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關於粵語正音、懶音、鄉下音、正宗

(2011-11-25 17:04:42)
标签:

粵語

正音

懶音

鄉下音

正宗

分类: 客座叫獸

粵語正音,提出於20世紀70年代的香港。三十多年來,對其提倡、貫徹的主力是廣播業人士,近些年來一些學者也參與其中。對於正音的合法性與合理性,筆者其實不願過多談論,先不對“正”的概念作辨析,一種語言總須有一套參考的標準音,以確保有一種能在整個語言(方言)區都能暢通交流的口音,也便於不以此語言為母語的人士學習。

但任何正確的概念一旦被絕對化、擴大化以後,就會變味。所謂的正音、標準音,無論如何都祇是一個參考值,尚且不說在“正音”過程中仍存在諸多爭議。在正常情況下,一個社會的語言環境,是標準語(音)與方言(音)、書面語言與口頭語言并行的。然而,在廣播媒體的強大影響力下,“正音”的概念大有過多地入侵日常語言和方言的趨勢。

例如“懶音”,也是一個經大眾廣播傳媒介紹進入生活的名詞,它從來不是語言學術語。現在,人們一般籠統地認為,諸如nl不分、ŋ與零聲母不分的口音現象就是“懶音”,是口齒不清、口條發育不全的表現。這祇能說在一定程度上正確。

實際上,口音的問題不是一般人看得如此簡單。人類語音發展的特征總有一定的規律可循。例如我們現在說“nl之分”,已經是現代描述語言學的角度,從實際音值來審音。而從歷史語言學的角度來看漢語,漢語的語音還是以古典音韻學的聲母來分類比較合適:譬如我們表達為“泥、孃、來母字音的分或混”。我們不能被從小接觸的現代音標系統所干擾,認為泥母字一定要讀[n],來母字一定要讀[l],即便是古代韻書也沒有作出這樣的規定——實際上,古代韻書有著一套相當精密的系統,這個系統把字音歸類的原則是,同一聲母或韻母下的字,在同一個語音系統中,結合開合、齊撮等情形,在同一歸類下發音基本相同,而不是說在全天下發音皆相同(這是不可能的)。現在我們對這些某母某母的上古、中古擬音,是就當時的標準語而求,得出泥母擬作[n],娘母擬作[ȵ],來母擬作[l]等等參考值。其中孃母在大部分漢語方言中已與泥母合流,現在主要看泥、來的分混:從全國各地今天的口音來說,泥、來二母字有完全區分的情況,也有完全相混和部分區分的情況;而同是分,也不見得都是nl的區別,同是混,是nl各地不一樣:

據袁家驊《漢語方言概要》的描述,開、合口字,如“難蘭”、“奴盧”,在能分的地區,每對的第一個字總是n-,第二個字總是l-。齊齒、撮口字,如“年連”、“女旅”,在能分的地區,每對字或者是n-l-的分別(如北京),或者是ȵ-l-的分別(如西安),或者是ȵ-n-的分別(如成都),或開合口分n-l-,齊撮分ȵ-l-(蘭州)。而在泥來相混的地區,情況比較複雜,如南京一律為l-,重慶一律為n-,而如安徽省內的肥東、肥西兩鄰縣,開合口字一律是l-,齊撮口字卻是肥東長臨河l-,肥西騎龍村n-,各種組合情況不勝枚舉。

又如古影母字的處理,也是各地不相同。如“安”或“按”,在大部分地區從零聲母,在一些地區從ŋ-(如山東、河南、陜西部分地區),在一些地區又從n-(如河南、陜西和東北部分地區),更有零星地區從k-g-

袁家驊還從日譯漢音(主要為第78世紀陜西一帶的方音)和日譯吳音(為第56世紀江浙一帶的方音)的比較中探究一些漢語方言中鼻音聲母的濁塞成分:如“馬”,日譯漢音ba,日譯吳音me;“耐”,日譯漢音dai,日譯吳音nai。日譯漢音,實際上就記錄了當時西北方言中的濁塞化鼻音聲母,今天山西、陜西北部與甘肅部分地區的“馬”發[mba]音,“耐”發[ndᴇ][ndɛ]音,即為這種語音特征的保留

上述這些同樣組別的字在不同方言中作不同處理的現象,不是隨機事件,是和人類發聲行為的生物規律和各族群實際習慣共同作用的結果。在個別一些地區,如廣東四邑地區開平話中心方言區(開平赤坎、塘口、百合等鎮區),古幫母和部分並母字,在其他鄰近方言中發音p-的,在該處幾乎全發v-音。無獨有偶,在與四邑方言區毫不相干的、極遙遠的西班牙語區(包括拉美地區),字母書寫成vb的聲母發音,作p-b-v-β-處理各不一的現象普遍存在,二者情形頗有相似之處。又如在諸多漢方言區常見的f-x-(h-)聲母分混不一的情形,在拉丁語族語言區和阿拉伯語語言區都正在或曾經存在,漢語音韻學常說的“古無輕唇音”,在拉丁語族的語言史上也曾經存在或部分存在。又如合口零聲母字在漢語區各地間作零聲母或w-v-有細微差別,類似的情形在法語、德語等語言中同樣存在。

又諸如各種陽韻母(鼻音結尾的韻母)與入聲韻母在不同地區具體音值差別,就更是不一而足了。

單從廣州一地看,泥(孃)、來母和部分疑母、影母字的不一處理也是常見現象:與泥、來對應,大部分人能做到n-l-清晰區分,但在與南海交接的地區,就較為普遍地存在n-l-的混同。而部分影母、疑母字,主要是涉及零聲母與ŋ-聲母處理的字,現象則更為複雜,大部分人是陽調作ŋ-處理,如“牙”、“巖”,陰調字作零聲母處理,如“安”、“愛”;但在海珠與番禺相交的一些地區,又出現較普遍的幾乎全作零聲母處理現象,而更有一些諸如將陰調的“安”讀作[ŋɔn]55/53,“愛”讀作[ŋɔi]33則難以憑地域來識別。由於廣州乃一省之會,居民民系源流十分複雜,在長期的人口流動與交流之中,這些各種各樣的語音現象已出現在各地區、各種身分、各種年齡的人口中。

可見,同樣從屬於漢語音韻系統,各地口音的呈現狀態是多麼的複雜。制訂標準音,意義之一正是便於操不同口音的人溝通;公開發言,一般需要以標準音(如標準普通話、標準廣州話)進行;在廣播傳媒行業,標準音是行業規範(某些特定節目除外)。回到前文提到的“懶音”問題,在廣州話(或以廣州話為基準的香港粵語)的範圍內,主要是指“你”“李”不分,“我哦”不分,“岸戇”不分等口音現象,揭櫫“正音”的人士,一般對這種“懶音”是持完全否定態度的,認為這是個人的發音缺陷,是“兒童音”——當然,個人缺陷的因素是一個方面,然而不是全部原因。如果有興趣,大家可以做個方言普查,此舉的結果將會顯示,諸於“你”“李”、“我哦”、“岸戇”不分的“懶音”現象,高度集中發生在廣州城區附近(包括南番順部分地區)和港澳地區,而在一些較遠離這些地區的地方,諸如四邑、高、信、化、陽、茂、湛等粵語方言區,這些現象幾乎不存在。這就說明所謂“懶音”不僅是個人問題,而且是地域習慣。難道這些地區的人口齒都較“勤”,而惟獨廣佛港澳的人“懶”?廣佛港澳有更多“長不大”的“兒童”?筆者非土長廣州人,但在廣州生活多年,不認為廣州人存在甚麼比其他地方人嚴重的語言障礙,這種帶有一定地域性的語音現象,恐怕還涉及到一定的社會心理學內容。

除“懶音”之外,“鄉音”也是一些人站在“標準音”的角度,以“正音”的名義企圖予以清除的對象。對此,筆者認為毋須過多花費唇舌。本文寫到這裏,對“正音”與“標準音”均未作區別,然而從該句往後,筆者就希望對它們分別看待。

以廣州話為粵語標準音,不是因為它的語音系統比其他方音更具代表性或優越性,而是因為它的主要使用地廣州實際上的經濟、文化、政治中心地位。有了標準音以後,一些人不加分辨地為不符合標準口音戴上“懶音”、“鄉下音”的帽子,是不是太粗暴了點?前面提到很多粵語方言區不存在與廣州話區相似的“懶音”現象,卻存在另一種現象,即廣州話標準音與本地方音的混淆:例如在粵西廣大古心母字本讀作舌邊擦音ɬ-的地區,在受到廣州話的強勢影響下,一些人對到底依舊讀ɬ-還是跟隨廣州話讀s-感到困惑。在此,筆者希望更多地使用“標準音”的概念而盡量避免使用“正音”,因“正”字多少帶有價值判斷意味,與之相對的是“誤”或“邪”。近年來反對“推普機”的粵語保育人士和一般民眾,口口聲聲說“推普廢粵”導致母語消亡,是一種語言霸權。那麼,試想想,如果脫離了廣播、公開發言等等語境,過分地強調廣州話“正音”(更不合理的是冠名以“粵語正音”),否定其他口音的正確性或可能的正確性,使很多人在日常說話中經常“開口及(借音)著脷”,是否也帶有與“推普”相似的性質呢?這正是“正音”運動被一些反思者(如香港陶傑等)比喻為語言“塔利班”的原因。既然面對“推普”運動事實存在的文化單一化趨向,粵語使用者和支持者勇敢地站起來,為保持文化多元化和傳揚母語意識而努力,那為何在粵語內部,或縮小範圍到廣州話內部,又要追求鐵板一塊?這未免太自相矛盾了。

很明顯,任何觀念都不能搞絕對化。當然,標準音是有必要掌握的,但切莫以“永久刪除”鄉音為代價,你的鄉音,往往比標準音更具文化價值。一個人,掌握若干種口音,甚至若干種語言,是完全可能的,它們之間是不存在非此即彼的衝突的。在這裏,我很願意對那些脫離具體環境,過分地對日常溝通語言強加“正音”觀念的人用一個微博裏的[鄙視]表情。他們在進行文化建設之餘,同時也在做文化破壞。

最後,作為餘論,筆者順帶一提最近在報章和網絡上看到的關於“正宗廣州話”的討論。事實上,筆者對此並無研究,因此疑問甚多:所謂正宗廣州話到底是不是真命題?正宗某某話是否和“正宗北京烤鴨”一樣,是具有有突發性的創始事件、由具體的人發明、有一套具體配料和流程標準的事物?所謂正宗,是就持某一固定口音的人數多少,還是就文化經濟政治中心所在地主要口音,還是就該口音的歷史淵源而言?討論起來,可能沒完沒了。所謂無師不為“宗”,語言又是不是“教”出來的?若論“正”,何謂“不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