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裕湖北会员部
张裕湖北会员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33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温岭虐童案发生之后

(2012-11-15 15:43:56)
标签:

杂谈

温岭虐童案发生之后

2012年11月15日     www.zhangyuhb.com

  11月3日,颜艳红的两名律师第一次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她的老父亲也在看守所大门外焦灼地等待。颜艳红的律师告诉本刊记者,20岁的颜艳红吓坏了,一直在哭,她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如此严重的后果。11月6日将决定颜艳红的命运。被虐幼童的家庭也陷入了外人难以想象的纠结。他们要给孩子讨回公道,4个家长联合起诉了幼儿园,可是更多家长却担心为了指认而看照片会加强孩子对恐怖的记忆。

在虐童事件发生前,蓝孔雀幼儿园曾因为环境较好且收费不高,在当地有着不错的口碑 ]
在虐童事件发生前,蓝孔雀幼儿园曾因为环境较好且收费不高,在当地有着不错的口碑

  意外曝光的虐童照片

  浙江台州的县级市温岭虽然经济富裕,小生意却并不好做,每月6000元的昂贵租金都加在了货物上,平日里顾客寥寥,小商贩们多用手机和网络打发时间。蒋讲(化名)在朋友曼君(化名)的店里玩微信,他前几日通过微信摇一摇的功能加了一个网名是Ladygaga的女孩为网友。“我们一直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蒋讲告诉本刊记者。10月24日接近中午,他突然在Ladygaga的微信相册里看到了一张惊悚的照片:一个女人捏着一个小男孩的双耳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女人在微笑,小男孩在大哭。“我被这张照片吓了一跳,开始以为这是假的,但是也想知道这张照片是哪里来的。”

  蒋讲的小孩只有一岁多,自从当了父亲,他就对孩子的事情特别上心,他告诉本刊记者,他立刻想到,自己的孩子在读书后会不会也遇到这样的事情。他把微信图片给店里的熟人们传看,大家都分辨不出照片的真假。“我就跟Ladygaga聊天,她说自己是幼师,在牛津幼儿园教全科。”蒋讲告诉本刊记者,他对这个答案很震惊。“牛津”是当地最好的幼儿园之一,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又去微信相册里找Ladygaga本人的照片,发现她单人照里穿着豹纹,而拎耳朵的照片里也是豹纹,才确认了照片是真的。“她说她不是正式工,她又不会做一辈子幼师。牛津幼儿园有关系都能进去。”蒋讲说。

  在虐童事件发生前,蓝孔雀幼儿园曾因为环境较好且收费不高,在当地有着不错的口碑

  虐童非同小可,蒋讲跟周围人商量,要把这件事举报给教育局。“我们从‘114’查号台要来了教育局总机的电话,他们又给我举报电话。我们从10点55分开始,连续打了5个电话没人接。”蒋讲告诉本刊记者,他于是再次打给总机说自己有急事,总机给了他负责人的手机号码。“我对他说,我要举报老师虐待儿童的事情,但是我一开始不想告诉他是哪个学校,因为我害怕教育局跟学校关系好,会包庇。我就说图片可以给你,老师和学生的名字不知道,你可以调查。”教育局的人答复他这些线索没办法调查,他还听到电话里教育局的工作人员都在嬉笑,心里很生气。

  蒋讲于是跟朋友们到当地一家报纸求帮助。报社的记者看了照片也判断不出真伪,他们建议蒋讲开一个微博寻找知情人。“就在报社的办公室里,我注册了一个新浪微博,把手机里的照片公布出来,还给报社留了我的手机号。”蒋讲说。蒋讲的微博被“艾特”给了拥有众多“粉丝”的温岭人陈宇航。陈宇航是当地一家企业的第二代,从2011年开始玩微博后就在当地小有名气,参加过当地的微博达人秀,被称作“温岭的作业本”。陈宇航也是一位新爸爸,看到虐童的照片非常生气,他的新浪微博一直坚持原创,从来不转发,这一次他破了例,转发了这张虐童照片。“我没有想到这张照片引起那么大的关注,1分钟就转发几千条,到了下午13点26分,已经有3万多人转发了。”陈宇航告诉本刊记者。

  除了转发,网友们也从照片提供的信息里进行人肉搜索,特别是牛津幼儿园的老师们反应非常激烈,她们给陈宇航留言,从教室的地板和环境来看并不是她们的幼儿园,她们也不认识这个老师。当地信誉良好的牛津幼儿园于是报了警,网友们也很快人肉搜索出了照片里的人是蓝孔雀幼儿园的教师颜艳红,她的QQ空间被黑,700多张虐童照片随即流到网络上,震惊了网友。蓝孔雀幼儿园的园长陈西带着颜艳红到牛津幼儿园道歉。10月24日下午15点,温岭市教育局发了一条通稿,查清楚照片上的人是蓝孔雀幼儿园的老师,老师被辞退,蓝孔雀幼儿园要做出深刻检查,并且将在今年的年检中不合格。“我觉得这个通稿不对,这不是两个幼儿园信誉的事情,这关系到孩子的安全。”陈宇航告诉本刊记者,他因此发了一条质疑的微博。

  第二天早上,蒋讲的微博转发数达到了20万,当地警方和教育局预见到了舆论会像洪水一样向温岭涌来。前一天下午放学的时候,蓝孔雀幼儿园所在的城西派出所就传讯了颜艳红,并且让她指认了所有照片涉及到的孩子。

  颜艳红

  颜艳红虐童的照片在网上曝光一周后,北京和山东的两位律师有兴趣对她进行法律援助。11月3日,上午承办案件的城西派出所陈所长向律师们介绍了一上午的案情,下午14点,两位律师到温岭看守所会见当事人颜艳红。颜艳红的父亲颜本友也从家里赶来,他家到温岭有25公里,他不识字看不懂路牌,只能由邻居陪着前来。会见持续了1个多小时,颜本友就站在看守所外对着铁门若有所思地看了1个多小时,中途邻居跟他讲话,他也是心不在焉地敷衍,直到看见律师出来才松了一口气。

  颜艳红的村子是浙江省的富裕农村,农舍井字形排列,连接农舍的乡村小路都铺上了柏油,跟间隔在每排农舍前即将收割的庄稼一起组成了美好的乡间风光。从外观上村里的房子能分成三个等级,最漂亮的房子有四五层高,建成西洋别墅的样子,贴着五彩的瓷砖外墙,普通的房子是火柴盒一样的灰色楼房,也有三层到五层高,连成行。颜艳红家的房子只有两层高,跟邻居家连在一起,不同的是邻居家的外墙刷成了白色,越发显得颜艳红家的陈旧灰暗,唯有窗明几净看得出过日子的用心。颜艳红的邻居告诉本刊记者,颜艳红家的窗户一直都是用塑料膜的,现在的木框玻璃窗是她家建新房安塑钢门窗时拆下旧的来送给颜家的。

  颜艳红家一直很穷。她的二叔告诉本刊记者,颜艳红的爷爷很年轻就去世了,留下颜艳红的奶奶带着5个孩子生活。“一间小平房里只有两张床,睡觉时就并起来,大家头脚颠倒着睡,除了一个粪桶,屋里什么家具都没有。”颜艳红爷爷的生病和去世也欠了很多债,颜本友和两个弟弟成年后,一边要打拼生活,一边努力还债,普遍早婚的农村,颜家兄弟都是年近30岁才讨到媳妇。

  厄运没有离开这个家庭,颜艳红的父母结婚后,连续生了两个儿子都只活了几个月就夭折了。“这两个孩子死了之后对大嫂的打击特别大,她的脑子就不清楚了。”颜艳红的二叔告诉本刊记者。颜艳红的妈妈从此以后经常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很少同别人讲话,即便是讲话也是同一句话翻来覆去说上好几遍。在这种状况下,颜艳红的母亲生下了颜艳红的姐姐。几年后,年近40的颜本友和妻子又有了小女儿颜艳红。

  颜家的经济状况一直没有好转。颜本友得过肺结核,有几年时间只能在家里养病。颜艳红的二叔告诉本刊记者,穷就穷在这上面了,不但不赚钱还要生活,颜本友家只能靠跟亲戚、邻居借钱度日。去年,颜本友打零工的时候,碎石飞进了眼睛里,割破了眼角膜,一只眼睛失明了。虽然颜艳红的姐姐已经出嫁了,但是颜艳红的二叔告诉本刊记者,苦藤结苦瓜,颜艳红的姐姐嫁的也是最普通的农民,上有老下有小,没有余力接济娘家。

  颜家为了节省开支,至今都没有用天然气,而是烧最原始的秸秆来做饭,直到去年才从井水换成了自来水。但是颜艳红作为父母宠爱的小女儿,她的零花钱同学校的其他同学差异不大。颜艳红的初中同学小薛(化名)告诉本刊记者,颜艳红在学校里既不算漂亮,学习成绩也不突出,不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女孩子。他至今回忆起来,颜艳红的最大特点就是特别能吃,几乎每节下课都能看见她去学校里的小商店买零食。小薛回忆,那时候他大约每个月有100多块钱的零花钱,他估计颜艳红跟他差不多。“我知道颜艳红家住的是两层楼。在我们这里算是差的了,但是她挺能花钱的。”

  颜艳红的好朋友小飞(化名)也记得颜艳红爱吃零食。“她住的村里没有超市,她每个周末回家之前都要买一大包吃的,薯片呀、辣的呀、梅呀,回家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颜艳红住校,小飞走读,但是两个人经常黏在一起。小飞告诉本刊记者,颜艳红是个挺会说的女孩,在熟人面前话很多。她还很冒失直爽,她喜欢一个男孩,直接折了一个心形的条子让小飞帮忙传给男孩表白。在小飞看来,这不是一般腼腆女孩能做到的事情。两个人都非常喜欢滑旱冰,不上课的时候就一起去5块钱一次的冰场溜冰。

颜艳红的中学在县城里也是一所普通的初中。小飞告诉本刊记者,她们那一届也有些同学考上高中读了大学,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读了职业高中或者毕业就外出打工了。颜艳红不是读书的料,颜本友本来打算让她毕业后就出去打工,但是邻居和颜艳红的妈妈不同意。颜艳红的邻居告诉本刊记者,她劝颜本友,现在连找婆家都要问学历的,不能让颜艳红像姐姐一样,女孩子还是要多读几年书,学费不够可以大家凑凑。小飞告诉本刊记者,初三的时候职业高中经常来学校招生,其中就有幼师专业,宣传每年能挣1万块钱。颜艳红于是初三毕业后就去读了幼师专业。小飞在当老师的舅舅的建议下去学了会计。

  颜艳红家的房子只有两层高,跟邻居家连在一起。不同的是邻居家的外墙刷成了白色,越发显得颜艳红家的陈旧灰暗

  小飞说:“上初中的时候,她很爱写信,经常是她晚上回到宿舍就给我写信,写她一天的经历和心情。早上我上学的时候,她就传给我,然后我就回信给她。有了微博,我们就不再写信了,都写在微博上。”小飞说,她通过微博觉得颜艳红生活得很累,压力很大。她对自己的收入不满意,去年就想换工作,不知道为什么又继续干了下去。小飞记得,颜艳红喜欢班里一个叫作兰的小女孩。她称呼她为宝贝兰,还给她梳头拍照片传到网上。虐童照片里,小飞见过把孩子扔进垃圾桶那张。她说,当时,她没有在意,以为颜艳红在跟小孩子逗着玩。

  蓝孔雀幼儿园

  蓝孔雀幼儿园所在的王府基村是温岭市城乡交界的地方,上溯10年,去村里还要绕山而行,交通不方便,但是自从开山修路,这里成了温岭市开发的热点,在王府基村的范围内一个国内著名的百货连锁集团正在建设分店,这将是温岭最大的百货商场。陈宇航告诉本刊记者,蓝孔雀幼儿园的园长陈西从20多岁就开幼儿园了,原来在其他地方有一层楼,几年前搬到了王府基村,租下了村部的楼房。

  温岭市性价比最高的幼儿园是市区内的机关幼儿园,它是公立的,价格便宜,老师的素质却高。颜艳红在教师进修学校的幼师同学告诉本刊记者,这样的幼儿园需要大专学历,她们学校的学生很少有人继续深造,进不去。机关幼儿园原则上只招公务员的小孩,其他人要托关系才能进去。富裕的家长还有其他的选择,长天双语幼儿园、之江幼儿园和去年开业的牛津幼儿园因为学费昂贵,教师的质量也能保证。被虐幼童的家长小谢告诉本刊记者,牛津幼儿园每个学期的学费是8000元,因为租的是他村子的房子,本村村民的优惠价格一个学期还要5900元。

  蓝孔雀幼儿园小班的学费每学期是2000元,在这一个档次的幼儿园里属于中等以上。普通家长为孩子选择幼儿园首先是从环境和卫生上考虑。家长小李是本地人,丈夫在山东做生意,她要负责从温岭周边的工厂进货,没时间照顾孩子,去年她把儿子送进了颜艳红的小二班。“我们家其实离蓝孔雀还有点远,但是别人都说这个幼儿园好,我去看了一下,卫生间很干净,环境也很好,我觉得很放心。”

  本地人小谢从事建筑行业,空闲时间还开了一家淘宝网店做生意,家境小康,妻子要照顾刚出生的小女儿忙不过来,3岁的大女儿就得送到幼儿园去。他除了对环境的要求外还希望幼儿园里的外地孩子少一些。小谢说,孩子太小,他并不要求能从幼儿园学到什么,只是给孩子找个安全的玩的地方。

  本地人小燕跟老公开店做生意,孩子1岁多就送进了“蓝孔雀”。“孩子太小,很多幼儿园都不收的。蓝孔雀有托班,我们就送去了。”

  湖北利川的小张在温岭打工已经十几年了,他觉得跟广东秩序严格的大工厂相比,这里的私人小厂更自由,工作时间短,很符合他有些散漫的个性。他想给儿子能力范围内最好的教育,蓝孔雀幼儿园要比旁边另外一家学费贵几百块,“学费这么贵,我以为就应该是很好的”。

  隐蔽的虐童和家长的诉求

  颜艳红2010年6月从教师进修学校毕业,到蓝孔雀幼儿园当老师。虽然她微博里有各种琐碎的心事和情绪,但是在一般家长眼里她是个开朗、有耐心的老师。“我上班早,每天6点多就把孩子送到幼儿园,有时候在楼下遇见她买早饭,就让她顺路把孩子带上楼,打个招呼啊,都挺好的。后来老乡的孩子上幼儿园,我还介绍来了四五个。”小张说。小谢工作清闲,经常会提前来幼儿园接女儿,他告诉本刊记者,每次站在门外看,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有一次看见一个小男孩坐在下面不守规矩,老师站在上面说了一句,他不听。老师就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又说了一句什么,小男孩就听话了,看老师的表情都很好,我当时还觉得这老师挺有耐心的。”

  虐童并非没有蛛丝马迹。小李的儿子去年3月份到颜艳红的班级上学,大约过了一个多星期,晚上接儿子发现右脸颊有一块青。儿子告诉她,他说了一句阿婆洗衣服去了,老师就打他。小李去找园长反映情况,园长的答复是:不可能的事,小孩自己碰到的。小谢的女儿也有类似情况:“她回家说老师打她,我问她为什么?她又不说话了。”因为女儿只有3岁多,小谢只能去找园长,园长陈西答应要调查一下,给出的答复也是没有这种事。这件事过去不久,小谢的女儿就被幼儿园转到了其他班级。小燕的儿子反应最大,他也告诉家长老师打他,园长的答复还是没有这样的事情。但是小燕告诉本刊记者,儿子每天早上都会问今天星期几,他让妈妈必须说是星期六,因为星期六可以不上幼儿园。“我以为小孩子就是普通的厌学,没有特别在意。”

  10月24日,颜艳红拎男孩耳朵的照片在网上疯传,女儿已经转班的小谢对颜艳红的印象不深。“我觉得这个老师挺眼熟的。第二天一大早,照片就翻天覆地了。有一张小女孩亲小男孩的照片是侧面的,我觉得像我女儿。”小谢告诉本刊记者,他看到女儿亲小男孩,一开始以为是好玩,老师拍了下来。后来看到好多男孩女孩亲嘴的照片,还有老师跟小男孩亲嘴的照片,小男孩和小男孩亲嘴的照片,每张照片上都有标题,就害怕了。他打电话给园长陈西理论。小燕的儿子就是被拎耳朵的男孩。10月24日晚上,园长陈西跟丈夫一起带着3000块钱、两条中华烟到小燕家登门道歉。小燕告诉本刊记者,当时事情还不明朗,她没有收下这些东西,第二天就还了回去。

  颜艳红家所在的温岭市新河镇横塘头村是个富裕村,颜艳红家却是这个富裕村中的贫困户

  10月25日下午,照片涉及的幼童家长到幼儿园里找陈西讨说法。小谢告诉本刊记者,陈西的口径一直是颜艳红已经被抓了,现在的老师怎么这个样子,她把自己放在了家长这一边,可家长并不接受这个态度。陆续有家长反映过老师打孩子的情况,陈西一直都说没有这样的事情,才让颜艳红隐蔽虐童这么长时间。

  媒体的蜂拥而至让家长的行动很纠结,他们一方面要给孩子们讨个公道,一方面又担心讨公道的过程中会给孩子带来阴影。电视上播出了对照片上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采访,孩子说,他中午洗澡的时候,排在最后大喊大叫,老师就把他扔进垃圾桶了。短短一句话让家长们心惊肉跳,担心孩子反复的讲述会加深对这些经历的记忆。小谢告诉本刊记者,女儿亲嘴的照片拍摄于一年前,如果事情没有曝出来,女儿一点迹象都看不出来,每天在幼儿园里疯玩。派出所要她指认照片的时候,她已经忘记了,问她为什么亲嘴,她就很害羞地跑出去玩了。“我问她,颜老师对你好不好。她说,挺好的。我再问小朋友不听话颜老师怎么办呀?她说,调皮扔垃圾桶,这才问出来。”小谢对幼儿园推脱责任的行为很生气,但是他又对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很犹豫,孩子越来越大了,律师、法庭还要把这些再问一次,越问对孩子越不好。

  小张的儿子是照片上被贴了胶条的男孩,他告诉本刊记者,本来想给孩子最好的教育,结果让他受了委屈,心里特别愧疚。他觉得颜艳红已经给孩子留下了心理阴影:“他已经上中班了,特别怕老师。如果前一天没写完作业,他就不敢去上幼儿园,怎么哄都不行,非要拉着我到老师面前给老师解释没写完的原因。”小张联合了其他三个外地的家长包括照片上被扔垃圾桶的男孩的爸爸起诉幼儿园,他们要幼儿园公开道歉,并且支付精神损失费用,每年1万块钱直到孩子18岁。

  传播最为广泛的拎耳朵照片的男孩家长小燕也很矛盾。她觉得自己的正常生活全部被打乱了,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孩子将在别人的指点里长大,所以她虽然想告幼儿园,却不想再次曝光。她想找教育局商量,儿子对口的小学是还不错的城西小学,但是她希望儿子可以去远一点的地方上学,那里的学生和家长并不知道儿子在幼儿园时还有这样的经历。

  (实习记者王玄对本文亦有贡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2年11月12日
后一篇:2012年11月15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2年11月12日
    后一篇 >2012年11月15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