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越峰
张越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665
  • 关注人气:1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古八景”的一首诗说开去

(2018-04-14 09:58:47)

我曾写过一篇《风华绝代白岩寺》。关于黎城古八景之一“白岩晓烟”,描写的就是白岩寺。以“白岩晓烟”一景作为诗文的主题,从唐代建寺至今,歌唱不衰。我翻旧县志,印象深刻的作者是李芳黄,此前只知道他是清朝人。最近,在翻看别的资料时,偶然获知,李芳黄原来近在咫尺,他竟然是黎城县东阳关镇长宁村人。这引起了我无边的兴趣。

先说黎城,这里的确是一块风水宝地,地处晋、冀、豫三省交界之处,是三晋之“东大门”。长宁村所在的东阳关镇,就是这两扇厚重的边关东“大门”。回首看去,这里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尤其是在封建时代里,这里农业发达,人口稠密,百姓生活富足,由于所处边陲之地,通过经济文化交流,接触异域人多,老少皆见多识广,思想解放,非常开明。在这种背景之下,黎城人的整体风貌是不一般的,很超前,尤其,性情宽厚,热情,奔放。自然,蟒山白岩寺的建立,得之唐代李姓皇家之器重,得之民众之支持,其时运一路顺风顺水,甚至可以用风生水起言之,因为这是皇家寺院。自然,在历史上画出过妖娆的一笔。关于黎城古八景之一“白岩晓烟”,古人除留下一副黑白画以佐证外,清朝长宁村人李芳黄因为青睐这里,专门写过一首诗: 

山环云抱郁崔嵬,晓散轻烟古寺开。

 松外梵宫钟磬寂,名花自有异香来。

我私下猜测,长宁村人李芳黄青睐白岩寺的原因应该是很复杂的,这里透着情感上某份亲切与激动,因为他这个清朝人,与出资修造白岩寺的“后台老板”,即李唐王室,竟然都姓“李”。无论如何,我在翻书的过程中,感觉莫名的兴奋,好像在异地的风尘里偶遇到乡邻一样。那么,李芳黄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呢?

时间之车轮,不紧不慢地,从远古走来,在黎城这片地域上,划出自己独特的漫长轨迹。时间停在唐王朝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是馥郁的牡丹之芬芳。这种色彩富丽,姿容婀娜之花朵,不仅开在东都洛阳和西都长安,它也被人来客往的好事者们迁至黎城白岩寺,史书上说,白岩寺是以牡丹开放而著称的。周敦颐在《爱莲说》中提到:“唐人独爱牡丹。”可见,白岩寺广植牡丹,实乃唐代佛教兴盛的代表。

据县志载,李芳黄垂青的白岩寺,创建于唐朝武德二年,由僧人惠柔创建。金大定年间,名字叫德净的这位僧人对寺庙进行了重修。而唐朝武德二年,正是开国之皇李渊在位之时。李渊从太原起兵,一路高歌猛进,夺得了天下,实现了他个人人生的大理想,同时也开启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崭新的时代。至今,世界上好多国家的人,还称中国人为“唐人”,称中国人穿的衣服为“唐装”,可见唐朝在世界上对后世久远的影响。居安思危的李渊意识到,单靠武力征服天下还是不够的,或者说是太简单粗暴了,如何在一个貌似和平的时代里,让人们真正心有所属,工于农桑,发展稳定,生活富足,感恩国家,这才是正理,是真正凝聚人心之所向。正是在这种理念支配之下,他才想到派尉迟敬德遍寻天下,由国家出资,建立一座能收纳众生所思所想,体现他们所愿的寺院。

根据李芳黄对古八景之一“白岩晓烟”的描写,我们可以大胆地展开烂漫的思绪,以整个县城作为背景,遥想当时的白岩寺,所处地势应该是太高峻了吧,快接住云天了吧,否则,作者李芳黄也不会说其被“云抱”。而山上松柏林木之蓊蓊郁郁,苍苍茫茫,更加深了山之寺其神秘古远。“晓散轻烟”,让人联想到寺院香火之旺盛,该地脉地气之盛。每一个平凡的早晨里,当寺院的钟声隐没下去的时候,东方天色冉冉亮起,身披晶莹露珠的牡丹,高贵典雅地,向着俗世,向着纷繁热闹的远方,送去其奇异的不同凡俗的芳香。这灿烂富贵的芳香,一路婀娜,带着大唐长安和东都洛阳的万世恩惠,把佛家的大慈悲和大悲悯,平和地散向在田间和灶间劳作卑苦的人们心里,给他们此生一个善的安慰,给他们来世一个美好的祝愿。这就是人们纷纷涌向白岩寺的原因吧?

能对黎城古八景之一“白岩晓烟”观察和体悟得如此之透彻,并能写出这样美妙诗篇的李芳黄,我原来以为,他可能仅仅是一名来白岩寺看牡丹,或者上香的游客。现在,我才知道他就是黎城本地人,是一个爱家乡的清朝人,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个与李唐王朝同姓的人。

你能想到吗?历史上偶然之间蕴含的丰饶故事,太奇妙了。清朝长宁村人李芳黄,他的先祖竟然是从陕西凤翔迁来的。而出资建造白岩寺的李姓王朝代表人李渊,他的王朝的中心位置就在陕西。陕西的西安,当时是全国的首都,唐朝时它的名字还是如雷贯耳的“长安”,而不是现在的叫法“西安”,这里是陆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这里的大街上走着东西方不同民族的人,买卖人说的是几国语言,不错,长安是国际大都市。我暗自猜想,李芳黄的先祖,在唐朝时,是不是与李唐王室有着微妙的关系?毕竟生活在同一地域,毕竟都姓“李”。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无论如何,李芳黄的先祖,后来,因为某种不可知的原因,当然,一定是很大很大的原因,才会离乡别土,去山西的东南边陲黎城,落脚生根了。黎城的长宁村,的确是一个好地方,一马平川,很适合发展农业。刚开始,李家以农为生,养马置地,节俭持家。黎城东阳关东临河北涉县,因此,李家在长宁村的土地也延伸至涉县偏城镇。李芳黄生活在明末清初之际,官做到山东济南通判加一级,相当于现在的副省级。康熙25年卒于长宁村,葬于村子的绣屏山下。

几代繁衍下来,在长宁村,李氏家族人口众多,占村姓的百分之九十多。这个李姓大家族,善良、勤恳、本分,重视子孙后代的文化教育,更重视他们的品德修养,尤其还办义学,让那些家庭贫寒的外族子弟也来就学,从而提升了整个乡风乡俗的学养,让一群土地上劳作的人,心地里多了向善和开明的影子。李氏家族不单李芳黄做官,李占黄也做到浙江天台令,他们做官崇尚德,务农不卑微,重视大丈夫行天下的社会责任感。比如李元黄虽幼小多病,他却教子有方,其两个孩子与当时县令程大厦共同编纂了康熙年间《黎城县志》,为黎城留下了宝贵的文化脉络,让我们今天还能在文字里清晰地看清,黎城前世的芳华容颜。

李氏生活在明末清初,自然难逃朝代更迭之苦,但李氏人在面临乱世时,不是筑高墙、雇家丁以求临时自保,而是以保护整个县城的黎民百姓为己任。据县志载,明末李自成起义军流窜至此,占据县城西南和西北,让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李家主动变卖良田,招兵买马,出兵护民。在茶棚山一战中,兵马虽然失利,但整个县城得以保全。李氏领兵人李养裕,被敌人抓住,不投降,英勇就义。

我的思绪如鸟雀落在岁月这根枝头,前后纵观李氏从长安所在省份陕西,来黎城长宁村落脚后的所做所为,以及所思所想,我觉得都不是一般乡民的做派,太超越了,太大气了,太重视“仁义礼智信”了。是的,“信”,有自信,值得信赖。史书载,有一外姓人在黎城为官,抱病亡后,李姓后人除埋葬了亡人,还把亡人的后人给养了起来。

我想表达的个人之见是,长宁村人李芳黄,他一家很可能就是唐王室的远支。所谓从陕西凤翔迁来的,也许这话半真半假,“陕西”是真的,“凤翔”可能是麻痹人的。你可能会说,为了安全起见,为什么不干脆说是从陕西之外的省份迁移来的?道理很简单,因为口音不像别的地方呀。我进一步大胆猜测,当时李芳黄的先祖一定是为避唐末战乱,才全家迁徙,走走停停,犹犹豫豫,最后落脚黎城长宁村。这种偶然性,给黎城的辉煌历史,描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不是因为其显赫而名副其实的皇家血统,而是因为他们李家在明末清初朝代更迭期的大是大非面前,圆润智勇,以提升乡民的文化素养为己任,以保护黎民安危为己任。处处从大处着眼,远离了庸常富人的小算计和小打算,远离了炫富卖弄的浅薄和轻浮,大大超越了地主阶级与豪强的普遍做派。

我小时候生活在西井镇南桑鲁村,属于黎城的中心位置,这里在抗战时期很有名,129师曾经五进五出。从地理位置上看,距离城边的东阳关镇的长宁村,实在是太遥远了。但我在孩童时,就从一首口口相传的歌谣里,听说过长宁村。至今还记得几句:“咯咯咯----(模仿大公鸡打鸣),天明了,小虫儿(麻雀)飞到长宁啦。长宁花儿开红了,你一朵,我一朵,咱俩人对着扭秧歌…….

最近翻阅资料我才知道,长宁村在明末清初的时候,的确是一年四季花朵常开,花开娇艳,花开灿烂,尤其是在冬季,把一个水瘦山寒的北方,渲染得多了南方的气韵。这是因为李氏家族在丰厚的财力支撑下,在不俗的雅趣驱使下,果真建了一座有名的花园——磊园。从一个“磊”字上,我想到了花朵层层叠叠,磊磊坠坠。能不这样吗?小时候我在乡下偶然看到一户人家院子里栽种的月季花,大小如油糕那么大,紫红娇艳,风翻动时,的确是磊磊坠坠的感觉。遥想李氏生活时期,交通不便,信息不畅,人们只能从口口相传中,去感受长宁村李家花园的绝世奢华。毫无疑问,李氏家族在当时的确可以堪称豪门望族,可贵的是这一族人远离了为富不仁、骄奢淫逸和涂炭乡里,而是做官、为文、为民,都能做到善良、宽厚、勤恳、勇敢、进取与文雅,其精神品质是相当博大的。《磊园文集》和康熙年间《黎城县志》,就是佐证之一。

佛家常说,众生平等,宽以待人,不要争斗。这与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儒家思想精髓,不谋而合,是有交集的。孔子就常说:“仁者,爱人。”可见,佛教自两汉之际传入本土以来,能够在异域立足,生根发芽,并长成一棵枝叶叠翠泻绿的大树,自有其不可抗拒的理由。用今天的话说,是有市场。佛家还说:苦海无边,回头时岸。很明显,这是劝善的,当然是通用的道理,无论在朝堂之上的人们,还是身穿布衣的人们,都能接受。这无形之中,就在不同阶级之间建立了一条沟通的纽带,使得社会朝着和谐的方向缓缓迈进。

长宁李芳黄写给黎城古八景之一关于白岩寺的古诗,就透出了佛家向善向好的思想,同时,也为后世的我们,留下了历史上黎城的绝妙一景。李氏一族在封建社会里,难能可贵地超越了阶级局限性,以义学拯救黎民精神文化之内涵,以招兵出兵御敌为乱世中的百姓寻得安宁,真正以自身的大智慧、大手笔、大策略、大义气,做到了地主阶级的楷模。我想,所谓儿歌中“长宁花儿开红了,你一朵,我一朵......,在黎城老百姓的意识里,应该是一种“大同”社会的美好理想,也就是今天我们提倡的“和谐社会”,在致富的路上,一个也不许拉下,要共同富裕。试想,在明末清初的乱世里,这是何等超前的思想啊。当然,有了上面的大胆猜测,如果清朝李芳黄一族真是唐王室的后人,我们也就有理由理解他们的大气与大义了,自然也就明白他们家族身上的慷慨与超越精神了,因为经历过唐末农民起义的乱世,见多了黎民流离失所,亲身感受了家国蒙难,自然很珍惜一隅难得的和平与稳定。面对明末李自成起义军流窜到黎城扰民,李家人心里对破坏和平者,是十分痛恨的,自然要不惜财力,招兵买马,去抗之,灭之。这种行为与精神,不是一时产生的,而是家族几代人不懈的,在雄厚财力支撑下特别良好的家风家教,才能教育感染出的结果。按照现下流行的说法,这其实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贵族精神!

最后,我还在想,李家的磊园一定院墙低矮,目的是方便人们观赏,所以大家才能赏之,思之,然后,口口交赞。表面上,人们歌唱的是长宁李家花园里的花朵,其实,思维扩展一下,老百姓歌唱的,实质是李家重视并勇于坚持的“仁义礼智信”精神。听说长宁村的村花是大丽花,俗名洋莲花。这是一种花盘大,花瓣多的花,根株高,长得大气,堂皇,色彩多样。难道磊园的花朵真的以这种花为主?应该是。如今,这种大丽花作为长宁村的村花,那是天将降大任于此花也,这里承载着村落辉煌的远古历史,更寓意着长宁村明天的安详与富丽。

我情不自禁地,又一次为黎城,为黎城土地上曾经存在的,不同一般的乡绅文化,感到骄傲了!因为明末清初的长宁李姓人,虽然离庙堂之远,处江湖之偏僻,但心里时刻装着国家,装着人民,所做之事,所行善举,都是心系家国安危之事,用行动真正实践了自汉朝以来就成为正统的儒家思想,因为李家人透彻地明白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只有“大家”走向了康庄大道,才会有了“小家”的福寿安康。这是一种天高云淡、海阔目远的人生大境界和大作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