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塘》外四

(2017-05-03 11:50:46)

《水塘》外四

文章旭红

是拆迁房屋留下的印迹
如今四面荒草丛生
水塘储水的位置
是刚刚好的河面
倒影,涟漪,飞鸟无痕
春天时,钓鱼人坐在岸边
推车的农民,吱吱呀呀经过
他们相互对看一眼,茅草
遮住轱辘的下半截,秋天时湮没一切
仿佛水死去,一片枯黄
原住地的户主来收割麦子
他的后背弯曲,衣服还是
原来的颜色

《你有时回来坐坐》

老房子是空的,有时也没空
客厅还是老样子,桌上是空的
椅子也是空的,偶尔不空
卧室你的房间,也是空或不空
书桌上你的物件不在,你是带走的
在那一天——

我和妹妹的房间,你可能会看
回忆多美好
四川的哥哥来时,我们在楼下拍照
我看到阳台上的你
和挂着的黑衣服
我仔细地找,你又不在

老房子几年没去,我去的紫藤园
风卷起烟圈
飞到空中,我知道您来了

《最后》

村外,国道宽广
拉客人依在车旁,唠嗑
背背包的人,阳光下
喝完两瓶矿泉水,大巴还没影子

打开车门时,鱼贯而出的
茫然的脸,在拉客人的吼声
和拉扯中,躲闪
别拉,别拉…………
乡音高低不同
无法做主的除去方向,时间和
疑惑。唯有草返青
柳树吐出嫩芽,月季
剪枝又盛开,流浪的猫和狗
闯进食堂,它们住了几个月后
突然失踪

《某k处》

我正视最多的夜
轰隆隆的高架桥下
车灯闪烁
远离家乡,我不想

说中转,枢纽
运载沉甸甸货物的
疲劳驾驶员,音乐开得
震天响

一路穿透的黑
落到两旁模糊轮廓的树上
消失的水面和
隐藏的花中

智障的孩子曾跑来
清障车拖下的面目全非
凌晨,等候的农人
驻足停留

有人唏嘘
太阳升起时,各自离去

《下半夜》

时而轰隆隆
时而安静成另个世界

村庄酣睡着,包括
鱼塘,树,鸡,鸭和墙角的农具

我们从黑暗显现
坐在灯光下

侧耳,蛙鸣提示的五月
电流问:谁此刻清醒

这异乡土地,野花肆虐
白鹭和麻雀,定格的眼睛和耳朵

试图窥探秘密
喜鹊站立窗前,只顾惊喜

哦,这是天亮时的模样
我们指间掰出的黎明,一寸又一寸

2017.5.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