近2000亿美元,从而流动性紧张并没有引发股市、债市、汇市剧烈波动,而这种形势也没有左右美联储的议息决定。

美联储之所以“鹰派”减息当然是与当前美国经济形势有关。之后,波士顿联邦银行总裁罗森格伦认为,美国经济并不需要额外的货币政策刺激措施,因为目前劳动力市场紧缩,降息可能为金融市场带来不稳定性;他表示,降息可能鼓励企业和消费者贷款,从而推升风险资产价格,并使民众和企业背负过高的资金杠杆。堪萨斯州联储总裁乔治认为应该维持利率不变。而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在CNBC节目上表示,美国经济强劲,尽管风险仍在,但仍处于就业、工资和家庭支出的“良性循环”。克拉瑞达指出,消费占美国经济70%,“我想不出景气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好”,美联储降息只是为抵销全球成长放缓以及中美贸易战的风险。事实上,当前美国的经济强劲的数据肯定比预想得要好。

从这次议息会议的声明及美联储官员的言论及行为来看,今年以来美联储的降息都是采取了“鹰派”降息。所谓的鹰派降息,按照美联储的意思就是这两次降息并非是美国经济出现了什么问题,更不是美国经济面临着衰退的风险,而是为了防范全球经济可能衰退及中美贸易战可能带来的风险而采取的行动。既然是防范性的,那么这种降息根本上就不是周期性降息的开始,只能是一次性的。至于这种一次性的降息,并不是由美联储官员说了算,也不是由美国总统特朗普说了算,完全由市场的经济数据说了算。这既给了美国总统特朗普恐吓要求降息的一个台阶,也软性地拒绝美国总统特朗普再这样无理取闹地要求美联储再降息。

还有,这次美联储降息以7票对三票决定降息1码,是2016年来首次出现三人持有异议(一人主张降息2码,二人反对降息)。这就明确告诉美国总统特朗普,美联储的议息会议采取何种利息决策并非是美联储主席说了算,也不是美联储哪几个人说了算,而是美联储官员共识的结果。特朗普以恐吓的方式要求美联储主席降息,即使鲍威尔被特朗普所唬吓住(实际上根本就不可能),甚至于想塞进几个赞成特朗普降息的美联储理事,但特朗普这样做同样是没有作用,一切由美联储官员达成共识说了算,由此完全回绝了特朗普的要求。

再就是鲍威尔议息后的记者会上,之所以会守口如瓶,不透露出半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未来走向,只是说自己和同事会逐次会议做決定。对此,鲍威尔在最近美联储杰克逊霍尔(JacksonHole)研讨会上发表年度演讲时已经有了清楚地表示,他认为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的双重任务已经“接近这两个目标”。鲍威尔认为,从2010年起,美国经济从当时的大衰退中复苏,美国的货币政策也进入新常态。所以,当前美联储决定,在密切监测的经济要求正常的利率的基础上,开始逐步提高联邦基金利率是审慎的做法。因为,实际的经济形势表明,从2015年底到2018年底,美国经济平均增长率为2.5%,略高于前52.2%的增长率。失业率降至4%以下,通货膨胀上升,并在2018年大部分时间内接近2%的目标。

到了2019年,中性的实际利率在哪?是美联储最为关注的问题。但是,中性的实际利率与天上的星星不同,这些恒星移动不可预测,不能直接观测到。所以,美联储就得根据传入数据尽可能判断它们的位置,然后添加风险管理元素,这就是当前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基准。其实,在这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讲得十分清楚,这几年美国经济呈现强劲增长态势,而且这种态势在2019年并没有减弱而是在强化。不过,在这种条件下,什么水平的美联储的基准利率最适应这种形势,是不容易凭主观臆想判断的,只能通过实际的数据来追踪。所以,美联储的利率政策只能是以实际的数据为准,而不是谁拍脑袋而为。而这些都给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强力回应,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并非这种极限施压可改变的。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