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万八千种
十万八千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0,240
  • 关注人气:1,0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2013-06-20 21:32:40)
标签:

杂谈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2013-06-20 作者:张如柏来源:中藏网专稿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最近以来,在成都民间收藏族的藏品中,发现一件具有学术研究价值极高的玉(石)器,它是由七块玉(石)板拼接而成,正面是图形,反面是古文字,特别是在第4块玉(石)板上的中间,有一个园形图案,其上放置了一个类似半个“地球”的东西。在这个“地球”的顶部(北极)有一个直径4cm的小洞,其中插上一支玉(石)的指南针,在园形图案上有东、南、西、北四个古文字。由于学科的专业知识原因,与我们地质填图时罗盘上的东南西北的方位字一样,除东字外,其余南、西、北三个字均与甲骨文不同,这一发现,不但会改写中国指南针的发现史,作者对文字学家对甲骨文中的东、南、西、北四个字做了另类的独特的解释。

    一、关于指南针的文献简介

    从目前人们的知识来讲,指南针是一种用以判别方向的仪器。但在古代,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情,有着巨大的实用意义,直至今天其实用性是可想而知的。

    指南针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是中国人对人类文明的巨大贡献。

    在中国古代文献中,早有慈石吸铁的记载,例如,《菅子·地数》中有:“上有慈石者,下有铁,……”,《吕氏春秋》中有:“磁石吸铁”的记载。古代的科学家发现这种磁化现象后,制成所谓的“指南鱼”、“指南龟”,而后为了使用方便最终制成了“指南针”。其实在“指南针”出现之前,还有一种叫做“司南”的仪器,它也起到了指南针的作用。“司南”的形状就是目前电视节目中(中央十套)的片头所播放出来的画面中的那个像我们日常生活所用的吃饭时的“勺子”。

    关于“司南”,文献[1]中称:“形状像勺,底园,可在平滑的地板上转动,静止时,勺柄即指南方”。东汉王充在《论衡·贯应》篇中称:“司南之构,投之于地,其柢指南”。“司南”是放在一个长方形的盘上,盘的四周刻有八干(甲、乙、丙、丁、庚、辛、壬、癸),与十二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加上四维(乾、坤、巽、艮)共二十四向,用以配合司南定向(见图9,10)。

此外,在南宋时的《萍河可谈》和《事林广记》、北宋的《因话录》、元朝的《海道经》、《大元海运记》、《真腊风土记》等等,都有指南针的记载。指南针的发明在13—14世纪才传入西方。李约瑟博士在他的《中国科技史·天学》中提到,在18世纪初,中国山西出一个罗盘制造专家姚乔林[2]。

    在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那种认为指南针最早出现在春秋战国时代的观点会彻底被推翻的,文献中提及的黄帝发明指南车,但至今只是推测,未见考古实物,三星堆地区玉(石)器上指南针的发现把中国指南针的发现史推到伏羲时代。

    三星堆发现的指南针是玉(石)的,不会转动,是象征性的,可能当时已有会转动的实物,当时古蜀人已经使用铁器来耕田了。

    二、三星堆玉(石)器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的新释

    1.关于“东”字

    在文献[3]中公布了“东”字的四种形状(写法),它们是: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在小篆(秦篆)中,“东”字有80种形状(写法),它们与甲骨文中的“东”字写法大同小异。文字学家对此字的解释是:“字形象两端无底的口袋,以绳束口之形”,“本意是口袋,借用表示方向名词”、这一解释对甲骨文中“东”字的上述第四种写法颇为吻合,但口袋里应当是装有东西的,否则口袋不会鼓起来。因此,装东西也是合理的,因而出现了在口袋中添上“一”、“二”或“X”等形式。

    在三星堆玉(石)器上的“东”字写法与甲骨文一样,它的形状(写法)是“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也像是一个两头是用绳子束起来的口袋,不过古人考虑的周全,在口袋装了一点点东西,这似乎是在表明,东西装的少走起路轻快,很快可以到达目的地(方向)。

    我们认为,这个“东”字可能是否有另外一种解释,因为我们在民间收藏的三星堆玉(石)器上,在一幅浮凿了城墙的墙头角上,看到了悬挂灯笼的浮雕图像,我们认为,这个“东”字可能是表示指示方向的灯笼。就如同水浒传中那个开店的店门口悬挂了灯笼一样。用灯笼来解释“东”字是否更合适些?在古蜀国那个时代用口袋装粮食可能性小,在物质十分匮乏的那个时代,装大量的东西更不可能,因为当时生产力水平还不够发达。所以,“东”字的另一种解释是古人在表示庆贺或在宫殿门口悬挂(当时古蜀国有砖筑城墙)的灯笼,表示指引来庆贺的人群或方向,故出现指方向的“东”字。

我们在一幅由10块玉(石)板拼构成的长画卷中(玉板为60×30×2cm),看到,画卷中的正面是一幅敌我双方对垒的战争场面,画卷四周有文字,而画卷的反面是一幅农民种地放牧的情景,画卷四周也有文字,在后者画卷上有“东”字(图11),这个“东”字中间是二横的,而在另外的玉简上,有一个我们解释是个“陈”字的古文字中(图12),这个“东”是一横的,看来在古蜀国的古文字中,“东”字中有一横的,也有二横的。玉简上的古文字与我们报导的古蜀文字在风格、类型上完全一样[4]。

    2.关于“南”字

    在文献[3]中公布了“南”字的四种形式(写法),它们是: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在秦篆(小篆)中的“南”字有114种形式(写法),郭沫若先生对甲骨文中“南”字的解释是:“以为殆镈之类的乐器”,也有学者解释“南”字是另一种乐器——钅享于,后者是古代巴人使用的一种典型器物。查古代文献[5]得知,镈是一种打击乐器,盛行于东周时期,形状似钟,上有钮可以吊起来敲打之,故古人又称之为钟。称为镈的只有春秋时期的齐国,例如“齐候镈”和“克镈”等。此外,还有“楚王镈”等等。钅享    于又称钅享    ,也是一种打击乐器,常与鼓一起合奏,春秋时代出现中原地区,钅享    于与镈形状不同。前者的形状类似于目前西双版纳傣族妇女穿的筒裙,而后者在两边有复什的纹饰,如果按照字形状来解释,甲骨文中的“南”字外形更像钅享于这种乐器,这种解释是值得商榷的,也有学者(徐喜辰,1981)把“南”字解释为铜鼓[6]。

    在三星堆玉(石)器上的“南”字形状(写法)是: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这个“南”字与甲骨文和秦篆中的“南”字根本不同,甲骨文和秦篆中的“南”字应当是从它演化而来的。在演化过程中,后人也是添油加醋地随心所欲地加上一点花样,多一笔,少一笔,变着花样。三星堆玉(石)器上的这个“南”字是十分简单、明瞭的。文字学家(郭沫若)为什么会以比商朝更晚的一种乐器的形状来解释这个“南”字呢?这不是十分矛盾又不符合逻辑的吗?古蜀国人当时未有镈这种乐器。古人造字是根据所见的事物(动物、植物、人体各部分、天象、自然环境等等)来造字的。我们解释它(们)时就应当考虑当时的环境,决不能以比这个字晚了数百年的一件器物去解释这个字,这在理论上是讲不通的!

    我们认为,对三星堆玉器上出现的“南”字,最可能的有二种解释:

    ① “南”字是一种竹子(植物)的形状,竹子生长于南方,例如:四川的“蜀南竹海”地区,那里的竹子大量出现,是著名的风景区。成都和广汉地区也有竹子。三星堆玉(石)器上的“南”字其两边的斜下的垂直线就如同竹子切面画的那样,按透视学原理就是二条垂直向下的线条,其上部向二边弯曲如同竹子(林)顶部那样,竹子林的形状其顶部就是向二边斜下的、张开的(去过蜀南竹海风景区可以看到),“南”字的中间二条,应当是竹子的“节巴”。其顶部的“×”可以理解为动物(如鸟)在其上站立(栖宿)或者是竹的交叉叶子。

    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南,草木至南方有枝任也”。他提到了草木,但未指明是竹子,并说是在南方。

    ② “南”字也可以是一种人体与服饰的组合。这就如生活在西南地区的傣族和西南地区的藏族的服饰(傣族的筒裙和人的组合,藏族的围裙和人的组合)。“南”的两边的二条向下垂直的线,就如人们两手举起从肩部向下的垂直位置(有弧形状),“南”字中间的二条横线表示傣族与藏族服饰上的横线条纹,“南”字顶部的“×”,可能代表傣族与藏族妇女头上的头饰(包括帽子或者发结等)。在秦篆中的“南”字,其“×”头上一笔变成“”。

    无论是“竹子”也好,或者是人体加服饰也好,都出现在南方,不会在北方。故而可以解释这个“南”字的本来含意。

    3.关于“西”字

    在文献[3]中公布了“西”字的四种形式(写法)。它们是: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文字学家解释是:“独体象物字,字像鸟巢形状,本文是鸟巢”,在许慎的《说文解字》中,“西,鸟在巢上,象形。日在西方而鸟栖,故以为东西之西……”。在秦篆中,像鸟巢一样的“西”字有120种形状(写法),据《失落的文明》(2006,京华出版社)一书中(P250~252)的资料称:“古文字学家唐兰很早就发现“西”与“卤”同为一字,“卤”即是盐罐,“西”指示盐,对此,支持”中原文化中心论的学者指出山西解池盐和关陇池盐作为“西”字的出处”。1988年有学者在重庆的忠县和湖北宜昌考察时,发现了大量的尖底和平底的陶罐,说明这些是制盐的工具。至此,“西”字的解释和出处可以“盖棺定论”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三星堆玉(石)器上“西”字的出现则彻底推翻了上述结论。

    甲骨文中的“西”字和秦篆中有的“西”字可能都是后人杜撰出来的。当某一学者提出解释此“西”字时,人们不敢提出疑义,现在我们看到了具体的实物,对这个“西”字应当有更新的解读。

    无论是“卤”字也好,或是“鸟巢”也好,都是人们根据字的形状去解读的。

    三星堆玉(石)器的“西”字形状(写法)是:“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从这个字形来看,它压根儿与盐罐无任何关系,古文字家有什么理由说是装盐的呢?陶罐难道只能装盐?不能装其他东西?奇怪的是,在秦篆中有5个“西”字的形状(写法)与我们公布的三星堆玉(石)器上的“西”字形状写法十分相似,只是后人添油加醋地加了一笔或少了一笔而已,例如: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最前面的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字在其中加了一斜杠,这可能是后人加上去的[7]。杜撰者已在脑子里存在了“西”字与制盐有关,故而把“卤”字与“西”字挂了钩,例如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如果单独把后面三个字拿出来请古文字学家来认的话,他(她)们也可能会一头雾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从原始出现的古文字直到后来的演变出新的“古文字”,有很多都失去了古文字的本来面目。这些演变出来的“古文字”都可能是后人杜撰出来的,伪造的。文字学家拿这些伪造出来的古文字去解释,本身就是不科学的,得出的结论也是错误的。然而,在秦篆中的“西”的写法(形状)有一种写法与三星堆玉(石)器上的写法一致,只是多了一条斜杠(见上述),这证明三星堆的古“西”字是最原始的“西”字。这个“西”字为何在汉印谱中出现呢?而在甲骨文中不出现?为什么?

    对于三星堆玉(石)器上出现的“西”字,我们的解释是,此字的侧面形状很像一个“怀胎十月”的妇女,这个妇女挺起大肚子,慢悠悠地低头向前走去。字的前下方是肚子里的婴儿。二横表示婴儿的二条细腿,字的上方是人体形状,如果把上方的弯曲部分简化一下,则与甲骨文中的“人”字十分相似。当我们侧视一位“怀胎十月”的妇女时,从远处看,只看到她的大肚子和人身,而对他的脚部只看一只脚,另一只脚是被大肚子挡住的。因此,我们认为,三星堆玉(石)器上的“西”字是表示一个怀孕的妇女在走路(方向),我们在民间三星堆收藏族家中看到怀孕妇女玉器(高1.8米)和妇女生娃娃的玉器(高1.1米)。

    如果文字学家把甲骨文中的“西”字解释为是小鸟栖身的鸟巢,那么我们在解释三星堆玉(石)器上出现的“西”是孕妇怀孕时小孩栖身在母亲的怀里不是更合理吗?

    4.关于“北”字

    在文献[3]中,公布了“北”字的四种形式(写法)。它们是: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古文学家解释说,“北是两个人相背之形,其本义是相背”,许慎的《说文解字》中:“北,乖也,从二人相背”,又有人解释,“北者,古之背字”。在秦篆中,“北”字有76种形式(写法),都是大同小异的,只是书法家为了好看,而故意为之。“人”字在外形上又象一个人侧立的形状,当把两个侧立之人背靠背时,则变成了“北”字。在文献[8]中,把“北”字写成“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和“介”。

    在三星堆玉(石)器上的“北”字的写法(形状)是:“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与通常文字学家理解不同的是我们认为,左边的“人”,是没有“脑壳”(头)的“人”,而右边是“脑壳”(头)伸的很长的人,而“手”又垂向前方,好像是解放前我国农村地主家中的农民见到地主老爷敬礼之情景,也好像电影中的狗腿子形象。这件玉(石)器上的“北”字左边的“人”是古人故意凿刻时漏掉了“脑壳”、还是另有其他意思?我们在三星堆玉(石)器上看到如下的战争场面,在战场上胜利者把俘虏的头砍下,掉在地上鲜血淋淋,还有人让俘虏脆在地上,手下垂放在膝盖处,正要砍他的头。由此我们推测,“北”字应当与战争有关,战胜者要么把俘虏杀掉,要么正在杀之!汉语中有“败北”一词。

    我们的解释有根据吗?请看文献[3]中甲骨文的“死”字是“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文字学家解释为:“从骨,从一侧视跪人形,骨谓朽骨,以示人死,字象人跪拜干朽骨之旁,本义是人死”,这里的“人”字是被砍了头的“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与我们在三星堆看到的“北”字左边的“人”完全一致。

    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和文字学家对“东”、“南”、“西”、“北”四个字的解释总结如下,“东”字是装了东西的口袋,“南”字指一种叫做镈的乐器;“西”字是指盐罐;“北”是指二人背靠背。

    我们认为:“中国古文字的出现离不开古人”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视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的原则[9],换句话说,古人仔细观察了自然界的动物,植物、飞禽走兽,天上的日、月、星、辰与气候变化、山川水秀等等,才能造出了形式多样的汉字,所以,汉字是世界上一切文字中形、声、意都十分完备的文字,没有那一种文字可以与之相比。

    可以好不夸张地说,三星堆玉(石)器上、甲骨上、竹简上等等的古文字的发现,使我们看到了许慎也曾未见过的更为久远的古文字,使我们对汉字的发展史有更新的认识,可能纠正许慎《说文解字》的失误,甲骨文的出现有它更渊源的演化过程,它的源头可能是在三星堆,文字的出现,说明古蜀国的文明程度已到达一个高度发达的境界。它可能是中华文明和文字的起点。我们不是研究文字的专家,我们不能否认研究古文字的文字学家的功劳,他们的研究应当肯定。一位伟人说得好,“人类总得有所发明、发现和创造”,新的发现改变了我们对古文字故有解释错误的看法,也是正常的。以上对“东”、“西”、“南”和“北”字的解释乃一家之见。

    三、结语

    三星堆玉(石)器上指南针的发现,改写了指南针的发现史,其上的“东”、“西”、“南”、“北”的四个方位字发现,更显现出在上古时代,我们祖先对空间的认识,这四个字的出现充分说明,三星堆发现的古文字比甲骨文更早,甲骨文的出现是有它的渊源继承性,那种认为甲骨文是中国文字的“顶峰”的观点是错误的,我们对四个字的解释是否是文字学家认为的“异类”观点呢?许慎没有看到三星堆的古文字,他的《说文解字》也有不完善的地方。

    中国文字的发展史至少在万年或万年以上。

    致谢:易水先生提供了有关资料,特此致谢。

参考文献

[1] 钱玉林,黄丽丽(1996)《中华古代文化辞典》齐鲁出版社出版

[2] 李约瑟(1975)《中国科学技术史·天学》(中文版)科学出版社出版

[3] 马如森(2008)《殷墟甲骨文实用字典》,上海大学出版社

[4] 张如柏(2008)《三星堆玉器上的古蜀文字》香港华人艺术出版社出版

[5] 阎锋等(1992)《简明古玩辞典》华岑出版社出版

[6] 徐喜辰(1981)《释南》东北师范大学学报 No.1 P47-53

[7] 徐文闻(1991)《甲、全、篆、隶大学典》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

[8] 李圃(1997)《异体字字典》学材出版社出版

[9] 杨复峻(2008)《中华始祖·太昊伏牺·中华远文明探远(上)》上海大学出版社出版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1  这是一组图文并茂的玉(石)板,共七块,其规格为:长90cm,宽60cm,厚2cm,正面凿刻山水、道路、云彩。路边标有古文字。特别是其中第四块中央,有一个突起的类似“半个地球”的“帽子”,“帽子”上有一根长22cm的“针”(图中大阴影处)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2  这是图1中的第四块玉(石)板的单独照片,“半个地球”是放在玉(石)板的中部位置,其上有一支指南针,与现今地质工作者使用的罗盘完全一致。短针是指南方,长针是指北方的,不过此针是象征性的,不会转动。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3  这是把指南针拿下来放在“半个地球”旁边的情形,“半个地球”中间有个孔,孔径大小为2.6cm,正好把针的突出的圆柱体插在它的孔径中,“地球”顶部有大小不同的同心圆,圆周上有大小不等的圆圈。此圈可能表示天上星星的位置,可能表示是天象图。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4  这是指南针的侧面,侧面的尖部刻有纹饰(阴刻折线呈三角形状),中间突出处阴刻了一个鸟头。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5  指南针的顶部圆形是阴刻了太极图,与之在一条直线上的是短的地方(南极)与长的地方(北极)均刻了箭头符号,针长22cm,最宽处2cm,整个针体截面呈倒三角形“Ñ”。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6  这是七块板中间的第四块,中间小园直径为23cm,外圈大园直径为37cm,小圆直径正好放下“半个地球”。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7  这是图6中的圆形摹本,中间的圆形与“地球”的直径相同(微大0.5mm)则好把“地球”放下,第二个圆(中间)与内园之间标有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字。第三个圆周上的不同形状的圈可能是表示天上运行的星辰。第三圆与第二圆之间的十二等分,应当表示是十二个月份,第一园(内)与第二圆(中)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之间的不同符号可能是表示四季。是否天文历法在古蜀国就完成了呢?

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字可能是我国最早记载的方位字,其中“西”与“南”、“北”与甲骨文写法不同(其实物部分见图8)。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北与东       西

南          

图8  这是玉(石)板上(图6中间部分)“东”、“南”、“西”、“北”的放大(见正文中叙述)两个字之间凿刻了大量的古文字,尚须文字学家去解读,估计可能与日、月、星辰运行有关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东)(西)
(南)(北)

图9  这是三星堆玉(石)器上“东”,“南”,“西”和“北”四个字的原大摹本(对比图8,图7)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10  这是现代农村看风水的风水先生所用的周文王后天八卦罗盘,其上有详细的天干、地支及刻度,用以方向之用,中间圆中悬浮挂了一只指南针,红的一端指向北,白的一端指向南。这种罗盘又叫“地螺”,是古代“司南”的另一种形式。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11  这是图9的八卦罗盘(指南针)的反面,是周文王后天八卦与伏牺太极图的组合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12  这是由10块玉(石)板拼接成的战争(正面)与农民耕作(反面)的大型玉(石)板画卷的一角,此画卷长600cm,宽4.0cm,厚2cm,这个“东”字大小为7.5×5cm,右边的直线是拼接痕迹,有关此战争画卷的内容拟另文讨论。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13  这是三星堆发现的玉筒,共220余片,长18cm,宽2.5cm,厚1.1cm,每片均有一个直径为0.5cm的小孔,玉筒上均有文字与我们以往公布的古蜀国文字在造型、风格、笔划上基本一致[4],第三个字应当是个“陈”字,古人把“阝”可放在左边,也可能在右边。有关此玉筒的详细内容拟另文讨论。

三星堆玉(石)器上发现指南针及其上的东、南、西、北古文字新释

图14  这是有指南针的玉(石)板反面的古文字的原件(左)与摹本(中),其上有“卜”字。右边是玉(石)板上部一行古文字的放大,其中右第四行是“己南”二个字,左边是“四”、“爪”、“贝”和“子”字,中间古文字大小平均为7×6c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